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234章:最恨的是我来到这世上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是这里的一员。

    托马斯呆怔了一下,眼里溢过一点点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确定,你这女人其实也是有一点点的味道的。”

    他嘀咕着开始抢东西吃。

    生活管家看见,一盘虾饺,被俩人你挟一个,我挟一个。最后,一幕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挟住的。”托马斯气的眉毛直跳。

    “有谁看见是你先挟的?明明是我先下的手!”池晓晴不温不火的回。

    俩人因为一只虾饺,就这么打破了沉静。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看着托马斯的背后,一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纳闷儿,赶紧回头的,除了空气,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回头,那块虾饺,就这么入了池晓晴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咬过了。”

    把半块虾饺悠哉的往在盘子里面,池晓晴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托马斯第一次无语的起身,“没品。”

    虽然,某董事长明显的不乐意,但是,生活管家惊奇的发现,他并没有象以前一样,被人侵犯了,却会大发雷霆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换好外套,走人。

    而那个被当成礼物打包送来的女人,此时正一脸笑容的呼着她的美味虾饺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个女人,来历,神秘指数三个星。

    还能克住托马斯大人的人,是个不简单的外星人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杯牛奶。”手指一甩,池晓晴惬意的招呼那位目瞪口呆的生活管家。

    把牛奶呈上,池晓晴很闲适的喝完。“给我备车。”

    呃,这大姐,真叫一个大姐大啊。

    把豪车备好,生活管家纠结,“小姐,你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被打包送来的礼物,能不打电话请求一下主子么。

    打电话给托马斯,被对方一句咕噜话就打发了,“由她!”

    而忠心耿耿的生活管家再抬头时,只看见一辆漂亮的车屁股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这个不凡的小姐,神秘指数,四个星!”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池晓晴,噗的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其实,在来的时候,她一直就是忐忑不安的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更是没睡好,如托马斯别扭的那样的,她也别扭着呢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只有一个哥哥池子强。

    没有父母的她,过惯了只有哥哥之类的生活。

    突然间跑出来一个父亲,还是一个怎么看,怎么感觉有点别扭的牛叉的父亲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普通一点,她可以考虑着认他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父亲……人家没挑明,她也装懵。

    就这么别扭的,硬是让雷昊天用邮递的方式把自己给邮过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托马斯的第一眼,好吧,那颗心,不再纠结了。

    其实,虽然托马斯没怎么说话也没挑明。

    可,池晓晴也算是看出来了的,他看着自己,也有些无措,也不知道怎么相处。

    有了他惶急的那一眼,池晓晴淡定了。

    也从容的,就这么顺心顺意的敢和托马斯相处了。

    早上那一块虾饺风波,说来,她是没必要这么小孩子气的。

    可,谁叫,托马斯也是这么小孩子气的人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池晓晴噗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嘎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道,这才乐呵着呢。司机却猝然紧急煞车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池晓晴小姐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,前面会突然间窜出来一个疯女人。”

    司机不断的道歉,池晓晴揉着自己的额角,“没事,没事,我们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刚才,她想事儿想的太急,只看见一个人影匆匆忙忙的窜过来。

    司机技术还算是不错的,紧急煞车的快。不过,那个女人也被剐倒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,池晓晴赶紧推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捂住嘴巴,池晓晴的眼睛瞪的大在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看见倪依依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司机上前检查,“腿部被车剐了,得紧急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池晓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虽然,倪依依也是一个可恶的女人,但是,她也最多就在嘴巴上对自己怎么着了。

    别的事儿,其实,她也没太过份。

    打紧急电话,叫来救护车。

    她车还没到医院,就被一群的娱乐记者们围住。毕竟,现在的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车祸事件,自然就会引起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得到迅息赶来的赵雅言,当场就气的扑了过来,“是你,是你,你气不过她,所以你还要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赵雅言象个疯子一样,使劲地往池晓晴冲去。

    原本就烦躁的池晓晴,也没提防,就这样被她揪打住。

    司机看情况不妙,赶紧上前才把她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,是你想要撞死我女儿的。你们不得好死,我女儿才出了那样的事情,你……你……你们父女都是没心肝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这没头没脑的话,听的池晓晴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而娱乐记者们,也在这时候狂肆的围了上来。“池晓晴小姐,听刚才赵雅言夫人的说法,倪依依小姐和别人的激越不雅视频,会不会和你有关呢?”

    听着这没名堂的话,池晓晴更加糊涂了。

    倪依依?

