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5章:牛叉的娃娃
    悄悄拧开门,想要消失在二楼。

    “池小姐!”走了没几步,却听到一声疑惑的呼叫。

    张总管听说老爷回来后,便往楼上行来。刚好,就看见池晓晴出现在二楼。

    池晓晴回身,脸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管家微微一怔,疑惑更重:“你跑到二楼来干什么?别告诉我,你是睡在二楼的吧?这里,可是老爷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池晓晴,一听张总管的话,当场就懵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一切,居然是自己瞎打瞎撞的,撞到了人家的屋里。

    这才叫,哑巴吃黄莲,有苦也不能说了。现在,她出现在二楼的动机,居然还被人家怀疑。

    池晓晴垂下脑袋,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言下之意,是她多半睡到了二楼。管家无奈摇头。但想到是自己疏忽,也没太过指责她。

    往楼下走,张总管又好心的提醒她,“我说,你这新来的,往楼下去干嘛?叫你住四楼,四楼,明白不?看着多机灵的一个人,怎么做的事却象个傻子呢?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张总管怀疑自己的失常,池晓晴又返身往四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对父子也真是奇怪,一个住二楼,一个住三楼,这么宽的一层楼,得住多少的人啊。

    四楼同样的,也有很多房间。

    挑了一间,把门反复的锁死,这才敢到浴室去清洗自己。

    想想真是郁闷啊,莫名的,被人当做附赠品赠送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又被小毛孩子当兔子戏弄,好不容易到休息的时候了,却被这家疑似男主人莫名的吃掉。

    把脑袋埋在水里,她恨天不公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,还只能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因为,她不想让人误会,自己是想勾引这家的男主人。

    一夜辗转反侧,睡的并不安稳,好久没有过的梦魇,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屋子里,自己无助的喘息,身上,还压着一个男人,也在不断的喘息,运动着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梦,她继继续续的做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也就这二年,才开始少了些。可是,今天晚上,却再次梦到这样的情景。她知道,那是因为吓的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一定要早点离开这破地方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她顶着通红的眼睛起床。

    刚出门,便看见张总管正准备敲门。

    没好气的她,粗声粗气的问,“干嘛?”

    张总管缩缩肩膀,“小少爷让你去替他穿衣服,还发脾气,说你怎么不在他房间睡觉?”

    池晓晴真是气啊,这宅里这么多的仆人。不差她这一个吧?偏偏,从她来了后,端茶倒水,讲故事吃饭,游戏,什么都是她替代了。现在的她,整个就一全陪!

    “我还没刷牙!”

    不想去,她找借口。

    张总管好心相劝:“池小姐,你还是赶紧去吧,小少爷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。你一不顺着他,一会儿他准得大发脾气。到时候,不仅仅是你吃亏,就算是我们,也会跟着吃亏的。算我求你,求你成不?”

    张总管做可怜相,看的池晓晴心下不忍。认命的她,只能不甘的往三楼那大少爷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出去,滚出去,我不要你们!不把小兔子找来,我就不要你们!”

    还没到房间,便听见屋里一阵噼里啪啦响。

    昨天那个拍卖场的花书生,被灰溜溜的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池晓晴的时候,一脸的喜色。“池小姐,我的活佛老太爷,大救星……你可算来了。里面请,里面请,小少爷正想你的紧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又在干什么?”池晓晴还没讽刺他,身后,传来一个男人冷酷的问话声。

    光听这声音,好冷,好酷。

    池晓晴慢慢转身,入目,看见的,就是这男人赤着的上身,还有他手臂上赫然显现的爪子印!

    看来,昨天晚上的男人,正是面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只是扫了她一眼,眼神看着花成风。

    花成风垂头,“少爷,他非要池小姐侍候他穿衣服,所以……有些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看这花成风的样子,明显的很怕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池晓晴悄悄把愤恨的眼神收回,也学他一样,垂头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雷昊天拧眉,慵懒的抬步往里。

    屋里的小东西,估计是听见外面的说话声了。

    这会子,倒是没动静。花成风见状,赶紧使眼神示意池晓晴跟上。

    屋里如被十级台风扫过一样,很乱,很糟糕。

    雷昊天的眼睛紧盯着床上气鼓鼓的小东西,小东西则与他对视着。那神情,怎么看,怎么一个挑衅。

    雷昊天再瞪了他一眼后,转身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以为会上演严父教训劣儿这一幕好戏的,没曾想,就这么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样的情景,很让池晓晴失望。

    “女人,还不过来替本少爷穿衣?”

