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九章 你错了
    第一更!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金乌城!

    从不周山南,陆续有妖神归来了。

    不周山归来的妖神们,惊叹于金乌城发生的事情,妖帝和东皇,兄弟反目成仇了?东皇要镇杀十二公主与常羲妖后?

    归来的妖神,好似做梦一样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而金乌城的妖神们,却听着来自不周山南的情况。

    羲离女神死了?中了巫族的埋伏?东皇太一本来要开开心心迎娶羲离女神的,结果,却是巫族的圈套,巫族不仅害死了羲离女神,还差一点害死了东皇太一,东皇丧偶之痛,才会情绪大变,要回来杀公主与常羲妖后。以至于妖帝、东皇反目成仇?

    妖帝、东皇,在妖国中的地位,都极为的高,以至于,就算发生了如此大事,也没有哪个妖族敢乱嚼舌根。

    不过,所有妖神一起看向九尾狐的时候,都不自觉的露出一种看死人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起源,都是九尾狐造成的!

    若不是要等待妖帝、东皇回来处置,此刻九尾狐不知要死多少遍了,而日神族的族人、普通的妖民,不断用石头砸着九尾狐。

    九尾狐瘫软在地,眼中只剩下深深的惊悚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,等太阳上,等大雷音宫传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有妖神想不到,此刻的太阳之上,大雷音宫虽然不在有争斗,却陷入了一股莫大的悲哭之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就为了这么一群蛇不蛇、藤不藤的怪物,你要杀太一?他可是你亲兄弟啊,夫君!”羲和哭泣之中。

    “哇,哇,哇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小金乌,却是心有余悸的叫着,特别是被太一救下了的老六,此刻看着帝俊,一脸的欢喜。

    这种来自血脉的联系,让帝俊不用看,都能感受到,这是自己的种!这十只小金乌体内,流淌着的是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这才是自己的儿子,这才是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眼前,东皇钟镇压之下,常羲、十二公主复活了,复活之际,已经变成模样,不在是之前女子模样,而是男人的形态,更重要的是,其中几个公主复原,甚至化为蛇藤模样。看的帝俊眼中一阵嗡鸣。

    一旁羲族长缓缓能动了,惊讶的看着四周:“这,这刚才发生了什么?常羲妖后呢?”

    “常羲?刚刚要害死我的孩儿,被太一镇杀了!”羲和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镇杀,镇杀好啊,啊,不好,那是常羲妖后,那太一……!”羲族长还没弄清楚眼前情况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太一?被夫君剑刺入胸膛了,忽然没了,我也不知道,忽然没了,呜呜!”羲和悲伤的哭着。

    羲和听到太一临走前所说的‘永别了’,羲和有种感觉,或许,从此再也找不到太一了。

    羲和感觉的没错,或许,羲和一辈子都找不到太一了,因为,太一根本不在这个时代了。

    “常羲?巫元尊?长生不死族?”帝俊看着眼前东皇钟镇压的一群怪物,整个脑袋都是一阵嗡鸣。

    太一走了,走时留下被自己刺伤的鲜血,还有那十几滴泪水,却好似一瞬间将帝俊心中的怒火全浇灭了。

    帝俊也不知怎么了,忽然间心中无比悲伤,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充斥全身。

    “若常羲是长生不死族,那太一,也不是我弟弟,他只是王雄,他只是夺舍我弟弟的王雄,他只是王雄!”帝俊呐呐自语。

    帝俊好似在不断强调着王雄的身份,似在不断催眠自己,告诉自己太一是骗子,可,不管如何催眠,帝俊都感觉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为什么啊?为什么要杀太一啊,你为什么啊?”羲和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弟弟,他是王雄,他害死了我弟弟!夺舍了我弟弟!”帝俊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一众妖神听不到,但,羲和却听到了,帝俊又说这话了?

