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五章 立冢
    上古,帝俊时代!南天门!

    东皇钟悬挂南天门之上,东皇钟下,镇压着巫元尊。

    巫元尊无法动弹,但,思绪还是有的。看着万妖朝贡天宫凌霄宝殿,心中也早就震撼莫名了,同时无比嫉妒王雄,凭什么他来上古,短短时间就能名动天下?

    巫元尊虽然被镇压,但,并不绝望,因为巫元尊知道,穿越到这上古,除了自己,还有一群其它长生不死族的,并且已经在巫族扎根了,早晚会来救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巫元尊被镇压等候之际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巫元尊忽然浑身一颤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你敢盗我肉身,夺我命轮?”巫元尊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丹神子对付王雄之际,利用巫元尊的命轮,勾连巫元尊灵魂,获得天道神格的权利,调动天道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,巫元尊虽然不能动,但,感觉到了灵魂的波动。

    巫元尊心中咒骂丹神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巫元尊陡然瞳孔一缩,灵魂之躯顿时无比痛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即便被镇压在东皇钟下,巫元尊都是痛苦的一声大吼,引得无数妖族投来惊诧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断了?切断了?怎么会,切断了我和命轮的联系,岂不是,我的灵魂回不去了?回不到未来了!是丹神子做的吗?是谁!”巫元尊面露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通过命轮,可以反回上古。可此刻,断了联系,就好像风筝断了线,再也回不去了?

    巫元尊露出一股恐惧。

    未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?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纵然巫元尊此刻惊恐无比,却也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被镇压在东皇钟下。除非巫族来救,除非东皇钟毁掉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白狂地洲!

    生丹仙人被屠戮干净,东秦威军,无不一片欢呼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无论是东秦昔日的将士,还是后来投靠东秦的将士,此刻都是亢奋的颤抖之中。

    生丹圣域啊,昔日白狂地洲东方,第一大势力。

    那些听到生丹圣域名号时都闻风丧胆的仙人们,此刻尽皆激动不已。因为,那诺大的生丹圣域,就被自己铲平了。

    昔日,生丹圣山,四十八脉脉主,天仙数量,浩瀚无比,教主丹神子,更是言出法随,无所不能。生丹联盟强盛时期,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!无人敢逆其大势,可如今呢?

    生丹圣域,连同诺大的生丹联盟疆土,尽归东秦皇庭所有了。

    四周生丹仙人的尸体,已经被清理了一番,王雄踏步从帅台上走下,带着蓝离焰,缓缓一步一步踏着台阶,走上生丹圣山。

    这一刻,没人敢在天上飞行,东秦所有官员、将士,都随着王雄一步一步走着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猜到了王雄的意思,王雄在缅怀父亲,王洪。

    一步、一步,王雄怀着沉痛的心情,走到了生生造化殿广场,看着被清理过的广场,王雄心中一阵沉重。

    虽然经历了很多,但,今世十岁前的记忆还在,那个逗弄自己的父亲音容,好似还在耳边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雄雄,今天有没有好好练功啊?来,阿爹给你买了芝麻酥,吃了再练,唉,你娘做的芝麻酥才美味,可惜……!”

    “小雄雄,阿爹没保护好你娘,但,阿爹保证,一定不让任何人伤害你,除非我死!”

    “小雄雄,练不好,就不要练了,阿爹带你玩捉迷藏吧,呵呵,或许阿爹能陪你的日子也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小雄雄,阿爹要是走了,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,阿爹不指望你能出人头地,阿爹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!”

    “小雄雄,让阿爹最后再抱抱你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时候,王雄还没开窍,还不懂事,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些信息,那时候,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总是愁眉不展,那时也不明白,父亲为什么每次都抱着母亲的画像,偷偷一个人流泪,却在自己面前永远都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现在,王雄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惜,子欲养而亲不在了!

    生生造化殿口,王雄强忍泪水着回忆小时候的一切。心中早已沉痛莫名了。

    一旁蓝离焰扶着王雄,能感受到王雄此刻身躯在颤抖。

    身后所有将士都不开口。四周一片寂静,等待着王雄。

    缅怀了一下过去,王雄最终才坦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爹,丹神子乃是异族,孩儿现在做不到将其杀死,只能让他保持被镇压的状态,这生丹圣山,本来当为你入主的,被丹神子夺取,孩儿就将其平灭了!还你一份公道!孩儿在凌霄城,没有为你立墓,就是在等这一天,等这一天,用这生丹圣山为你立墓,为你和娘立一个衣冠冢。”王雄无比郑重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。王雄翻手取出一块巨大的石头,放在生生造化殿前方。同时探出手指,印刻石头之上。

    先父,王洪,之墓!

