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三章 蓝田玉倒戈
    丹神子心中一阵冰凉!这王雄好似自己克星一般,自己的一切手段,都被克制的死死的?

    头顶上空,东皇钟碎片再度镇压下来,好似灭顶之灾,让丹神子心中忽然生出了无数悔恨。

    悔恨几天前,为什么不离开,悔恨当初,为何要结仇王雄。

    手中还有巫元尊沉眠的肉躯,吞了巫元尊的肉躯?

    巫元尊是真神,真神没有肉躯,而是由天道神格,凝聚一个神躯的,别人不清楚巫元尊底细,丹神子岂会不知道?

    巫元尊,当初就是魂体出窍,利用神格,成就真神的,这肉躯,封藏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,却是被丹神子找到了。至于巫元尊神格的神躯,在另一个地方,那是丹神子用来收买剑神教的筹码。

    吃?

    吃了以后,再被王雄一剑斩杀,再变成废人?

    不行!这是自己最后的筹码了,要是再废了,连逃跑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以肉身引神魂,以神魂引神格,以神格显天道!真神领域,天道无穷!”丹神子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却看到,巫元尊的肉身忽然冒出亿万血光,血光之中,巫元尊的口中,更是冒出一个金色光亮的命轮。

    “巫元尊得到的那枚命轮?”王雄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丹神子用巫元尊肉身催动这命轮,连通巫元尊上古之魂,再通过巫元尊的神魂,调动巫元尊的神格之力,引动天道之力?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以巫元尊肉身为中心,一道血色光柱瞬间冲天而上。

    光柱上空,陡然冒出一个浩大的血色天眼,天眼一出,内部冒出滚滚血光,调动滚滚天道之力。

    丹神子眼睛一瞪,在血色天道之眼下方,再度冒出一个天眼来,那是丹神子的天眼。

    丹神子的天眼已经没有气运可用,但,可以消耗里面的道种引动天道之力。

    丹神子消耗自己天眼里的道种,引动天道之力,催动巫元尊的天道之眼。

    就看到,滚滚天道之力,瞬间涌入巫元尊的肉躯之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瞬之间,巫元尊的肉身,忽然暴涨而起,好似化为亿万血色蛇藤,在天道之力催动下,膨胀的铺天盖地,犹如汪洋一般,将王雄瞬间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困!”丹神子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丹神子在操纵巫元尊的真神之力?

    四方无数修者瞪大眼睛,还有这样的操作?

    而被无尽血色蛇藤笼罩的王雄,却没有慌张,更是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,你终究不是巫元尊本人,用巫元尊的肉身、命轮,调动真神的天道之力?根本发挥不出最大的力量,也想拦朕?”王雄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金乌分身,大日煞轮,瞬间冒出万千太阳真火,将四周无数蛇藤快速焚烧,无数金乌爪子,更是快速撕碎蛇藤。

    而王雄本体,更是踏步间,周身冒出无数黑藤。

    却是王雄也调动了自己的天眼。

    滚滚藤蔓,在无数青龙的统帅下,瞬间撞向了无数蛇藤。

    高空之上,三个天眼争锋相对,下方,王雄有浩瀚的气运可以调动磅礴的天道之力,轰鸣四起之间,将血色蛇藤快速撕碎。

    丹神子此为,最多只是让王雄行动放缓罢了,那金乌已经快要撕碎了蛇藤海,本体更是用巨阙剑劈出了一条剑路,眼看就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丹神子如今的力量,连人仙都不到,此刻四周都是东秦将士,连逃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生丹圣山四方,已经被朕大军包围,朕看你能逃到哪里!”王雄大笑的要破碎蛇藤海出来了。

    丹神子翻手,又取出一个命轮,那是丹神子自己的命轮。

    丹神子脸色难看的盯着王雄:“王雄,这一局,是你赢了,但,你抓不住我的,我最多毁去肉身罢了,等我回来,等我历经百万年回来,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丹神子狰狞无比。也是气愤无比。

    斗不过王雄,还被困在了这里,如今,唯一能做的,就逃,逃到上古,利用命轮,将灵魂送到上古,抛弃肉身。

    丹神子将命轮一抛,身形一颤,灵魂出窍,就要钻入命轮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蛇藤海中,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王雄破坏蛇藤海的力量越发巨大,甚至束腰音环一颤,无数蛇藤化为齑粉,但,蛇藤海太厚了,王雄想要一下子闯出去,根本做不到,只能眼睁睁看着丹神子灵魂逃到上古去?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的,王雄,我回来之时,就是你灭国之际!”丹神子钻入命轮前一刻,发泄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枉死~~~~~~~~~~~!”陡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却是远处帅台之上,蓝离焰看到丹神子居然要逃到上古,哪里答应?顿时取出王雄让自己拿着护身的‘枉死城令’!