    四周,一众妖神还想前来安慰,但,羲和却开口道:“出去,你们所有,全部出去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一众妖神惊讶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出,帝俊情绪不对劲,可羲和喝斥,众妖族只能纷纷退去。

    “羲和,这是怎么了?”羲族长还想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也出去,出去!”羲和悲痛的叫着。

    羲族长一阵愕然,但知道羲和有话要对帝俊单独说,也没有多打扰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只剩下十个小金乌哇哇的叫喊,羲和却是轻轻的扶着帝俊,羲和能感受到,帝俊身体的紧绷,此刻,好似处在一种天人交战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们是夫妻,你告诉都怎么了?为什么你说太一不是你弟弟,为什么说他是王雄?我们是夫妻,夫君,你对我说,好不好!”羲和柔声道。

    帝俊因为太一的绝望而不知自己情绪怎么低落了,又因为常羲、十二公主是异族,更加的受到冲击,此刻,心灵无比的脆弱。

    羲和是妻子,自己最亲近的人,帝俊看着羲和,悲声苦笑: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从头说,我听着,我听着!”羲和柔声道。

    帝俊悲痛之中,从自己诞生开始说起,说到太一诞生,说到知道太一的身份,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期间,帝俊脸上不断扭曲,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好希望,太一就是太一,为什么,为什么他不是!为什么他是王雄!”帝俊眼中闪过一股血丝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错了!”羲和却是悲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?我哪儿错了?”帝俊抓着羲和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?你说太一不是你弟弟,你说太一夺舍了你弟弟,你说太一害死了你弟弟,那你说,你弟弟是谁?不是太一,还有谁?”羲和问道。

    帝俊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诞生的时候,你弟弟还没开启灵智,还没诞生,就不存在你弟弟,若,你认为当初金乌蛋中的火气是你弟弟,那害死你弟弟的,不是太一,而是你,你为了诞生,夺了你弟弟的精火之气,是你……!”羲和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帝俊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精火之气,根本不是生命,所以,你没害死你弟弟,同样,太一也没有,太一从那蛋壳出来,与精火之气融为一体,太一就是你亲弟弟啊!”羲和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他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!”帝俊依旧顽固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如何认定谁是你弟弟?”羲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弟弟,是那蛋中诞生的生灵。”帝俊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一不是吗?”羲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帝俊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“从未来穿越也好,从古时候穿越也好,只要诞生了,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是你弟弟啊!王雄怎么了?你弟弟是太一,和王雄有什么关系?或者,王雄就是太一,你纠结一个名字干什么?”羲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帝俊一时词穷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太一诞生之后,可怀有不良目的的在你身边,为了伤害你,还是为了从你手中抢走什么?”羲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帝俊低着头。

    就因为没有,帝俊如今,才有这一股负罪之感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,而是,不仅仅没有从你这得到什么,还不停的为你付出,你扪心而问,他有没有对不起你?你是妖帝,万妖为什么也尊重太一?因为,有危险的时候,太一一直抢在前面,不是他为自己征战天下,而是为了夫君你,身先士卒。妖国,是太一教你的吧?祖龙岛,也是太一帮你的吧?帝临天下,少了太一,妖国能有这般气象吗?太一本来可以自己立国的,他怎么做的……?”羲和难受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或许……!”帝俊难受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常羲是哪来的,但,常羲的的确确在害你的儿子,太一拼了命的救你妻儿,可结果,却被你一剑刺了个透心凉,太一最后的话,我听出了绝望,他说,再也不回来了,再也不回来了!”羲和难受道。

    帝俊此刻心中也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被常羲一番分析,帝俊忽然发现,昔日的猜忌,多么的可笑。弟弟?太一,就是自己弟弟,因为有着另一份记忆,就不是自己弟弟了?

    从蛋壳里诞生的一刻,兄弟关系就确定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刚,自己对弟弟下了杀手?

    帝俊心烦气躁,帝俊心伤难受,不断催眠自己的声音,被此刻的兄弟情感彻底冲垮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走走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不要跟着我,谁也不要跟着我,这里,谁也别动,谁也不许动!”帝俊难受的起身。

    哪怕羲和的话,帝俊也不听了,帝俊不想待在这里,待在这里,帝俊莫名的悲伤。

    一步,帝俊跨出了太阳,帝俊也不知道去哪里,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飞着,一路上,帝俊脑中好似要炸开了一样,各种情绪都有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弟弟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我弟弟!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已经死了!被王雄害死的!”

    “不,我弟弟就是太一,金乌蛋中凝聚的第一个灵智,第一个生机,就是太一!”

