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6章:再遇南甫华
    池晓晴擦把汗,便往餐厅走。

    看见那张可以坐三十人的大餐桌上,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饭菜时,她愣在原地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,是要请客?”

    猫女郎摇头,“不是,只有池小姐你一人!”

    池晓晴的嘴巴,没法子闭拢。“就我一个人,吃这么多?”

    五米长的汉白玉大餐桌上,摆放着足够三十个人吃的各种各样的米饭。竹筒饭,蛋炒饭,荷包饭,糯米饭,香米饭,五色饭……所有你能想出来的米饭,这餐桌上,估计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少爷特意打电话吩咐的,他说了,要是你吃的少了,我们会受到惩罚的!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,还站着四个猫女郎,看她们一脸诚惶诚恐的样,池晓晴乖乖坐在椅子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吃,我吃,我是饿了饭来的。所以,你们有心的少爷,很为我着想!”恐怕,是报复还差不多。这么多饭,谁能吃的下!

    那些猫女郎,看她这么配合的坐下,全都态度良好的递毛巾的递毛巾,端水的端水。那个服务,让池晓晴觉得,自己就是慈禧重生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池晓晴是很饿,也很缺少营养。可是,她坐在桌面前,却有种下不了筷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满桌子的饭,你能吃那样?

    那位猫女郎,怕她吃的不好,很殷勤的把远处的饭,每样都给她盛到盘子里面。

    前面三盘子,她非常配合的把它给吃了。

    第四盘子的时候,她抚着自己的肚子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那位递盘子来的猫女郎,看她这犹豫的神色,再瞅瞅自己面前还没动过的饭,脸,唰的就煞白。噗通一声冲她跪下,“池小姐,你大人有大量,这席饭,怎么也得给我们面子,再吃一些啊。要不,小少爷回来一问起,会责罚我们的。我们,不想被扣奖金。”

    看着猫女郎可怜的快的掉泪的眼睛,池晓晴苦逼的,再次端起了那盘饭。

    又是二大盘下去,她抚着自己的肚子,再抚一下胃,看着这饭,就觉得恶心!

    “我……吃不下去了……”她弱弱的抗议道。

    那五名猫女郎,看看桌面上感觉,就没动过的饭,全体一个动作,给池晓晴跪下叩头,眼泪汪汪的一齐恳求:“池小姐,你一定要再吃啊,要不,我们真的会被扣钱的。家里上有老,下有小的。姐姐,你不能让我们这个月的钱就这么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真想吼:我给你们钱得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见不得别人流泪。尤其,这些人说了,她再多吃点,她们就会有奖金。如果没奖金了,感觉,会是她的错误俟。

    本着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的想法,池晓晴苦逼的,再次狠吃了三大盘子。

    在她放下盘子,准备反过来求这些猫女郎时。

    那个最先来请她吃饭的猫女,却吐出这么一句让她想吐血的话来:“啊,难怪小少爷会特意关照我们,让你多吃,吃好。看来,你以前确实是饿饭来着。小少爷说了,只要你吃够五盘,我们就算圆满完成任务。没想到,你居然吃了十盘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猫女郎看池晓晴的眼神,大有在说她是个饭桶的感觉。

    池晓晴真是有苦说不出啊,撑着身体起身,象个孕妇一样,慢慢往外挪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她,只觉得面前,还全是饭在飞啊飞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撑死,她能做的,就是加油运动。

    先散步,再小跑,最后狂跑。

    到最后,更是夸张,把远处一堆石头,搬上搬下,愣是折腾的全身都出一身臭汗了,她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那小恶魔回来得知她情况后,他又拧起了眉。“兔子,告诉本少爷,今天的饭,可好?”

    真不习惯这丁点大娃娃,动不动就用这老气横秋的语气。

    池晓晴斜他一眼,“好,非常的好!”

    可是,这话里的意思,是人都听的出来,她不爽,超级的不爽快。

    乐乐了然的看了一眼她,最后一拍脑袋瓜,“哦,我知道了,你是嫌弃,只有饭,没菜是吧?”

    池晓晴理所应当的点头,“对呀,哪有光让人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第二天中午饭,她再次懊悔到要死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回去,池晓晴谁也不想,就想着家里那个小丫头弯弯了。

    请求这小魔头后,她给弯弯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时间段,是弯弯回家的时候。

    打过去好半天,才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姑姑……你快回来吧……弯弯想你,好想你。爹地妈咪都不在家里,弯弯一个人怕怕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哭诉声,池晓晴的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顾不上其它,她转身就往外面冲。

    “女人,你要干嘛去?”

