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五章 羲离之殇
    数日前!

    羲离得知太一要回来娶自己,整个人都兴奋的久久无眠,一连数日,都是如此,走到哪儿,看什么都心情无比开心。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羲离对太一早就情根深种了。

    得知太一在为自己收集天下的花朵,羲离觉得,自己也该为太一做什么。

    在金乌城各处行走,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商品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羲离一路挑选,一路烦躁。

    毕竟,给太一挑礼物,羲离无法挑的合心意的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一个偏僻的大树之下,看到一个披着黑袍的老婆婆,正在一针一线缝着衣服。

    本来,羲离并没有在意,可走过老婆婆身边的时候,老婆婆忽然说了一句:“给心爱的人礼物,只有自己亲手做的,才有心!”

    羲离一愣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婆,你刚才说什么?”羲离好奇道。

    羲离仔细看着老婆婆,却发现,老婆婆的眼睛有些不好,可就算眼睛不好,手中针线却诡异的无比准确,熟能生巧到这地步?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想要给心上人亲手做礼物吗?”老婆婆问道。

    老婆婆看不见羲离,让羲离越发惊奇道:“你知道我在挑礼物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婆子我,虽然眼睛瞎,但,还不至于听不出小姑娘你开心的脚步声,我老眼昏花,只因为手艺不错,族人帮我挑了一个位置,给我卖衣服!”老婆婆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是哪族人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青藤族人!”老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噢,我知道,青藤族人,他们的商铺位置,不是在那边吗?你怎么……!”羲离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麻烦他们,你也不要帮我去说什么,在这里,挺好的!”老婆婆笑道。

    “噢噢,老婆婆,你刚才说,自己做什么礼物?”羲离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上人,是干什么的啊?”老婆婆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上人,是一个将军!打仗的!”羲离说道。

    羲离并没有点名自己身份,因为在这金乌城,羲离想要买什么,所有商人都不肯收钱,都要免费送,这让羲离很不好意思,如今老婆婆看不见,正好。

    “打仗啊,打仗肯定要送战袍啊,我这有样式,你一针一线做,我教你,如何?”老婆婆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谢谢你,老婆婆!”羲离顿时欣喜道。

    羲离坐在一旁,跟着老婆婆学做针线活。

    这里是金乌城,有着大量妖神坐镇,自然没人敢在这里放肆,而羲离,更是有妖神在暗中时刻盯着保护。

    暗中一个妖神也看到了老婆婆,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:“这老婆婆,好诡异,好像有点巫的气息,但,同样也有大量妖气?奇怪,奇怪!”

    那妖神盯着老婆婆看了一会,终究没有深究,毕竟,有着妖气,肯定是妖族了。而且此刻羲离女神玩的那么开心,就不要打扰了。只要自己盯着,不让羲离女神受伤害就行。

    老婆婆教着羲离,羲离学的很快,很快就会做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婆婆!”羲离起身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我族有个秘法,不知道,你想不想学?”老婆婆忽然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秘法?什么秘法?”羲离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白首同心结!”老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首同心结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衣服里,缝上一个白首同心结,这个同心结,连着你,也连着你心上人。虽然没什么威力,但,可以让你们心连着心,你男人在外大战,你能微微感应他的情况。是平安,是受伤,都能有感应!”老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白首同心结?能让我感应到他,那,以后他出去打仗,我就不用为他提心吊胆的了,我就可以时刻知道他情况了?”羲离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愿意学吗?”老婆婆问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,我愿意学,谢谢老婆婆!”羲离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教你,需要用你的头发,还有你心上人的头发,打一个结,再滴上你的鲜血,用这个符包裹起来,缝在战袍里,就行了!”老婆婆取出一个放着幽光的小符包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羲离惊讶道。同时,羲离也有太一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简单,又没有什么威力,就感应一下,你要吗?”老婆婆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,要,谢谢老婆婆,这个灵石给你,谢谢老婆婆!”羲离顿时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给我这么多灵石啊,谢谢小姑娘!”老婆婆也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羲离回去一切照着做了。可,还来不及请老婆婆检查做的怎么样,就被九尾狐骗到了不周山南的明月湖处。

    此刻,站在东皇钟下,和鬼车一起,受着东皇钟的保护,看着远处,太一身披自己的战袍,在为自己出气,在屠戮一众大巫。

    本来,羲离还不是很担心,可,忽然间,羲离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太一怒斥远处的一个大巫,那大巫,好像叫什么丹神子。

    本来羲离也并不觉得怎么样,但,羲离的鼻子,天生无比灵敏,灵敏到,能清晰分辨出各种气味,而远处那丹神子身上,散发着一股奇特的气息,这股气息,羲离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?太一针对那大巫,身上的气息,和老婆婆的那么像?”羲离露出一丝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鬼车一旁并没有听到羲离的低语。

    羲离却仔细感应了一会:“不是像,就是?那老婆婆是大巫?怎么,怎么可能?他为什么要……!”