    “太一,就是我弟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帝俊脑中嗡鸣,难受的一声大吼,也不知飞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帝俊落在了一个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里,是太一诞生前帝俊居住的地方,这里,才没有太一的痕迹,这里才能清静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是狂神殿。

    在太一诞生前,帝俊开辟的一个道场,就在不远处的高山之上。

    那高山之上,狂神殿已经崩塌了。

    帝俊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的到了山顶,到了残破的狂神殿口。

    狂神殿已经是一片废墟了,好似被哪个山头的妖怪破坏过了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只有这里,才没有太一的影子,因为这在大地的西方,妖国的势力,还没扩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哈哈哈!”帝俊取出一壶酒,一边喝着酒,一边哭着笑着,坐在山峰之巅。

    “呀,狂神,狂神回来了!”顿时,一个惊呼响起。

    却看到,一个小妖怪惊喜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朱厌?你在这啊?”帝俊喝着酒,爱答不理道。

    “奴仆朱厌,拜见狂神,狂神,你怎么哭了?我知道了,你一定也是为狂神殿难过,狂神,你走了这十年,来跟你学修行的大妖、小妖全跑了,其中一个大妖,还将狂神殿洗劫了一番!全跑了,他们全跑了!我狂神殿的基业,全没了!”朱厌悲伤道。

    “狂神殿的基业?哈哈,这也叫基业?”帝俊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我狂神殿,可是这方圆万里,最大的妖山,虽然没什么族人,但,只要狂神你回来了,狂神殿一定会兴旺的,到时,狂神收弟子千个?不,一定要收弟子万个,到时有万个妖怪听狂神命令的!”朱厌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万个妖怪?哈哈哈哈,这就是我以前的狂神殿?万个妖怪属下,已经是最大的目标了,而太一帮我打的妖国,就一个太阳宫,服侍的侍从就不止万个!”帝俊忽然好难受。

    “狂神,你怎么又哭了?”朱厌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走,这狂神殿,我不要了,一个小山头,还没有我的太阳宫大,我带你去看看,看看我弟弟给我打造的太阳宫,哈哈哈,带你看看,我的弟弟的杰作!”帝俊含着泪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朱厌茫然道。

    朱厌是狂神殿唯一效忠帝俊的小妖,此刻被帝俊带着飞天,一脸茫然,没多久,二人来到了金乌城。

    “妖帝!”

    “妖帝!”

    “拜见妖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金乌城中,万妖恭拜,一路跟来的朱厌,早就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?我一定是在做梦,一定是在做梦!”朱厌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远处,九尾狐看到帝俊,顿时跪拜高呼:“妖帝,都是我一个人的错,求妖帝饶我狐族,妖帝,你杀了我吧,放过狐族,妖帝!”

    可,帝俊此刻情绪难受,根本没有听到九尾狐的呼声一般。

    站在金乌城的广场之上。帝俊这时才仔细打量自己的太阳宫。

    太阳宫,金碧辉煌,巍峨壮观,就连昔日真龙、凤凰、麒麟三族的宫殿,都比不了,当为天下第一豪华宫殿。

    不远处是东皇宫。

    东皇宫却简朴无数,好似一个普通民宅。跟太阳宫比起来,这东皇宫,就是一个贫民窟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脑海中,帝俊不知觉的回忆起昔日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太一,你放心,以后,我有的,你也有,在妖国,你将于我平起平坐,我不会让你委屈的!”

    昔日的声音在脑海响起,帝俊忽然感觉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原来,我那么虚伪,哈哈哈哈哈!”帝俊痛苦的苦笑着。

    毕方、鬼车等妖神纷纷前来。

    “妖帝,不周山南,羲离女神死了!”鬼车难过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一切!”帝俊看着鬼车。

    鬼车马上将知道的一切都说了一遍。听着这一切,帝俊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证明着太一为自己的付出,太一若不是为了自己,也不会抛头露面,也不会被巫族、异族设计。为了自己,身陷险境?

    帝俊脸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一抬头,顿时看到了太一关押摩柯的大殿。

    东皇宫不大,很小,甚至那关押摩柯的大殿,都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帝俊一挥手,远处大殿,瞬间打开,露出内部被囚禁的摩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摩柯骤然见到阳光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随我去见常羲,我要确定一切真相!”帝俊抓着摩柯的手,似乎都在颤抖一般。

    “妖帝,东皇怎么样了?”鬼车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帝俊浑身一颤,却没有回头,带着摩柯冲天而上,直冲太阳宫而去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ps:今天五更,这是第一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