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2章:她要被处理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在三个月后,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被确诊有喜后,她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怀孕了,便意味着,她不需要再对那个男人敞开双tui。妊娠反应,并不算很剧烈,似乎,肚子里面的孩子,很体贴她。

    每天,她都被那个家庭女医生,还有管家押着,去散步,看美好的事物,进行所谓的美感养胎。

    听音乐,看漂亮的画片,所有的一切,只为了能替“老板”生下一个漂亮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对于肚子里面的孩子,她告诫自己,不能有爱。

    因为有爱,到时候就会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可是,在某一天,第一次感觉胎动时,她却荡漾了。原来,生命,就是这样来的!

    没来由的,她臆想起这孩子,究竟会是什么样儿的?

    是可爱的男孩子,还是漂亮的女孩子?原本,看那些美好的东西,只是她完成任务的做法。

    如今,却变成了她自愿的事情。

    五个月时,医生才对肚子里面的孩子打了一次b超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一直没出现,就算打b超的时候,他也不在。不过,池晓晴相信,打完b超后,这些人会第一时间向他禀报的。

    “双胞胎!!”

    医生吐出这话,听的池晓晴一惊。没想到,自己一怀,还怀了对双胞胎。

    一缕甜蜜的笑容,浮在面上。可在接收到管家淡漠的表情时,她的笑容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一个,和俩个,有什么区别呢?难不成,这些人还能让自己带走一个么?

    笑容凝结在脸上,她失落的抚着肚子。

    屋外,传来管家打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板,是双胞胎。好,我知道了,男孩子要,如果是女的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池晓晴听不见。不过,这,似乎一点也不关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冬天的时候,孩子即将临盆。

    还有三天,就是预产期。想着即将和肚子里面的孩子分别,池晓晴一点也没为即将脱离牢笼而开心。

    相反的,她的心,更加的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拉开窗帘,把窗打开半边。一股凛冽的寒气拂面而来。

    天,居然下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呵了呵手,她关窗,准备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门口,下、体,便有一股热lang涌出。

    一种甜腥的味道,钻鼻而来,肚子,还有那种紧绷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的孕妇知识告诉她,这是阵痛发做了。孩子,没到预产期,就要钻出来。

    为了优生,“老板”采用的是自然分娩法。

    这种分娩,不论孕妇生死。池晓晴在合同上,早就看见了的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后,孩子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的她,听见那个管家用平静的声音在打电话:孩子还不出来,看样子……。再这样下去,恐怕大人小孩都会保不住……好,再等一个小时,不行的话,就采取第二方案。只要男孩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怒火,腾的往上窜,她不甘,也不愿意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紧揪着chuang沿,她奋力一挣,只觉得,下、体撕裂般的疼痛传来。紧接着,便听到孩子微弱的呱呱声音。

    “男孩子先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这个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捡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没再说下去,却听的池晓晴的心,紧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男孩子,女孩子呢?因为之前打b超,早就清楚是一对龙凤胎。

    准备的婴儿衣服,也只有一套男装。女装,压根儿就没准备。

    眼睛看着那些人把刚从血污里捡出来的,那小男孩子抱出去。她的心里暗自祈祷,宝贝,不要出来,就在妈妈肚子里面吧……

    可是,孩子,似乎知道自己的哥哥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等她用力,脑袋瓜,跟着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生的医生,托住小家伙,就这样把她接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把脐带剪断后,她把她扔到一边。从外面,进来那个一天到晚都严肃着脸的管家。拎起血污污的小婴儿,就要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们……想把这女孩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如被水捞出来的她,挣扎着坐起来,眼神坚决的问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管家被面前的女人问住了,他眼神闪开,“老板说了,只要男孩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面色冰冷的女人,从外面进来,拎起哭都哭不出声来的小婴儿,转身,就要往外面走去。在她转身的时候,池晓晴看见,她的手里,有一枝小型号的手枪!!

    “你们,不能这么干!”

