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1章:被哥嫂出卖
    “你进去后,要尽量放开自己,不能畏手畏脚,记住,老板喜欢的是开放的、热情的女人,明白吗?”管家冷冷的吩咐完池晓晴,看着她胀红着脸点头了,才冷哼一声离去。

    推开那道虚掩的门,黑,满屋子的黑暗。除了听见自己的心跳,池晓晴听不见别的声音。十八岁的成人礼物,哥嫂送的真是好呀。

    早上她还在家里计划怎么去庆生的,这会儿却要把自己送到一个陌生的“老板”chuang上替人生孩子!

    回忆,回到早晨的时候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,和同学约好一会儿要去郊游的。

    蹑手蹑脚穿好衣服,想走出去。

    大哥屋子的门,却在这时候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“池晓晴,这么早出去干嘛?”

    嫂子陈丽娜打着哈欠懒懒的问,她身上,还披着一件薄薄的衣衫。可眼神,却警惕戒备的很。

    顿步,回身,“和几个同学约好了去郊游。”和嫂子说话,她总是冷冷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今天有位老板会上门接你去打工,你先去打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打工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命好,被一家有钱的老板看中了。月薪上万,做的好还能有奖金。”嫂子皮笑肉不笑的,看的池晓晴发毛,但也点头同意了。毕竟能为这家减轻负担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一辆劳斯莱斯在准八点,停靠在家门口。

    池晓晴被带上了车。

    开车的男人很年轻,却不爱说话,俩人就这样无声的前进。车内的气氛诡谲到极点为。看了几次那男人冰刃一样的脸,池晓晴想要问的某些疑问,全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,车停在一座外表看起来很陈旧的院子前。感觉很疑惑,有钱人,却住这样的破屋子?

    一路行进,全是破败的景象,空旷的地,只听见脚步空空的声音,那种苍凉,越发的浓重……来到一间小屋前停住。男人侧首轻睨她一眼,“进去,先进行体-检。”

    抬头,看向这个男人,想要抗议,想问为什么会在这样破败的屋子,但想到有钱人家,确实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便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满是仪器的房间里,一位年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正调试着一台仪器。

    见池晓晴进来,便抬手指了指,示意她躺倒chuang上去。

    “裤子脱了,tui使劲张开!”

    美妇冰冷的命令声音,让池晓晴想起了医院里的妇科医生。

    她迟疑的看着那张冰冷的chuang,“我不做这份兼职行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安排,实在是难以容忍。且,有种预感,这地方不好。

    美妇医生抬头睨她一眼,一丝诧异滑过眼睛。

    “兼职?这是代理孕母,当然要妇-检。”她音量拔高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代理孕母?我只是来兼职当佣人的。怎么成代理孕母了?你们,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那位女医生皱眉,话也懒的和她多话,伸手按铃,门外进来那个之前送她来的司机,他扫了一眼池晓晴,再看向医生。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医生耸肩,摊手,“她不接受体-检!”

    来人一听,眼神凶戾的看向池晓晴,从包里掏出一张合约,“哼,你是找死吧。看清楚,这是你哥哥嫂子签约下的合约书。如果现在解除合约,那你就付三倍的赔偿金吧。”

    看清上面的字,池晓晴就差没气晕过去。合约上面,白纸黑字,写的清清楚楚:一千万,自己替这家人生下儿子,钱人二清走人。她池晓晴,就这么被人给卖掉了!

