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4章:可恶的小破孩
    乐乐冷冷一睨她,“会吃啊,没事,本少爷什么都不缺,在吃的方面,更是不缺。看着家里那么多东西嫌烦,你就去帮我吃吧!”

    得,这借口,算是对牛弹琴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可怕的池晓晴,被这位牛气冲天的少爷,活活从拍卖现场,带到了他的豪宅。

    从完备森严的大门进去,再开了半小时的车,才看见一排排漂亮的仿古屋宇。

    看来,这家人还是挺-中-国式的,不是欧式风格。这一点,池晓晴喜欢。

    才到大门口,便有一群身着猫-咪服的女仆,还有一群身着狼装的男仆,一齐变身向几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欢迎少爷回来!”

    “欢迎小姐回来!”

    这响亮齐整的声音,惊的没见过世面的池晓晴,差点当场便腿软。乖乖,若不是这些人的衣着太过于卡通了,真怀疑是不是进-入了帝王家。

    斜睨小东西,**模大样,迈着方步,看也不看这一群向他致敬的仆人们,就那样趾高气扬的往里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腿软,不过池晓晴还是故做淑女状的走在那男女仆的中间道上。

    一路过来,数了数,整整四十个男女仆。

    丫的,光这四十个仆人,就得多少的钱钱来养?有钱银啊!

    “女人,给本少爷把这套衣服换上!”

    进屋后没多久,一位光-头的和尚妆扮男人,捧着一套一看就很鲜艳的衣服走到池晓晴面前。

    看一眼那衣服,整个的一兔子装。

    池晓晴嘿嘿一笑,上前,“尊敬的少爷,我是你那个元青花瓷鬼谷下山的护工,不是你的那些仆人。”

    乐乐瞅她,莫测的眼睛,就那样不转动,害的池晓晴赶紧低头,四处检查了一番,没发现身上有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“从头到尾,我有说过你是护工吗?没有!自己把这一纸合同看看吧,你,现在和我的仆人们,没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把一份合同扔到池晓晴面前,她拾起一看。“8号员工,为公司尽职尽责,自愿去护理元青花瓷器鬼谷下山。以后她的一切行动,都听购方指示。”

    那个经理,她居然背着她这个当事人,签约了这样的卖身契!

    池晓晴怒,抬头,对上的,就是小家伙得意的笑容。“女人,再次相逢,这话,是怎么说来着?”

    冷汗,唰的往下,这小屁孩子,他纯粹就是报复。红果果的报复啊,这么小的孩子,这么深的心机。

    池晓晴,只能哈着脸,焉了。“我可以不穿这种衣服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穿,不过,我对你还是特殊照顾的。看看他们的都是可爱的猫女装,就你的,我给你准备的是兔子装。因为,我怎么看你,怎么觉得你就象只兔子。”

    在小屁娃娃得瑟的眼光中,池晓晴扭昵的进去把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绝的是,这也不,还有二只支楞着的兔子耳朵。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面的免女郎,虽然可爱,可是,也够滑稽的。

    还好这家伙是个小毛娃娃,没把这衣服设计成情趣样式的。前后,还都遮掩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小兔子,给本少爷端茶!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玩电玩,头也不抬的小毛孩子,池晓晴怒。

    转身,从那个象和尚一样的管家手里接过茶,重重的放在小毛孩子面前。

    乐乐看也不看,便吐出一句,“这茶我不喜欢了,给我换杯果汁去!”

    池晓晴脸上的肉,抽了抽,告诉自己,大人不和小孩子计较,她忍。

    那位张总管,态度还算不错。居然把果汁亲自打好,再端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而她,就如一个中转站一样,接过,再乖乖的奉送上去。这次,学聪明了点,她放的不重,而是力度均匀。

    小毛孩子端起,轻啜一口,“不好喝,换!”

    嘴巴动了动,真想抽这屁大点的娃娃。可是,这是人家的地盘,她不能再似之前那样,揍他的小pp。

    端起那杯果汁,转身大步迈出。这才想起,这大少爷,他没说要喝什么东东!

    “那你想喝什么?”闷声闷气的问。

    小毛孩子不理会她,仍然玩儿他的电-玩。

    池晓晴彻底的怒了,上前一步,一巴掌拦住他拿着鼠标的手。“请、问、你喝什么?”

    乐乐看见,这只兔子脑袋上,有蹭蹭的火焰在往上窜。

    他指尖一敲,惬意的把背往后坐一靠。“橘子汁!”

