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综穿影视修炼记 > 第十一章 夏家三千金 4
    第二天,真真要去幸福地产上班,杨柳很担心。杨柳想起昨天见到于靓的画面,不自觉地转动着手上的玉镯发楞。

    真真见母亲失神模样,以为是自己想要去“幸福房屋”上班一事让妈妈忧心,于是上前探问。真真:“妈,你怎么了,你不想让我那上班吗,可是我想去,这个工作可以和皓天一起,而且皓天的妈妈一直看不起我,只要我得到这份工作,她妈妈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,妈,你就答应”

    杨柳努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,答应让真真去正松公司工作,只是希望能消弭周淑媚(钟母)对她的偏见,让真真与皓天门当户对,真真感谢母亲的成全。真真欣喜地把这一好消息告知皓天一家,岂料淑媚仍然挖苦讽刺,并刻意说出友善对皓天有好感、皓天赠友善项链一事。

    真真不堪羞辱,误会皓天,夺门而出。皓天欲追,被淑媚硬生生拦住,扬言皓天只要步出家门就马上断绝母子关系!满腔委屈的真真偶遇正松开车经过,忍不住扑在正松怀里哭泣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系列的事之后,夏正松见到了杨柳,知道了她的苦衷,说想要弥补她们母女,被刚到的于靓看到,于靓知道了真相,很伤心,又不知道该对谁说。自己把事情闷在心里,没有告诉孩子们。

    友善因为工作的原因和钟皓天在一起的时间较多,被杨真真看到,误会了他们。杨真真不听他们的解释,跑了出去,钟皓天被车撞到了,友善将他送到了医院,因为错过了杨真真的电话,误会变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夏正松也以为友善要插足他们,还特地警告友善,让她不要再和钟皓天合作,避免麻烦。友善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做,所有人都认为是自己做得。友善措手不及,产生了极大的情绪反弹。

    于靓听完正松的决定再也无法隐忍,不计后果当着友善的面脱口说出夏正松与杨柳是旧情人的关系。友善万分震惊,为受到父亲不公正的待遇而深感烦恼委屈,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美与严格两人口角不断,却也有微妙的变化在二人间产生。经过天美前男友对天美求复合是事,严格看出萧尧的骗局,替天美教训了他一顿。天美没想到他还是个热心的人,对他的印象也好了许多。他们两人相处的多了,发现他们挺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这天,萧尧打电话找天美被严格听到,严格十分生气天美还在与萧尧保持联系,语带讥讽却情不自禁流露关心。严奶奶慧眼指出严格已经喜欢上天美,所以才会为她牵肠挂肚、吃醋嫉妒。严奶奶提醒严格真正的感情就应该这样,零负担、没压力,这才是真爱,要他别再逃避喜欢天美的事实。

    严格被奶奶戳穿心事,若有所思……严格跟着天美一起去见了萧尧,明确告诉萧尧他们的关系。此时,天美和严格才发现他们彼此的喜欢,着对方的心意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中,天美也知道了父亲和真真母亲间的关系,善解人意的她做起父母的调解员,缓和家里紧张的气氛。也就是这时,他们才发现友善不见了,打电话也打不通,最后天美打电话给曦妍,告诉了曦妍发生的事情,让曦妍帮忙找友善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友善有危险时,曦妍才能感应到,无法,所以曦妍只好找到她以前的朋友帮忙。因为友善对这件事的抵触,曦妍猜想友善需要发泄,可能回去酒吧之类的地方,就告诉了宋宇航(曦妍在美国认识的朋友,家里有黑道背景。),并将友善的照片发给了他。宋宇航说:“曦妍,不用找了,她在我这里。”曦妍惊讶:“你们两个在一起?你不会对我妹妹……,你现在在哪,我去你那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,急忙开车去了蓝灵酒吧。

    宋宇航挂了电话,看着chuang上的夏友善,叹了一口气。把夏友善叫醒后,看着她迷迷糊糊的,就说:“你是夏友善是吧,曦妍说等会儿来接你,这是给你的衣服,穿上吧,”说着把新拿的衣服递给了夏友善。夏友善顿时清醒过来,懊恼不已,穿好衣服后,想着怎么会这样。原来友善从家里跑出来后,伤心不已,就去了蓝灵酒吧,点了好多的酒,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走错了房间,当时宋宇航也是刚应酬完,也是喝多了,两个人就酒后luanxing了。(大家都懂,我就不说明了啊!)

