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11章:迷迭香男人
    他细细打量怀里的小人儿,不得不说,刚才的药,还是下的太猛了些。

    就算精-力充沛的他,也是奋斗了好久,才把这家伙搞定的累瘫睡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体,其实很疲劳的,可是,他却了无睡意。

    她的眉,不是很多女人那样的淡淡的眉,相反的,却是很黑很清秀的那种。不多,形态却很好,给人的感觉,很清秀,也很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鼻梁挺直,秀气的悬胆鼻,嘴儿……看着她小嘴儿时,雷昊天再次咽起了口水。

    激情当中,俩人纠缠的太紧密,也太激烈,所以她的嘴儿,被她亲吻的肿胀了起来。可是,看着那里,他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种销魂的滋味。

    很沁香的感觉,也很清香。其实,他和女人,几乎不接吻的。似乎,除了某一年和某一个女人亲过,其余的女人,休想享受到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,貌似有点例外。

    意识到例外时,雷昊天一惊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,也会对一个女人有了例外!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他例外的要了她二次了,且,蠢蠢欲动的某处告诉他,他还会想着要她。

    这,亦然破了例。

    再,他什么时候会这样细细的研究打量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的反常,雷昊天一把就扔掉怀里的人儿,感觉,她如一条毒蛇一般,不想与她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重重一推,睡的香沉的池晓晴,涩涩的睁开眼睛,看见的,就是雷昊天冰冷的眼睛。一接收到他这冰刀一样的眼神,池晓晴立马就清醒过来。她一个激灵坐起,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马上消失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他,不要被这个陌生的女人左右了情绪,更不要对她破例。

    若不赶她走,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要她无数次。不能,绝不能对女人动情!女人,只不过是个好玩的玩具。

    池晓晴没有吱声,垂睫,掩去眼里的气愤。再抬头,恢复了平静淡然的样子。她默默起床,想要快速的离开这男人,身体,却在这时候歪了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,之前被折磨的太过于残忍,这会儿,身体就如泄气的娃娃,一碰,就会嫣巴。

    雷昊天想伸手去扶她,但在半途,他又回收,不能对她心软。

    艰涩的穿衣,出门,她的步伐,有些凌乱。心有伤,身体的创伤,才是最主要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男人的无情,她早就领教了的。在小区的时候,不也看见过么。是以,池晓晴并不奇怪。可是,身体,被折腾的久了,痛啊,该死的很痛啊。

    尤其,是那鞭子打过的地方,更是火辣辣的痛。而下-体,同样的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每迈一步,感觉,都如在火上走一样。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:不疼,真的不疼的。可,为何还是觉得身体太疼,太难受!究竟是身体疼还是别的?

    雷昊天的眼神有些许的不忍。但只是一瞬间,他就轻哼一声,雷昊天竭力控制自己,不要对她有别的念想,更不要有同情。同情,只是那种弱小的人,才会有的情怀。他,是坠入地狱的人,不会有。

    小弯弯睡的正香,却被池晓晴叫醒。

    “小姑,你为什么不睡觉啊?弯弯好困!”

    “呃,弯弯,我们还是回家吧,这里是哥哥的家,不是我们的!”池晓晴困难的解释。

    弯弯听说后,却什么废话也不多问,点头,兴奋的下床,“好呢,人家早就想回去了,呆在这里,感觉好不自在哦。”

    看她不问,池晓晴这才松了口气。要真问她为什么要走,池晓晴感觉,自己可解释不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备好了车,原本想斗气不坐的。可,身体的疼痛,着实挨不过去。

    是以,池晓晴和小弯弯还是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的回家,池子强只是诧异的看了俩人一眼,便打着哈欠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哥哥,对自己和弯弯,是越来越冷淡了。这一点,池晓晴算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俩小货,还闲在家里坐吃山空。之前还以为能巴上门有钱的老板,看来,也是个不争气的人。真是晦气,难怪我们会输钱。”

    嫂子虽然没明着叫骂,但是,那指责的话,却如针一般扎在她心间。

    弯弯抬头,“姑,我们去睡觉吧。我想和你一起睡,不想一个人!”

    小弯弯眼巴巴的看着她,却让池晓晴心酸。“好,我们一起睡觉!”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弯弯摸到了池晓晴身上的鞭伤,小手一僵,“姑姑,你挨谁的打了?”

