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八章 副教主
    王雄在凌霄城告白蓝离焰,向天下宣告其是自己的未婚妻!已经过去三天了。

    这三天时间,生丹圣山一战,凌霄城一战的消息,快速传向天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天下无数势力对王雄都忌惮了起来,特别无数天仙,本来还对蓝离焰有着兴趣的,可现在看来,有着王雄大魔王守着,谁还敢打她主意?

    这不是偷不偷的到问题,而是要与整个东秦皇庭为敌的问题啊,那是东秦未来的皇后。是普通天仙可以招惹的吗?

    这一刻,哪怕王雄不在凌霄城,也没几个人敢去凌霄城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未婚妻?

    消息不胫而走,快速传向南秦皇庭,水神城,周共工的上书房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周共工一掌拍在书桌上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,是真的,王雄天仙了,他斩了变强的夏若地,然后宣告天下,将要娶蓝离焰!”周池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他娶蓝离焰?那天音怎么办?他还有个儿子呢,这个负心汉,老子去扒了他的皮!”周共工顿时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,息怒,息怒!你这样去,王雄也不理睬你啊!”周池马上拉着周共工。

    “他敢不理睬!”周共工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可,可……!爹,没用的,王雄和我姐,都已经断了,我姐还要杀他,他没有对不起我姐!”周池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断个屁,还不是你臭小子,闷葫芦,你要当初告诉他周念念的事情,不就没事了?还不怪你!老子抽死你!”周共工眼睛一瞪,取出一个皮带。

    周池眼睛一瞪:“爹,怎么又怪我啊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,爹,别打了,啊!别抽了,啊,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,别抽了啊,啊!”

    “老子抽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啊,别打了,爹,别抽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书房外,众南秦皇庭官员准备前来禀报什么的,听到上书房内的父慈子孝的声音,一个个沉默了一会,将取出的奏折又收回袖中。准备过一会再禀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王雄和蓝离焰大婚?老子非给他搅混了不可!”周共工恶狠狠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武秦皇庭,上书房。

    太武皇苏定方坐于书桌之后,听着属下禀报之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,那王雄,现在实力已经抵达天仙了,这东方,还真是多事之秋啊,还有那夏司命,居然没死!”一个臣子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一众臣子纷纷讨论。

    书桌后的苏定方却是眯起了眼睛:“王雄要娶蓝离焰?那你当初对青环的承诺算什么?哼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一众官员惊愕的看向苏定方,大家讨论的是天下局势,皇上只关心王雄的婚配?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大周仙庭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双眼蒙上了白布,被花千红挖去的双眼缓缓滋长之中,但,也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    一旁凤兵站着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死了,死了好,死了好,哈哈哈,活该!”大周仙帝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赢了?太子,你的投影可要小心,别和丹神子斗!”凤兵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丹神子那老妖孽,后手这么多,我怎么可能找他?现在,是夏若地,那个渣渣,也敢在我面前放肆,待我抢了他的大荒剑!”大周仙帝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?那就好,太子小心,你上次已经毁过一次投影了,若是再毁一次,对你的损耗可就……!”凤兵劝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大周仙帝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太子!”凤兵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?不可能,不可能,他实力飙升这么多?”大周仙帝猛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,你的投影……?”凤兵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混账,咳咳,我的投影,我的投影,夏若地!”大周仙帝陡然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太子的投影,被夏若地毁了?”凤兵露出一股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宰了他!”大周仙帝狞声道。

    凤兵眉头深锁,最终微微一叹:“太子,你已经连毁两个投影了,再去就要伤到根本了,我帮你去看看吧,唉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凤兵一道投影瞬间射向远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夏若地有没有被另外两个仙帝、三个教主斩了?大荒剑落在了谁手中?”大周仙帝催促道。

    凤兵沉默了一下:“夏若地如今的实力,恐怕不比太子你本体差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另外五个人和你同阶的强者,全部被夏若天屠杀,并且全部被他吞了!”凤兵倒吸口寒气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大周仙帝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族?吃剑,长生不死族?”凤兵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混账东西,这夏若地又没有渡劫,怎么可能……?”大周仙帝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咦,他带着大荒官员,去凌霄城了,要找王雄麻烦?”凤兵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实力和我相当了?那王雄岂不是死定了?”大周仙帝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凤兵看了看大周仙帝,微微苦笑,没好意思说,夏若地此刻实力,比大周仙帝还要强上一分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,这气数还真是延绵不绝啊,死了夏若天,又出了个花千红,死了花千红,又出了个夏若地!罢了,让他和王雄斗吧,最好将王雄斩杀!”大周仙帝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动手了!”凤兵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王雄怎么死的?”大周仙帝期待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被王雄斩了!”凤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王雄那个祸害,他赢了?他怎么可能赢了?”大周仙帝顿时恼恨无比。

    王雄赢了,岂不是自己若是去找王雄麻烦,也会被斩?

