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232章:给双方一个亲情的机会!
    “真可笑呵,原来,你一直想要得到的男人,会是你的好姐姐。”

    万念俱灰,倪依依困难的往外走着。

    最后,凄婉一笑,“母亲,在你的眼里,究竟,还有没有亲情这个词呵……”

    被托马斯揭穿了老底,赵雅言恐惧的看见,那个在她的眼里,一直以来懦弱的男人,一言当的佝偻着腰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突然间意识到,这个男人要干嘛。

    上前,一把拽住他手,“倪继业,不要相信托马斯的话,我不是那样的人,不是的。他在污蔑我,是的他就是看不过我们的恩爱。所以他气愤的想要拆散我们,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你要相信我啊。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?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我们还是处儿的呢。倪继业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她再一次的提到当年的第一次,倪继业摇头,他悲怆的看着面前这个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处儿?赵雅言你不提,我还真的忘记了。当年,我和你在一起,好象,也是醉了的吧。

    醒来后,床上是有一大滩的血迹。可是,我极度怀疑,那些血迹,是你用的别的什么动物血替代的。真让人恶心……赵雅言,你为了达到你虚荣的目的,居然一直欺骗了我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最让我痛心的是,我居然还因为你的主意,把我最爱的宝贝,也推到了火海里面去。赵雅言,等着我的律师送来离婚函吧。”

    一巴掌推开赵雅言,倪继业快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瞪大惊恐的眼睛,赵雅言摇头,“不,不应该是这样的,怎么会是这样的?我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会儿笑,一会儿摇头,一会儿惊恐。

    状若疯妇……

    “雷昊天,你再说一遍?为什么我没听懂?”

    池晓晴停下手里的刀叉,面色沉戾的盯着对面的雷昊天。

    雷昊天摊手,脸上,却是一本正经的神色,“我说,我五百个亿,把你给转让了。也就是……我把你出卖了。”

    脸,气的扭曲狰狞抽搐起来,池晓晴捏紧了手里的刀叉。恨不得立马就给这男人叉过来,但是,她还是微笑,尽量的让自己微笑着面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看来……我还是挺值钱的嘛。居然,值了五百个亿呀。啧啧,什么时候,这钱,就嗖冥纸一样的,居然这么不值钱的了呢?”

    雷昊天也蹙眉,很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,“对的,我也觉得现在的钱越来越不值钱了。象池晓晴这样的小女人了,民能值到五百个亿?唉,我总感觉,这社会,有些无眼啊。”

    再也禁受不住刺激,池晓晴把手里的刀叉狠狠的叉在了盘子里的牛肉上。“雷昊天,我要得到一半的财产。否则,姐姐不干。”

    雷昊天的唇,轻往上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,“好吧,你这个爱钱的女人,是不是,有一天你也得因为钱,把我给出让了呢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鄙视的看着他,“就准你出让我,我不能转让你一回?”

    她眼珠子转啊转,侧首,看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,那里有一对漂亮的女人,正在优雅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还时不时的冲雷昊天抛着媚眼儿。那目中无人的嚣张自以为是的样儿,看的池晓晴咬牙。

    “雷昊天,看见没有,在那一桌,有俩美女的那一桌。在她们的后面,还有一个漂亮,一看就极有钱的空虚的妇女。我想,若是我现在去和她说,我把你用一个她能接受的价钱出让,我相信,她会极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抬眸,雷昊天也顺着看过去。

    看见的,就是那俩美女的身后,还有一个一脸忧郁,但微胖,脸上搓着大红,嘴巴更是涂的象吸血鬼一样的一看就有钱的贵妇女。

    在看见他看过去后,那妇女冲他害羞的垂下了睫毛,一幅羞涩到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胃里的食物,瞬间就往上溢出。

    他强行的把那丝不适按下来,狠狠的剜一眼池晓晴,“女人,你要敢打这样的主意,哼,我让你三天起不床。”

    耸肩,池晓晴表示自己真的好无辜的。

    她摊手,紧盯着雷昊天,“喂,你反我出让了,我一点意见也没有,还和你一起商讨着利润的问题。优雅,雷昊天,你得学会优雅。不能这么没不住气。要不,美女们看着你,会大失所望的。我还想知道,我把雷昊天先生拉出去拍卖,究竟会值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再也忍受不住了,雷昊天一巴掌就拍在桌面上,“池晓晴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吼的,池晓晴当场就掏一下耳朵,“哎哟喂,我在呢,麻烦,你别这么大声的行不行?唉呀,我真是服了你了呢。怎么能这么的不优雅呢?我在想,我还算是庆幸的。我家的俩小宝贝儿,似乎,都没继承到你这样的坏毛病。”

    被她打败了,雷昊天冷冷的盯着她。“我现在后悔,应该在今天就把你二话不说,直接把人打包,送到托马斯那个老糊涂的手里去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噗的一下就乐了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“其实,现在也才晚饭的时候,我想,你想要再送我过去,也不算晚的吧?雷昊天先生,你要怎么样打包我?最好,是用软轿把我抬过去。我还可以在上面眯一会儿呢。”

    雷昊天再也听不下去,他起身,直接拽住她往一边拖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晚了。走,回家,惩罚你去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脸上的笑容一僵,脚步顿在原地,“不行,我不回去,我要打包。”

    懒的再和她废话,雷昊天直接就扛着她往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先把你惩罚了,我再打包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屋里,一场霸道的,带着野性的缠绵结束。

    池晓晴象挺尸一样的躺在床上,“雷昊天,你丫的,是只狐狸精。你居然谋害他。我看,你是吃了豹子胆的了吧。”

    雷昊天无所谓的坐下,大大咧咧的把她拽起来。“女人,走,把你洗干净去。哪有一身汗水的还躺在床上的?”