    小家伙的声音颤抖,那关切,听的池晓晴鼻子发酸。自己在受伤后,唯一会关心她的,除了这个小侄女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她搂着小弯弯,“没,姑姑没被打,只是,做卫生的时候,不小心打翻了一个瓷器。划伤的,咱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弯弯反手紧搂着她脖子,在那里呵气,“有弯弯的无敌仙气,姑姑会很快好起来的。乖,不痛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大人的语气,再次让池晓晴的鼻子酸涩,紧搂着她,把泪往肚里咽。

    ***原本想在家休息几天再重新去找工作的,可,嫂子的叨唠,责骂,让她不敢在家呆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池晓晴就跑出去找工作了。

    她那高难度的专业,注定了,她不会找到轻松钱多的工作。

    寻来找去,除了服务员,就是售货员。

    苦闷的,这些工作钱少还时间长。

    犹豫,让她在街头四处乱逛。

    “鑫盛集团要招保洁人员了,这次我一定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么,在鑫盛上班,多风光啊。听说,他们公司的待遇非常的优厚。而且,还分班倒的,一天正常八小时上班制度。我也想去啊!只是,这样的大公司,要招的保洁员工,要求有些变态。”

    劳力市场,有俩名妇女在悄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原本还在愁闷,要不要去当服务员或者是售货员的池晓晴,立即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鑫盛公司,她虽然没进去过,但是,有同学在里面上班啊。

    听说,待遇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掏出电话,她噼里啪啦一通按。

    “月薪多少?三千,我的天呐,保洁也能有这么高!还八小时!所有的待遇和正式员工一样!‘呼呼,这样的好事情,池晓晴怎么也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快马加鞭的跑到鑫盛,乖乖,这里坐着应聘的人,真不算少数了。

    据说,这次招聘,只招二名,可,光这大厅里面坐着的,就有近二百名各色妇女!

    百分之一的入选,就为了一名保洁的工种。

    再一次,池晓晴感叹没有对盘的文凭,是件多么悲哀的事儿。

    面试,笔试,随机试……呼呼,算长见识了,这种保洁员,居然也能有这么多的关卡。

    感觉,这哪是在挑保洁啊,整个的就一挑妃子。

    大热的天,池晓晴呼呼的以手做扇。

    还好的是,所有人在五点前,就能有结果,是以,池晓晴就算再怎么不耐烦,再怎么头晕,还是乖乖坐在那儿等待着消息。

    她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,能应聘上这个保洁工作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因为她曾经学过古董维护这一项。

    这保洁,和维护古董,也没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准五点的时候,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拎着张单子,在全体人员的关注下,宣布了这次挑选的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“池晓晴,郑清荷,恭喜你们加入鑫盛公司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池晓晴笑了,另外一边,一个动作麻利的女人,也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其于没入围的人员,全都唉声叹气怅然而去。

    池晓晴长出一口气,好歹,也能算鑫盛的员工了吧。呃,虽然,只是一个保洁员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还是满高兴的。只是,走在这明晃晃的太阳下,怎么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晕呢?

    在她眼皮涩的睁不开的时候,一只有力的手,从后面把她搂住了。

    鼻翼,嗅到一股清浅的迷迭香味。很好闻,也很诱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很舒服,很惬意,惬意舒服的让她闭着眼睛,象小狗一样,往那人的怀里钻了一下,tian了一下,才涩涩的睡实了过去。

    远远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,南甫华觉得她好眼熟的。

    与她侧身过时,才发现这人不就是那天要搭自己车的那个女人么。

    正准备和她打声招呼,哪知道她却面色惨白,即将晕倒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伸手,把她紧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让他哭笑不得的,这女人,明显把他当成了抱枕。

    当抱枕也就罢了,偏偏,她还把自己当成了好吃的东西,伸出舌,在自己的衣服上tian吃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秘书,看着这样的情形惊的推了推眼镜,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把车给我倒过来,还矗在那儿干嘛!”

    被老总这么一吼,那位痴傻的秘书才回神。
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司机想主动把那个不慎昏倒的女人抱走,却被南甫华当场就拒绝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身体透支太巨烈,心性太过于急躁,加上贫血,急火攻心疲乏过度才晕倒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检查完毕,得出这样的结论,南甫华这才放心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