    “你哥哥的电话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司机递来电话。

    她咬唇,接过电话,里面传来哥哥池子强惶恐的声音。“池晓晴好妹妹,哥哥也是没办法,你侄儿生病住院,嫂子要和我闹离婚,公司又破产……你就帮哥哥这一次吧,哥哥,以后会对你好的……要不,你就只能给哥哥我收尸了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,传来嫂子的尖叫声:“你一个大男人,把她拉扯这么大,也是她报答的时候,说这么多做什么。不就是答应做孕母,我们把她关家里不让她出门……”

    不再听电话,池晓晴颓然脱-下裤-子。“你检查吧……”她麻木的爬上chuang,任这些人做为。眼里,有泪,可她使劲地往回咽。告诫自己,流泪,不能解决问题。吸吸鼻子,自我安慰--只当,这是报答哥哥池子强把自己捡回家,养育多年的报答吧。

    想起五岁的时候,妈妈让自己在一家公司门口等她。从那以后,就再也没看见过妈妈。

    饿醒的时候,看见的,就是哥哥池子强兴奋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妹妹,你以后就当我妹妹吧……”十五岁的大男孩池子强,就这样成了她池晓晴的哥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chu、女膜完好无缺,没有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冰冷的话,在耳边响起。屈辱的体检完毕,池晓晴被送到了一间暂时属于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苍凉残破的外表,内里,却是极尽的奢华富贵。看来,这些人虽然处在破院里,但享受还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但,由此也可以看出,这里,多半是暂时用来“做”的屋子。

    呆在屋里,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日落,空洞的心,涩然的眼,却独独,没有泪水流下。

    欠了债,终归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只把这一切,当做是还那对男女的债。

    日落过去,很快便是夜晚的到来。

    天,完全黑尽的时候,池晓晴被送到了这间黑黑的屋子里。回忆打住,池晓晴一步步往前蹭去。屋很黑,没有丝毫的光亮。她只能凭着感觉往chuang摸去。

    因为“老板”不喜欢看见双方,所以不用开灯,直奔主题!好不容易摸索到chuang边。脱-衣服,上chuang。

    浴室里有哗哗的水声,她遵从那位管家的吩咐,脱-衣,上chuang,静候“老板”的光临!

    虽然,做好了随时随地会被人“开发”的准备。可,真到这一刻,她却悲哀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,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。

    尤其,是听到那脚步声一步步走来时,她紧攥的拳头,沁出了粘滑的汗渍。

    chuang,被人坐的陷下一大片,可以想象,这男人的体形,应该是高大的。而她的恐惧,也达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这男人,似乎,长了鹰眼一样,他准确无误的把池晓晴一把搂住。

    一个密实的吻,便印了下来。

    陌生的触感,让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却被他趁机钻入腔内,她想反抗。

    却被他惩罚一拧,柔软处吃痛,她才意识到,现在的自己,是“主动爬上chuang!”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再挣扎,她认命的任他索取、掠夺……

    撕-裂般的痛楚,紧跟着响起,她痛的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泪水,在此时唰的流下。黑暗中,再也无法伪装坚强。

    男人不断的驶抵,粗重的喘息,血腥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快到凌晨的时候,这一场情事,才算终结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很快就传来男人均匀的呼吸声。池晓晴全身酸痛却了无睡意。整个鼻翼,全是男人的气息,想要去洗个澡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然,身体却在下一瞬间被男人狂霸的揽到怀里。

    微讶,刚要推开他。男人的tui又压在了身上。得,她被当成抱枕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池晓晴,干瞪着眼儿,却只能任其搂着睡觉。在男人类似于熏衣草体香中,池晓晴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才一动,感觉全身,就如被车辗过,再被人恶劣的拼装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男人,早在那位管家来叫她吃早饭的之前,已然离去。

    颓然坐在餐桌前,却被告之:“要生下优秀的宝宝,一定要有开朗的心情,饭后,最好去外面散步。”

    走在阳光明媚的花园里,却觉得全身发寒。因为,她一想到接下来的每个晚上,都要经历昨天晚上,那种被撕裂的痛楚,便觉得寒意遍体。

    从来不在乎大姨妈来不来的池晓晴,在这一个月,很是期盼它不要再来。因为,那种撕裂般的疼痛,她真的不想再承受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临近月事的时候,大姨妈很准时的来了。

    沮丧的看着卫生间里的殷红,她恨的牙痒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