    视频!

    不雅?

    她一脸的迷惑不解,一个高大的,不怒自威的身影在医院出现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迈开沉稳的步伐,一步步的往自己走来的男人,池晓晴的脸上,有了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是一个人,不管出了多大的事情,这个男人,总会出现。

    雷昊天伸手,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,“她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有不畏死的记者,还想试图上前去采访,却被雷昊天一个淡漠的眼神扫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眼神,就吓的人赶紧往一边退去。

    “好,休息……休息。”

    那如刀般的眼神,只是落在你身上,却能吓的你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把池晓晴搂到一边去,雷昊天才亲了她一个,“唉,还是不应该把你打包送出去,看看,才一会儿的功夫,你就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缩脖子,对于理亏的人来说,最好的,就是乖乖的闭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在车里想事情呢。不行,我得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不放心,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吧。

    “别去了,这不是你的错,这一切,只不过是她出了一则不雅视频,我估计,她是看见那视频流传出来后,受不了刺激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眨巴眨巴眼睛,池晓晴不解的看着雷昊天,“啊?视频,什么视频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雷昊天默了,这也不能怨池晓晴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昨天晚上他们一个晚上都在缠绵。也没上过网,今天要不是在公司听太多的人议论,他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牵着她。来到一间医生办公室,直接把那人提走,“用电脑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还要抗议,一沓钱就扔到了医生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哈,你们用,你们用。”

    世界清静了。

    雷昊天把电脑打开,上网,点出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看见里面火热的场景,池晓晴呆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被马赛克的视频,把男人的脸,全给捂实了,但是,女人的脸,却并没有遮掩着。

    当女人的头惬意的抬起时,池晓晴看见的,就是那张今天还倒在自己血泊中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心,颤抖了一下,池晓晴抬头,拧眉难过的看着雷昊天。

    “所以,不是你们的错,而是她横穿公路,完全就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久久无语,池晓晴看着雷昊天,“她,曾经也爱过你的。你就不心疼么?”

    被她执着的眼睛紧盯着,雷昊天的表情,一点也没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只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池晓晴垂头,是应该欣慰,还是难过的呢?内心,好复杂的,反正,没觉得高兴,相反的,还有一抹淡淡的忧郁。

    把戏拍完后,池晓晴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跑到了医院去。

    因为苏醒后的倪依依,指明了要见她。

    这一点,到是出乎了池晓晴的预料。

    胆颤心惊的走到医院,赵雅言看见她后,冷冷的哼了一声,不甘的把位置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是倪继业,看着她来了后,还招呼了一声,“你进去吧,依,一直说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苍老了近十岁的脸,还有他眼里的痛楚。池晓晴的心一痛,“倪叔叔,你也别太难过。这样的事情,我们谁也不想发生。”

    倪继业哼哧着点点头,佝偻着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哼,这会儿到是装着一幅好人的样子,早是干嘛的?要真的为了我们依依好,就应该在得知依儿爱着雷昊天时,把他让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雅言冷冷的吐出这话,手,却被倪继业一把拽住,“你给我出来吧,还在这里丢人现眼的。”

    吸气,池晓晴抬腿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病房,很安静,那个高高挂着的红色的输液瓶子,看起来相当的刺眼。

    床上的有,脆弱的闭着眼睛。苍白的脸上,没有一丝的血色。

    那微微翕动的睫毛,就如一只脆弱的蝶儿一样。被折损了翅膀,怎么也扑腾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倪依依……”

    她轻呼出声,倪依依的睫毛,轻微的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慢慢的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没有焦躁的看着屋里的一切,最后,眼神落在她身上,凄婉一笑,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,从她的脸上,落到脚部。

    “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锯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对话后,屋里,又陷入了沉默状态。

    倪依依的眼神,最后集中在池晓晴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突然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池晓晴,我应该叫你姐姐的呢,呵呵,我就说嘛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?原来,你是我的孽呀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的,没有情绪波动的话,却听的池晓晴的眉纠结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高攀不起。”抿嘴,池晓晴不乐意的吐出这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,不是你高攀不起,而是我高攀不起了。池晓晴,生了我,为什么还要有你,有了你,为什么还要有我呢?我好恨,真的好恨,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姐姐,又怎么会,有一个象赵雅言那样的母亲。而我……最恨的,是我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,还是淡淡的,却听的池晓晴纠结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,这语气,就跟一个死人一样,一点生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让她,恨不起来,也同情不了倪依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