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一章 找出凶手
    后部落!</p>

    东皇太一抵达后部落之际,十二祖巫其实都已经到了,不过,此刻十二祖巫并没有‘露’面,是因为在一间大殿之中,商谈要事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天地‘阴’阳池,为我巫族重宝,凭什么,我等都不能用?”句芒皱眉的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“不错,你不肯引导‘阴’间灵魂重生,那‘交’给我们来!”帝江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是啊,后土,天地‘阴’阳池,乃我巫族大兴之物,你怎么可以让其‘蒙’尘……!”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众祖巫急切的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后土冷冷的看了一圈众祖巫:“诸位搞错了吧,天地‘阴’阳池,不是巫族重宝,而是我之重宝,与你等何干?”</p>

    “你!”众祖巫瞪眼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‘阴’间鬼魂众多,其实你完全可以将它族灵魂转入我巫族,让我巫族快速壮大!”玄冥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不是可以洗去灵魂的记忆吗?凭什么不可以?这天下,当归是我巫族的!”又一个祖巫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摇了摇头:“我引导死去的巫族回到阳间转世重生,其实已经是在破坏天地法则了,不该再贪心了!”</p>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贪心,合该我巫族大兴啊!”一个巫族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摇了摇头:“盘古身化万物,自然有身化万物的打算,‘女’娲创造人族,应该做对了盘古的想法,所以,天地赐予‘女’娲大功德,让其成就圣人之位,可是,我呢?”</p>

    “嗯?”众祖巫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“我生而可以掌‘阴’间,按道理说,应该是盘古大神早有安排,我掌天地‘阴’阳池,应该有大使命在身,但,时至今日,我做了什么?只是不断壮大巫族。巫族越是壮大,杀戮的越多,没有一点点的功德降临,相反,我能感受到一股股业障在降临我巫族!”后土脸‘色’难看道。</p>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</p>

    “如何?说明我做错了!你们还想这样继续错下去?龙凤麒麟三族,想要称霸天地,最终是何下场?灭族!我巫族逆盘古意志而为,等待我们的是什么?巫族大兴?不,是巫族灭顶之灾!”后土冷冷的看向一众祖巫。</p>

    有些祖巫不信,有些祖巫却震撼的看向后土,比如说共工、祝融、帝江等祖巫,因为他们知道巫族在未来肯定灭族了。</p>

    而在此巫族大兴的时刻,所有祖巫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后土居然能清醒到这个程度?</p>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</p>

    “我会停止从‘阴’间引回巫族灵魂,不再壮大巫族,尔等约束巫族,不要太过‘激’进,我们要上体天心,找到盘古意志所在,盘古赐予我此天地‘阴’阳池,一定有一番造化给我,我若是能如‘女’娲一般,把握这份大造化,必将成就圣人之位,一旦成就圣人之位,我巫族才能万世永存,否则,将如龙凤麒麟三族一般,刹那芳华,流星坠落!”后土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你多虑了吧,我巫族,有什么危险?大兴时刻,还怕什么?谁能阻挡我巫族大兴?那妖国帝俊吗?”句芒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还真以为我巫族天下无敌了?当年龙凤麒麟三族,就是你们这种心态,所以我要缓一缓,帝俊、‘女’娲、三清、鲲鹏,还有北方一些蛰伏的强者,他们为什么甘于蛰伏,真的比我们差远了吗?他们在等,等我巫族灭亡的一刻趁势而起,就好像我巫族当年,等待龙凤麒麟三族灭亡的一刻,趁势而起一样!”后土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众祖巫顿时脸‘色’一沉。</p>

    “我要成就圣人之位。如‘女’娲一样,成圣,才能庇佑巫族万世不朽,所以,现在别打天地‘阴’阳池的主意,而且,祖巫之中,呵,夸父之死,到底怎么回事,虽然我不知道,但,有些祖巫心思,并不纯粹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!”后土冷冷的看向一旁帝江。</p>

