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3章:净身赶出去
    把她扶起,她还紧搂着怀里的孩子。看的出来,这女人很是着紧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求你,送我们去医院,我会,给你报酬的!送我到医院后,我会找我哥哥让他把钱给你。我哥哥住在**路**号,他叫池子强。”

    被南甫华车撞的快闭气的池晓晴,勉强说完这话,便彻底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头痛的把这对母女扶到车上,再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他把这对母女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让他郁闷的是,那个女人在醒来后,第一句话是,“你是谁?我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问过医生,才知道这女人,她居然因为车祸的时候,撞到头部,居然失忆了!!

    派人把她说的哥哥找来,才确定,这女人在失忆前所说的话,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池子强和陈丽娜一走入病房,看见昏睡不醒的池晓晴,还有重症病房内的女婴时,陈丽娜把池子强拉到了一边。“子强,我们走吧,别认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妹子算了。反正,那个男人看样子也有钱,他不会不认帐的。”捡这么一个麻烦回去,多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池子强知道妻子爱钱,但怎么也不会想到,她不仅贪慕虚荣。还没良心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象看陌生人一样,池子强气愤的盯着自己的老婆。“陈丽娜,池晓晴这样子,是谁造成的?是我们!你现在有钱花了,天天打牌,刷卡,带儿子去外面游玩,是谁给你带来的这些享受?是池晓晴。

    池晓晴现在这个样子,我们要对她做出补偿。如果,你再容不下她们母女俩,我会和你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陈丽娜没想到自己好心的建议,会得到老公这般坚决的反对。把嘴一撇,“行了,行了,我只是随便说说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反正,我们现在也有钱,多添这二张嘴,也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看妻子终于能接受池晓晴,池子强这才放下心来。“既然天意让池晓晴失去了记忆,那我们就让她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吧。那个女婴,就当是我们自己生养的。”

    陈丽娜想反对,但看丈夫威严的眼神,她还是聪明的没吱声。

    五年后四处寻找工作无果,最后在同学的帮助下,池晓晴才找到了一份在拍卖行工作的职业。

    说来,也和她这职业沾的上边的。谁叫她当年会鬼迷心窍的,非要选择最冷门的古董研究呢。

    “8”号,今天有几件重要的东西要进行拍卖,据说会来一位很大方的顾客。你要小心伺候。”

    经理一进来,便不断的嘱咐着池晓晴。看她紧张的程度,生怕池晓晴会出错一样。

    还在系领结的池晓晴,不断的点头,“好,好,我知道了,一定会用十二万分的精力来接待这位尊贵的客人的。”

    把一切准备妥当,距离拍卖开场,居然还有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一来就被经理训话,到现在还没填肚子呢。

    池晓晴决定,先溜出去吃了早餐再进来也不迟。

    偷偷和另外一位同事交待一句,她从后面溜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后门,就被前面一个小孩扔的香蕉皮踩翻在地。

    前面那小孩子看见她摔的四仰八叉的,当场便哈哈大笑起来。“笨猪,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守门的看着这小不点大的孩子,当场便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今天第四例,被这小毛孩子的无敌香蕉皮摔倒的人了。

    池晓晴起身,看着自己身上糊的难看落下的香蕉污痕。一步步走向前面这笑的得瑟无比的小屁孩子。“是不是你扔的?”这工作服,可是扣了她五百块的新工作服啊。这才穿第二次,就被染上了这样的香蕉污渍!!

    小屁孩子年纪不大,和家里那个小鬼差不多。不过,这毛孩子一看,就知道是被骄纵惯了的。

    看池晓晴一步步走过来,他不觉得害怕,还神气活现的把小下巴一扬,“是又怎么样?象你这么笨的猪,就活该被摔倒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被小屁孩子骂成猪,池晓晴彻底被惹火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,就在这小毛娃娃的脸上拧巴了一下。“赶紧给姐姐我道歉,要不,我打你pp”

    小毛孩子小脑袋瓜一扬,天不怕地不怕的。“哼,你敢。本少爷岂是你这笨猪女人能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忍无可忍,那就无需再忍,既然这小毛孩子家长不会管教,那她池晓晴本着育人为上,教育为本的伟大思想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犹豫,动作敏捷的把这小毛孩夹在腋下。

