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心门
    浑浑噩噩之中!</p>

    王雄感觉自己的心,被一片一片撕成了碎片,不断的撕,不断的疼。</p>

    前世帝君殒落,王雄也有过这感受,但,那时还有一个仇家,报仇成了王雄的精神支柱,可如今,可没有仇家,若是有,那就是自己,心中没了支撑,顿时痛苦无比。</p>

    脑海中全是蓝离焰‘活着’时的音容相貌。</p>

    那一次次温柔、娇嗔、吃醋,在王雄心中早已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,可就这一部分,因为自己,而没了。</p>

    “呕!”</p>

    王雄想到蓝离焰的下场,不自觉的再度一声干呕,痛!无比的心痛!脑袋嗡嗡嗡的,好似已经无法再有其它思维一般。</p>

    大悲之下,王雄几次迷迷糊糊的醒来,又在大悲痛中昏迷了过去。</p>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。好像一年,好像一万年,王雄才在这股悲痛中,隐隐约约的醒来。醒来之际,依旧五内俱焚,心痛难忍。</p>

    不过,嘴边好像有着一个勺子,在一点一点,小心的给自己喂水。这温柔的喂水,让王雄回忆起上古扶桑巨树上,自己重伤,羲离也是这样喂自己的。</p>

    “阿离?”王雄猛地眼睛一睁,一把抓住给自己喂水的那只手。</p>

    “王雄,你醒啦?太好了?”</p>

    眼前一个青衣女子,个子不高,但,容貌极为靓丽,双目更是有着一股让人扫尽郁气的灵气,盯着王雄,一脸的惊喜。</p>

    那惊喜,发自内心,毫无做作!</p>

    王雄看了看这青衣女子,隐约间有些熟悉,但,并不认识。</p>

    不是蓝离焰?不是蓝离焰?</p>

    王雄顿时心中一痛,放开抓住女子的右手,再度倒在了床上,闭目,痛苦中不愿再看。</p>

    “王雄,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青环啊,王雄!”女子顿时急切的说道。</p>

    青环?苏青环?</p>

    这些年不见,苏青环已经长成大姑娘了?</p>

    若是以前,王雄见到苏青环自然会开心,可此刻,谁也不能让王雄开心。王雄心灰若死,痛苦难耐。</p>

    这一次的刺激太大了,也不知道要多少时间,才能治愈心中的伤痛。</p>

    王雄没有理会苏青环,闭目难受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王雄,你昏迷几天了,我再喂你点菩提水吧?”苏青环柔声道。</p>

    但,王雄并不说话。</p>

    苏青环将碗里菩提水再度喂到王雄口中。</p>

    王雄没有挣扎,不是接受了苏青环的帮助,而是此刻,满脑子都是蓝离焰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就连苏青环喂自己,王雄都没有感觉,没有感觉,何谈拒绝?</p>

    “王雄,你知道吗?我来这里,天天等着你,天天等着你!可是一直不见你来!”</p>

    “小黑、小白,天天逗我笑,可是,你不来,我都觉得没意思!”</p>

    “我听爹说了,当年,你前往丹仙城,为我求来‘生生造化丹’,甚至不惜以身冒险,差点死掉!”</p>

    “王雄,我一直在等你,你知道吗?”</p>

    “我爹前段时间来信,让我不要等你了,可是,我偏不!我知道,你一定会来找我的!”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苏青环一勺一勺给王雄喂着菩提水,虽然大概知道王雄难受的原因,但,苏青环好似并不提此事一般。只是笑着说着,不停的说着,说着说着,自己都笑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忽然一声佛号在苏青环身后响起。</p>

    “二师祖?爹?”苏青环扭头惊讶道。</p>

    却是苏青环身后,站着苏定方,还有昔日到凌霄城的那位神秘僧人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看着女儿给王雄喂菩提水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青环,你在干什么?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再接触王雄,你怎么天天还来?”</p>

