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五章 枉死城中
    三界时代!</p>

    王雄在南天门与群仙一场大战,昏迷中坠入了黄泉,进入了阴间!</p>

    也不知顺着黄泉流淌到了哪里,不过有东皇钟碎片护主,王雄一直无碍,直到不知何时忽然醒来,顿时,感觉一股漆黑的阴暗气息扑面而来。</p>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。</p>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死在我鄙视的人手中,我不甘心,让我出去!”</p>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那贱妇,伙同奸夫将我毒死,我不甘心,放我出去!”</p>

    “我在前线撕杀,皇孙在后面破坏我的家庭,害的我家破人亡,更赐我毒酒?我不甘心,我要回去杀了皇孙,杀了皇帝老儿!”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一声声凄厉的哭喊之声,带着滔天怨念,四面八方都漆黑一片,都是这怨念凝聚成海的形状。</p>

    金乌王雄还在受伤之中,此刻还极为虚弱,金乌分身,本来就是灵魂分身,在阴间,看上去只是一个强大的灵魂而已,不过,因为伤势极重,此刻也看不出来多厉害。</p>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到眼前一座浩大无比的城池,比之自己的凌霄城只大不小。可这里面的人却比凌霄城多出了不知多少倍。</p>

    不,应该说,都是鬼,都是怨气冲天的鬼魂。</p>

    鬼魂好似被关押在这巨大的城池之中,数量庞大的几乎一个挨着一个,恐怖的数量,即便王雄也露出一丝骇然。</p>

    都是怨气冲天的鬼魂?</p>

    这些鬼魂凄厉的嘶鸣之中,想要出城,但,这个城池好似密封的,谁也出不去。</p>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王雄微微一愣。</p>

    勉强看到远处一座城楼上巨大的宫殿,所有鬼魂都无法靠近,那巨大的宫殿上有一个牌匾,正是‘枉死城’三个大字。</p>

    王雄可是有一枚‘枉死城令’的啊。</p>

    那是枉死城天道碎片所化。</p>

    如今,阴间天道依旧,所以,这时代并没有枉死城令。但,不影响王雄对这里的理解。</p>

    自从得了枉死城令,王雄也派人打探过枉死城的情况。</p>

    这是一座关押枉死之人的城池,为阴间阎罗十殿之第六殿,第六殿卞城王管辖的枉死城。</p>

    只要非正常寿终正寝,又不服阴间安排,怨念丛生的鬼魂,都会被关押此地。</p>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王雄茫然的看着四周无数怨鬼。</p>

    “你活该倒霉,被几个鬼差抓进来了,唉!”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叹息之声。</p>

    王雄扭头望去,却看到一个老头,此刻坐在一旁石头上,看着怨气冲天的鬼魂们的嘶吼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老先生?你说,我是被鬼差抓进来的?”王雄好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当然,你这么年轻就死了,死了还顺着黄泉水流淌,肯定不是寿终正寝啊,直接抓来丢入枉死城!”老者点了点头。</p>

    “我听说,阴间鬼魂,不是受十殿阎罗管理?就没有送我去询问一番?”王雄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呵,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,现在的阴间,早就不一样了,昔日阴间归十殿阎罗管理,可,后来阴间发生大变,一个个妖孽丛生,十殿阎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况且,十殿阎罗,也变了,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啊,就你看这枉死城,如今只准进,不准出,你看,都塞了多少枉死鬼了?越塞越多啊!都要填满了!”老者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只准进,不准出?”王雄惊奇道。</p>

    “当然,就好像你,呵呵,这可比十八层地狱一点不差,你会被一直关押下去,就算先前没有怨念,也会慢慢积攒的,你永世不得投胎了!”老者露出一股伤心之色。</p>

    老者像是在说王雄,却好像在讲自己一般,说到伤心之处,越发悲痛。悲痛中,怨气丛生。</p>

    “老先生,以前鬼魂还能出枉死城?怎么出去?”王雄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枉死城关押枉死之鬼,等阳寿时间耗尽,就可以去转世投胎了,可现在不同了,阳寿时间耗尽,也不准出去,这样,怨气只会越积越多,当然,有一个办法出去,只有怨气散干净,散的一点不剩,可,这可能吗?除非喝过孟婆汤,忘记过去一切,否则,怎么可能有鬼散去所有怨气,变的那么纯净?”老者苦笑的愤懑道。</p>

    “孟婆?你知道孟婆在哪?”王雄眼睛一亮。</p>

    “奈何桥前,孟婆汤!谁没听说过?至于具体在哪,我可不知道,不过,枉死城主,十殿阎罗肯定知道!”老者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枉死城主、十殿阎罗吗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</p>

    “老朽只是凡人,按道理,在阳间三十岁枉死,可我却被关押了两百年了,我只是凡人啊,阳寿早就耗尽了啊,他们还不给我出去投胎,为什么啊!阴间变了,变了!”老者悲痛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送你们出去!”王雄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者茫然的看向王雄。</p>

