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9章:恶狼扑上羊
    屋很黑,却有雾气弥漫。仔细听,有水声从浴室里传来。

    他的酒,醒了一分,把上衣解开,裤子脱掉,准备与那个女人来一番鸳鸯浴!!

    因为怕人发现,池晓晴在洗澡的时候,是关着灯的。这会儿泡的差不多了,正准备擦干净,穿着衣服到楼上去睡觉去。

    一只手,从背后突然伸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瞬间就落入了一个光着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突然的袭击,让她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耳边,传来一个蛊惑的声音,“宝贝,你真会找地方!”

    这,不是这家里的主人么!

    完蛋了,怎么又被他揪住!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的想从他怀里逃出,“先生,对不起,我楼上的水管没有水,所以才冒昧的跑到这里,你大人有大量,饶过小女子一回。”

    伸手推他,却被他抓的更紧。

    柔软,更是被他攫夺。“这味道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不顾她的意愿,他俯身,想要含住那处茱萸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流氓,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她奋起反抗。

    伸手,刚要把他推开,却听到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灯光啪的按亮。

    尖叫着把浴巾围绕上,这才看清楚,面前,正站着一个怒目横眉的小毛娃娃--雷宇乐。

    而他的手里,则拎着一把类似于铁棍一样的武器。

    看见池晓晴慌乱的样子,他大气的安慰她。“女人,对付流氓最好的法则,就是直接把他敲昏!”

    掠一把冷汗,池晓晴频频点头,“你说的对,这方法最好,也最省事。”

    乐乐得意的一扬头。

    眼神,这才看向地上那个光着身体的流氓。

    池晓晴缩缩脑袋瓜,“你还是别看了,这个人,你很熟悉!我们走吧,省的他发起威来,我们都得完蛋!”

    一把拉起他,池晓晴不让他看。

    可是,这时候乐乐已经看清了,地上那个“流氓”,正是他家老头呢。

    他一甩手,面色变的阴晴不定的。

    横了一眼她,“没事你乱嚷嚷流氓干啥?”看着老头躺在地上,他这心里还是满难受的呢。

    怕地上的雷昊天醒来看见自己,池晓晴拽着他就跑。“走吧,走吧,虽然说是误打。可是,儿子打老子,怎么说也是犯法的。别矗在这儿让他看着不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把他拽到自己的楼上,池晓晴如做贼一样把门锁死。回身,就对上了雷宇乐疑惑而愤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女人,你来我家,是想勾引我家老头的吧!该死!最讨厌你们这种想入非非的女人!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憎恶的神色,池晓晴恍过神来:感情,这臭屁自大的父子俩,以为全天下的女人,都巴望着嫁入他家呢!

    她“涩”一声,径直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个。“小子,不是所有女人都想嫁给你家,还是那个风流还没情没义的老头的。起码,我不是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雷宇乐不相信,要知道,平素想爬上老头床的女人,可是排着队的。刚才,肯定是老头和这女人在做成人戏。“那你为什么进老头的房间?”他恨声问。

    懒得和他多解释,池晓晴拉起他就往浴室走。疑惑的瞅着她,不明白这女人把自己拉进来干嘛。

    “你打开看看!”

    池晓晴抱手,抬高下巴示意他自己去开水龙头。

    一拧,没水。

    乐乐瞬间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面上,有些许赫色,“算我冤枉你了。不过,你以后没事别再去二楼了。今天晚上我只是有事,才突然想上来看看你的。要是下次,谁也不知道你会不会被老头欺侮。”说到他上来的原因,乐乐的眼神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虽然和他接触没几天,但池晓晴还是了解他的。这家伙,表面,和他家老头水火不相容的。事实上,他在乎他家老头呢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还下楼,多半是想看看他家老头回来没。

    不过,怎么说这小子也解救了自己一番。所以这件事情,池晓晴并不戳穿他。

    俩人商量了一番,这才分开睡觉去。

    怕雷昊天怪罪池晓晴,也怕老头躺在地上会着凉。雷宇乐下楼的时候,故意和张总管说老头想喝水。

    吩咐完毕后,雷宇乐赶紧溜到屋里睡觉之。

    张总管端着一大杯水上楼,挨个走完,在最后一间才发现雷昊天光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看他面色发青的样子,张总管大是不解,只当他醉了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上前扶住他,“老爷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雷昊天抚着自己的后脑勺,疑惑的瞅了一眼张总管,再看了眼浴缸里的水。他确定,自己,没做梦。

    刚才,是有人在自己的后脑勺来了一个。不过,这种事情,怎么说也丢人,他哼哼一声。挥手,示意张总管出去。

    “女人,你惹火了我,这次,我一定把你揪出来!”