    “王雄真的赢了,而且还天仙了!”凤兵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世道,到底怎么了?妖孽纵横吗?东方更是妖孽辈出?一个接着一个的!”大周仙帝恼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王雄,还真是诡异!”凤兵也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陡然眼睛一亮:“凤兵,快,抢夺大荒剑,大荒皇室的人,都死光了,大荒完了,大荒崩塌了,快,将大荒剑给我拿回来,哈哈哈,什么妖孽大荒啊,不是说没就没了?”

    “恐怕要让太子失望了,大荒并没有崩溃,相反更强了!”凤兵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荒老人皇回归了!”凤兵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夏司命?那个教出夏若天、花千红两个妖孽的夏司命?他不是死了吗?”大周仙帝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他没死,一直潜伏在剑神教,为剑神教大护法,如今,他不但统率了剑神教,还统帅了大荒仙庭!大荒更强了!”凤兵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嘶!”大周仙帝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大护法实力,大周仙帝心里有数,那个能压住整个剑神教的凶人,能不强?就是三大真神都以他马首是瞻,他能不强?居然是大荒老人皇?

    那大荒岂不是和剑神教合并,瞬间实力飞天了?

    “这,大荒气数怎么这么强啊,还有这东方,都不是善茬啊!”大周仙帝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大荒剑?还抢个屁啊,现在,也就嬴四海有可能抢到,白狂地洲谁还能从他手中夺剑?

    “太子不用太过沮丧,仙帝很快就要抵达白狂地洲外了!到时太子做好迎接准备!”凤兵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?”大周仙帝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的父亲,姬祝融。与周共工有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生丹圣山。

    蛛皇一行沮丧而回,与剩下的生丹弟子汇合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找到受伤的王雄了吗?”蓝田玉问道。

    众生丹弟子露出苦涩之意。蛛皇摇了摇头,继而将凌霄城外的一切说了一遍。听的一众生丹弟子汗毛炸竖。

    “什么?王雄杀了夏若地,而且天仙了?”众天仙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“早该灭了这孽种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初,就不该看嬴四海面子,直接杀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王雄,这个祸害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众生丹弟子恼恨无比。

    众生丹弟子恼恨郁闷了两天,巨大的岩浆海忽然一敛,好像一股吸力,将岩浆海的热量全部吸入深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转眼岩浆海冷却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教主将岩浆海的热量全部炼化吸收了?”一众生丹弟子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大量岩浆碎石炸开,丹神子缓缓从内部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教主!”一众生丹弟子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丹神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教主,我等无能,那王雄………………!”蛛皇将先前一切都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?夏司命?”丹神子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蛛皇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,我们要去凌霄城吗?”一个生丹仙人担心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沉默了一会,看了看天下四方。

    “本尊要闭关一段时间!”丹神子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封蛛皇,为生丹圣域的副教主!主管收回生丹圣域一切疆土!”丹神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是!”蛛皇应声道。

    其它生丹仙人也露出惊愕之色,教主这是什么仇怨也不管了?

    “蛛皇!”丹神子看向蛛皇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太弱了!”丹神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啊?我,我……!”蛛皇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是啊,现在对付王雄都对付不了,不,王雄手下那贺剑之,自己都对付不了了,这世界变化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传你三枚‘大神丹’,再传你一篇《万法归心》的功法,可以让你早日摸到第二重天劫!”丹神子取出一个玉盒。

    “啊?”蛛皇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大神丹?那个教主炼制的最强仙丹?还有《万法归心》,这不是,这不是教主的功法?传给我?

    “是,谢教主!”蛛皇面露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尔等接下来,好生辅佐蛛皇,非灭宗大事,不要打扰本尊!”丹神子看向其它天仙们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天仙应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生丹圣域这次损失惨重,但,只要丹神子在,就一切不怕。丹神子就是生丹圣域的擎天之柱,那大荒仙帝都杀了两任,未必比夏司命要差。

    一众仙人齐心协力,生丹圣山快速从新建造,虽然此刻生丹圣山无比的荒瘠,但,普通宫殿群还是建造起来了。

    新的生生造化殿口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是不是那命轮有了突破?要不要我陪你一起……?”蓝田玉看向丹神子期待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丹神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丹神子关好门,独自闭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命轮的秘密,就连蓝田玉,丹神子都不愿意告知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