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综穿影视修炼记 > 第十章 夏家三千金 3
    酒店,曦妍与天美洗漱完后躺在床上,天美还在愤愤不平的讲述着她与萧尧的事,最后想着想着就说:“姐,我想通了,我和萧尧在一起那么久,他总是拈花惹草的,还老是嫌我这,嫌我那的,其实仔细想想,我们根本不合适,可是即使这样想着,我还是不开心,我明明付出了这么多。呜呜……,曦妍姐,我好难受啊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,怎么劝都不听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的,你们不合适,你就是不听,现在好不容易想清楚了,又这样伤心,真是的。曦妍姐对你说,好男人多得是,萧尧算什么啊,到时候姐帮你介绍,啊,乖了,不哭。”曦妍安慰着天美,知道她们都困了,才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美拉着曦妍回了家,于靓在家里。于靓:“曦妍,昨天就听友善说你回来了,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,对了,你怎么会和天美一起回来啊!”曦妍笑着回答:“婶婶,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工作,这次就长期待在这了,婶婶可不要嫌我烦啊!至于天美和我一起回来,是我昨天遇到她了,看她心情不太好就安慰安慰了她,昨天她也累了,就没有送她回来,这不今天我们就一起回来了。”于靓高兴的说:“是吗,真是太好了,你不知道我们大家都很想你,不走就好了,我看你都瘦了,在家我好给你补一补。天美呢,就是太孩子气了,遇到一点儿小事就情绪低落,有你在,刚好可以教教她,天美都要工作了,还像个小孩似的。”

    曦要与于靓正说着话,就听到天美的叫声:“完了完了,我忘了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啊!我快要迟到了啊……,曦妍姐,妈,我去上班了。”说着就手忙脚乱的拿着东西出了家门。曦妍由于和医院约好了十点,所以在夏家带了一会儿就回了酒店,回到酒店后曦妍就收拾了重要的东西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美在上班途中,因为心急超车却意外造成其它车辆的擦撞。出租车司机一下车就对着秀年大声咆哮,并趁机敲竹杠。天美仗义执言,上前与司机理论,司机自知理亏而离去…张秀年(严格奶奶)对这充满正义感的女孩留下了极佳的印象。

    天美来到事务所报到,领导交办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送交“锦绣帝王”的设计图到“层峰建设”。冒冒失失的天美猛力推开层峰经理办公室的门,又与严格撞个正着,害严格手上的咖啡洒了一身。严格怒道:“又是你,怎么每次遇到你都没有好事啊!”天美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策划案递给了严格。严格看到策划案后,气急败坏要退回这一策划案,二人为此争执不休。张秀年(严格奶奶)进来认出天美,看到两人的互动颇觉有趣。张秀年替天美说好话,严格这才勉强留下了设计图。

    另一边,钟皓天拿出星星证书向真真求婚,并约定两人的爱情就像这颗星星一样地久天长。真真感动落泪,两人在朋友的祝福下深情相拥。友善对皓天的爱慕与日俱增,她下意识摸着脖子上皓天替自己戴上的项链,羡慕真真有如此优秀体贴的男友。

    曦妍此时已经与医院得院长见过面了,也商量好明天正式上班。正准备找人给她介绍房子呢,还没有找好,就接到了友善的电话。“友善,你找我有事啊,好的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曦妍听到友善有事要和她说,挂了电话后,就开车去了约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友善说得地方,曦要进了门一眼就看到友善招手让她过去,曦妍坐到友善的对面。“怎么,有什么事非要见面说,在电话里不肯说,我都来了这么久了,还不说。”曦要看着友善说道。友善既纠结又无奈的对曦妍说:“曦妍姐,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了,可是他有女朋友了,今天他向他女朋友求婚了,我看着,不知道怎么……就很羡慕那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曦妍笑着回答:“既然他都求婚了,你就不要喜欢他啊,再说听你的口气,你们不是很熟啊,你怎么那么确定你是喜欢他的啊!”友善回忆道:“我们小时候是朋友,我小时候是个有唇腭裂缺陷的孩子,其他的小朋友都不会和我玩,只有他愿意,他还保护我,不让其他的小盆友欺负我。不过他们家很快就搬走了,所以我在晚会上看到他时就感觉他很熟悉,后来我们聊过后,我就确定了,也是从那天我就对他有好感,而且我生日他还送了我项链亲自给我戴上的,可是看到他和他的女朋友求婚,我又伤心又羡慕的。曦要姐,你说我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曦妍听到友善的述说,明确的告诉友善:“我觉得吧!你对他的喜欢不是爱情,只是依赖而已,因为你们小时候的相处,后来他搬走了,你就开始寂寞了,一直念念不忘,所以才会一见到他就欣喜若狂,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他,其实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。还有,我举个例子,假如,那个人小的时候没有维护你,也没有照顾你,你们只是有一点熟悉,然后他搬走了,长大后,你再一次见到了他,你会喜欢上他吗?”友善听到曦妍的分析想到那个场景,心里确实没有喜欢,于是友善对曦妍说:“曦妍姐,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的开解,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明白过来呢!哎……,对了,你现在回国,你住在哪啊,要不去我家吧!反正我家也大。”

