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七章 贺剑之的情敌
    生丹圣域覆灭的消息,快速的传遍天下了!

    大周仙庭,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姬曹和凤兵,听着面前一个探子来报。

    听着期间,姬曹眼皮一阵抽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夏若天没死,花千红也没死,商恨还活着?”姬曹看着面前的探子。

    “是,是的,臣在远处暗中盯着的,丹神子请来了剑神教三大真神,五大护法,还有,连蛇帅都出动了,也没用!最终被王雄彻底镇压了!”那探子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他王雄,何德何能,花千红、夏若天都听他的?凭什么?凭什么?”姬曹吼叫之中,一口逆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仙帝!”探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太子殿下,你先前伤了根基,别动怒了!”凤兵微微一叹道。

    一旁探子茫然的看着凤兵,不知道这是什么人,为什么称呼仙帝为太子。

    “王雄?这才短短十年,才短短十年,他怎么就,他怎么就……!”姬曹露出一股无比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东秦皇庭,大势已成了,有顶尖战力,更有天下第一刺客种族,影族!太子,现在,还是不要去招惹了!”凤兵微微一叹道。

    姬曹看了看凤兵,眼中只剩下一股不甘的怨念。招惹?现在招惹个屁啊,剑神教三大真神都不是对手,差点全灭,如今的东秦,那是魔鬼啊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南秦皇庭,上书房!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?”周共工瞪眼看向面前一众官员。

    “是,东皇灭了生丹圣域,如今声势滔天啊,商恨、花千红、夏若天,居然全活了!就算有三大真神帮助,也没用,丹神子还是被镇压了!”一个官员震撼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哈哈,我女婿可不是简单人!”周共工却是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爹,姐夫,不,王雄要和蓝离焰大婚了,婚期定在三个月后!”一旁周池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周共工脸色一冷。

    一脸煞气的看向儿子周池,一旁的一众官员顿时一阵哆嗦,感觉到空气中有着一股莫名的戾气,众官员不自觉的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周共工冷着脸道。

    周池也被吓了一跳,忽然想到,自己好像又惹爹不高兴了。不自觉的,周池看向其他官员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还有公务要办,先行告退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去安排皇上交代的事务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去传达皇上的命令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官员顿时纷纷告退。

    周共工没有阻拦,一众官员灰溜溜的出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一个个低着头,不敢看周池。

    周池面色一僵,你们,你们,难怪你们不肯禀报这消息,原来是坑啊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刚才说什么?”周共工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和蓝离焰,三个月后大婚,爹,这不关我事啊,你看我那么凶干嘛?”周池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事,怎么不关你事了?要是当初,你早点告诉王雄,我那外孙的事情,哪有今天他们的大婚?小兔崽子,老子抽死你!”周共工瞪眼怒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!爹,不要打了!你都打了我多少回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,爹,不关孩儿的事啊!”

    “就怪你,小兔崽子,还敢躲,老子抽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南秦官员出了上书房,听着里面老子教育儿子的声音,一个个擦了擦汗水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我没多嘴!”一众官员庆幸道。

    庆幸同时,一个个为周池一阵默哀。东秦皇庭这次可是出了大风头,不过,周共工关注点居然不是这个,而是婚礼?一众官员无法理解,皇上对公主到底有多没自信啊,公主好歹也是大秦第一美女啊,皇上居然千方百计要将公主赖给王雄?看不懂,看不懂啊!

    上书房中,抽打了好一会。周共工才解气。

    “哼,小兔崽子,你好好反省一下,皮这么厚,老者抽的手都软了!老子出去一趟再来抽你!”周共工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爹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找王雄,也是一个小兔崽子,吃干抹净,就想不认账了?哼!”周共工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踏步,周共工走出上书房,向着凌霄城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北秦皇庭,上书房。

    姜尚听着儿子姜子山在吐沫横飞的描述着生丹圣域覆灭之事。

    “爹,孩儿怎么也想不明白,那王雄,怎么如此运气啊,这才多久啊,这才多久,他东秦皇庭,已经如此强大了?三大真神都不是对手,两大仙帝为他征战?这,这不合理啊,为什么,凭什么啊!”姜子山恼恨无比道。

    姜尚却没有在乎这些,而是看向一旁跪着的探子:“你再给我说说,那九龙神火罩,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呃?”上书房一众官员愕然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关注东秦强盛,皇上只关注九龙神火罩?