    小毛娃娃站在门口,很生气的责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,我侄女没人照看,我必须回去!”她坚决不退让。那执着的神情的,看的乐乐微眯了眼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不再理会他,池晓晴转身就往门外冲。

    看着她冲出去的背影,乐乐气坏了。这个女人,居然敢无视自己的命令。真真是太气人了。

    看来,对她的驯化,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脸上阴险的笑容,看的张总管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因为是擅逃的,池晓晴没专车送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通狂奔,出了身大汗,才跑到了大门。

    出院门,又跑了好一通,仍然没看见有车。这时候,她再咒骂起这有钱人。“没事你找这么僻静的地方干毛啊,这找个车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一辆私家车从这里嗖的经过,池晓晴不顾一切,唰的就站在了大马路上。

    南甫华正听着音乐呢,这突然就从草丛里钻出个女人来,吓的他嘎的止住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他,看着面前这个满脸谄媚笑容的女人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”大哥你好,我有急事要去**路一趟,你帮帮忙把我送出去好吗?我这里有钱!“把身上唯一的二百块掏出,池晓晴有些肉痛。要知道,这可是她这个月的零花钱。一直没舍得用,想的,是给小弯弯买个玩具熊。

    南甫华确定这女人没撒谎,让她上车了。

    等到池晓晴坐在车上时,他越看,越觉得,这女人,怎么就这么面熟呢?

    见这男人不断的瞅自己,池晓晴警惕起来。感情,搭错车了吧?遇到色-狼?

    她缩了缩身体,各位戒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瞅她这戒备样子,南甫华才反应过来。自己这样盯着人家,让人误会了呢。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“我怎么觉得好像见过你?”

    色-狼最会玩的,就是这一招,我们好像很面熟,在哪里见过。池晓晴想着这一条色-狼条款,嘴里哼哼出声,没理他。

    耸肩,南甫华开车往池晓晴所说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车行到半路的时候,一个疯子赤着身体从角落里冲出来。吓的南甫华嘎的一下便止了车。

    车开的太猛,池晓晴的脑袋被撞了一下。刚才这一幕,感觉,好熟悉啊!

    她的脑袋,嗡嗡的响。

    南甫华却在此时突然回头,定定的看向池晓晴,“五年前,你是不是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婴,也是这样拦车的。没错,就是你!”

    被他说的这番话,惊的回不过神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醒过神来横他一眼,“先生,如果你想泡妞,麻烦用高明点的借口好吗?五年前抱着女婴,五年前,我才十八岁。我从哪去抱个女婴?”

    南甫华诧异的看着她,见她的妆扮一点也不似已婚女人,他自己也觉得,面前这个这么年青漂亮的女人,怎么可能是五年前的那个光着身体的?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反而不好意思讪讪的笑了。

    因这尴尬的事情,一路上俩人再也没话说。

    到目的地下车后,池晓晴才发现这人居然没拿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甩头,还没走到家门口,便看见小弯弯眼巴巴的跑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逢乱的头发,池晓晴有些酸楚。哥哥嫂子对自己还好一点,对小弯弯,真的太不关心。

    好多时候,都把她扔在一边不管不顾,难怪这孩子总是胆小的很。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我想你,好想你!”

    小弯弯使劲地搂着她,生怕她再失踪了一样。只是一个晚上没看见她,小家伙却觉得如分开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家里前二年还请了保姆,可这二年因为嫂子没事就赌博,输的急了,那保姆也给辞退了。

    搂着弯弯往家里走,池晓晴辛酸的问:“爸爸妈妈没在家,弯弯吃饭没?”

    午饭这孩子可以在校园里吃,这晚饭?

    弯弯抽抽鼻子,“隔壁婶婶给了我一块排骨吃,弯弯没乱吃婶婶家的饭,妈咪,会说的。不过,弯弯现在很饱了!”为了不让姑姑担心,小弯弯故意拍着肚子满足的说。

    池晓晴心里更加难过,前段时间,哥嫂总是晚归,自己上班,弯弯蹭了几次别人的饭。被人说到嫂子那里,嫂子把弯弯狠狠的教训了一顿。从那以后,小弯弯就不敢再乱吃邻居们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走,姑姑给弯弯买东西吃去!”

    不再往家里走,她抱着弯弯往外面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才转过巷子,一辆车狂奔而过。昨天晚上才下过雨,这里又泥泞不堪的。车一驶过,那污泥,就这样溅的池晓晴半边身子全是污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