    帝江脸‘色’一变。后土开始怀疑自己了?</p>

    “好了,后土,我们祖巫,不管谁有什么心思,甚至谁做了什么错事,但,出发点都是为了巫族,其他的事情,暂时不说了,外面还进行着夸父的葬礼呢!也不知金乌太子会不会来对夸父谢罪!”句芒顿时岔开话题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已经将请柬送给东皇太一了!”后土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太一?你相信他?他敢来吗?还有,十个金乌太子可是帝俊命根子,他们敢放金乌太子来吗?一群没胆的……!”帝江数落道。</p>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!”共工一旁一愣看向一旁大殿之外。</p>

    “来了?”众祖巫一愣。</p>

    帝江:“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----------</p>

    夸父棺材的山谷,巫族祭奠之中,无数夸父追随者,感谢来宾之际,也恶狠狠的看向太一一行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,三日后,夸父会下葬,今日还请…………!”后卿担心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太一如此张狂的人,接下来会不会做出出阁的事情?</p>

    刚刚在外面,就和后羿杠上了,给了巫族一个下马威,如今,在夸父棺材口,这要是闹起来,待会自己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。</p>

    就在后卿担心之际,东皇太一却是忽然双手怀抱,郑重的对夸父棺材行了一礼。身后鬼车跟着太一一起,一礼夸父尸身。</p>

    “东、东、东、东皇!”后卿惊愕道。</p>

    后卿没想到,四周无数虎视眈眈的巫族,也没有想到,这东皇太一,那么张狂的一个人,在对着夸父尸棺行礼?</p>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我们眼‘花’了吧。</p>

    一礼之后,东皇太一微微一叹:“一千年前,祖巫诞生前,本皇就听过夸父之名,只是没想到,一千年之后,却是如此相见,死者为大!今日前来祭奠夸父,当一礼,表我妖国之敬!”</p>

    妖国之敬?对夸父的敬礼?</p>

    一瞬间,夸父的追随者,眼睛都忽然红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得亲友祭奠和得对手祭奠是不一样的,这种感觉,根本无法言语,太一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礼,但,对于在此很多巫族内心的冲击却极大。</p>

    这一刻,这些巫族没有因此看低太一,相反,却是感‘激’太一,太一的这一礼,是对夸父的最高致敬。</p>

    “多谢东皇!”后卿也是感‘激’道。</p>

    这一刻,好似忘记巫妖仇恨了一般,只剩下对夸父的祭奠,太一一礼,给夸父送上的荣誉,是一众巫族无法给予的。</p>

    “不用,还没结束!”太一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没结束?</p>

    “你们十个,过来,凭吊夸父,各对夸父一礼!”太一一声冷喝。</p>

    扭头之际,看向十大太子。</p>

    十大太子正对着山谷那葫芦仙藤指指点点,忽然被太一叫唤,顿时一愣。</p>

    金乌太子,对夸父尸身行礼?</p>

    “你要我们干什么?”老六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们来干什么的?”太一冷冷的看向十大太子。</p>

    “我们!”一众太子脸‘色’一沉。</p>

    “再不快点,我让你们,百年拉车!”太一冷冷的说道。</p>

    拉车?百年?</p>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样!”老三惊叫道。</p>

    刚刚的拉车,众太子已经无法接受了,这不是丢脸的问题,根本就是侮辱啊,一会都受不了,何况百年?</p>

    十大太子想要反抗,但,大魔王冰冷的眼神让十大太子一阵绝望,因为十大太子知道,就连自己父母也不管大魔王。我们怎么阻止?</p>

    带着一股不甘心的气愤,十大太子走到夸父棺材前,有些屈辱的对着夸父尸棺一拜。</p>

    “好!”“好!”“好!”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无数巫族顿时捏着拳头,眼中含着泪,‘激’动的叫着。</p>

    在很多巫族眼中,金乌太子就是杀死夸父的罪魁祸首,自己拿金乌太子没办法,但,看到金乌太子拜在夸父尸棺面前,总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。纷纷哭着叫着。</p>