    这个明明就想勾引自己的女人,却一再的和自己玩捉迷藏。这种事情,怎么能在他雷昊天的面前发生。

    调出白天让人安下的视频,确定了那个女人就是池晓晴后,他的眼神,幽冷而残酷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如既往的,池晓晴正在好眠中,就被那位猫女郎催醒。

    下楼,认命的服侍俩位祖宗。

    池晓晴发现,自己来这里几天,没一点“维护花瓶”的工作任务。相反的,做这种保姆的事儿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恶魔笑开怀,她心里其实也满开心的。只是,还是想和这小恶魔斗嘴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女人,我要吃弯弯那样的早餐。”

    昨天早晨,池晓晴亲自替弯弯做的一份早餐,小恶魔当时就想吃的,可是好面子的他,没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其实,池晓晴的早餐很简单,就是一点豆浆稀饭,配一点拌黄瓜,一份七分熟的煎鸡蛋,再加上半杯牛奶,一小盘水果。

    看起来既营养,又有食欲。

    撇嘴,把他小衣服穿好后,池晓晴又到厨房做早餐。她真后悔,昨天早晨干嘛心血来潮的非要自己做早餐。将就着吃营养管家做的各种粥饭面食,不就可以了么。

    悲苦归悲苦,可她仍然快乐的做着。

    雷昊天洗漱完毕下楼,看见的就是她系着一张碎花围裙,一脸笑容的从厨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自己的瞬间,那抹甜蜜蜜的笑容,立刻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眼神,也慌乱的闪躲开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冷哼一声,倒会演戏。只怕,是做贼心虚吧。

    不吱声,看着对面俩小孩吃早餐。

    瞅瞅自己面前的,就是一些吃厌倦了的面点,鲍鱼粥饭之类的。而对面俩小孩子的,看起来清清爽爽,却红的绿的看起来很好看,也很有—食欲!

    突然间,他就觉得没什么胃口吃面前的早餐。

    随便吃了二口,起身,出门。

    弯弯看他走后,原本紧绷的神经,一下子就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弟弟,今天你还来接我放学吗?”今天轮到她当姐姐,这丫头一口一个弟弟,叫的亲热着呢。那语气,就好象她当姐姐多少年一样。

    “接,当然接了。其实,你转到我学校读不是更好么?到时候,我们就能天天一起上学放学,还不用跑来跑去的分开接送。”

    从小的家教,让乐乐学会要怎么利用时间,不去lang费。这一点,池晓晴倒是满欣赏的。

    弯弯哈着脸,“这个,得爹地妈咪才能做主。”

    雷宇乐哼一声,“你那父母,都不管你的。要做主,也是那个笨女人。”

    下巴冲池晓晴那一抬,弯弯不乐意了。“弟弟不乖,她是姐姐的姑姑,你当弟弟的,也得叫姑姑,要懂礼貌,懂吗?”弯弯做出一幅大姐大样,看的池晓晴内心不断欢呼。丫头,你太棒了。这小子,就你能镇的住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的事情,是我们俩的。她嘛,我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。这个,你可不能干涉,明白?”

    在俩人的争执着,各自到了对方的学校。池晓晴这才清静了一点。

    只要这俩孩子不在家,她就算自由的。所以呢,趁这孩子们上学的功夫,她狠劲的逛了半天。

    ***在故事催眠术中,俩个孩子慢慢闭上了眼睛。池晓晴也困的打起了哈欠,她把故事书放下。

    起身,慵懒的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才推开门,手还没按到开关,人,一瞬间就被抵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骇然的刚想尖叫出声,嘴巴,却被人堵住。

    一股血腥味传来,这样的情形,似曾熟识,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邪魅的声音响起,“装啊,再装啊,你可真会演戏。要不是知道你到我房间去过二次,我都怀疑现在,这么害怕的你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听着男人冷酷的声音,池晓晴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抬眸,淡然的盯着他,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手,拍的把灯按亮。

    她努力与他平视,虽然怕,可是,她告诉自己,他也只不过是个人,一个男人而已,没必要惧他。

    看着她明明怯的要死,却又很是坚强的样子,雷昊天突然就有了逗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伸手,二指在她面上轻轻抚过,“你很会勾引男人,我遂你的愿!”

    一抹冷笑,浮上眼,她冷冷一笑,正想讽刺他二句。

    他捏住她下巴的手,却突然发力,吃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