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九章 鹤祖
    上古,一个巨大的山谷之地!</p>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</p>

    一连串的剑影骤然爆发,满地都是刚刚被杀死的尸体,这些尸体有妖族的,也有巫族的。</p>

    活着的、站着的,只有一群好似受尽虐待的鹤族,有变化成了人形,有依旧保持鹤族模样,这些鹤族,很多都被铁链拴着,无比凄惨。</p>

    可,纵是凄惨,此刻却是活着的。</p>

    一个个鹤族,惊讶的看着面前一个白衣男子,不,白衣男子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,此男子不是旁人,正是贺剑之的模样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一人一剑,将所有非鹤族,全部斩杀了。</p>

    “巫族、妖族,交易鹤族为奴?都该杀!”贺剑之眼睛一冷。</p>

    通过命轮,后世时间与此地时间是一比十,贺剑之已经来一年多了,这一年多,贺剑之斗战了多少高手。</p>

    可,就剑道高手,还没有真正遇到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也这一年救了无数被奴役的鹤族,如王雄说的一样,鹤族在这个时代,好像也不怎么样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一边磨砺剑法,一边看鹤族可怜,也收了一些弟子跟随。</p>

    路过此地,刚好看到用鹤族做交易,贺剑之顿时大杀四方。</p>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我鹤族,何时有如此高手,刚才,刚才那是大妖啊,还有大巫啊,你怎么,你怎么……!”一个被铁链拴着的鹤族惊讶道。</p>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贺剑之的一群弟子,用剑快速斩了这群鹤奴身上的铁索。</p>

    “家师的名讳,不愿示众,就不要问了,我们也不知道家师名讳!”</p>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幸运,这是家师,我鹤族第一强者!”一个鹤族自豪道。</p>

    “鹤族第一强者?”那老年鹤奴惊讶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错,家师这一年,已经救下鹤族不下十万。可惜,那些没遇到的,就不知道了,家师剑法卓绝,无妖可比!”另一个贺剑之弟子自豪道。</p>

    “噗通!”却看到,刚刚说话的老年鹤奴忽然跪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“快起来,你干什么?”贺剑之眉头一皱。</p>

    “先生,求你救我鹤族,我鹤族这无尽岁月,都被万族奴役,因为我们飞的快,所以,都被抓来做坐骑,求先生,为我鹤族,撑起尊严,南疆鹤族总长老,愿奉先生为鹤族至尊!”那老年鹤族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是南疆鹤族总长老?”一旁贺剑之弟子惊叫道。</p>

    鹤族总长老,在鹤族地位高崇,可如此高的地位,实力才这么点,甚至被奴役贩卖?</p>

    “求先生,救我鹤族!”一众鹤奴顿时跪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“师尊,您是我见过,鹤族最厉害的,你就勉为其难吧,做我鹤族至尊吧,再这样下去,我鹤祖就没有明天了!”</p>

    “师尊,您就教我们鹤族用剑吧!”</p>

    “师尊!”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一众贺剑之弟子都拜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种族观念还是极为重的。为了种族,很多妖族都不惜牺牲自己,何况如今对贺剑之的请求了。</p>

    “先生,求你!”一众鹤族顿时头如捣蒜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微微皱眉,这一年多,看尽了鹤族受灾,此刻叹息间,终究还是不忍。</p>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,你们跟我学剑!”贺剑之叹息道。</p>

    “谢至尊,谢至尊!”一众鹤族顿时兴奋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,不该叫至尊!”南疆总长老顿时开口道。</p>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鹤族看向他。</p>

    “至尊,只是一方鹤族统帅,先生当为我全天下鹤族的统帅,老朽,老朽厚颜,代各部落鹤族总长老先行答应了,代天下鹤族拜见总至尊,拜见我鹤族之祖!”老长老顿时说道。</p>

    “对,对,其它地方的鹤族日子也不好过,鹤祖,鹤祖,拜见鹤祖!”一众鹤族激动的叫着。</p>

    这一刻,鹤族太需要一个强大的支撑了,贺剑之的出现,那惊艳无比的剑法,瞬间折服了此地所有鹤族,为了种族延续,所有鹤族都奉贺剑之为主,称为鹤祖。</p>

    “拜见鹤祖!”</p>

    “拜见鹤祖!”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一众鹤族激动的拜道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也是瞬间懵了,自己只打算传你们一点剑法,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为祖了?要知道,在后世,‘祖’可不是那么好叫的,那都是天地最顶级的实力,才叫‘祖’,自己这算什么‘祖’啊。</p>

    “别,别,别叫我鹤祖!”贺剑之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拜见鹤祖!”一众鹤族顿时跪下,包括贺剑之的一众弟子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是鹤祖啊,鹤祖另有其人!”贺剑之苦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拜见鹤祖!”一众鹤族就是不听。</p>

    贺剑之露出苦涩:“我真不是鹤祖,鹤族以后会出现一个绝世剑修鹤祖,哪是我能比的,我的剑道总纲,还是传自鹤祖,那鹤祖更是仗剑斗战通天教主,结果……!”</p>

    贺剑之说到一半,顿时面色一僵,脑袋一阵嗡鸣。</p>

    鹤祖?挑战通天教主,打破两界壁垒,导致异族闯入自己这盘古世界。</p>

    他们叫我‘鹤祖’?</p>

    贺剑之有些懵了,自己怎么莫名其妙成了鹤祖了?可,自己一心想要打败的人,就是通天教主啊。我……,难道是我?</p>

    “我得了鹤祖的剑道传承?不对,不对……!”贺剑之脸色一变。</p>

    昔日,从白十九处得到的鹤祖传承,貌似一些剑法精髓,刚巧是自己这一年战斗中,遇到各种对手,然后机缘巧合运用到的。换言之,自己昔日得到的传承剑法,都将是自己在上古磨砺出来的剑法?</p>

