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九章 剑神教教主,李神仙
    凌霄城外!

    一片林中,两个黑袍身影看着远处已经清扫干净的战场。

    王雄大显神威,修为突破到了天仙境,这已经下来几天了,四周已然一片寂静了,但,此刻两个黑袍人还看着凌霄城。

    “鼠帅,你将天帝的那篇《君临天下真龙图》,传给王雄了?”一个黑袍人沉声道。

    另一个黑袍人的黑袍之中,伸出两个老鼠爪子,手中抓着一只血淋淋的手掌送入口中,嘎吱嘎吱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那吃着手掌的鼠帅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,天帝传你的功法,你居然……!”那黑袍人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谢天帝厚赐了,本老鼠,没有那雄霸天下的志气,做一个老鼠头头就够了。那功法我就不练了,给别人吧,哈哈!”鼠帅笑道。

    “给别人?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?”那黑袍人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李神仙,你不也是吗?创出了剑神教,结果呢……?”鼠帅咯咯吱吱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?哼!我是遭到手下陷害!”那黑袍人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陷害吗?未必吧,那夏司命的确手段非凡,就连我都看不透,但,你不至于如此一败涂地吧!还有,前段时间,你可是要收王雄为徒的,可惜,他看不上你?哈哈哈哈!”鼠帅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王雄,的确气运雄厚,短短时间,就到了天仙境!”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《君临天下真龙图》,这可是天帝的最强功法,按道理说,没有千八百年,不会有起色的,这功法需要吸纳无尽的灵气,是别的功法百倍困难,可这王雄,居然轻易就到了天仙?啧啧啧,好气运,杀人,夺仙元?那么多繁杂的仙元,按道理不可能被吸收的,可,他居然还能提炼了,气数啊,这功法,就好像与他量身定做一般!”鼠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天仙?天帝要不久就要苏醒了吧,这王雄会不会再进一步?”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了!”鼠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功法,再杀天仙,已经没用了,天仙的质,无法达到真龙图的质,量?他到哪去找那么多天仙?只有吸纳渡过第二次天劫的仙帝、教主才行,可,就算这白狂地洲所有教主、仙帝给他杀,他也增长不了多少。他止步天仙了,最多一两重吧!”鼠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止步天仙了?”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啊!”鼠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可惜的,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,天帝一醒,一切天翻地覆!”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鼠帅微微沉默:“天帝心怀苍生,也不知这次沉睡,天帝布的一个什么局,唉!”

    “你将夏若天招到地宫去了?”李神仙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外面的因果,我可不想招惹,夏若天?到时让他将水搅浑吧,咯咯咯!”鼠帅吃着手掌笑道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林中,好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凌霄城,上书房中。

    王雄听着王忠全禀报青衣卫得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吃剑,修为飙升?那大荒剑的剑刃是其先祖?”王雄眯眼听着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,情况就是如此,想不到啊,这异界长生不死族,如此诡异,同一个族类,吞吃自己一个脉系的长辈、祖先,居然能继承长辈、祖先的一切,好可怕的长生不死族啊!”王忠全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在长辈虚弱的时候,吃长辈,继承长辈的一切?不好!”王雄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王雄陡然想到了牛魔王,罗刹族的上代太子,自己为了救叶赫赤赤,用上一代罗刹王的骸骨与牛魔王交换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?怎么了?”一众官员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希望朕想错了!”王雄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白狂地洲外,一处海岛之上。

    牛魔王设置了阵法,遮蔽外界一切。面露兴奋之色,看着面前一句骸骨。

    “父王,孩儿这些年,受尽了欺辱,请父王帮我了!”牛魔王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咔!”骸骨在攀爬,好似想要逃离牛魔王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要跑了,跑不掉了,父王,你已经虚弱至此了,何必再挣扎?成全我吧,哈哈哈!”牛魔王大笑道。

    大笑之中,张口猛地一吸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股巨大的吸力,将那具骸骨吸入牛魔王的口中。

    骸骨无论如何挣扎,都挣扎不了一般,在牛魔王闭口之前,只能勉强发出一个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孽障,当年就不该生你!”骸骨绝望道。

    “忽隆!”