    “是,那九龙神火罩,有九根龙骨,上有九条火龙环绕………………!”探子恭敬的表述之中。

    “九龙神火罩?九龙神火罩?我姜家失传的宝物!”姜尚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九龙神火罩是我姜家的?”姜子山茫然道。

    姜尚却没有理会,而是陷入沉思:“如此说来,那吕杨……!”

    “爹,你说九龙神火罩,是我姜家的,那怎么在吕杨手中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吕杨无意得到,要不,吕杨也是我姜氏子孙,不过,能有如此深厚的阵法造诣,恐怕,多数是我姜氏子孙,呵呵,姜氏子孙吗?”姜尚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武秦皇庭!上书房!

    苏定方听着属下禀报。

    “大婚?三个月以后?”苏定方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官员疑惑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和周共工一样,对于覆灭生丹圣域并不在意,关注点居然是三个月后,王雄的大婚?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,你们下去吧!”苏定方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官员纷纷退下去。

    苏定方却是脸色阴沉:“王雄,你要是让青环难过,看我不收拾你,哼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东秦皇庭,凌霄城!

    一座山峰之地。蓝田玉坐在山顶石桌之处,喝着美酒,看着远处舞剑的贺剑之。

    王雄让贺剑之做蓝田玉的向导,贺剑之自然欣喜无比,就算蓝田玉曾经是丹神子夫人,贺剑之都没有丝毫在乎,而是能靠心中女神那么近,无比亢奋。

    这些天带蓝田玉简单转了转,蓝田玉对景色自然不在乎,以蓝田玉实力,多少景色都看过,还在乎这么点?

    于是,贺剑之尽力表现自己,以引起蓝田玉的注意。

    此刻,贺剑之就在表演一套自创的剑法,剑法凶猛,舞动而出,满天都是剑影,煞是好看,贺剑之舞动的极为卖力。

    可,蓝田玉喝着美酒,目光渐渐的就偏离了贺剑之,好似一个人发呆,想到深处,更是脸上露出一丝红晕,眼中闪过一丝痴迷。

    贺剑之舞剑之际,偶尔一撇,自然看到了蓝田玉的模样,一看之下,贺剑之忽然面色一僵,整个人都定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贺剑之看的出来,自己的剑道,对蓝田玉,好似没有丝毫吸引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吸引吗?

    贺剑之微微一叹,飞到了蓝田玉面前。

    “蓝,蓝仙子!”贺剑之小声道。

    一声呼喊,打断了蓝田玉的思绪,蓝田玉瞬间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蓝仙子?小鹤儿,你还和当年一样叫我?不用,你叫我蓝田玉就行!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吧,蓝田玉,你不喜欢我舞剑吗?”贺剑之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舞剑?呵,不好意思,刚才走神了!”蓝田玉抱歉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剑道呢!”贺剑之顿时小心赔笑道,故意找着话题。

    “剑道?呵,说起来,我对剑道的喜爱,只是一般吧,不如你,不如夏若天、花千红!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那么强的剑道,你怎么可能不喜欢?就连花千红、夏若天的剑道,也未必比你强吧,你跟悟出了剑道领域,我都还没做到,你怎么可能不喜欢,没有对剑道的痴迷,怎么可能达到这个高度?”贺剑之惊讶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好似根本没看出贺剑之的情意,只是当做一个朋友在诉说,也没有隐瞒:“我对剑道,真的只是感觉一般。我是因为一个人,才学的剑道!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个人?”贺剑之忽然心中五味成杂,一阵心痛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他喜欢剑道,他剑道厉害,所以,我才去学剑的!”蓝田玉眼中闪过一丝柔情。