    苏青环顿时鼓着嘴,头一扭:“哼!”</p>

    “说你,还给我脸色?”苏定方气愤道。</p>

    “爹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不让我去见王雄,你就帮我照顾一下王雄,你看你,照顾的什么样子?”苏青环顿时气愤道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苏定方无法理解女儿的脑回路,这,这是我女儿?</p>

    “青环,王雄已经结过婚了,你就不要再盼着他了,当初他大婚,怎么没想着你,他就是一个负心汉,根本配不上你,你心心念念他干什么?他就是…………!”苏定方一旁不断数落王雄。</p>

    可数落到一半,苏定方顿时声音一止,因为苏定方看到苏青环眼中湿润了起来,鼓着嘴委屈生气的看着苏定方。</p>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我不说,我不说行了吧!”苏定方顿时投降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发现,自己哪怕面对嬴四海都不憷一下,可面对女儿的眼泪,完全没有抵抗力,自己是不是贱啊?</p>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苏定方,你不要为难青环,青环和王雄,还是有着一份缘分的!”神秘僧人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二师伯,你怎么也……!”苏定方顿时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神秘僧人摇了摇头:“我没骗你,青环与王雄的缘分,不比蓝离焰与王雄的情缘浅,我能隐约看到,青环自上古就与王雄……!”</p>

    “不可能,若是上古就和王雄认识,那王雄为什么……!”苏定方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时机未到,一切还没成熟,自不好说!青环与王雄,你阻止不了,越是阻止,对他们越是伤害,你还记得你上次阻止是什么结果吗?”神秘僧人问道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脸色一僵,上次阻止,差点害死苏青环。</p>

    “二师祖,你是好人!”苏青环却是眉开眼笑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看到女儿的态度,顿时一脸郁闷,这女儿,白养了。</p>

    扭头看向卧榻上的王雄,苏定方越发的恼恨:“都怪这该死的王雄,自己怎么鬼迷心窍,将他带来了心门?我这是自找麻烦啊!”</p>

    神秘僧人走到卧榻之处。</p>

    卧榻之上,王雄依旧沉浸在痛苦之中,隐约感觉身边来人了,但此刻,五内俱焚,心中绞痛,满脑子都是蓝离焰的身影,哪里有其它心思?</p>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,一佛在舍卫国,祗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神秘僧人忽然对着王雄诵经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“金刚经?我知道!”苏青环眼睛一亮。</p>

    一旁苏定方也微微皱眉。</p>

    神秘僧人诵经,并没有使用任何法力,因为神秘僧人知道,眼前王雄已经彻底参悟了金刚经,此刻诵经,只是在唤醒王雄心中对金刚经的记忆,让金刚经的心境,来安抚王雄的心境。</p>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,一佛在舍卫国,祗树给孤独园,……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王雄脑海中,也响起了金刚经的声音,不过,此刻的声音,并不是神秘僧人的声音,而是来自王雄自己的声音,昔日参悟金刚经时的声音。</p>

    一遍又一遍,不断的经文在王雄脑海充斥。渐渐的,心中那股内火,那股愧疚,那股难受,被压制了一些。</p>

    五内俱焚,此刻慢慢变的心中气闷,但,心痛依旧,没有丝毫减弱。</p>

    缓缓的,王雄睁开了眼睛,虽然眼中依旧痛苦,但,最少能够隐约看世界了,不再那么痛苦了。</p>

    王雄扭头,看向那神秘僧人,正在不断给自己诵经之中。</p>

    “大师?是你?”王雄难受中道。</p>

    “呀,王雄能说话了?”苏青环眼睛一亮。</p>

    一旁苏定方也惊讶的看向神秘僧人:“二师伯,你抹平了他心中的郁火?”</p>

    “抹平?不可能,金刚经还没有那么大的效果,只是微微帮王雄清醒一下罢了!”神秘僧人微微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此刻,王雄还盯着神秘僧人,最少此刻,王雄能交流了。</p>