    惊慌之中,羲离忽然发现,同样遭遇了藤蔓袭击,三个妖神都中毒深刻,鬼车也中毒不已,而自己,却没有中毒。为什么?

    毒?我体内的毒呢?

    羲离看着自己伤口,自己体表还有一些藤蔓碎末,这些碎片触碰道自己的鲜血就没了,诡异的没了,羲离仔细感应,这毒素不是进入了自己的血液,而是通过一种诡异的联系传递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羲离感应中,感应到了太一的战袍。

    战袍?

    猛地一抬头,羲离看到,太一血红色的战袍之上,居然冒出一缕翠绿之色,是毒?

    不,那翠绿色的不是毒,是藤蔓,一个蛇头藤蔓,诡异的在战袍上冒出。

    太一征战四方大巫,哪里注意到身上披着的战袍?这战袍是羲离送的,太一怎么可能防备?

    “战袍,战袍?不好!”羲离陡然露出惊叫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好啊?”鬼车茫然道。

    羲离哪里有时间与鬼车解释,羲离忽然明白自己被骗了,被骗了,有人故意骗了自己,什么‘白首同心结’,什么符包,那是一个巫术,那是要害死太一的巫术。

    “不~~~~~~~!”羲离惊恐的瞬间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羲离女神,不要过去!”鬼车惊叫道。

    但,这一刻,羲离哪里肯停下。

    “太一,快,将战袍脱了,快将战袍脱了!”羲离眼露泪光的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战斗中的太一,哪里听到羲离的声音,此刻战斗,满天都是嘶吼,满天都是轰鸣。太一化为绝世凶妖,杀戮冲天。

    四十个巫神围剿太一,但,却围剿不得,太一游走于巫神之中,屠戮一众大巫。

    本来太一杀的正欢,忽然,太一眼角看到,一群巫神忽然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这群巫神要离开了?

    “不对!”太一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却看到,这群巫神,居然扑向了羲离。

    羲离从东皇钟保护圈飞出来,没一会,就定在了空中,禁锢空间的区域,羲离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那边要追过来的鬼车也停下了,因为鬼车知道,就算追过去,也没用,自己也会被定在虚空的。

    一群巫神冲击那一片虚空,要抓住羲离,用来威胁太一。

    太一脸色一变:“你们敢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禁锢虚空的领域,太一是唯一不受限制的,瞬间冲到了羲离之处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跑出来干什么!”太一一脸焦急的一把抱住羲离,冲回了东皇钟保护圈。

    一入这片区域,巫神们就进不来了。羲离也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快,脱了……!”羲离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因为羲离看到,太一后背,那蛇藤忽然暴涨而起,并且快速分裂而开,一瞬间化为亿万,就要钻入太一体内了。

    太一还没发现,羲离已经来不及了。瞬间猛地用身体往前一撞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太一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羲离怎么冲入自己战袍里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陡然,一股巨力重击在太一后背,将太一后背炸出了血。

    羲离偷袭自己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太一猛地一撕开战袍,扭过身去,却看到,羲离胸膛,不,全身已经被无数蛇头藤蔓洞穿了。刚才,若不是羲离挡在了自己前面。这无数蛇头藤蔓,已经将自己身体爆开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,羲离用自己的身体,帮助太一挡住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远处陡然传来丹神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一脑袋‘嗡’的一下,好似炸了一般,惊恐的看着被洞穿全身的羲离。

    “不~~~~~~~~~~~~~~~~!”太一泪水飚射,嘶吼而起。

    一把,太一抓住战袍上的藤蔓。猛地一拉扯:“吼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袍好似一个时空门,连着时空另一端,就看到,远处的丹神子,瞬间被猛地一拉扯,拉扯的穿过了战袍这个时空门,到了太一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丹神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,我要你命~~~~~~~~~~~!”太一面露狰狞,哭着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当~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东皇钟对着丹神子,猛地一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看到,丹神子肉躯,连同那无数蛇藤,瞬间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丹神子顿时痛苦的大吼,即将粉身碎骨的一刻,虚空一闪,丹神子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逃,逃,逃回去了,啊~~~~~~~~~~~~~~~~!”太一吼叫着。

    四周巫神惊愕的看着那丹神子,这丹神子,怎么偷袭太一的,那什么手段,为什么我们没见过?还有,在东皇钟下,丹神子已经粉身碎骨,形神俱灭了啊,东皇为什么说他逃了?他怎么逃了?逃哪去了?

    太一后背被蛇藤炸开了,鲜血四溅,但,太一不管,太一面前,也被鲜血溅的满身都是。面前的血,都是羲离溅射到了太一身上的。

    羲离被蛇藤洞穿身体,好不惨烈。

    “羲离,羲离,你不要死,你会没事的!”太一哭喊着。

    手中,不断取出各种神药,不断喂羲离。

    但,羲离此刻,整个身体,都在粉碎之中,还是化为无数光点在消失。

    蛇藤融化了,将羲离全身都焚烧粉碎了,丹神子为了杀死太一,可谓用尽出了最强的力量,羲离怎么可能幸免?