    枉死城令一出,顿时形成一个领域。领域压制肉身之力,本来,这股压制力量,伤害不到丹神子的灵魂,可蓝离焰操纵枉死城令,凝聚出了一个天道血掌。

    天道血掌来不及捕捉丹神子灵魂轨迹,就一握命轮,将丹神子的命轮握住了,并且快速拖向自己之处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丹神子要进入命轮内部,回到上古的。命轮忽然没了,丹神子瞬间扑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丹神子灵魂惊叫道。

    一扭头,看到自己的命轮,飞向了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蓝离焰,你找死!”丹神子陡然惊怒道。

    命轮没了,自己就回不到上古了,那自己连逃都逃不掉了?

    不行,必须要离开,必须要离开,自己可不能被王雄镇压万世。

    想要离开,必须要将命轮夺回来。

    丹神子操纵巫元尊的手,猛地一催动,顿时一股血色天道之力灌入了丹神子的灵魂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面露痛苦之色,丹神子的灵魂瞬间膨胀而起,周身冒出亿万蛇藤,向着蓝离焰所在的帅台而去。

    天道之力膨胀了丹神子灵魂,让其灵魂顿时出现了无数裂纹,显然,这种膨胀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但,为了能离开,丹神子什么都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魂体蛇藤暴涨,铺天盖地,眼看就要将蓝离焰所在包围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贺剑之、花千红、夏若天、吕杨、商恨、余烬等人,根本来不及救,一个个被这忽然变化弄的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王雄顿时惊怒。

    羲离被丹神子害死一次,王雄可不希望蓝离焰也被害死了。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王雄不惜一切代价,再度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王雄本体面前的蛇藤终于彻底爆开了,一道口子打开,王雄本体一阵虚脱,但,金乌分身却是化作一道流光,瞬间扑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魂体蛇藤,眼看就要将蓝离焰淹没了,金乌王雄面露焦急,轰然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蛇藤速度、金乌速度,近乎差不多了,眼看蓝离焰就要被救了,同样,也可能遭到蛇藤毒手。王雄露出惊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却在此刻,陡然一道剑鸣响起,一道蓝色的剑芒,从天而降,剑芒凶猛,速度极快,在蛇藤淹没蓝离焰的前一刻,瞬间将无数蛇藤斩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~~~~~~~~~~!”丹神子的灵魂,顿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灵魂,被这一剑斩断了?

    这蓝色剑芒,是谁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金乌王雄也骤然扑到蓝离焰身旁,一把将蓝离焰保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丹神子痛苦的大叫,所有人看向那一剑斩来的方向。却看到,那斩来一剑的不是旁人,却是丹神子的夫人,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!”无数生丹仙人惊叫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踏在空中,周身剑气环绕,其剑气之炽烈,好似,比之花千红、夏若天的都不弱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可能?她的剑道?”贺剑之惊讶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一直对蓝田玉恋恋不忘,原以为,蓝田玉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,可,眼前蓝田玉斩出的剑道,怎么,怎么比自己还强?

    “蓝田玉,你这个贱人,你敢背叛我……!”丹神子盯着蓝田玉惊吼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此刻却面色平静,露出一丝冷笑道:“丹神子?哼,早在你吃了我哥哥的时候,我就能杀了你了,若不是要打听你们异族的底细,你以为我这些年,会委身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丹神子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通过你,我已经对你蛇藤族的底细有足够了解了,丹神子,吃我兄长,还要害我侄女,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!”蓝田玉踏在空中,周身剑气四射。

    “姑姑?”蓝离焰茫然的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蓝田玉这些天在丹神子身边,原来是忍辱负重?

    “呲吟!”蓝田玉一剑从天空斩来。

    一剑斩出,虚空巨颤,威力之大,让四方所有剑修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剑道,居然不弱于我?”高空中的花千红惊讶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也瞪大眼睛,因为只有真正的剑修,才能看出这一剑的可怕,剑出领域现。一个比花千红更强的剑道领域?

    蓝田玉?

    贺剑之更好似不认识蓝田玉一般。怎么可能?她的剑道,怎么那么强?

    剑势滔天,一剑射来,就连王雄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王雄本体、金乌分身汇合,将蓝离焰护在身后,惊诧的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王雄算漏了蓝田玉,此刻无比凝重,以防蓝离焰再遇到危险,丹神子更算漏了蓝田玉,想不到自己这枕边人,居然如此凶猛?

    王雄的强大,已经让自己绝望了,如今又多了一个蓝田玉,今天,插翅难逃了吗?

    “巫元尊,绽放你的天道!”丹神子最后只能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催动真神的天道之力,巫元尊的肉身,再度冒出无尽血色蛇藤,轰鸣间将生丹圣山彻底笼罩了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蓝田玉的剑芒,轰然重击在血色蛇藤海上。

    血色蛇藤海瞬间炸碎大片。巫元尊的肉身,也毁坏了大片了。

    但,却给丹神子形成了一个小的短时间避难空间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丹神子虚弱的跌倒在地,不止肉身重创,就连灵魂,也重创了,此刻虚弱无比。

    这一个小避难空间,只有丹神子一人?不,还有一个,蛛皇!