    牛魔王将骸骨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咽下去的一瞬间,牛魔王周身气息陡然快速攀升而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在牛魔王体表爆发,一瞬间,整个海岛都震荡起来。继而,四周大海更是掀起滔天海浪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整个海岛都炸开了,无数烟尘冲天。

    烟尘之中,传来牛魔王张狂的大笑之声:“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~~~~~~~~~~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凌霄城,一间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王雄前来看望商恨。

    商恨已经为花千红换了一身衣裳,擦干了身上的血迹,此刻,花千红全身伤势都好了。只是一直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花千红睡的很沉、很甜,就是醒不来。

    商恨轻轻的给花千红手掌按摩之中。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商恨,花千红的伤还没好?”王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外伤早就好了,可心伤却……!”商恨眼中闪过一股愧疚。

    “心伤?”王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王雄,不用为我担心,我知道红儿的情况,在我们地球,这种情况叫着‘植物人’,受了大创伤,大刺激,会变成植物人!”商恨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植物人?”

    “虽然红儿没醒,但,我的说话,她都能听到,她只是沉浸在了自我的世界,不愿意出来,我每天与她说话,我相信,总有一天,红儿会醒的!”商恨语气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能这样想,再好不过了!”王雄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先前帮我问了夏司命!”商恨露出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“问他为什么不救花千红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夏司命?哈哈哈,果然还是那么的冷血无情,红儿在他眼里,只是一个利用的工具罢了,亏红儿割舍不了这份师徒情分,留在大荒这么多年,原来,只是一个工具,工具!”商恨眼中闪过一股恨色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一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陪着花千红,苏小小那边……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小小说好了,一半时间陪红儿,一半时间陪小小,等有一天,我也像你那样,炼出分身,就不用两边跑了!”商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小她愿意?”王雄意外道。

    商恨露出一丝苦笑:“我对不起她们!”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下,终究没有在这问题上多追究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王雄,你东秦威军,是不是在原生丹圣域征伐之中?”商恨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主帅吕杨,副帅巳心、余烬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也找点事做一做,反正我最近也闲着,我帮你指挥一点小军队吧!你若不嫌弃的话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?嫌弃?开什么玩笑,你可是军神!”王雄陡然露出一股喜色。

    商恨没说入东秦皇庭,王雄也没有贸然招揽,商恨帮自己领兵,说是闲着无聊,找点事做,却是为了感激自己。

    扩大疆土,王雄自然愿意,更何况,如今东方就在大乱,乱而不取,更待何时?

    王雄没有拒绝,同样也明白,自己若是拒绝了,商恨或许连留在东秦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说笑了!”商恨惭愧道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,余烬、巳心就麻烦你*一番了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这是让我当主帅?不行,不行……!”商恨顿时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吕杨,他现在巴不得有人能代替他统筹全军呢,哈哈哈,现在好了,吕杨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,他可是天天给我抱怨啊,为了兵部的事情,他荒废了工部无数工程,这样,你不露面,吕杨挂名,他在明面上,暗中操作全由你来调兵遣将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商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吕杨说一下,你先陪着花千红吧!哈哈,吕杨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了。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商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刚离开,商恨脸上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哈,哈,哈哈,好,好的很啊,你生丹圣域,我商恨保证,一座城池也不为你留,哼,我要给红儿报仇!”商恨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商恨无法斗战丹神子,但,却可以调兵遣将灭其疆土。

    商恨不是无聊的找事做,帮王雄调兵遣将、统帅全军,是报恩,同样也是报仇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王雄找到吕杨说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太好了!你居然说动了商恨,我可轻松了!”吕杨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领兵真的那么麻烦吗?”王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麻烦,只是,臣专攻的不是这方面啊!”吕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接下来,你就挂个名就行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,商恨统帅大军,是不是他有可能入我东秦皇庭?”吕杨陡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下,摇了摇头:“不好说。商恨心志高远!这白狂地洲,恐怕难有人能摘了他的心气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要不这事交给我们?”吕杨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、南宫浪、张濡,这段时间和商恨多接触,商恨此人心气是高,但,同样也重情重义啊!或许……!”吕杨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此事就交给你们了,不过,不要用手段,不要勉强,动之以情,若是能成即可,若不能成,也不要有任何情绪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吕杨应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