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妈咪,你被潜了 > 第235章:斯人逝去
    “池晓晴,我恨你,真的很恨你,可是现在我不再恨了。我只会诅咒你,一直就诅咒你。你的孩子没了,这是你的报应,把自己孩子抛弃了的母亲,全不会有好下场的。呵呵……池晓晴,你滚吧,我不要再看见你。看着你,我不会想到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,叫自己来,只是为了羞辱于她的。

    池晓晴气坏了。

    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“倪依依,自重者,自有人爱。你这样不自重,当然不会有人尊重你。我的女儿,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她很好,一点也没事儿。不久,我们就会团聚,这一点,可能会让你失望了。”话落,转身,她快速的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所有曾经的一点同情,在看望过她后,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屋里的倪依依,紧盯着她离去的背影。她苍白的脸,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池晓晴,其实,我不恨你了,真的不恨了。我最恨的,是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。在我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没想到,会撞到你的车上。这一切,是缘份,还是别的呢?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,落在输液瓶子上,慢慢的用手支撑起自己。

    费力的把那个输液瓶子取下,再用车一砸。

    瓶子,破碎。

    用手,抓起一块尖尖的玻璃。

    她呵呵的笑,对着自己的手腕,一刀就划了下去。

    才从外面进来的倪继业,看见女儿这样,当场就惨叫一声跑了过去。“依依……不能这么想不开呀。你还有我,还有我……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倪依依挥着手里的玻璃瓶子,冷冷的盯着他,“滚……在你们的眼里,我不过是一个工具。只要合适的时候,你们会把我这工具推上一个适当的位置。我不想再这样活下去,滚出去。滚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激动的挥舞着手里的玻璃尖刀。

    倪继业泪如雨下,哽咽着不断的劝止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听到这动静后,全都赶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女儿,救救我女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倪继业绝望的声音,听的还走在走廊上的赵雅言手一哆嗦。

    她仓惶的跑到屋子里面。看见的,就是女儿看着她艳丽一笑。

    手一扬,那块大大的还在滴血的玻璃,就这样被她丢到了嘴巴里面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依依……我的女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女儿喉咙处的鲜血……赵雅言尖叫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医院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抢救室的灯,直到第二天早晨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,还有什么话要和她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倪继业呵呵的笑出声来,脸上泪水肆流。

    他紧盯着赵雅言,“是你,是你,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儿,赵雅言,这是你虚荣心害死了我的女儿。你还我的女儿,你还我的女儿呀……”

    紧盯着一边的赵雅言,倪继业嘶哑出声。

    抖擞着,他慢慢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?我错了吗?我真的错了吗?不,我怎么会错的?我哪里有错了?这不是我的错,不是,这是池晓晴的错,对的,是池晓晴的错。就是她,是她来和依儿见面后,女儿就想不开。是她,这一切,全是她的过错啊。”

    她呢喃出声,一步步的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的洁白。

    倪依依的喉管处,缠着密实的纱布。

    在要害处,还有细微的血渗出。

    那红色,显得如此的刺眼。

    “依……”

    倪继业一声一声的呼唤着她。

    但是,床上的女儿,就跟没听见一样。她只是空洞的眼神紧瞪着床上。

    手,被倪继业紧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他不放弃,一声又一声的呼叫着她。

    可能是倪继业的呼唤太过于凄惨,倪依依的眼睛,从屋顶收回,慢慢的聚集在倪继业的身上。

    手,微微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赵雅言慢慢的走到倪依依的床前,“依儿……我可怜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,落到赵雅言的身上,倪依依的眼里,有怨恨划过,最终,她嘴角溢血,眼睛,慢慢的阖上。

    如花的年纪,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倪继业的手,剧烈的颤抖着,他嘶哑的哭泣出声,却再也叫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掌心的手,慢慢的冷却,赵雅言就这样瞪大眼睛。头发,瞬间苍白。

    她无力的倒下,“依儿……”

    倪依依旁白:

    我隆重的来了,却又悄悄的离去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没有让我能停留的事物。

    前方,是我的梦想,我想,前面,总有一片天空,是属于我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听到倪依依去世的消息,池晓晴关在屋里一直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见她,她象一个公主一样。

    浅浅的笑着,很优雅,也很漂亮。

    那时候,自己有多羡慕她。

    这才多久呢?