    曦妍笑着回答:“不用了,我想找个离医院近的地方住,还有我带回来的医疗用具比较多,还有我的助手,也要跟我住的近些,要是住在你家,也不方便,好了,我都这么大人了,不用担心。”友善无奈的说道:“好吧,本来以为你会答应的,没想到害我空欢喜一场。那你找好地方要及时告诉我啊,我有空去看你。万一我不想在家,还可以在你那躲躲。”曦妍笑着答应了。

    曦妍与友善聊过后,友善就离开了,听她说是公司有会议要开,估计还会有宴会,她要去参加。本来友善邀请曦妍一起去的,曦妍以有重要事拒绝了她。曦妍与友善分开后就回了酒店,继续让人帮她找房子。

    “幸福房屋”会议室里,友善兴高采烈地向大家汇报幸福99楼盘销售大获成功、首期即出售1/4房屋的喜讯。夏正松:“今天的成绩非常好,多亏了友善和皓天啊,你们的合作的策划太好了,今天公司聚餐,大家一起参加啊!”于是夏正松带领着经营团队开香槟庆祝业绩长红,众人欣喜举杯热闹庆祝,品尝着五星级饭店大厨做的精致餐点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真真一人费力地拎着沉甸甸的20份外卖找上门来,真真:“这是你们夏总订的鸡肉饭,我等着送进去!”,职员:“怎么可能,我们公司现在在举行庆功宴啊,谁会相信你的鬼话啊,真是不知所谓。”,令真真尴尬不已。真真只好打电话给友善,友善下了楼。友善:“真是对不起,我忘了这件事,我们公司的人不懂事,对不起,你跟我我把。”说着,接过真真手上的一半鸡肉饭,让真真跟着她到了楼上。夏正松意外尝到二十多年前熟悉的鸡肉饭味道,勾起了回忆,想起了当初和初恋女友杨柳在一起的事,正愣愣得出神,却听到于靓问怎么了。夏正松掩饰的说没事。可于靓狐疑地追问是否想起故人,正松连忙掩饰,借口说想起了以前的一名同乡。正当这时,钟皓天向夏正松介绍杨真真,说真真是他的女朋友,很有才华的一个人,通过交流,夏正松知道了杨真真的设计才华。

    夏正松对真真的设计才华颇为欣赏,力邀其到幸福房屋销售中心搞室内设计。真真回去同母亲商量,杨柳担心一旦父女有工作上的接触,女儿的身世秘密便会呼之欲出,而自己也将失去这个女儿……杨柳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。就在此时,于靓突然上门向杨柳讨教鸡肉饭的做法。

    于靓:“老板娘,是这样的,我老公很喜欢你们家的鸡肉饭,可是我自己做得不太合他的口味,而且我老公吃过你家的鸡肉饭后觉得很正宗,所以我才会来向你请教,老板娘,请你教教我。”杨柳:“你想学当然可以,那这样,每天下午三点你可以来。”说好了时间于靓就告辞了。杨柳与好友王秀鸾这才坐到一起讨论于靓起来。

    杨柳:“刚刚那个就是是正松的妻子啊!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里,只是为了学做鸡肉饭,看来她很爱正松。我也没想到的是正松直到现在还吃得出我做得鸡肉饭。”王秀鸾:“我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呢,没想到居然是为了做鸡肉饭啊!哎……,不说她了。杨柳,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真真她爸爸的事啊,现在真真已经见过他了,夏正松迟早会知道的,而且于靓你也见过了,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会见到夏正松,到时候怎么办啊!”杨柳迟疑道:“秀鸾,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王秀鸾:“算了,我不管了,你既然迈不过这个坎,就顺其自然吧!对了,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,你再好好想想吧!”说着就拿着围裙出了门。杨柳在沉思了一会儿后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天美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啊。严格要天美修改“彩虹工程”与“锦绣帝王”的设计图,并讥讽其为失去爱情滋润的“鱼干女”。天美怀疑严格故意借工作之便整她,去工地调查严格要求修改设计的原因,不巧与严格“狭路相逢”,两人又斗起嘴来。天美把严格拉进升降机内,意外发现严格有恐高症。两人拉拉扯扯双双摔入洞内……