    金乌太子一阵郁闷,看着无数妖神红着眼睛的吼叫,却也不知所措。</p>

    “好了,礼毕,不用拜了!”太一看到十大太子的畏惧,淡淡道。</p>

    十大太子这才停下礼拜。</p>

    “不用拜了?夸父之死,你等一拜,真是便宜你们了!”一个‘阴’冷的声音从山谷口传来。</p>

    太一脸‘色’一沉扭头望去,却看到十二祖巫在群巫拥簇中走来。</p>

    “拜见祖巫!”四周所有巫神、大巫纷纷行礼。</p>

    后卿也顿时大喜过望,后土来了,招待太一这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就不用自己去做了。</p>

    “便宜我们了?刚才是哪位祖巫开的口?”太一冷冷的看向一众祖巫。</p>

    众祖巫顿时脸‘色’‘阴’沉。</p>

    包括后土,此刻也脸‘色’难看。</p>

    本来夸父之死还有疑虑的,如今十大太子来参拜,却是打消了众祖巫疑虑,若不是金乌太子所为,怎么心中有愧,来凭吊夸父?</p>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,太一,我说错了吗?夸父都死了,拜一下,夸父能起死回生?我说便宜这十个小金乌,哪里说错了?”句芒却是冷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夸父之死,于我等何干?我侄儿来凭吊夸父,只是认为其是可敬的对手罢了,句芒,你是否太心急了?急着给我侄儿栽赃?”太一冷冷的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太一,你可知道,这是什么地方?”句芒冷冷的说道。</p>

    太一却不理会句芒,而是看向后土:“后土来了正好,今日,带我侄儿来凭吊夸父,同样也要借此机会,请后土还我侄儿一个清白!”</p>

    “清白?你们都来凭吊夸父了,能有什么清白?”句芒冷冷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后土也是沉声道:“清白?太一,你不要太过分,我巫族还不至于为你颠倒黑白!”</p>

    “不需要颠倒黑白,这几日,我也没闲着,一番查探之后,今日就是来帮你巫族,找出杀死夸父真凶的!”太一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杀死夸父真凶,不是你的侄儿吗?”句芒大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未必,说不定还是你们祖巫中的某个谁呢?”太一淡淡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句芒脸‘色’一沉。</p>

    “三日前,南天‘门’外,你句芒倒是‘挺’沉稳的,今日怎么变的这么急躁了?某非你心中有鬼?”太一盯着句芒道。</p>

    “可笑,你怀疑我?”句芒冷冷道。</p>

    “太一,你在胡说什么?”后土也冷冷道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你先听他说完!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不是任凭其空口白话的!”共工一旁打圆场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脸‘色’古怪的看着共工,这共工语气,怎么又是帮着太一?</p>

    “我说有办法找到真凶,自然有办法找到真凶,诸位若是想听,真凶或许马上就能找出来!”太一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找?你找啊!”句芒顿时冷笑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微微皱眉,但看到句芒抢先,也没有拒绝,点了点头:“洗耳恭听!”</p>

    “吸引金乌太子与夸父的人,已经死了!想必那日你们也看到了!”太一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那天被帝俊打死的?哈哈哈,那或许是你妖族做的一场戏呢!故意给金乌太子洗脱罪责!”句芒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他,你也别急,我说的是,亲眼看到共工死的人!”太一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共工死的时候,除了金乌太子,还能有谁?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,那日,大泽深处,根本没有任何人!”句芒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,有的!”太一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“有?”四周所有巫族都是一片愕然。</p>

    就连金乌太子们也惊奇的看向太一,因为,金乌太子都没有发现有人啊。</p>

    “你不会随便找个妖族,就想给金乌太子洗脱罪名吧?”后土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后土,夸父身死的地方,想必你们都去过,线索就在他死的地方,只是你们没有仔细去发现罢了,夸父临死前,已经指出了凶手!”太一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句芒第一个跳出来。</p>

    后土脸‘色’一沉,探手一挥,面前一阵‘阴’气,凝聚出一个画面图,画面之中,有着夸父尸体,还有着一些干涸的大河,夸父尸身,惨不忍睹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我去时,以‘阴’气覆盖下拓印的画面,线索?你在我这‘阴’气拓印图中找出来!”后土冷冷道。</p>