    她骇然的爬起,不顾自己才生产过。一步步往那个女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拿了钱,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,只需要再养一段时间,老板还会给你一百万额外的奖赏,到时候我们就人钱二清了。”

    那位管家,难得的劝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,池晓晴听不见去。她只知道,自己刚刚生下来的女儿,即将被这些人“**”!

    “我不要那一百万,只要那个女孩。就算,我用这一百万,来买她好吗?”

    她攥住那个用手抓住小婴儿的女人,不让她离去。

    管家的脸色难看起来,他掏出电话,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……好的,处理不变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安排,池晓晴再也顾不了不能和“老板”通话的条约。她冲上前,一把就抢过电话。“把她给我吧,我用一百万买下她的命。我求求你,就当做一回善事,把她留给我……当做,她只是一个被遗弃的小猫咪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生孩子面临死亡的时候,她都没哭泣过。这会儿,在得到女儿即将被处理掉,她唰的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马上带着她消失在院里。”

    电话,再度被传递到管家的手里,那个即将面临“处理”的女婴,终于回到了池晓晴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衣服脱下,抱着她滚吧!”

    从头至尾,那个女人就冷眼旁观着。这会儿,看见她搂着孩子,冷漠的吐出这话。

    池晓晴怔然的看着她,有些不明白她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女人拧眉,觉得她真是麻烦。不耐烦的提示,“老板说了,让你净身出户。”

    瞬间,池晓晴才明白过来,自己身上的衣服,也算是“老板”提供的!

    净身出户,好一个净身出户。

    把孩子放在chuang上,她咬牙,当着这面色冷酷的一男一女,把身上还有血污的衣服,全部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的夜晚,正是沁寒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用自己快冻成冰块的身体,圈起那个与自己一样,没有寸缕的苦命孩子,看了一眼不远处,那个用锦衣包裹着的男孩一眼。抬步,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体二胞,却因为性别的不同,命运,于他们,有着天壤之别!

    同样是那个“老板”的孩子,他却可以把怀里的生命,谈笑间扼杀掉!

    这,究竟是什么样的冷血男人!

    心,比身体还冷。

    走出院子后,回头,再看了一眼这座残破的院子,心里暗自发誓,总有一天,我池晓晴,会回来把儿子接走的。

    而她没看见的,在楼上,一位有着阴鸷眼神的男人,一直紧盯着她。那眼神淡漠而不带丝毫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老板……这样会不会太过了?”管家不忍的问。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走人。”然,老板却用异常冷静的话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在池晓晴走后没多久,一辆保姆车来把院子里所有的人全都接走。这座院落,再次恢复成破落宁静的状态。如果,不是墙角那一件染血的衣服,恐怕不会有人相信,这里,曾经住过一个孕妇。

    凛凛的寒风,挟着雪,呼呼的吹打在脸上,冰寒沁骨。

    佝着腰,替怀里的孩子遮挡着寒意。可是,孩子仍然冻的面色发青。

    看她羸弱的呼吸着,她只想尽快找到一辆车送到医院去。

    只是,象她这样没穿一件衣服,还浑身都是血污的抱着孩子的女人,想要在这样的黑夜中招到一辆出租车,真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站在寒风中,等了半天,寥寥无几的经过的车辆,都无视她的招手。

    寒意,冻的她全身都没了感觉。在她的脑袋都冻的失去寒意的时候,一辆车再次经过。

    不顾一切的,她咬牙,唰的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跑出来的太猝然,那辆车没想倒会撞上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着她如皮球被撞飞出去,车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南甫华甩甩脑袋瓜,为自己酒后驾驶,再次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从酒店出门的时候,老友就告诫过,雪天,酒后开车,一定要小心。哪知道,快到家了,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这个不着寸缕的女人,他皱眉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撞倒的,会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车灯晃出她怀里的孩子时,他更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,明显是一个才出生的婴儿啊。

    母女俩都是光着身体的,被人打劫了?可是,她tui上干涸的血迹,在无声的提示,这个女人,是才生下孩子的产妇!!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