    神药?什么神药也没用了。羲离灵魂都飘忽散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你还要转世蓝离焰,你不可能形神俱灭的,不可能的,不,不要,不要啊!”太一悲痛的哭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太一,我被骗了,刚才那个骗子,变成老婆婆,骗我制作了战袍,他在街角商位上设摊位,不是青藤族人,他是巫族,混入了金乌城,金乌城肯定还有奸细,太一,对不起!”羲离消散前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怪你,你不要有事,我们还没有结婚呢,我们还没有大婚呢,我还要在万妖面前娶你,我们还有盛大的婚礼,我为你铺了一个花海,一个全天下最大的花海,你不要离开我,不要!”太一忽然间哭的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太一发现,后世帝君死的时候,自己当初心死,可好像也没有此刻如此难受。

    难受,好难受!

    “哇~~~~~~~~~~!”太一痛苦的发出金乌的哇叫。

    羲离用那要烟消云散的右手,轻轻擦了擦太一的泪水,但,手碰到太一脸上,羲离的手也化为烟气消散一空了。

    羲离在消失,可那消失的身体,却深情的看着太一。看着太一哭的难受,羲离的眼中,也流下一滴难受的泪水,但,此刻羲离却是笑着落泪的,因为羲离此次身死,并不感到遗憾,最少,最后救了太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那最后一滴泪水,落在了太一的手掌心,而羲离彻底化成烟气消散了,粉身碎骨,形神俱灭,彻底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~~~~~~~~~~~~~~~~~!”太一浑身是血,抱了一空,撕天长哭。

    外界,一众巫神看到太一痛不欲生的样子,顿时露出大喜之色,一个个不断攻击着东皇钟形成的禁锢领域。

    此刻,太一痛不欲生,正是最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巫神们全力出手,却没看到,远处大批的妖神已经跟着赶到了。

    来了有近百妖神,他们的速度没有太一快,但,也是天下少有,比太一来晚了一些。刚好看到远处,太一浑身是血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一众妖神惊呆了,但,更多的是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“将这群巫神留下,杀!”一众妖神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百个妖神瞬间扑向四十个巫神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巫神们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百个妖神杀来,巫神们顿时知道,杀太一,今日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巫神们逃窜起来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妖神们瞬间追杀到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虚空战斗无数。

    太一抱着空气,羲离却在最后微笑着流泪中烟消云散了。龙有逆鳞,触之必死,何况不是触,是拔了呢?

    太一看着那一滴羲离的眼泪,小心的握在了手心,甚至放在了心口之处,那一滴泪水,涌入了太一的心口。

    太一的脸上已经彻底扭曲了。

    太一就是王雄,以王雄性格,追杀异族,是不可能暴露身份的,可为了大哥帝俊撑起妖国的框架,太一不得不露面。太一想到,这样在明处,会让异族对自己用阴谋诡计,可为了大哥帝俊,太一不在乎。

    可太一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次的选择,会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。

    金乌城,还有奸细?这个奸细,地位很高。金乌城的商铺摊位,太一记得,审核非常严格,除非有位高权重的人插手,才能让丹神子得到一个摊位,而九尾狐,根本没有这个权利。

    金乌城商铺管理,是羲族长管理的。羲族长不可能害羲离。

    而能插手羲族长权利,拿个铺位赠人的只有帝俊、太一、羲和、常羲。

    帝俊不可能和巫族合谋,羲和在太阳上养胎,那只有……!

    “常羲?”太一陡然面露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忽然间,太一想到数年前,常羲生十二公主,百日礼,其中的七公主,那时表现出厌恶、抵触的成年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根本不是七公主?那时成年人变的?那根本不是大哥的女儿?

    和丹神子合谋?巫元尊?

    摩柯说过,巫元尊有十二个弟子,分裂出十二个枝杈,十二个弟子。而常羲有十二个女儿。

    常羲就是巫元尊?太一陡然一激灵。

    丹神子能变成老婆婆,变成女人,巫元尊为什么不可以变?

    异族,自己对异族了解的太少了,他们为什么不能变化性别?

    蛇藤族的繁衍后代,是分裂,分裂出枝杈?他们根本没有男女之分?

    常羲是巫元尊?

    无论是巫元尊还是丹神子,他们的修为有限,根本不是自己手下无数妖神的对手,所以,他们才想出如此毒计?

    常羲?常羲也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巫元尊,你找死,啊~~~~~~~~~~~~~~!”太一陡然悲痛的嘶吼而起。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,太一面露狰狞,操纵东皇钟,身形一晃,向着天边射去,太一要去杀了常羲,那个毒女,那个巫元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太一痛苦吼叫着,飞的越来越快,浑身是血,都顾不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