    二年的时间,一条鲜活的生命,没了。

    虽然,她于自己,只是中性的存在。可,内心,却依然惆怅……

    “出来,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炸吼,惊醒了还在沉闷中的池晓晴。

    回头,看见那个张牙舞爪的男人,她慢慢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来,陪我下棋。”

    也不问她会不会,托马斯就这么霸道的让她陪自己下棋。

    池晓晴翻眼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可以学,除非你是猪头才一直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狠狠的剜一眼池晓晴,托马斯不由分说的就拽住她往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天呐,我就没看见过象你这么笨蛋的人。”

    捶头,拧眉,顿地。托马斯一幅不可救药的样子。

    池晓晴索性的,把棋子一扔,“唉,我说了我不会的,这东西,只有雷昊天才会。他可是棋道高手。听说,还得过几道的呢。唉,具体的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无心的嘀咕话,听的托马斯的眼睛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没别的爱好,就这一下棋的爱好。

    “就雷昊天那小子,也能有棋中高手的称号?拉倒吧,他要和我一比,我相信,他只能是输的份。”

    不服气,托马斯冷哼出声。

    池晓晴淡漠的扫他一眼,“是不是我不知道,反正我看见过他下棋,当时可是和一个据说去国外参加比赛,还拿了奖杯的人一起下的。反正,最后是那个高手输了。唉,这个,具体雷昊天会有多高的级别,我真不好定断了。”

    高手,绝对的高手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和那种人下过棋的高手,托马斯是兴奋的眼睛闪闪亮。

    他搓着手,“这事儿好,这事儿好。改天,我一定要和他比试一番,这世上,还能有我这样的高手存在哼……”

    池晓晴不理会他,直接就吃起樱桃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樱桃,挺好吃的。

    电话,在这时候响起,托马斯一看是安昵打来的,赶紧扫一眼还在吃东西的池晓晴后,便闪到一边去接听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宝贝你好呀……啊,外公挺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宝贝儿,还外公的叫法,池晓晴的手一抖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猜测弯弯就在托马斯的手上,可,却一直不曾证实。这会儿听到这老头子和一个小女孩子接听电话,池晓晴激动了。她噼里啪啦的一通按。

    “雷昊天,立马去查一下安昵和谁在一起住。好象,她们真有一个小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雷昊天一听,当场就激动的吩咐人手去意大利查找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自以为隐瞒事实的托马斯,一点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他和池晓晴的相处,非常的微妙。

    俩人没事就会抢东西吃,有时候,明明就不是自己爱吃的,但是,看着对方爱吃,就忍不住的想抢。

    这样的微妙相处,让生活管家都摸不清头脑了。

    最终,为了避免这俩人因为抢吃东西而大打出手,每一次生活管家都会把点心和菜准备的特别大的份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种抢食的闹剧,也就不再上演。

    不过,这俩人的关系,仍然不亲不热,你过你的,我活我的。

    一幅你看不顺眼我,我也看起你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这俩人就是住在一起,也不分开……

    而这样的状况,在某一天后,可算是有了改变。

    因为拍一个淋雨的戏,池晓晴太过于认真,多拍了几次,又没请替身。所以在第二天,她华丽丽的病倒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,托马斯坐在餐桌前,习惯性的抬头去看对面的人,没人。

    再等了好一会儿,楼上还是没人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托马斯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池晓晴搬来这里后,一直就是准时的作息。

    这一点,雷打不动的。

    今天,怎么会?

    他疑惑,上楼,也没敲门。

    就这么直接就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还挣扎着要起床的池晓晴,看见他进来后,不悦的哼哧一声,“托马斯先生,麻烦你进来的时候,一定要敲门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紧盯着她红的异常的脸色,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脑袋瓜发晕,这会儿全身也不舒服的。池晓晴甩甩头,“不知道,可能……是发烧了吧,没事儿,我捱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以前她生病,总是捱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感冒之类的,她就把自己闷在被子里面,出一身汗水了,人也好的利索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都习惯了这样的方式。是以,对于自己的身体,她就是这样的处理。

    托马斯一听这么漫不经心的话,当场就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池晓晴,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抬头,不解的看着他,池晓晴甩一下脑袋瓜,“我说,可能是烧了,不过你不用管我,我只需要闷一下,捱一下,就能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摇晃着身体,往衣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她把一套外出的服装取出来,托马斯气的脸色更加难看。“你又要干嘛?”

    回头,不悦的看他一眼,“上班去啊,我的戏还没拍完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托马斯再一也忍受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滚蛋,你今天要敢走出去一步,我把你……我把你……”

    把你怎么着,却是半天也没吼的出来。

    眨巴眨巴眼睛,池晓晴无辜的看着他,最后,耸肩,摇晃着身体,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再也控制不了情绪,托马斯被这个女人这么不珍惜身体的行为刺激的,上前,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声炸吼,“来人,把这个不要命的家伙给我扔到医院里去,谁敢让她跑出去了,我割谁的脑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