    天美和严格各自摸索着往上爬,黑暗中还不时传来两人互相叫骂的声。天美:“真是的,遇到你后我一直都很倒霉啊,真是的,都怪你啊,老是挑我的次,现在好了,被困在这里了,呜呜……”严格无奈的看着天美说:“要不是你啊,我现在已经在家了,哪会在这里啊,你还在这里说我,等我出去了,你就给我滚蛋,哼……”最后,两人终于爬出洞口!天美才刚站稳身子,冷不防给了严格一耳光,痛骂严格趁着黑暗对她毛手毛脚,两人继续拌嘴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天美骑车跟随严格返家途中,严格驾车故意加速,路上泥水因此溅起,泼洒在天美鞋子上。天美心有不甘,两人沿路较劲,互有输赢。天美有口无心地说:“活该你被女盆友甩啊!”严格被刺痛心事。

    天美来到严格家中,好奇打量着环境,她的目光马上被角落里的一架钢琴吸引了过去。钢琴上摆着一份乐谱──《梦中的婚礼》,天美忍不住技痒弹奏了起来。严格在楼上听到这首熟悉的乐曲大为震动,呼喊着前女友晓菁的名字急奔下楼,发现是天美在弹奏,大怒咆哮:“谁让你动我的东西了啊!不经过主人的允许就乱动,你的家教呢,啊……”吼着就将天美赶出家门。严格看着钢琴上的乐谱,不禁思念起晓菁……

    被严格赶了出来,天美没办法,又不想回家,就只好给曦妍打电话。此时,曦妍刚刚谈好了房子的事情,想要请朋友吃饭呢,还没有打电话,刘接到了天美的电话。曦妍心想,这一个个的,又是什么事啊!“喂,天美啊,有什么事,什么,好吧!”曦妍无奈的挂了电话。到了地方时,看到天美的可怜样,又安慰安慰她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(房子还没有入住),让天美先去洗澡,洗澡后天美又开始对曦妍诉苦。然后吧啦吧啦讲了一堆严格的毛病。曦妍听后发现天美对严格了解深刻,开玩笑说:“那个,天美啊,你和那个严格不是才认识没几天吗,我怎么觉得你对他的关注这么多啊,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”天美听到曦妍说得连忙解释:“才不是呢,曦妍姐你不要乱说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毒舌男,况且,我每次遇到他都倒霉的紧,恨不得离他远点啊,我会喜欢他……”天美越说越小声,曦妍看着天美炸毛的解释,笑而不语。最后曦妍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不逗你了,快点收拾好,我请你吃饭,看在你今天受惊,我请你吃大餐呦!”说着自己就开始收拾起来,看到天美还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美,你不起来,姐姐就走了,哎……本来还想着带你去吃西班牙菜的,我听哟朋友说,她有一个朋友在这附近开了一个西班牙餐厅,他朋友做得菜,那叫一个好吃啊,听说那个主厨还是个大帅哥呢,还想带你去吃呢!既然你不起来,那我就自己去了。”说着假装要走。天美急了,“哎……姐,等等我,谁说我不去的。”曦妍偷笑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餐厅,曦妍与天美点了西班牙菜,曦妍与天美边吃边谈,主要是曦妍对天美说,让她以后长点心,还有,要是被那个严格开除了,会帮他的,天美听后笑着说好。其实她们都没有发现柜台处站着一个人,只见那人脸上带着笑,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,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。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,更是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盯着曦妍,看着曦妍对天美的宠溺,很是羡慕,同时对着曦妍心里起了一丝涟漪,然后,他走到曦妍和天美的桌前,“怎么样,这些菜还合口味吗?”曦妍疑问到:“你是?”“啊……,忘了介绍,我是严立恒,是这个餐厅的老板,也是主厨。”“哦,原来你就是Linda说得那个做菜很好的朋友啊!早就想认识了,没找到今天见到了。对了,我是夏曦妍,你可以叫我Susan,这是我妹妹,夏天美。”曦妍说着向严立恒介绍天美。“嗯……,你做得菜确实挺好吃的,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最喜欢中餐的。”曦妍大大咧咧的说到“是吗?其实我做得中餐也不错的,下次可以做给你吃。”严立恒笑着说曦妍还想着说什么,就听到有人叫严立恒,严立恒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还有事,下次再聊好了。”曦妍答应了,严立恒就赶紧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曦妍和天美回到酒店,天美还打趣曦妍说:“哎……,姐,刚刚那个帅哥,是不是看上你了,我看他一直盯着你看。”“别瞎说了,怎么可能,我们才刚认识,不过他确实挺帅得。”曦妍不好意思的说道“好了,不说他了,你在这休息吧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说着就给于靓打了电话,说了天美的事。又吩咐助理明天去新家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