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六章 老君山传人
    生丹圣山,王雄为今生父母,立了衣冠冢,今世的仇恨,暂时告一段落了!

    取得了大胜,自然是班师回朝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捷报,更是快速传向东秦皇庭的各大城池之中。

    无数还在观望的强者们,此刻得到消息,尽皆一片震撼,特别悄悄潜伏生丹圣山附近,观望这场大战的一些强者、哨探们,此刻更是震撼的无言以表。

    毕竟,十年前,谁都知道,东方王府,就是一个破落户,特别那王雄,根本和没修为一样的废物。

    可这才多长时间?这东秦皇庭就已经强盛如此了?

    东方最大的势力?或许还有大荒仙庭在前,可,两任大荒仙帝都在东秦皇庭,谁敢说大荒更厉害?

    消息传向四方,东方的残余小势力之主,纷纷露出骇然之色。尽皆感受到东秦的厉害,昔日,东秦发来招降书,还有些趾高气扬,觉得东秦狂妄自大呢,此刻才发现,不是东秦狂妄自大,是自己太狂妄自大了,将东秦的招降书都摔在了地上?自己是不是找死来着?

    丹神子,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,都一败涂地,自己能和丹神子比?

    王雄的车队缓缓向着凌霄城而去,王雄的先驱部队,更是踩着白云,向着凌霄城飞行而去。

    飞行之中,王雄正牵着蓝离焰的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看到,天空一声巨响,继而,滚滚血云铺天盖地,笼罩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天地间响起了悲鸣的号角,血雨从天而降,铺天盖地,降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巫元尊的神躯,看来被炼化了,真神殒落,天地同悲?”蓝离焰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一声巨响,大地之上冲天而上无数瑞气,霞光万千,仙乐飘飘,无数仙禽神兽虚影在天空涌向,一股浩大盛况笼罩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瑞气冲天,天地同贺,有新的真神诞生了?”商恨眯眼看着东方。

    “告白狂地洲,巫元尊已经被我炼化,从今天起,我就是白狂地洲新的真神,吾名‘艮刃’,剑神教六护法!”一声朗喝,瞬间传遍天下四方。

    剑神教,六护法,艮刃?

    “剑神教有第四个真神了?”吕杨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第四个真神?呵!”王雄也是眯眼凝重道。

    别人不清楚,王雄前世却记得真神的厉害,也许,真神单打独斗不怎么样,但,若是一个地洲,五大真神合力,那威力可是不凡的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艮刃?看来,还是夏司命棋高一着了!”蓝田玉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”王雄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,并非铁桶一块的,艮刃,是六护法,其实这艮刃,与离刃、坎刃、震刃关系不怎么亲近的!他,是夏司命的狗腿子!”蓝田玉露出一丝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刚刚臣得来的消息,剑神教此次帮丹神子,夏司命好像并不知晓,夏司命在闭关?”吕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闭关?哼,夏司命肯定得到消息了,剑神教,十八护法,就他心机最为深沉!”蓝田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夏司命假装在闭关,坐收渔翁之利?”吕杨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这老狐狸,的确做得出来!”商恨一旁冷声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安抚着商恨,商恨的父亲,就是死在夏司命手中,商恨这些年在大荒,就是为了报仇的,也就是为了花千红,才最终放弃这股执念的,但,商恨对夏司命了解最为深刻。

    “商先生,你也觉得,夏司命先前就藏在暗中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皇上!夏司命若是出关了,他肯定做得出来,他首先可以安排第四个真神给自己亲信,其次,可以在最危急的时候救三位真神,呵呵,可惜,这个好人,给蓝田玉做了!”商恨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如此说来,他比丹神子的心机还要深沉?”王雄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毕竟,生丹圣域灭了,东秦皇庭最大的对手,就是夏司命了。

    远处,夏若天并没有参与到王雄一行的交谈,独自坐在白云的角落,好似闭目参悟剑法,但,听到别人提到父亲,夏若天还是本能的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王雄似考虑到夏若天,也没在此事上多做追究,而是看向了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蓝田玉?你是阿离的姑姑,过去重重,我也不想多追究什么了,接下来,将是我和阿离的大婚,希望你能作为阿离的亲人参加,并送上你的祝福!”王雄看向蓝田玉郑重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看了看蓝田玉,虽然蓝离焰有了两世记忆成熟了很多,但,眼前女人,终究是自己的姑姑啊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刚好,有些琐事,还需要交代一下离焰!”蓝田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姑姑,当年,我爹被丹神子吃的时候,你为什么……!”蓝离焰咬着嘴唇,忽然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吃大哥?”蓝田玉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看你剑道,你应该可以出手救的,可你为什么没有,甚至,还嫁给了丹神子!”蓝离焰神色中有着一股烦躁。

    不仅蓝离焰,王雄也微微皱眉,当初,若是蓝田玉阻止了这个惨剧,王洪、蓝离焰的父亲,恐怕都能活下来。可……!