    不由她分说,直接就把她往浴室里面拽去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每次都在做完了后,还赖皮的躺在床上不动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还能睡着,那样睡着了,感觉多粘乎呢。

    困倦的不行,池晓晴嚷嚷着抗议。

    不过,享受着男人的侍候,她还是闭嘴。

    其实,洗白白,洗清爽了,这感觉,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池晓晴,你去把我们家弯弯接着了,就赶紧跑回来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一呆,眼睛倏的睁开,“雷昊天,你丫的,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呢?”

    邪恶的挑了挑眉,雷昊天的手,从后面绕到了池晓晴的前面。

    他有技巧的在那里轻捏着,时不时的还挤压一下。

    敏感的身体,被他这样挑逗着,池晓晴当场就全身瘫-软。

    她狠狠的咬住牙根。“雷昊天……你想的美,姐这一去,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撩拨它柔软的手,突然间停住。

    雷昊天一把板过她,对准那个地方就是狠狠的一咬。

    “啊哈……”

    吃痛,池晓晴气的一巴掌去煽他。

    却被他紧按住手,“妞,你这一辈子,只能和我在一起。不管,你是愿意的,还是不愿意的。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挣扎不过,除了把自己的全身晃动的更加的风情,池晓晴还真挣脱不了雷昊天的魔爪子。

    “妞,我说过的,你得乖乖的听话。这个事情,不能怨我,是他非得送一份礼物给我们这当小辈的。你说,人家这么热情的高姿态的送礼物送钱给咱,我们总不能冷着脸再挢情的说,哎哟喂,父亲大人呀,我们……怎么能受的起呢……”

    严肃的雷昊天,突然间用那种嗲的要死的声音说出卖萌的话来,池晓晴当场就喷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差没笑的背过气去。笑够了,这才抬头,伸手,搂着雷昊天的脖子,“嗯,这到也是,这个事儿,我觉得,我们有必要敲诈勒索一回。好吧,我得说,你只要了五百个亿,这个太少了,要我,还得趁机多要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换雷昊天默了。

    最后,笑出声来。“好吧,我得说,这个,还人家说的好,无毒不丈夫,可是,还有一句话最最正确。就是最毒天下妇人心。我家的女人,毒的够爱,毒的有味道,劳资喜欢。”

    霸道的把她吻住,雷昊天再一次恣意索取起来。

    池晓晴的眸,变的柔情似水。热情的回应起他来。

    雷昊天能想到托马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池晓晴,那当然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她在很多事情上,并不是真的笨蛋。

    除了在感情还有家庭上,她有些个笨蛋外。

    其它的,还是很精明的。

    在听到雷昊天说的托马斯要把自己卖去,她当然也意外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相反的,还有点放心。

    因为这足以说明,托马斯确实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而弯弯,不用说,也就是在他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去那边,又有钱赚,还有利益可沾。最重要的,还能和女儿见面……这种好事情,池晓晴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,托马斯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原本是出于惩罚的心思来惩罚雷昊天的。

    可,最终,却落入了自己女儿和女婿的计算当中。

    咳,没办法,这个老狼,遇到了他们这一对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是这样来了。

    又一场欢-爱结束,俩人才从浴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池晓晴睡不着,雷昊天更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,自己就得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大屋子,雷昊天就郁闷的想跳墙。

    “老婆,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他把脑袋瓜趴在她胸部。嘴,还顽劣的在那儿tian啊吃的。

    被弄的有些个痒痒的,池晓晴伸手去撩拨他。

    但,他却侧首,双含住了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不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轻声的咕噜声音,听的池晓晴的手改推为搂。

    把他的脑袋瓜搂着,池晓晴咯咯的笑。

    “雷昊天,你这叫依赖性。这种事情,不能太那啥了。得悠着点来,你得习惯。”

    张嘴,又是一咬,雷昊天恨不得把她给吞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也别去了,我把钱还回去,直接带人去把那老头的窝给踹了得了。”

    手指,弹在他的额头上,池晓晴不屑的瞪着他,“雷昊天,你这人还是一个土匪一样的家伙。这种事情,怎么能这样干呢?咱得以最小的代价来把事情人搞定了的。”

    雷昊天的眼睛眨了一下,这才轻叹了一声,“老婆,这一次去,就给你也给他一个机会吧。把一些事情放开,我觉得,托马斯这个人,不会象赵雅言那个人一样,再给你打击了。毕竟,能出手就五百个亿的父亲,也不会不在乎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沉默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没反对去。

    不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的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