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一章 拜龙令
    没看清太一面目前,摩柯还咬死不承认,反正杀不死,这些古人愚昧无知,奈何自己不得!

    可,看清太一的脸了,摩柯却傻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是你?怎么会是你?”摩柯瞪眼惊怒道。

    在凌霄城,就被王雄用御玺镇杀过一次,刚刚又被杀了,摩柯岂能不恨?

    “认识我就好,现在说说,你怎么来的!”太一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怎么来的,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?”摩柯瞪眼恨道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族?丹神子、巫元尊,你们都是异族吧,还用我来给你回忆?”太一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摩柯冷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东皇钟,想必你也看到了吧,先天灵宝?呵呵,大荒仙庭,夏若地是怎么被镇压的,你应该也清楚吧!”太一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摩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我这东皇钟,虽然还没有研究透彻,但,应该不比大荒剑柄要差吧,大荒剑柄能镇压一个异族,你猜,我这东皇钟,可否也镇压你?让你永世被镇压,永生永世!”太一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摩柯眼皮一阵狂跳。

    “况且,你被我杀一次,是不是觉得除了仙元,还少了什么?”太一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命气?你能夺我命气?”摩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命气吗?呵呵,你说命气,那就命气吧,你不说,我就慢慢杀,一天杀十次,慢慢将你的所有命气耗光,然后再将你镇压,杀不死你?没关系,我可以永世镇压你!”太一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摩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说!”太一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摩柯脸色一阵难看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若说了,我只将你囚禁于此,我王雄,说到做到!”太一冷声道。

    摩柯眼皮一挑,沉默了一会,才微微一叹:“你想问什么,就问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异界,到底什么样子?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能说,只要我说了,我就会瞬间湮灭意识,这是我们所有来你世界的人都会被下的诅咒,我不能说!”摩柯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没撒谎,我说不出口的,我有诅咒在身!”摩柯怕太一不信,一再强调道。

    太一盯着摩柯看了一会,算是确定了摩柯没有撒谎。同样,太一眯眼盯着摩柯,湮灭意识?说明长生不死族,并非无法对付?

    “丹神子、巫元尊,还有你们,是什么关系?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蛇藤族人,蛇藤族不同的支脉,不过,以我师尊,巫元尊最强,巫元尊是长老,而丹神子原先和我们几个师兄弟一样,都是普通蛇藤族执事,只是,丹神子和我们不是一脉!”摩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脉?”太一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虽然喊巫元尊师尊,其实,我们是巫元尊分裂出来的,就好像一颗大树,一个小枝杈分裂出来存活了,我们是巫元尊一脉的,用你们这话说,巫元尊是我们的父母,是一脉相承的,可丹神子不是。丹神子是另一个长老分裂出来的,那个长老和巫元尊同级别,用你们这里的类比,巫元尊是我们父母,而丹神子是我们的堂兄!”摩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蛇藤族?那你怎么来的这里?命轮?你别告诉我,巫元尊让你先来试试水,我可不信!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尊也来了这古代!”摩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?可巫元尊只有一个命轮,为何,你也可以过来?”太一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了,我们是师尊分裂出来的,师尊来古代前,召集我们,让分裂融合,我们所有师兄弟,全部与师尊灵魂融合了,师尊带着我们一起进入了这古代!”摩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在白狂地洲,你们灵魂融合,到了这古代,再灵魂分裂出来?那你们来的岂不是有一群?”太一眯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摩柯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巫元尊,你有多少师兄弟!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七个啊,我是老八!”摩柯说道。

    太一摇了摇头,冷眼看向摩柯,因为摩柯刚才眼神居然有了一丝闪烁。

    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若再说错,那就休怪我了!”太一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的确是老八,但,师尊前段时间,又分裂出了五个师弟,除了我,还有十二个师兄弟!”摩柯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太一惊讶道。

    摩柯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,巫元尊在哪?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摩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说吗?”太一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真不知道,师尊融合我们灵魂,进入这古代,并没有一开始就将我们分裂出来,而是等了一段时间,才将我们分裂出来的,这段时间,师尊经历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,我也是师尊到了这东海之地,才将我分裂出来的,师尊给了我交代,他就走了,他没说他住哪,也没说其它师兄弟住哪,师尊就说,过段时间,会和我联系,我真的不知道!”摩柯苦笑道。

    太一盯着摩柯看了一会,这才确定摩柯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“巫元尊将你留在这东海,要你干什么?”太一盯着摩柯。

    摩柯眼中一阵变幻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别的想法不成?你如今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,自然无法完成巫元尊交给你的任务,你若如实说了,还能仅仅囚禁在这里,等待哪天巫元尊回来救你,若你还心存侥幸,连巫元尊来救你的机会都没有了!”太一冷冷道。

    摩柯脸色一阵变幻,最终微微一叹:“师尊让我接近日神族的羲族长,从他手中想办法弄来‘拜龙令’!”