    “咳咳,蛛皇?还是你效忠我,最后还来为我护法,快,我让你挖的地道呢?快带我走,巫元尊肉身藤海,挡不住多久的,快,带我走!”丹神子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,虚弱的看向蛛皇。

    蛛皇到了近前,扶起了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教主,你伤的好像挺重的?”蛛皇看着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,没事,只要出去,只要有足够的鲜血,我能很快复原,我能很快恢复巅峰,快带我离开!”丹神子痛苦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恢复巅峰,恢复到真仙修为,并且长生不死吗?”蛛皇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灵魂已经破碎大半了,但,我肉身虽然重伤,但不缺什么部分,我肉身可以长生不死,我,嗯,你想干什么?”丹神子陡然一惊。

    却是蛛皇忽然一剑刺入了自己的丹田。在自杀?

    自杀?不,蛛皇只是毁去自己修为罢了,同时,将丹神子的手放在了自己心脏口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?好一个能长生不死的种族,你这具不死不灭的身躯,我要了,交换!”蛛皇陡然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交换?你不是蛛皇?”丹神子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我当然不是蛛皇,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野畜生,巳无极,哈哈哈,丹神子,你也有今天!”蛛皇狰狞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灵魂在快速交换之中。

    丹神子原本还惊怒无比的,可,在交换之后,丹神子却忽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巳无极的灵魂,进入了丹神子的身体,丹神子灵魂,进入巳无极的身体。

    巳无极本来还激动之中,可下一刻,却脸色一变:“怎,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,不能动了吧?还有,无法从蛛皇这具肉身,抽回精华能量了吧!”丹神子却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却看到,寄居蛛皇身体的丹神子,缓缓站起身来。而寄居丹神子肉躯的巳无极,却摊在地上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我怎么不能动了?”巳无极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丹神子拔出自己丹田上的长剑,露出一丝难看之色:“你这个废物,居然还破坏这具身体,哼!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?你骗我与你交换身体?”巳无极一激灵,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?本来,只是随意落的一子,本来以为用不到了,却最后,还是需要通过你这躯体离开!”丹神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早就知道我是巳无极,还有,你给蛛皇当初的功法,就是为了害蛛皇,让我夺舍他?为什么?为什么!”巳无极瘫软在地,无法动弹,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本来我对你‘交换’神通,还挺有兴趣的,所以才将蛇帅处得来的功法给你练。不过,现在来不及了,你就代替我,被王雄镇压吧!”丹神子一指,点向巳无极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为什么,不可能的,你不要你肉身了?我可以带你出去的,我可以带你从地道逃走的,放了我,我这还有你肉身呢,我还有你肉身呢!”巳无极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肉身?呵,你不懂,我蛇藤族,以灵魂为主,肉身其次,我不留下这具肉身,你以为王雄会轻易让我离开了?地道?王雄操纵藤蔓,不会找到地道?到时我如何逃?你帮我吸引王雄注意力吧,至于地道位置!呵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丹神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!”巳无极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丹神子一指点在了巳无极的眉心。就听到其眉心一声‘嘭’响。

    巳无极瞬间双目变的呆滞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抹干净了你的灵魂印记,再给你一丝残念指令,全力逃跑吧!”丹神子再度灌入一丝残念在这具肉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巳无极交换来的那具肉身,瞬间咆哮而起,冲天而上,想要逃窜一般。

    丹神子却是瞬间钻入生丹圣下的一片林中,一个地洞之处,一闪而逝,消失在了那洞里。丹神子通过地道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!”

    外界,一声巨响,巫元尊的血色藤海,瞬间炸开,没了丹神子操纵,天道之力也在崩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吞!”外界王雄本体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却看到,王雄的天眼,忽然形成一个黑洞,以蛇吞鲸之势,将丹神子的天眼、巫元尊的天眼全部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之中,乌云笼罩了三个天眼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下方,藤海消失,巫元尊残破的尸体也暴露出来,而‘丹神子’骤然冲开残破藤蔓,向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“逃?哪里逃,斩!”蓝田玉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看到,‘丹神子’的躯体,轰然斩碎而开,但,下一刻,却是快速拼接复原之中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还是我来镇压吧,镇!”金乌王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东皇钟碎片瞬间降落,瞬间将那具‘丹神子’尸体镇压,‘丹神子’尸体瞬间变小,被东皇钟碎片的能量包裹而起,飞回缓缓落到了王雄手中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终于将他镇压了!”蓝离焰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丹神子寄居蛛皇的身躯,通过地道,很快逃到了另一头。可迎面,却遇到一个身穿黑袍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丹神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丹神子寄居的蛛皇肉身,被焚烧一空了,而丹神子的灵魂,也落在了黑袍人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这种情况,你都能逃出来?呵,可惜,你遇到了我!”黑袍人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”黑袍人掌心的丹神子惊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