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五章 皇天、后土
    一片茫茫的大海,看不到边际在哪,远远望去,只有无尽的绝望,大海之中,只有一座不大的小岛。</p>

    太一刚刚抱着浮木飘到海岛,茫然的看着四周一切。</p>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在哪?”太一揉了揉脑袋,一阵迷糊。</p>

    扭头,太一骤然看到不远处海岛上的后土。</p>

    看到后土,太一眼中一亮,最少,通过眼前那女子,可以问问自己情况。</p>

    太一掸了掸身上的泥沙,走向不远处的后土。</p>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太一好奇的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后土也盯着太一,露出一丝苦涩:“梦中不知身是客,你到底有多累,进入到如此深度的睡眠?连自己是谁,在梦里都忘了?”</p>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太一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叫后土!”后土盯着太一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?你的脸好奇怪!”太一神色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的脸,总是变?是吧!”后土笑道。</p>

    太一点了点头:“我有种熟悉的感觉,可是,我想不起来!”</p>

    “你当然想不起来,你现在在深度睡眠之中,梦之深处,回归最本源的内心了!”后土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是很明白!”太一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心回本源,不明白那些也不算什么!”后土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?”太一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的梦里!”后土解释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的梦?什么意思?什么是梦?”太一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微微苦笑。太一心回本源,忘记了自我,同样,也忘记了很多常识性的东西。</p>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你怎么会睡这么死的!”后土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的梦,是什么意思?”太一再度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你梦中世界,你是这里的主宰,你是这里的天!”后土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天?我是天?”太一皱眉沉思。</p>

    “不,你的名字,叫着东皇太一!”后土强调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?”太一若有所思,好似有点影响。</p>

    “不错,东皇!你想起来了?”后土期待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?皇?我是皇?”太一思索道。</p>

    “呃,差不多吧,你在外界,帝俊是妖族之帝,你是妖族之皇!”后土想了想。</p>

    “皇?天?我是皇?我是天?皇天?”太一好奇的拼接这两个身份。</p>

    “呃,皇天?差不多,妖族之皇,也是妖族之天,皇天?呵呵,你还真有趣,自己还给自己认了个新名字!”后土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是皇天,你是后土?”太一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太一,不,皇天,你还能想起来什么?你总不能,一直这样吧!”后土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,这里是梦吗?好奇怪的地方!”太一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奇怪的地方?还不怪你,世人都以为有个阴间安居众生灵魂,岂知道,这世间,根本没有阴间,那一切都是盘古的梦,盘古身化众生,众生皆为盘古,众生梦就是盘古梦,众生死后,灵魂活在盘古梦境之中,就是你先前看到的无数星河,每个星辰都是一个梦,安居一些灵魂,灵魂在梦里,过着梦中生活,慢慢忘记自己是谁,最终,化为最本源纯净的真灵,投入星河中心的黑洞,就是我们两跌入的那个黑洞。黑洞之中,是最本源的梦境,你第一个跌入的,所以,这个梦是你的,我也跌入了你的梦境了!”后土解释道。</p>

    太一茫然的看着后土,表示并不明白。</p>

    “算了,鸡同鸭讲,你现在已经忘记无数基本的东西了,我给你说,你也不明白!”后土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那现在该干什么?”太一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等你醒吧,也不知,你会睡多久,你醒了,我们就能出去了,不过,照你的样子,现在这样想醒来,恐怕……!”后土顿时露出一丝苦涩。</p>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里挺好!”太一看了看四周。</p>

    “当然了,最本源的梦境,就是你最本源的心境,谁能想到,你的梦里,会如此萧索孤寂?一片海,一座岛?没了?这就没了?你到底经历了什么,变的如此孤单?”后土茫然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太一听不懂后土的话,也就不理会了,只是看着这茫茫大海。</p>

    后土与太一讲了一会,最终发现说不通,也就不管太一了,独留太一坐在一块大石之上,看着眼前茫茫一片大海。</p>

    后土却开始检查岛上有什么了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,这岛上,除了一些植物,什么都没有,咦,有个老虎洞?可里面空空荡荡的啊!这里还有一个好大的丹丸?这丹丸,怎么和一个女人那么像?古怪,古怪!”后土四处翻找海岛。</p>

    可海岛上,什么也没有。</p>

    “别人的梦境,就是糟糕,我一点力量也没有了!和凡人一样!”后土郁闷的艰难的跋山涉水。</p>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祖巫啊,在这里,居然手无缚鸡之力,还好,这里没有什么凶兽,要不然自己就惨了。</p>

    海岛不大,半天,后土就转了个圈,同时对太一越发古怪了起来,这太一的内心,怎么会是如此苍凉孤寂的场面?</p>

    待了几天,后土就不耐烦了,这里什么也没有,无法修炼,无人说话,好不郁闷。</p>

    “皇天,你什么时候醒啊!”后土郁闷的走回太一之地。</p>

    太一依旧坐在大石之上,看着一片大海,怔怔入神。也许这里环境刚好符合太一的心境,太一坐再久也不显得孤单一般。</p>

    太一不孤单,后土烦躁了啊,要拉着太一,想要他早点醒来,让自己出去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太一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不能总待在这里啊,走,我带你去逛逛海岛,说不定,遇到什么能刺激你的事情,你就能醒了!先去老虎洞吧!”后土拉着太一就走。</p>