    “接近羲族长?”太一双眼一眯,却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是,这羲族长顽固不化,从来不出扶桑巨树世界,我一直没有办法,才从鬼车处找了突破口,本以为鬼车能得羲族长信赖,然后我再利用鬼车要来拜龙令的,可……!”摩柯苦涩的看着太一。

    “拜龙令?什么东西?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多头鸟族长,你还记得吧?先前臣服巫族,奴役扶桑百族,他准备做大总管的!”摩柯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还是我杀的他!他要做这群奴隶的头头!”太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尊得来的消息,上古时期,真龙一族大兴的时代,扶桑巨树,日神族就是这片海域的奴隶头头,龙族让日神族管理四方臣服的妖族!羲族长为日神族族长,自然拥有朝拜龙族的令牌,叫着拜龙令,通过拜龙令,可以找到东海残存的龙族!”摩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羲族长?拜龙令?”太一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为拜龙令而来,师尊说,真龙族虽然殒落没落了,但,昔日称霸天下,自然搜刮了无数宝贝,真龙族的宝藏…………!”摩柯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通过拜龙令,找到残余真龙,夺取它们守护的龙族宝藏?”太一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,可,我还没开始,就被你……!”摩柯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还没开始,就被囚禁了,真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“难怪?难怪当初羲族长说被巫族奴役了,还有后手,原来这后手,就是残余龙族,通过拜龙令,向残余龙族求救?”太一眯眼解开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帝俊大婚,金乌城一片喧闹。

    而一些年老的族长、长老,却聚到了羲族长的院落,在一个大殿中,一起看向羲族长。

    羲族长,还有日神族的一众长老,正眼中有着一丝不舍的看着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大殿门关上,羲族长看向一众族长、长老。

    “我邀请诸位前来,想必诸位都懂我的意思吧?”羲族长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知道你日神族的那枚‘拜龙令’,怎么?今天将知道拜龙令的老家伙们,都叫来,还想炫耀什么?还是准备让我们开开眼界?”一个族长郑重道。

    羲族长打开玉盒,玉盒之中,有着一枚五彩斑斓的令牌,令牌之上,九龙环绕,说不出的神秘。

    “多头鸟族长,不自量力,其实,那日就算没有妖帝和太一,早晚也会让多头鸟族长吃不了兜着走的!”羲族长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羲族长,你还稀罕这拜龙令干什么?也不知你这老小子,怎么这么好运气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妖国气运临天,大兴将至,你还抱着拜龙令?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如今,可是妖后的父亲,是国丈,国丈啊,妖国大兴将起,你必将乘风而起,你抱着拜龙令干什么?就算真龙族大兴的时候,你也只是一个奴隶头头罢了,何况龙族已经没落了,你还指望什么?国丈不做,做奴才去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族长纷纷相劝,如今,羲族长水涨船高,有女儿成为妖后,以后地位肯定一飞冲天,这时候,众人自然不会嘲讽,而是装作一副交心挚友的模样。

    羲族长看着拜龙令,深深的吸了口气,最终眼中闪过一丝坚定:“今日叫诸位来,就是让诸位做个见证的,太一,作为帝俊的弟弟,给妖帝送了那么一份大礼,我这个羲和的父亲,怎么能不准备嫁妆?这拜龙令,将是嫁妆,赠送给妖帝,也好叫诸位知晓,可有妖不同意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谁会不同意?

    这拜龙令是羲族长的一个秘密武器,同样也是扶桑百族的秘密武器,羲族长也是借此机会,堵住所有人的嘴,同样,将所有族的心,彻底推向妖国。从此,与妖国共进退,再无二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太一一直说的大势,妖国建立前,困难重重,当走上正轨了,将会是大势所趋,不用自己动手,自然会有人帮着推波助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