    友善回过神来对宋宇航说: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昨天的事酒忘了吧!”宋宇航看着友善说:“忘了,你忘了,我可忘不了。我看你挺顺眼的,要不你当我女朋友。”其实宋宇航是对夏友善一见钟情了,看着这个女人面不改色的说他们以后没关系,莫名的感到生气。继续说道:“女人,我对你很感兴趣,想跟我撇清关系,想都不要想,我认定你了,说不定,我们的孩子已经在你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宋宇航霸道的搂着友善的肩膀说友善看着宋宇航,气愤不已,想要将他的手掰开,又掰不开,只有自己在那生闷气。过了一会儿后,友善看着宋宇航,只见一张坏坏的笑脸,剑眉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,俊美突出的五官,极致完美的脸型,更是气宇轩昂。看着看着,又想到他的霸道,心不由得砰砰乱跳,又想着他的霸道宣言,心里泛着一丝甜蜜。

    想着,有这样的男朋友也不赖。于是对宋宇航说:“我可以答应你的追求,不过要等我喜欢上你后,才答应你做我男朋友。还有,不要多想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碰我。”

    宋宇航高兴的答应了,心里暗暗的想着,一切慢慢来。正当宋宇航还要说什么的时候,曦妍敲了门,进去后,看着宋宇航搂着友善宣誓主权的样子,什么都没有说。跟宋宇航说了一声,就拉着友善走了,在车上问了友善他们的事情,知道他们在一起,友善认为是临时的,曦妍可是知道宋宇航的决心,只要是他决定的事,一定是真的,那个腹黑,曦妍在心里默默的点了蜡。曦妍告诉友善,没什么事过不去,要友善回到家好好的和父母聊一聊,毕竟自己是个外人,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曦妍还是很心烦啊,回到了家,也没心思做饭了,就想出去吃饭,想到上次和天美吃得菜不错,就去那了。上次严立恒说再去给她做中餐的,就今天吧!而且,现在自己很苦恼,那个严立恒看着挺温柔,应该很会安慰人吧!啊……我在想什么啊,哎……不管了,不管了,先去在说吧!想着,曦妍就开车去了那。

    到了餐厅,曦妍一进门就看到严立恒坐在椅子上正在和员工说笑。可能他的员工说了什么,严立恒扭过头看到曦妍,向曦妍打着招呼并向曦妍走去。严立恒笑着问:“今天,想要吃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曦妍也笑着回答:“你不是说中餐做得也很好吗,所以今天我特地来尝尝。”严立恒恍然大悟:“哦,想起来了,那,你请坐,我这就去厨房做菜。”说着将曦妍带到了一个位子上坐下,自己去了厨房。曦妍等了二十几分钟,就见到严立恒端着菜走了过来,放在了桌子上。让曦妍没想到的是,他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曦妍疑问:“你这是……”“啊,我也没吃呢,不介意我们一去吧!”严立恒回答曦妍:“当然不介意,有人陪着很好,一个人确实有些孤单。”曦妍回答后将注意力放在了桌子上的菜色上,没想到都是她爱吃的。有宫保鸡丁,鱼香肉丝,烧茄子,西红柿炒蛋,清蒸鲈鱼等等。

    曦妍尝了尝味道,做得很地道。高兴的说:“没想到你做得挺好吃的啊!那我可要多吃点儿,今天可把我累惨了,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。”

    严立恒问到:“我说怎么看到你脸色不太好,原来是没吃饭啊,怎么,忙到没时间吃饭啊!”听到严立恒的询问,曦妍吐槽的说:“不是忙,是很忙,我刚下班,我堂妹,就是那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就给我打电话了,说她姐不见了,要我帮忙找,我为了找她,急得没吃上饭,没想到最后找到了,她和那个该死的宋宇航在一起了,哎……,最让我没想到的事是我叔叔居然有一个私生女,还因为那个女儿把我那个大堂妹训了一顿,本来就是家事,闹到现在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。还有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曦妍巴拉巴拉的说着,严立恒听得一愣一愣的。最后曦妍终于说完了,看着严立恒愣神儿,手在他眼前挥了挥,严立恒才回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严立恒发表着自己的观点:“这个,你说得事,外人终究不能随意评论,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吧!”“怎么,我看你深有感触啊,不会你也遇到过这种事吧!”

    曦妍听到他的话讶异的说道严立恒用平静的口气说:“其实没什么,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是初恋,不过后来由于我奶奶的干涉,我爸爸去了一位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,不过在她生我大哥的时候去世了,我爸爸在她去时候一年,执意和我妈妈结果,奶奶当时很生气,还是不同意,结果我爸爸就着妈妈离开了这里,去了国外,过了二十几年了,奶奶还是固执的不见我们,认为都是因为我妈妈,还是不肯接受他。而我大哥也恨我们,不肯接受我们,所以直到现在,我们一家还是在外住。”

    曦妍听到他的叙述,安慰的说:“没关系,我想他们迟早会放下心结的。哎呀……好了,怎么说着说着说起伤心的事了,我们还是继续吃吧!”