    很快,二人来到了一个山脚下,看到了那老虎洞。老虎洞的模样,和未来真法山庄后面的一模一样。</p>

    正是太一前世虎王尊诞生的地方,当时,就是在这老虎洞遇到了前世帝君。</p>

    “看看,这老虎洞,边上还有虎爪印子呢,你想起什么来了?”后土期待道。</p>

    “轰咔!”</p>

    陡然间,海岛上空乌云密布,好似暴风雨要来了一般,四周海水更是掀起了滔天海浪。巨浪滔天,无边海啸,似乎要将海岛淹没一样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么强烈的情绪?暴风雨啊?这老虎洞里,是你什么记忆啊?如此狂暴深刻?你情绪波动这么大?”后土惊讶道。</p>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</p>

    顿时,大雨倾盆而下。</p>

    滚滚大雨落下,后土顿时浑身一颤:“冰雨?冰寒刺骨的冰雨?好冷,好冷!”</p>

    后土浑身打颤,好似要被这股冰雨冻结了一般。</p>

    “刻骨铭心,寒刺骨髓?这是你无法忘记的记忆吗?让你如此痛彻心扉?老虎洞里有什么?”后土浑身冻的打颤,惊讶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太一看到老虎洞,也是浑身一颤,好似一股巨大的悲伤涌来,无法止住。</p>

    这股悲伤,化为泼天大雨,滔天海啸。</p>

    这是前世帝君,太一以为已经忘记了帝君,可惜,并没有,而是这份爱、这份痛隐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,这最深处,就连太一自己也触摸不到,要不是今日这梦境本源,太一都以为自己忘了。</p>

    是忘了,太一看着老虎洞,在茫然间情绪波动。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。</p>

    “不要看老虎洞了,不要看老虎洞了,这是你的梦境,你的任何情绪,都会化为这里的天象的,不要看了,太一,不要看了,皇天,不要看了!”后土一旁虚弱的叫道。</p>

    也许后土叫的太凄凉,终于惊醒了太一,扭头,却看到,后土全身都被打湿了,浑身颤抖,好似冻僵了一般,好不凄凉。</p>

    “你要冻死了!”太一上前,抱住颤抖的后土。</p>

    这一抱,好似太一情绪打乱,四周海啸小了一些,冰雨小了一些。</p>

    太一用身体给后土取暖。</p>

    浑身打颤,虚弱之中,藏在太一怀中,后土忽然有种无比温暖的感觉。这股温暖,化解着太一心中悲伤,同样也化去了后土的恐惧。</p>

    后土第一次,有这种绝望的感觉,那种无助无力的深渊,这一刻被太一抱在怀中,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在心中滋生。</p>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太一平复了情绪,四周暴风雨才彻底停歇,海啸也停止了。</p>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过后,海岛有一部分再度被淹没了,海岛只剩下原先三分之二大小了。</p>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太一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好了,呵,对不起,我不知道这里是你尘封的痛苦所在,让你的痛苦释放出来了!”后土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是吗?呵,我也不想待在这里!”太一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去那边,那边还有一个好像丹丸一样的女子!希望,那是什么让你开心的事情,让你的心,温暖起来!”后土说道。</p>

    太一轻轻松开后土,骤然出了太一怀抱,后土顿时脸上一阵微红。</p>

    二人走向另一个丹丸一样的女子。</p>

    “这应该放大无数倍的丹丸吧,看这样子,这丹丸应该是能被吃的吧?”后土好奇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太一看到了那女子形状的丹丸,顿时拳头捏紧,双目变的红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蓝离焰,那丹丸的形状,和蓝离焰一样。</p>

    “轰!”</p>

    刚刚退散的乌云,再度铺天盖地了起来,不过,这次来的不是乌云,而是血云。</p>

    “轰咔咔!”</p>

    电闪雷鸣之下,天空再度落下了雨水,不过,此刻不是冰雨,而是血雨,血雨狂暴,一滴落在后土口中,后土忽然尝到了一股无边的苦涩。</p>

    苦涩的血雨?</p>

    “怎,怎么会?”后土惊讶的看向四周海水。</p>

    海水变红了,所有海水,都变成了血的颜色,血海狂澜,再度掀起滔天海啸。</p>

    汹汹血海,看的后土脸色大变,扭头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却看到太一的双目,居然流下了血泪。</p>

    “不要看了,不要看了,难怪你的世界如此孤寂,刚才的悲痛,现在的血泪,你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如此痛苦,如此孤单!别看了,别看这丹丸了!”后土顿时拉着太一想要离开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