    瞪他一眼,池晓晴再度不甘心的转身。真是郁闷啊,怎么就招惹这小破孩子,还被他当奴隶使唤了。

    “你顺着少爷的脾气来,什么事儿都好办。”

    那张总管,很是好心的在果汁屋里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家少爷,没大人照看?”

    实在是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,才能培养出这么不讲理的小破孩子,池晓晴粗声粗气的套这张总管的话。

    张总管眼神往外面睨了眼,确定没人后,才叹了口气。“有啊,只是,老爷他忙啊。大部分时间,都是小少爷一个人在玩儿。慢慢的,就养成了现在这为所欲为的脾气了。其实,小少爷人挺不错的。你接触下去,就会了解他的。”

    看的出来,张总管很维护这小屁孩子。池晓晴却不以为然,这么小,这么计较,人还会不错,她才不信呢。

    不过,知道他有爹,等于没爹后,她对这小破孩子,倒也真上了心。

    把橘子汁端上去,小破孩子倒也没说旁的话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池晓晴把故事讲完,看着这小破孩子都睡着了。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地方睡呢。

    幸好张总管还没睡,池晓晴叫住他,赶紧问自己睡在何处。

    张总管看着她,大是为难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小少爷,可没说给她安排在何处睡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对于小少爷来说,似乎有所不同。他对她的很多事情,真不敢做主。

    这人一逼急了,还真就有点机智。张总管眼珠子一转,就随后指了指四楼的方向,“你自己上去,看哪间舒服,你就暂时睡那一间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,三楼是接待室,你爱做哪做哪。

    偏偏,池晓晴这瞌睡虫,她把人家这四楼,看成了二楼。

    走到二楼,很随便的推开一间房间,大大咧咧的,便躺倒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等到她被一个男人紧压着身体时,她才怵然惊醒过来!

    雷昊天应酬晚归,想到很久没看过儿子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半道上,又让人开到了云霞山庄。

    晃到乐乐的屋里,看他睡的很香很沉,就转身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微熏的他,走到二楼后,随便选了一间,便走了进去。反正,这一层楼,全是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屋里黑,可他却不想开灯。脱了衣服后,便想上床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入手,温暖的身体,还“果”着的!!

    没办法,池晓晴睡觉,就喜欢不穿衣服睡。

    原本,雷昊天是不想碰家里的女仆之类的。可是,今天这“女仆”手感很好。入手滑如丝,加上喝了点酒,那“xing”致,因为这一摸,就这么给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有送上门的,不享受不是lang费,反正,一个要钱,一个要快乐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犹豫,雷昊天趴在这女人身上,直接架tui,准备进攻。

    偏偏,这女人在这时候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混蛋,你给我滚开,天呐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梦中,池晓晴还在做春、梦来着。有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,他钻到了自己的被窝里面。

    先是抚摸自己,再亲了自己,最后,居然架起腿儿,要往自己的幽处挺进。

    逮住双腿的手,有些痛,她不耐烦的睁开眼睛。入目,一团的黑。可是,男人是确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腿,也是被人真实的逮住的。

    惊怵,她不断的挣扎、喝斥。

    雷昊天怒了,这个女人,明明就是她自己跑到自己的屋里来挑逗自己。偏偏,还做出这么一幅纯情的样子。似乎,自己这会儿是强、奸-犯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女人这样子做,无疑于,更让人有种冲动,想要把她征服……

    估摸着,这女人,就是爱玩虐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发出一声濒临绝境的尖叫声,反手,揪住了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有湿滑的液-体顺着她手,一起往下。

    吃痛,雷昊天火大无比,再把她手紧实的固定住。抬臀,有力的撞击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哭泣出声,被迫承受这一切风暴。

    明明,是排斥的,可是,这男人这样的耸动,却让她有种熟悉感觉。似乎,曾经的自己,也曾在某个人的身上,这样承欢过……

    不再挣扎,她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雷昊天却认为她是“戏”做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把她的腿架起,他更加卖力的耸动。这个女人,给他的感觉,同样是熟悉的。也是,让人疯狂的。

    最初的不适过去,池晓晴悲哀的发现,自己,居然在这个男人的怒吼声中,和他一起,达到了兴奋的顶端。

    被人强着,居然还达到了兴奋的顶端。她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男人完事后,便歪在一边,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池晓晴却再也没了睡意,确定男人真的睡死了,她挣开男人的胳膊,摸索着,把自己的睡衣摸到手里,穿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