    “贫僧,释迦牟尼本尊!”神秘僧人微微一礼道。</p>

    “本尊?”王雄微微一愣。</p>

    本尊的意思,王雄大概知道,就好像自己,自己的本体,是王雄本尊,还有一个金乌分身。</p>

    “大师,我心中好难受,大师可有教我?”王雄露出苦涩的看向释迦。</p>

    王雄知道,刚才的金刚经,能让自己缓解了一下难受,此刻看向释迦,顿时想要求教。</p>

    “心痛?自要心药医,东皇,你心伤太重了!金刚经一本,无法帮你镇压心痛!”释迦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吗?”王雄露出一丝苦涩。</p>

    “我心门,就是产心药之地,东皇若是不嫌弃,贫僧给东皇医治一番,如何?”释迦微微一礼。</p>

    王雄知道此刻不应该如此颓废,但,满脑子都是蓝离焰,心中更是撕碎无数,痛苦难耐,无法克制。</p>

    此刻,王雄虚弱的爬起身来,苏青环快速扶着王雄。王雄对释迦一礼:“多谢大师!”</p>

    “东皇用情至深,也是贫僧少见,寻常情伤之人,一本金刚经,即可抚平心中痛楚,但,对东皇显然不够,我心门,有一藏经阁,藏金阁中,有我心门所有智者修撰的经书无数,可容东皇参详一番!”释迦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藏经阁?二师伯,藏经阁不是不对外开放吗?只有心门弟子,才能观看?而且,还有数量限制!”苏定方惊讶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,可以随意看!”释迦摇了摇头。</p>

    “哦?”苏定方惊愕道。</p>

    要知道,苏定方已经拜在药师佛门下,可在藏经阁,也不可能全部观看啊,这王雄居然随意观看?</p>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王雄虚弱道。</p>

    苏青环搀扶,一行人出了房中,慢慢到了一个巨大的藏经阁,此阁楼有十三层之高。门口更是有着大量武僧看守。</p>

    释迦带着王雄一行前来,所有武僧尽皆双手合十,恭敬无比,没人阻拦。</p>

    一挥手,藏经阁大门打开,顿时,显出第一层阁楼内部,书,无数的经书,书架之上,已经摆满了经书。</p>

    “东皇,这里藏有十万三千六百册经书,从下往上,十三层阁楼,越往上,经书越发深奥,你自己看吧!”释迦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王雄忍着心痛,踏入藏经阁。</p>

    苏青环想要跟着进去,却被拦了下来,除了王雄,谁也不许进入。</p>

    “匡!”</p>

    藏经阁大门轰然关上。</p>

    “二师伯,为什么王雄不是心门弟子,却可以随意观看?而我却每次要在你们监督下查看部分经书?”苏定方皱眉道。</p>

    “因为王雄佛性高绝,甚至不弱于我,而你?虽然悟性极高,但,佛性不足,怕你看多了,人看傻了!”释迦看看苏定方笑道。</p>

    苏定方脸色一僵,自己看经书,能看傻了?</p>

    释迦也不与苏定方多说,双手合十,扭头离开了。</p>

    “哼!”苏定方郁闷的一声冷哼。</p>

    郁闷之际,看到女儿还盯着藏经阁看,苏定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</p>

    “青环,你还看什么?都跟你说了,王雄与蓝离焰大婚了,他只爱蓝离焰,你还凑什么热闹啊!你看他,为了蓝离焰,都变成什么模样了?”苏定方气愤的想要唤醒苏青环。</p>

    苏青环却不以为意:“我知道啊,我也羡慕蓝离焰啊,同样,我也知道,王雄才是真的值得托付终身的人,你看他多爱蓝离焰?以后也会这样爱我的!”</p>

    说完,苏青环不等苏定方发作,调头就走了:“我给王雄再去接点菩提水,等他看书渴了喝!”</p>

    苏青环跑了,却让苏定方在一旁郁闷的要吐血,自己造的什么孽啊,为什么要带王雄来心门?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