    然后,他们结束了这个话题,快速的吃完了饭菜。吃完饭后,严立恒又和曦妍说了本市的风景,他们约好空闲的时候一起去看。严立恒将曦妍送出了门,看着曦妍开着车走远。好久之后,才转身回了店里。

    严立恒坐在椅子上,默默的想着曦妍:“我没见到她时,在Linda口中曦妍是一个温柔,善良,做饭很好吃,做事认真的人,第一次见到她时,觉得她安慰人的方式很特别,最重要得是看着她对夏天美的轻生安慰,让我不由想到自己,奶奶个大哥都不喜欢自己,我渴望那种温暖,忍不住接近她,没找到的是,她居然认识自己,听着她对自己的赞赏,和对中餐的推崇,我不由得对她说自己做中餐也很好,没想到听到自己会做她的眼睛放着光,并说下次来一定会吃中餐的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她脸色不太好,我把菜端饭她的桌子上,厚着脸皮和她一起吃,通过和她聊天知道,原来她为了找她堂妹,没有及时吃饭,然后,不知道她是不是没有戒心,对我说了很多,像是发泄似的,我居然还很欣喜,最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对她说了我的事,她安慰我说奶奶个哥哥会放下心结接受我们的,当时我的心里暖暖的,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感觉真不错。得我们吃完饭后,我提议有空闲时一起游玩,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,当时我欣喜若狂。”

    那天之后,曦妍与严立恒经常在一起,他们一起讨论美食,还有游玩本市的风景,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步步拉近了,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挑破。

    而天美和严格因为孙晓菁的原因,闹了不少矛盾,严格在天美和孙晓菁之间犹豫不决,在严格送孙晓菁回家时,晓菁质问他是否还爱着天美。严格以吻封住孙晓菁的不安。孙晓菁答应严格给他时间忘记天美,但是要求严格让天美调职以免朝夕相处害人害己。严格最终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严格向天美提出调职一事,天美不愿意离开。严格故意说狠话逼迫天美调职,天美伤心欲绝。最后仍不忘为严格着想,信誓旦旦表示决不会做第三者让严格和孙晓菁为难。严格偷偷流泪,孙晓菁乘胜追击提出让妍文做助理,严格以习惯用自己人为理由拒绝孙晓菁。天美因为餐厅的事忙得焦头烂额,她突然想到了严立恒,想要严立恒办分子料理美食飨宴博取眼球,严立恒看在曦妍的面子上同意了天美的请求。

    没想到天美在和严立恒交流怎么办的时候,严格看到他们离得近,误会了他们。严格妒火中烧命令天美不准在工作时间约会不然就开除天美,立恒看不过去表示他们没什么,没想到严格不听。事后,严格追问天美与立恒去了哪里,天美觉得莫名其妙问严格是否吃醋,严格遮遮掩掩,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立恒与天美见面谈论宴会运作,二人讨论的模样被严格撞见,惹得严格再次打翻醋坛。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之后,严格发现了孙晓菁骗了她,决定与她断绝关系。之后,严格决定向天美告白,他约天美晚上在他家见面。晚上,没想到天美一直没来,打电话也不接。过了几个小时,突然听到手机的响声,严格接了电话,没想到是孙晓菁,她说她让人绑架了天美,威胁严格和她结婚。严格为了天美,无奈得答应了下来。同时想起来天美说过,如果她出了什么事,一定要找到她堂姐夏曦妍,她一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严格立刻给夏家打了电话,于靓打电话给曦妍时,她与严立恒正在吃夜宵,听到后立刻带着严立恒去了夏家,也给周云天(曦妍好闺蜜的老公,很有势力。)打了电话,虽然宋宇航已经开始找了。同时也运功感应天美的位置,没有感应到说明天美没有受伤,曦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最终,在宋宇航、周天云、警察和曦妍的寻找下,确定了天美所在的位置。经过一次次的讨价还价,孙晓菁有了松懈,乘机救下了天美,孙晓菁和她同伙也被警察带走。严格与天美经过这次,走到了一起。当告诉夏正松、于靓父母和友善时,他们都放下心来,没想到得是,曦妍还没有挂掉电话,就听到于靓呼喊友善,友善不知道为什么昏倒了,宋宇航听到这是,着急的开车往医院赶去,曦妍、严立恒、天美和严格也匆匆赶往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