    后土自然不相信太一的话,这些天下来,完全可以另行添加线索,故意引导真相,所以后土用此图绝了太一后路。</p>

    “‘阴’气拓印图?那再好不过,省的你们说我故意找的假线索!”太一冷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呃?”众祖巫一愣,难道真有线索?</p>

    句芒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太一太自信了,在未来,当年自己就是看过太一这神态,没有绝对把握,他不可能如此态度的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这太一想要搅‘乱’试听,可不要相信他!”句芒急切道。</p>

    “句芒,你连我线索都不肯听,是否你就是凶手?”太一眼睛一瞪。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句芒顿时眼睛一瞪。</p>

    “好了!”后土一声断喝。</p>

    “太一,你来找,线索在哪!”后土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侄儿说,他们将夸父打败,就走了,夸父一连喝了好几条河,这些都是被夸父喝干的河流!”太一指着图中干河。</p>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,岂能相信!这或许是金乌太子杀死夸父,故意做的!”句芒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别急,别急,看这河中,你看,这里,放大了看!”太一指着画面中,一条干河的淤泥之地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,一些小鱼妖的尸体?看样子,刚刚开了灵智的小妖,还没有什么手段,在河水干涸之后,淹死在淤泥之中了?”共工一旁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没错,我去的时候,这些小妖尸体已经干枯腐烂的只剩下骨架了,后土你这画面中,他们好像刚死没多久!”太一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淤泥中,刚死没多久,开了灵智的小妖尸体?”后土眼睛一亮。</p>

    “没错,夸父喝水的时候,十大金乌太子是不是已经离开了?喝完水,夸父被谁杀死的?这些小妖尸体,应该知道一切吧?我很奇怪,河中厉害一些的妖类尸体都不见了,不知道被谁处理了,可这些夹在在淤泥中,刚刚干死的小妖,应该是凶手没想到,或者来不及收拾的部分吧!他们,见证了夸父被谁杀死的经过!”太一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已经死了啊,死妖能说话?”共工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太一却看向后土,众祖巫一愣,一起看向后土。</p>

    因为太一的话,已经很明显了,死妖能不能说话,不在太一,而在后土,后土不是掌管‘阴’间吗?只要找到这些鱼妖的灵魂,一问,就清楚了。</p>

    凶手,呼之‘欲’出!</p>

    一旁句芒顿时一个踉跄,脸‘色’一变的看向太一。</p>

    这,这怎么可能,被太一找到了如此机会?</p>

    “咦?句芒祖巫,你怎么满头大汗啊?”太一忽然笑看句芒。</p>

    “谁满头大汗了?”句芒顿时脸‘色’一变。</p>

    因为这一刻,所有巫族的目光都看向了句芒。</p>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他是凶手,想要栽赃我们兄弟!”一个金乌太子顿时惊叫道。</p>

    “凶手,凶手!”其它金乌太子顿时气愤的叫着。</p>

    “‘混’账,你们……!”句芒想要怒斥金乌太子。</p>

    “闭嘴,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?”太一陡然眼睛一瞪。</p>

    大魔王的威慑还是巨大的,顿时,金乌太子们不说话了,可此刻冤屈即将洗脱,众金乌太子顿时捂着嘴,‘激’动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后土,你巫族内部之事,我太一,并不想多管,但,为了我侄儿清白,不得不冒犯了,干河之中,可有不少这种尸体,这些可都是见证夸父死的目击者啊。你只要找这群小妖的灵魂,不需要所有,随便找的谁,你就知道真相了。你可以不说凶手是谁,但,请你还我侄儿清白!就在此,就在夸父尸体之前,请尽快将凶手找出,还我侄儿清白!祭奠夸父之灵!”太一盯着后土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无数巫族此刻神‘色’忽然变的复杂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太一如此掷地有声,又说的如此清楚,难道,难道凶手真的不是金乌太子?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