    手起,裤落。

    小屁娃娃那二瓣肥嘟嘟的小pp,就这样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白白净净,肉肉乎乎的肉团儿,池晓晴手起--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哇……臭女人,坏女人,笨猪女人……”雷宇乐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偷偷跑出来捉弄人的后果,会被人揍pp。

    这样的耻辱,是他从来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看这小毛娃娃嘴巴还这么不干不净的,池晓晴再手起,又二巴掌重重的落在那二肉被揍的,红红的小肉团儿上。

    松开哭的唏里哗啦的小东西,池晓晴吐出一句,“别再招惹姐姐我,下次再有,这就是最好的下场!”

    拍拍手,去买了一份油条豆浆,从前面溜到了拍卖场。

    在她走后,一群身穿黑衣的保镖,终于听见雷宇乐的哭声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慌忙把裤子提起来,雷宇乐收泪,小脸一扬。“马上调查刚才那个,高高瘦瘦,长的象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去。找不到人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保镖吓的噤若寒蝉,全体行动起来,很快便从守门人那里得知了那女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面的拍卖员工么?哼哼,很好,女人,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

    雷宇乐阴险的笑声,听的他手下的保镖,再次汗毛直竖。这小少爷,脾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只怕老板都不能镇住他了。

    ***拍卖准时开场,不得不说,今天到场的,确实有很多当地的富豪。

    池晓晴都看见了好几位经常上新闻频道的人物,看来,经理之所以会紧张,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   前面拍卖的东西,往往说来都不会太过于贵重。压轴的,永远是那些价值连城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是拍卖场的规矩。

    不过,令池晓晴奇怪的是,到现在为止,那位据说要来拍卖的身份尊贵的人物,一直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经理站在那儿,不断的看来看去。瞅她着急的样子,池晓晴都替她难过。抓耳挠腮,就是她最好的形容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进行拍卖的,是今天最珍贵的一件拍卖品-青花瓷,这是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,这件鬼谷下山”青花瓷罐高27.5厘米,直径33厘米,绘有“鬼谷下山”的,目前世间仅此一尊。”

    主持拍卖的人话一出,立马便引起了全场的骚动。要知道,今天来这里的大部分人,都是冲着这元青花瓷来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,光是前段时间,便被人抄到了上亿元。今天这一尊,又会炒到多少钱呢?很让人期待啊。

    池晓晴眼谗的看着那青花瓷瓶,她是研究古董的。对于这玩艺儿,更是喜欢的很。平时,她想要看一眼,都不可能,今天,将由她亲自捧着它进行拍卖。这份荣耀,相信会成为她人生当中最精典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,起拍价,一千万!”

    开场就是一千万,乖乖,就她池晓晴,这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微笑着,把青花瓷用各种角度展露给现场的人观看,她的脸上是甜蜜让人舒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五千万……五千五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竞价,到了五千万后,便弱了下来。还能跟价的,除了那几名大富豪外,没别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八千万,八千万第一次,八千万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虽然八千万没破以前的亿元大关,不过,这也算这家拍卖行竞拍过的最昂贵的东西了,所以主拍人还是满激动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,这件青花瓷器会以八千万落幕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外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,“一亿元!”

    直接提升了二千万,不得不说,这可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众人的好奇心,全被这声音尖细的人吸引。眼睛,齐唰唰的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率先迈进来的,是一只虎头鞋子。

    就凭那双虎头鞋子,给人的感觉,就是扮演卡通片的**叔叔进门来了。

    一片眩目的光,耀眼而来,晃的所有人全都吸气。

    这,还是正常人的打扮么?

    一身的彩色舞台金缕衣,五颜五色的,看起来,就如一只花公鸡一样。

    披着金色片儿衣,这也就罢了,偏偏,他还戴着一顶书生帽。

    足蹬虎头鞋子,身着五色金色片儿衣,头戴书生帽子……面色很白净,身材,很风干--怎么看,怎么觉得这人,不象是来拍东西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的身后,一溜儿的排开一大群黑压压的保镖,所有人都得怀疑,这一亿元的天价,是不是这个打扮古怪的家伙说出来的!