    也许说话间还有所误会,但,蓝田玉眼中那股情意,却骗不了人,贺剑之瞬间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他的剑道很厉害?比你,比花千红、夏若天如何?”贺剑之忍着心里的难受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剑道?呵呵,我怎么能与他比?我比他差远了,包括花千红、夏若天,都不能和他比,他的剑道,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剑道!”蓝田玉眼露崇拜,崇拜中带着一股迷醉。

    贺剑之藏于袖中的拳头,捏出了青筋,眼中更是闪过一股强烈的不甘,自己心爱的女神,在崇拜痴迷另一个男人,谁受得了?

    “他是谁?我能知道吗?”贺剑之盯着蓝田玉,心里难受道。

    “他?他不在这个时代,呵呵,是我前世的师尊!”蓝田玉温柔道。

    “前世?你前世的师尊?他叫什么?”贺剑之露出勉强至极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鹤儿,你还想和我师尊比不成?咯咯咯,你就不要想了,他的剑道,天下第一,没人可以比的,没人可以超越的,谁也不可能!你永远比不过他的!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永远比不过他?剑道天下第一吗?”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难受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还准备请你帮忙,王雄那命轮,好像可以回上古,可否帮我问问,能不能让我也回到前世的时代,我想去找我师尊!或许……!”蓝田玉脸上微红。

    此刻,蓝田玉眼中尽是痴迷,就是一个木头也看得出来,那股甜蜜,让贺剑之心碎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雄儿的命轮,他跟我说过,只能去固定的地方,丹神子、巫元尊、雄儿,三个命轮去了同一个时代,你说你师尊,剑道天下第一,应该很有名吧,你说他叫什么?”贺剑之语气有些颤抖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‘通天教主’!”蓝田玉回忆中,眼中带出一丝甜蜜。

    “通天教主?呵呵,应该不是同一个时代!雄儿去的那个时代,没有什么剑道高手,雄儿说,那时还没有人族,妖族、巫族是天下主角!你前世是那个时期吗?”贺剑之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好吧,并不是,唉!”蓝田玉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蓝田玉想要回到上古,与崇拜的师尊重续前缘,可惜……!

    “蓝田玉,今天我有些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!”贺剑之笑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也没发现,此刻,自己笑的有多僵硬,不过,蓝田玉好似还沉浸在通天教主的风采中,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蓝田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剑之却是扭头就走,回了府上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到了自己的房中,贺剑之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,狠狠的大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第二天,贺剑之才红着眼睛出来,找到了王雄。

    “贺叔,这几天陪着蓝田玉,进展如何啊?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可贺剑之却沉默不已,眼中闪过一股决绝,眼睛更是通红。

    “贺叔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王雄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雄儿,贺叔厚颜,想要借你一枚命轮!”贺剑之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啊?命轮?你要去上古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剑道,太弱了,呵呵,我要去上古练剑!”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练剑?”王雄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要用剑道,打败一个人!我要以剑道,打败一个人!打败一个,我一生的宿敌!”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无比的坚定。

    王雄看出贺剑之的激动,没有阻拦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贺叔,这是巫元尊的命轮,可以去巫妖时代,不过,我在那的十年,发现那里的鹤族,好像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,你这一去,以你的剑道天赋,要不了多久,应该就能统帅鹤族吧!”王雄取出一枚命轮给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雄儿!”贺剑之此刻却没有心思说其他。

    拿着命轮,调头就走了!

    王雄看着贺剑之匆匆离去的背影,扭头又看了眼远处蓝田玉住的方向,好似猜到了什么,微微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蓝离焰刚刚穿了新衣服从外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撮合贺叔与你姑姑,好像不太顺利!”王雄苦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