    “出枉死城,只能两个办法,一是阳寿耗尽,还有就是怨气散尽?既然阳寿耗尽不让你等出去,那我就超度你等,帮你等散尽怨气,听我经文,!”王雄忽然盘膝而坐,双手合十念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多婆夜……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一声声佛音从王雄口中念出,就看到王雄周身忽然冒出一层佛光,佛光衬托下,佛音顿时充斥四周怨鬼的耳中。</p>

    周围怨鬼们先前还撕心裂肺、怨气冲天,可随着王雄经文响起,超度之声沐浴一众怨鬼,顿时,所有怨鬼们变的安静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在佛光之中,灵魂好似得以洗礼一般。</p>

    刚才与王雄说话的老者,忽然间脸上露出幸福之色,周身好似沐浴了佛光。</p>

    “多谢!”老者恭敬的对着王雄一拜,在怨气洗净的瞬间,好似飞天而起,缓缓飞出了这诺大的枉死城。</p>

    不仅仅老者,身后一个个鬼魂,都在被王雄超度之中,并且看到有枉死鬼飞出了枉死城,顿时一个个向着王雄的佛光靠来。</p>

    王雄终究是佛陀果位,超度亡灵这点小事,正是佛陀最为擅长之处,洗礼心灵,根本就是拿手小事。</p>

    往生咒下,一个个怨鬼的怨气散去,不,不是散去了,而是在王雄超度下,好似化为了金色的功德,超度之中所化功德,涌入王雄体内,顿时,这滚滚功德在修复王雄的伤势一般。</p>

    王雄此次受伤,正虚弱之中,功德入体,如久旱逢甘霖,顿时让王雄身体舒服无比。</p>

    “功德还有这好处?果然,一切皆有因果,我超度了怨灵,怨气作为天地功德凭证入我身体,这一城池的怨灵,应该很快能让我恢复了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满意。</p>

    随着伤势不断好转,王雄的佛音传达范围更广,周身佛光绽放更多了,此消彼长,没过多长时间,枉死城中,就开始到处传出王雄那超度之音了。</p>

    -------</p>

    枉死城,说是一个城池,其实只是一个监牢罢了。但其中还是有着宫殿群的,那宫殿群是狱卒的住所,同样也是枉死城主的住所。</p>

    枉死城城楼主殿,殿外有着大量鬼兵鬼将守护。大殿之中,却有着两个身影。</p>

    一个身穿黑色官袍的男子,恭敬的看着一旁主座上身穿黑色龙袍的男子。</p>

    黑龙袍男子闭目,好似在入定,但,张口吞吸之间,陡然间,头顶产生一股漩涡,滚滚怨气从天儿降,快速进入了黑龙袍男子的口鼻之中。</p>

    这一坐,就是一个时辰。一个时辰后,黑龙袍男子才睁开眼睛。</p>

    “卞城王殿下,这怨气的品质如何?”黑色官袍男子顿时讨好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错,怨气果然雄厚!枉死城主,你做的不错!”黑龙袍男子卞城王却是满意道。</p>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这枉死城如今被我掌握,会不断收集怨气的,接下了,我会将怨气收集在瓶子里,送到卞城王殿下的宫中!”枉死城主讨好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仅仅朕,十殿阎罗,都要送!否则,他们闹起来,朕这可不会轻饶了你!”卞城王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对,对,毕竟,闹到大祭司那里,会说我们不团结!”枉死城主顿时陪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嗯?混账!”卞城王眼睛一瞪。</p>

    枉死城主脸色一变,不知哪里触怒了卞城王。</p>

    “朕的话,忘记了?不许再提大祭司名讳,还有,我等身份,不许再提!两百年前开始,你就是枉死城主了,你难道不想在这位置上待了?”卞城王眼睛一瞪。</p>

    “是,是,小的口误了,殿下息怒,小的,小的也是太得意忘形了,两百年前,我等取代了阴间的十殿,小的,小的就……!”枉死城主顿时惊恐道。</p>

    “哼,以后管好你的嘴,在我面前说也就罢了,在外面要说漏了,就将你永世镇压,哼,大祭司传信,三界已经有大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了,让我等小心!我们取代了十殿之主位,也不知那十个真的十殿阎王怎么样了,过些天,我可要亲自去看一看,别给他们跑了!”卞城王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会的,大祭司算无遗漏,这阴间的一场混乱之下,近乎被我们全部掌握了,殿下您也成了十殿阎罗之第六殿卞城王!怎么可能还有意外?”枉死城主讨好道。</p>

    “所以,以后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许再说漏嘴!”卞城王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是!”枉死城主应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嗯,这怨气,别的种族不在乎,蛇藤族也用不到,但,对我族来说,却是最大的滋补,我再吸收一些新鲜怨气,你也随我享用吧!”卞城王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是,谢殿下!”枉死城主也轻呼口气道。</p>

    二人闭目入定,继续吸收枉死城那无量怨气,可吸着吸着,二人陡然双目一开。</p>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怨气在变少?”卞城王脸色一沉。</p>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怎么会这样?”枉死城主茫然道。</p>

    “枉死城出事了,走,出去看看!”卞城王脸色一沉道。</p>

    “是!”</p>

    APPapp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