    “我是鹤祖?”贺剑之咽了咽口水。</p>

    如此说来,在未来的日子,我能挑战通天教主?</p>

    贺剑之眼中一亮。</p>

    可下一刻,贺剑之脸色一阵难看,因为,根据白十九临临死前的描述,自己和通天教主一战,打开了两界通道?造成了莫大灾难?</p>

    那还要继续走鹤祖老路,去挑战通天教主吗?</p>

    贺剑之仅仅思索了片刻,脑海中就被蓝田玉那张痴迷的脸充满了。</p>

    “小鹤儿,你还想和我师尊比不成?咯咯咯,你就不要想了,他的剑道,天下第一,没人可以比的,没人可以超越的,谁也不可能!你永远比不过他的!”</p>

    你永远比不过他的!</p>

    你永远比不过他的!</p>

    你永远比不过他的!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…………</p>

    脑海中回荡着蓝田玉对通天教主的痴迷,对自己的鄙夷,让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滔天之恨。</p>

    “我比不过他?哼,就算我是鹤祖,就算明知道历史,又如何?我要向你证明,你是错的,我能打败他,我能打败他!剑道天下第一?我才是剑道天下第一!打开两界通道?哼,到时我注意点就行了。通天教主,我一定要斗败他,哼!”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狰狞。</p>

    一股大执念,让贺剑之即便明知道前面有一堵墙,也要狠狠的撞过去,哪怕头破血流,哪怕万劫不复,只为红颜一笑,只为红颜的一眼青睐。</p>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</p>

    后世,白狂地洲,凌霄城,巳心府中。</p>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……!”</p>

    一连串的巨响,从巳心的练功房传出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四周无数守军脸色一变,快速围了过来。</p>

    而凌霄城中,一些高手,更是扑向巳心所在大殿。</p>

    “轰!”</p>

    一声巨响,巳心所在大殿轰然爆炸而开,从内部,顿时飞出两道身影。</p>

    一个是巳心,落在一个房屋之巅,另一个,却是一个蛇头人身的妖族。</p>

    “大胆,敢闯凌霄城闹事!”一众将士顿时喝道。</p>

    “退下!”巳心喝声道。</p>

    一众将士露出疑惑之色,只能停下了喝斥,但,依旧冷冷的看向房屋之巅的,那蛇头人身的妖族。</p>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巳心冷冷的看着眼前蛇头人身的妖族。</p>

    “按道理说,我应该还尊称你一声少主呢!”蛇头妖吐着蛇信子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嗯?”</p>

    “当年,蛇帅随着天帝沉眠地宫,蛇帅用了封印之法,让我等追随蛇帅的蛇将、蛇兵,全部封印为各种毒蛇,你在地宫中蛇岛看到的无尽毒蛇,都是蛇帅的手下,蛇帅的千军万马,这些天,蛇帅帮我们解开封印了,我们的修为已经渐渐恢复了!”蛇头妖淡淡道。</p>

    “封印?地宫里的毒蛇,都是被封印了修为?”巳心脸色一变。</p>

    “哼,不然,你以为呢,一个普通没有修为的毒蛇,都能将地仙毒死?”蛇头妖冷笑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也是其中一条毒蛇?”巳心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没错,我只是其中一条,不显眼的小蛇兵罢了!”蛇头妖淡淡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巳心沉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奉蛇帅之命,请你回去,毕竟,你也是蛇帅血脉分出来的!”蛇头妖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,我也是蛇帅血脉?”巳心露出一丝冷笑。</p>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你是蛇帅的后代,叫你少主,并没错!”</p>

    “哼,后代?以为我不知道吗?我是蛇帅后代没错,可,蛇帅放我这一血脉出困,就是为了来日夺舍,蛇帅打的好算计,他若不能醒来,就会夺舍我。如今,醒来了,我应该对蛇帅没用处了才对,要我回去干什么?”巳心却并没有露出一丝欣喜。</p>

    巳心还记得当年在地宫得万毒真经传承的一幕,若不是王雄帮助,当时自己就被夺舍了吧。</p>

    蛇头妖盯着巳心看了一会:“呵呵,看来,你的心果然野了!”</p>

    “哼,你回去吧,蛇帅那里,我不会故意针对他,也希望你们,不要来惹我东秦!”巳心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蛇头妖沉默了一会:“你不愿回去?也行!蛇帅交代了,你不回去,将蛇帅的东西还回去!”</p>

    “果然,带我回去,只是想从我手中得到什么东西,呵,我的好祖先啊!我可不知道他有什么东西,在我手中!”巳心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万蛇令,就是那根笛子!在你手中,没错,我记得前些年,你入地宫,还用笛子召唤过我们,将万蛇令给我,我们以后都不会再来找你!”蛇头妖郑重道。</p>

    “没有!”巳心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蛇头妖冷眼道。</p>

    “我说没有,你最好现在离开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巳心冷声道。</p>

    万蛇令,那根笛子,内有女娲的传承,在古战场的时候,白十九将其捏碎,将女娲传承送入巳心眉心,巳心得了女娲传承,而那万蛇令,早已化为齑粉消散一空了。</p>

    APPapp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