    先母,钟萱,之墓!

    儿,王雄,立!

    王雄用手,在石碑上,刻了父母的名讳!

    衣冠冢立好。

    王雄对着父母的巨碑,沉痛的拜下。

    王雄拜下,近乎所有东秦官员也跟着拜了下来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生丹圣山远处。

    夏司命手中扣着丹神子的灵魂。目眺远方。

    “二护法,是蓝田玉?呵,李神仙,你隐藏的还真深啊,不过,这蓝田玉,貌似也脱离你的掌控了!”夏司命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掌心,就是逃窜的丹神子。此刻,被夏司命压缩成了一个球形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,你放了我,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!”丹神子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此次,可谓是一败涂地,被王雄各方面打败也就罢了,甚至连修为都瞬间全部毁去了,结果遇到了守株待兔的夏司命,自己连反抗,都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可以给我?呵,你的一切,我都不需要!”夏司命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还有……!”丹神子焦躁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城府极深,自然很多东西都隐藏起来了,就算今日一败涂地,丹神子都相信,自己布置的其它棋子,能让自己很快恢复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只要镇压异族罢了!”夏司命看着丹神子,面露一丝寒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?”丹神子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要立国大荒吗?还有,为什么削尖脑袋进入剑神教吗?你知道吗?”夏司命语气忽然变的冰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的夫人,就是被你们异族害死的!”夏司命语气中有着一股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夫人,要将我儿夏若天,培养成最强剑修,让他不要重蹈我夫人的覆辙,同样,我也在我夫人还未冷却的肉身面前发过誓,我要镇压所有异族,我要用所有异族,给我夫人陪葬,哈哈哈哈,你以为,你还有翻身的机会?”夏司命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我杀的你夫人,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丹神子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夫人死了,而你,是异族!你从王雄手中逃出来也没用,就继续被我镇压吧,我要你永生永世,再也见不到天日!”夏司命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等一下,我还有话要说!”丹神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可夏司命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探手一捏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掌心的丹神子瞬间被捏成了一个小球,同时,无数禁制封印将其镇压,让其再也无法复原。

    夏司命将小球收入袖中。

    “王雄镇压你的肉身,我镇压你的灵魂,呵,你也算是厚葬了!”夏司命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抬头,夏司命看向远处王雄在给父母立碑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丹神子和巫元尊的命轮,被王雄得去了!不过,也无所谓,王雄、丹神子、巫元尊的命轮对应的,与我又不在一个时代!”夏司命淡淡道。

    目光,看向远处的儿子,夏司命神色微微缓和:“若天?你也领悟剑道领域了?很不错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片天空之上,离刃、坎刃、震刃带着一群剑神教弟子快速飞行之中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是二护法吗?真的是她?”震刃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,还能是谁?当年剑神教立教的时候,二护法用剑,追着我们跑,逼得我们认大姐大,忘记了?”坎刃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当然记得,当年二护法强势无比,可惜,剑道比大护法差了点,最终才屈居第二的!”震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二护法,没错,我也没想到,二护法是她,居然是蓝田玉!”离刃也震撼道。

    “二护法剑道怎么会那般厉害?还有,她刚才说,脱离剑神教,什么意思?还有,她是得教主之令,才救我们的?”震刃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当年教主找寻一众护法时,二护法是受了教主恩情,才愿意入教的!”坎刃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恩情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像是,教主帮二护法,回忆起了前世记忆吧,听说,二护法的剑道,来自其前世记忆,当初定十八护法排名的时候,二护法虽然恢复了前世记忆,但,剑道还没有恢复巅峰,所以,不如大护法!”坎刃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那二护法、大护法,谁更厉害?”另外三个护法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反正,大护法也深不可测,昔日教主在的时候,大护法说话的语气,也没有过分尊重教主,大护法也不简单!”坎刃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我剑神教,还真是……!”震刃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别管其他了,这次,丹神子找到我们做交易,大护法还闭着关,我们私下答应的,别出了岔子,丹神子被镇压了,我们先去将巫元尊的神格夺了,先给我剑神教,再添一名真神!”离刃眼中闪过一股坚定。

    “不错,快过去!”众护法眼睛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