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10章:玩的激点!
    她被迫与他平视,二根手指在她嫣红的唇上来回摩挲。“和我雷昊天上chuang的女人,从来没超过三次。你,还有二次的机会。我很期待你能让我打破纪录!”

    俯身,他恣意攫夺她的芳香。

    很清甜,也很可口。

    他想深入,可她却不配合。

    指尖用力,她的下巴吃痛,嘴张,趁隙入内。

    他肆意掠夺她更多,却发出一声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池晓晴发出的,而是雷昊天吃痛呼出的。

    捂去嘴角的血腥,雷昊天的遂眸,变的冷咧。“女人,你真会做戏。居然是只老虎!”

    趁这空隙,池晓晴剧烈喘息,“不是所有女人都想爬上你chuang的,雷先生。滚出我房间!”

    她厉斥出声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燃烧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把嘴里的血吐掉,雷昊天象魔鬼一般,嘿嘿的笑了。他,是第一次被人咬,也是第一次,被人厌恶的让滚出房间。

    在池晓晴感觉这男人情绪突变时,她的衣服,瞬间就被这男人一把揪住。

    再一扯,“嘶”声传来,那件衣服就这么被撕破。

    里面的**,赫然耸现,晃花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急了二拍,“不错,还算有肉!”

    被他红果果的(于)望吓住的池晓晴,不断后退,想要找到有利的工具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她急剧后退,手,摸到一盏台灯,刚要抡起。

    身体却在瞬间就被他抡的飞到了chuang上,“女人,吃过一次亏,我怎么可能再上当。”

    在她尖叫声中,他如狼一样扑上。

    男人与女人天生的体质,在chuang上,也注定了女人会吃亏些。且,男人的身体这么强这么高,池晓晴一米六三的个子……那真成了小兔子对上大老虎了。

    她反抗的手,还在挥打,就被他用领带系上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这屋子,不知道怎么设计的,居然还有一套能把人固定的工具。

    当他手指按了某处,一套长长的撩铐垂下时,池晓晴彻底的慌乱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别这样……有话好好说,我真没想过要gouyin你。一切,只是误会,真的!”

    她的哀求,得到的是,手相继被这恶魔铐上。

    直到,一双tui,也被铐上时,她彻底的慌乱了。

    “雷昊天,你不能这样,这样是犯法的,我会告你,我要告你的。”

    把她固定住后,他如魔鬼一样的笑了。“告我,好啊,警察局的刘局长,昨天晚上和我一起喝到半夜。你说,他会说是你试图gouyin我,还是我想怎么对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池晓晴张着嘴巴,彻底哑巴。冷汗,唰唰往下掉落,“雷先生,我相信我们之间真的只是误会。我,不就是昨天晚上到二楼洗了下澡么!那个,昨天是因为我这里没水,所以才下去的。你可以问张总管,他可以替我做证的啊!”

    池晓晴急于澄清,她却不想想,这时候的解释。于雷昊天来说,压根儿就不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,现在的她,完全就像只待宰的羔羊,很可怜,也很美味。

    tian了tian干裂的唇,雷昊天打开了一边紧锁着的柜子。当箱子打开,池晓晴真的要晕了。

    里面,居然是一箱biantai东西!!

    面色惨白,她颤声疾喝,“雷昊天,我不是你招之既来,挥之既去的女人。放我下来,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预知的困境,让她想起自己的家来。

    雷昊天拎起一把鞭子,“甜心,告诉我,你来我这里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来,这家伙只是想盘问自己。

    得到这一迅息,池晓晴松了口气,“我来,是被你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把事情的来源从头解释了一遍,以为这家伙会满意。哪知道,得到的却是这恶魔唰的一鞭子挥来。

    着实的挨了一个,偏偏,他还恶意的打在她xiong部。

    这一打,那四只吊铐,唰唰的响,池晓晴气的破口大骂。“雷昊天,你这只猪,不相信你自己去问啊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,谎话的下场,就是这样的!晚上为什么乱跑?”那天晚上的黑影,他敢确定,肯定是她。

    气愤极了的池晓晴,以为他还是问自己为何跑他房间的事儿。把事情说了一遍,得到的,同样是一鞭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,居然,打在她的**处。

    裙子被倒刺撕裂..

    雷昊天的眼神,紧盯着那里,发出了狼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女人这般脆弱,却又张着嘴巴冲你嗷嗷乱吼的张牙舞爪样子,还是很诱惑人心的。

    他不缺少女人,可是,在看见这样的池晓晴后,那yu-火,却腾腾的往上窜烧。

    “混蛋,恶魔,变-态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**膨胀的雷昊天,池晓晴不停的叫嚣,那链条被挣的哗哗的响。听在他的耳朵里面,却如一首最动听的乐曲。

    从来,还没这么玩儿过的雷昊天,tiantian唇,决定,好好配合这个女人,和她玩儿一回带sm的游戏。

    转身,抽过一个没有见过的玩意,他狎笑着看着惶恐不安的池晓晴。“女人,你不是说我下-流么,今天,我就下-流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就差没崩溃,这世间,怎么会有这么可恨的男人。她把身体繃紧,想要退缩,尽量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但,雷昊天却凝眸,一鞭子挥去。对付敌人,哪怕是疑似的敌人,他,从来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“啊哈……”吃痛,她眼泪汪汪的蹬tui。

    他抱手,不断的观察着她,看她细微的反应。

    虽然,最初的不适感觉淡去,取而代之的,是那种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,池晓晴发誓,在这个恶魔的面前,怎么也不能哼哧出声。这,也无疑于是一种较量。

    看她憋的脸通红,汗水,也不断往下滴落,可她仍然紧咬着唇,一声也不哼。这,让雷昊天有了深深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都不能降服,还怎么发号施令来着!

    可是,那倔强的小女人,仍然用喷着火焰的眼睛,仇恨的盯着自己。脸儿,更是红的象煮熟的虾米。

    他也生起了斗志,不让这女人求自己,决不强要她。

    回身,看向身后的箱子,却发现里面还有一些瓶子没用过。

    拎起几个一看,哈哈,没想到……。

    他看着池晓晴,诡谲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那得意的样子,让池晓晴再次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汗湿的脸,惶恐的盯着他手里的瓶子。“雷昊天,你也是个有名气有身份的男人,放过我吧,我马上就消失在你面前,永远也不出现在你眼前了。”在你面前晃悠,会被你玩儿死的。

    雷昊天嘿嘿的笑,“不,你要在我面前,我喜欢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多诱惑人心。”

    侧身,让她看镜子里面的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长一段时间的妖精打架结束后,池晓晴累的瘫在了chuang上。她紧闭着眼睛哼都哼不出来,反之,雷昊天的精神相当的好。惬意的靠在chuang边欣赏着怀里娇慵的妩媚小女儿样,他的眼睛透过一比柔情。

    沉沉入睡的女人,全身,还散发着娇慵的味道,那种体香混合着汗水的味儿,没让雷昊天觉得讨厌,相反的,还觉得,这味儿,很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