    蓝田玉摇了摇头:“抱歉,我说了你恐怕不信,但,那日,我的确不在生丹圣山!我出白狂地洲了!”

    “出去了?”蓝离焰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错,出去了,出去帮你和大哥,找到家族祖地,联系上了蓝氏家族,回来本来要告诉你们好消息的,却……!”蓝田玉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?呵!”蓝离焰心中有些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问起了,那就正好一起说吧!蓝氏家族,其实,王雄先前说的已经接近了!”蓝田玉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?我何时说了蓝氏家族?”王雄露出一丝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?你给离焰安排的新身份?用来掩人耳目的身份?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狂地洲外,老君山,外出游历的尹仙子?”一旁商恨一愣。

    当初,蓝离焰的面具摘去,谁也不知道蓝离焰真面目,王雄就给她捏造了一个身份,一个炼丹厉害的身份。老君山,尹仙子?

    王雄惊愕的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生丹圣域的开创者,蓝青墨,如王雄说的一样,就是出自老君山!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君山?”王雄神色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当年随意捏造了一个地方,居然如此巧合?

    “老君山有十脉,由中古时期之前,太上老君的十脉弟子组成,玄都大法师,尹喜,上洞八仙!”蓝田玉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太上老君?”一旁商恨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地球熟知的名字啊。地球道教,谁不知道太上老君?还有那玄都大法师,尹喜,上洞八仙,谁不知道啊?

    可眼前众人,包括王雄都皱起了眉头:“太上老君?没听过,还有这十脉,好像也没怎么听过!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点了点头。表示没听过!

    一旁商恨一脸古怪,这些在地球熟知的神仙,你们怎么都不知道啊?

    蓝田玉却是笑道:“你们不知道,那正常,因为,也不知是谁做的手脚,上古到如今,历史出现过多个断层,除了极少数隐秘的古老宗门有记载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历史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还没说蓝氏家族!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蓝氏家族,老君山的上洞八仙,其中有一个叫着蓝采和!蓝氏家族的起源,就是这蓝采和,或者说,你我今生,都是蓝采和的后代!”蓝田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蓝采和?”王雄等人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显然,也没听过这神仙之名。

    一旁商恨却脸色古怪,蓝采和,我听说过啊!我还听过八仙过海呢!为什么你们都没听说过?难道我地球还是什么隐秘的古老宗门不成?

    “老君山,很有名吗?”蓝离焰却不在乎这个蓝氏家族。

    “老君山,在外界,属于一个极为隐秘的宗门,寻常人,连起山门在哪都不知道,反正所有人都知道,老君山拥有这世间最厉害的丹药,其中九转金丹,更是名动天下!”王雄一旁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我也不在乎什么老君山,也不在乎蓝氏家族?也算了吧,我也不想去!”蓝离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无所谓?那算了,当我没说,其实,我也没当回事!太上圣人的传承宗门罢了!”蓝田玉却是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在乎?那为什么你回来,没有给我爹报仇,反而……!”蓝离焰有些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蓝田玉却是摇了摇头:“我是与蛇藤族有仇!我在丹神子身边,是想要摸清蛇藤族的底细罢了!”

    “蛇藤族,与你有仇?”王雄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前世,当初剑神教教主,帮我唤醒了前世记忆,我的仇,不是现在结的,是在中古之前!和蓝氏家族没关系,只是我个人仇怨!”蓝田玉眼中闪过一股狠厉。

    蓝田玉也不在乎这什么蓝氏家族?

    王雄还听得出来,蓝田玉对那老君山,也没有多大尊重的意思,蓝田玉找寻蓝氏家族,只是为了蓝离焰父女罢了?

    “罢了,既如此,我们也不谈什么老君山了,蓝田玉,我和阿离的婚礼,还要筹备些日子,在此期间,我给你安排一个向导吧,负责你在凌霄城的各种生活?”王雄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!”蓝田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贺叔,接下来些日子,麻烦你接待一下阿离的姑姑,可好?”王雄看向一旁紧张的不敢说话的贺剑之。

    贺剑之早就暗恋蓝田玉了,可惜,昔日的自卑,让贺剑之见到心目中的女神,却久久不敢开口,如今,王雄给自己制造独处的机会?

    “好,好好!”贺剑之有些木讷的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小鹤儿?以前在生丹圣地,就总是跟着我?也好,东秦,就和你最熟。你就给我做几天向导吧!”蓝田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!”贺剑之忽然感觉幸福来得太快,一时不知如何表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