    虽然还是傲慢无礼的语气,可是,池晓晴却敏感的听出了,这小东西的话里,有丝落寞……

    小小年纪的他,会有这样的情绪?难不成,他还想让他老子和他吵架?疑惑的瞅着他,小东西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侍候本少爷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他,再度恢复成池晓晴认识的那个不讲理,傲气十足的小家伙了。

    池晓晴捡起一边的衣服,“愿意,有什么不愿意的?我这都成全陪了!能不乐意么?”

    雷宇乐黑亮的大眼睛瞅她一眼,“女人,告诉你,你来这里,就是本少爷的全陪。这,是你的荣幸!”

    正在捡裤子的手一抖,池晓晴瞅着他那肥嘟嘟的小pp,有种冲动,想再给他来二个。这丫的,让自己当他全陪,还是给自己恩典。这,算什么天理啊?

    “这是现代文明社会,不兴全陪这一说。”她得竭力争取**。

    可惜,人家一句话断的死死的。“在这里,本少爷是天,是地,我说一,不准二!”

    丫的,还真当自己是王孙公子了。

    把他扣子系上,她郁闷的问,“这些,都是谁给你说的呀!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混蛋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看来,这当老子的,也绝对不是一好货。

    有其父,必有其子。这话,是正确滴!

    俩人收拾完毕,到餐厅的时候,池晓晴再次看见了昨天晚上把自己xxoo的男人。

    刚才,因为心里害怕,没来的及看他长啥样子。这会儿她悄悄打量之下,才发现这男人,还真他奶奶滴养眼啊!

    他就那样坐在那儿,身边站着一排的管家和男女仆。

    骨节匀称的手,捏着一柄素白的勺子。轻慢的咽着那碗稀粥,如帝王一般的俊面,坚毅的五官……

    眼神,随意的睨来,仿佛能穿透人心。小东西的眼睛,与他完全是一个模子啊。只是,面前这男人的眼睛,穿透力更加的强悍。

    被他这样随意的睨一眼,池晓晴的心,便咚咚的乱跳不停。

    脸,没来由的,便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雷昊天的眼神,略微停留在她的面上,微拧了拧眉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事情,他还记得很清楚,明明就有个女人在自己的床上的。和她做的,也满快乐。

    原想着,今天早晨给她一张支票。可一觉醒来,却没看见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床上还有一根银色的项链,他都怀疑,昨天晚上的事情,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主动爬上床,又不要钱,就这么溜走。这个女人,她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小东西洗手后,坐在雷昊天对面吃饭。

    池晓晴,就如雷昊天身边的张总管一样,体贴入微的为这小魔头服务着。

    每次,雷昊天疑惑的眼神扫过她身上时,她就有咱汗毛直竖的感觉。真怕,这男人会认出,昨天晚上与他进行xxoo的人,是自己!

    “老头,别打我全陪的主意!她,是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小东西也收到了对面雷昊天的眼神,他抬头,一脸不屑的冲他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正在替他盛汤的池晓晴,被他这歧义很深的话,当场给惊的。

    飞速的瞥雷昊天一眼,那男人也在用眼角的余光睨她。俩人视线一交结,池晓晴赶紧垂下脑袋。

    雷昊天什么话也没说,伸手,接过张总管递来的纸巾,擦嘴,起身,走了!

    池晓晴发现,一个早晨,那个冷的象冰块一样的男人,就在小东西发脾气的时候,只说过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小兔子,你也坐下陪我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可能是一个人吃东西无聊,小东西乐乐居然叫池晓晴一起吃。

    原本就饿的慌,池晓晴不客气的坐下。端起面前的碗,咕噜咕噜的就开动。

    小东西看着她这极不淑女的行为,嘴巴张的大大的。

    池晓晴才不管呢,看他面前的煎饼不吃,“你吃不吃这?”

    “不要,给你吧?”

    正眼谗这饼子煎的好吃呢,池晓晴赶紧挟到碗里。

    乐乐看着她这样,感叹:“看来,你昨天说的是对的,你,确实很能吃。不过,本少爷不会饿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这番话,池晓晴压根儿就没在意。只嗯嗯啊啊的点头,嘴里更是不停。

    乐乐还在上幼儿园,虽然以他的智力,完全可以跳级上小学的。不过,他奶奶并不想剥夺他与同龄小朋友一样的成长历程。

    这,是池晓晴听那个张总管叨叨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小东西不在,她闲的时候就忒多。

    在游泳池里游了一大圈,再做了一回瑜珈,跑几圈,不知不觉的,便到了中午饭时间。

    一位长相甜美可人的猫女郎女仆,恭敬的前来请她去吃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