    经理虽然疑惑,不过看人家这么大的排场,还是哈着腰迎了上前。

    那位造型特别的面色白净的风干男人,这时候手一挥。

    如那位经理一样,哈着腰,“恭迎少爷驾到!”

    只看见那一大群黑衣保镖,同样哈着腰,神色恭敬的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那阵仗,让所有人都相信,这即将进来的,一定是一位尊贵无比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拍卖场,因为这群黑衣人的到来,气氛变的空前的凝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脸严肃恭敬的看着大门口,期待着这位敢于花一亿元的大少爷,究竟是何方的神圣!

    池晓晴的眼睛,同样紧紧的盯着大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,望了半天,她才越过人群,看见一双小小脚,迈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脑门的黑线:难道,这些人恭迎的少爷,是一位小毛孩子??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门中的视线,也在这时候全都自觉的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色西装,打着蝴蝶结,头发,分梳到二边的,长的,如天使一样的小男孩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步步,沉稳的迈入了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只是随意的扫了众人一眼,却让人,有种被他冷咧眸子看穿看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稳沉的步伐,一步步往前,声音很清脆,不重,但那“踏……踏……”的脚步声,却如敲打在人们的心上一样。

    天使样的面孔,沉稳的比大人还要沉稳的步伐,冷咧的气质……这一切,让所有的人,全都忘记了,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人们在这一刻,突然间就相信,这个男孩子,他,真的有那种气质,那种风度,叫出一亿元的天价来。

    “这花瓶,我要了!”

    他冷冷吐出清脆的童音,如他人一样,很冷,很冰。

    这一声脆喝,惊的池晓晴彻底的还魂,也彻底的懵了--因为,这个小家伙,正是之前,在大门口的时候,嘴里吐着泡泡糖,手里拿着二枝香蕉皮……管自己为“猪”的那个家伙!!

    小家伙的眼神,在扫过她时,一缕阴冷划过。她全身,没来由的,便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感觉,自己得罪的,肯定是一个堪比魔头还要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在他经过的拍卖场的时候,所有人,全都无声的替他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一名保镖弯腰,小家伙踩着他背,就那样踏上了拍卖的展台。

    池晓晴瞬间反应过来,这上面,是不能让外人上来的。

    出于员工的职责,她赶紧挂着僵硬的笑容上前,“小朋友,这里,不是你应该上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经理,一听就急眼儿了。人家一亿元都能出的起,你还不让人上展台了。这规矩是死的,你人是活的呀。

    他不断的咳嗽,想要提醒池晓晴,不要阻拦这位大款。

    可是,池晓晴这会儿真变成了朽木脑壳去了。她愣是没能理解经理的提醒,还尽职尽责的走到了小大款的面前。

    雷宇乐抬眸,冷咧的眼神,不再似之前顽劣的样子。只是淡淡的扫她一眼,便让池晓晴噤声,就那样站在那儿,冷汗,唰的一下,便往下滑落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也属于我的了!”

    汗!

    这是拍卖东西的场所,怎么成了拍卖女人的了?

    反应自己被这小毛娃娃,当成了一个拍卖品给拍了,池晓晴抬起冷汗涔涔的脸,与小东西平视。“小弟弟……我,是人,不是物品。我们这里,是只拍卖物品的,不拍卖女人!你找……找别的地方玩儿去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再一次的,收到了小家伙的威胁眼神。

    池晓晴最后的话,愣是说不出来。就那样胆战心惊的看着这小毛孩子。

    小东西,冷笑一声,只把眸,瞅着一边哈着腰的经理。

    “你是负责人?”

    那位经理,从听这位款爷要把池晓晴拍走后,也是大为惊叹啊。

    他这心里,正在寻思着,这小东西,这么大的派头,不用说,自己这拍卖场,绝对是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可是,这张扬的拍卖女人,可是国家明文禁止的!

    现在被小东西指着要个说法了,他眼珠子突然就急转了。哈腰,上前,谄媚的弯着90度的与小东西说话。“少爷,是这样的,那位8号员工,她是你这拍卖物品的保护人员。我们公司,对于上亿元的拍卖东西,都有专门的售后服务人员。这位,这位8号工作人员。她以后就属于你这花瓶的专属特护人员了!”

    这,虽然没真的把池晓晴给拍卖,不过,也等于是间接把她给卖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