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七章 朕的未婚妻
    大荒之主,夏司命?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这剑神教的大护法,包括剑神教的一众护法,此刻都惊愕的看着大护法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有肉身?你不是……!”一个剑神教护法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有肉身,就不能魂修的?”夏司命淡淡的一个冷眼。

    这一个冷眼,有着一股冷冽的责怪之意。

    那护法看到这冷冽的眼神,才忽然一激灵,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此刻大护法身份公告天下,自己跳出来质疑是几个意思?想打大护法的脸不成?

    “大护法见谅!”那护法马上道歉道。

    同时,一众护法也看向了震刃真神,毕竟,眼前大护法若是假的,自己岂不是……!

    众护法看向震刃,震刃乃是真神,自然不会认错大护法气息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护法!”震刃却是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这一刻,震刃忽然明白,为何大护法三次可以成为真神,都没有去做了。原来,大护法有肉身?

    震刃一开口,其他剑神教弟子顿时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护法!”一众剑神教弟子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大哥已经死了,我大哥死了几十年近百年了,你,你是谁?”宗府的三叔陡然惊叫道。

    大荒官员处于震惊中的,听到三叔的话,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三,可以了,我没死,别在这废话,一边去!”夏司命冷声道。

    夏司命的语气极为不客气,但,三叔听了却是一激灵,这,这就是大哥的语气啊。而且,这声音?没错,这就是大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是三叔一开始没听出夏司命的声音,毕竟,这世上声音相同的人太多,之前都以为夏司命死了,谁想到他还活着?

    其它官员还在迟疑,夏司命却是翻手取出一枚御玺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御玺一出,瞬间散发出一股冰寒之气,这股气息,好似冻结了所有人的灵魂一般。

    “寒冰御玺?是老人皇,是老人皇!”宗府一个老人陡然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你没死?你真的没死啊?”三叔惊喜的要发狂。

    “人皇?没错,是人皇,人皇,你总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不,现在不是人皇了,是仙帝,我大荒仙庭之主,大荒仙帝!”

    “拜见仙帝,仙帝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拜见仙帝,仙帝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认出来的官员,无不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宗府的宗老们,更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活了,仙帝复活了?太好了!

    这段时间,对大荒仙庭来说,大起大伏太多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仙帝死了,所有人都以为大荒要完蛋了,没有强势仙帝,大荒早晚崩溃,或者被别的势力拿下举国绝望。

    刚绝望,又诞生更加凶猛的花千红仙帝。花千红仙帝?更加凶悍,强大的让全国震颤,比夏若天还强,大荒子民刚刚激动,花千红就死了。

    大起大落一次也就罢了。结果又来一次。

    强到变态的花千红死了,所有人都感觉大荒一片黑暗,结果又冒出个凶悍的夏若地。

    又一次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夏若地又死了,本以为大荒皇室死光了,结果,老人皇出来了?

    老人皇啊,没人觉得他实力差。

    要知道,花千红、夏若天、夏若地,都是他教出来的。不说父子关系,就这师徒传承,所有人都明白一点,师父肯定不比徒弟差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夏司命说的没错,这大荒就是夏司命开辟的。

    开国仙帝?能差了?这里的官员,大部分都是夏司命以前提拔的。

    难怪刚才他能降服大荒的气运金龙,因为,这条气运金龙,在朦胧中就是在夏司命手中诞生的。

    夏司命强大吗?

    不说其实力,就剑神教,如今都听他调令,三大真神唯他马首是瞻!

    三大真神啊,整个剑神教啊,都听夏司命的!

    大荒不是崛起,而是从此刻开始,已经强的没边了。

    大荒官员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而四方前来打秋风的天仙们,此刻早已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,这大荒仙庭,到底有多少气数啊,死了一个,还有更强的,死了一个,又来一个更强的?”蛛皇站在远处,张口骇然的看着那画面。

    夏司命一出,整个天下的格局再度变化了。

    夏司命满意的看了眼大荒官员,扭头,看向地上的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朕弟弟临死前都念念不忘他的妻儿,等朕找到的时候,弟媳已经死了,独留一个小儿子,呵,哈哈哈哈,朕收养了弟弟的儿子,视如己出,更让你做朕之子,帮弟弟留一个香火,可朕没想到啊,没想到,原来朕弟弟的妻儿,早就死了,你还假冒朕的侄子?哈哈哈哈哈,夏若地?不,你这个剑灵族妖孽,朕找了你百年,原来你一直在朕身边,原来你在朕的身边!”夏司命面露森寒的看向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咳咳,爹,是我啊,爹!”夏若地顿时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异界,人人如龙,长生不死,到了这个程度,你还想继续骗朕?”夏司命眼中一寒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眼皮一阵狂跳,知道瞒过去了,顿时张狂起来:“呵,哈哈哈,那又如何?夏司命,我算到了一切,却没有算到你假死,老东西,有能耐,你杀了我啊?哈哈哈,有能耐,你要我死啊!”

    夏若地张狂的看着夏司命。

    “没错,长生不死族,朕是杀不死你,不过,朕也不是治不了你,你的祖先被你吃了?刚好,那你就替代你祖先的位置,做大荒剑的剑刃吧!”夏司命探手一挥,大荒剑的剑柄忽然冒出亿万紫光直冲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镇压我,不要,啊!”夏若地终于惊慌了,露出绝望的声响。

    可惜,夏司命岂会饶他?万千剑气直冲夏若地,犹如天崩般的威力,一声巨响之下,剑气凝聚了夏若地,将夏若地凝聚成了剑刃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剑刃完美无缺的被镶嵌在了大荒剑的剑柄之上。

    大荒剑恢复如初了,大荒剑上,气运金龙一阵咆哮。

    “又镇压一个剑灵族,呵,大荒剑变的更加圆润了!”夏司命露出一丝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远处,无数天仙咽了咽口水,看着这诡异的大荒新帝。

    夏司命这才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王雄、巨阙。

    巨阙缩了缩脑袋,知道自己这次不可能抢到大荒剑了,这大荒剑本来就是夏司命的。

    王雄踏在空中,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夏司命。

    王雄猜到大护法身份与夏若天有关,可王雄怎么也没想到,这大护法就是大荒老人皇啊?

    难怪当初大护法看到夏若天活着,忽然不对自己和夏若天动手了,难怪夏若天当时反应异常。或许,夏若天当时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是夏司命杀了小幽?

    四方,无数天仙看着大护法与王雄对峙,以为二人将有一战的。

    可惜,让所有人的想法落空了。

    夏司命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王雄,最终沉声道:“让他早点回来见我!”

    夏司命用的是‘我’,不是‘朕’,王雄明白,这不是对自己说的,而是对夏若天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他闭关了,出关之际,自然会知道此次一切!”王雄沉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司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扭头,夏司命看向一众剑神教弟子,还有一众大荒官员。

    “回天剑城!”夏司命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方人马应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王雄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司命疑惑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若我猜的不错,先前生丹圣山,你也在暗处吧?”王雄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夏司命并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当时花千红生死一线,你为什么不出手救她?她是你的弟子啊!”王雄皱眉叫道。

    夏司命眯眼看了眼王雄。

    “请为我解惑!”王雄再度问道。

    夏司命冷冷道:“花千红心已经死了,救回来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王雄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走!”夏司命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荒官员、将士,剑神教的强者们一声应喝,踏步跟着夏司命向着远处射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荒仙庭的人,浩浩荡荡的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此次,大荒仙庭接连死了两任仙帝,可所有人都看的出来,大荒仙庭,崛起在即,这是如日中天般的强大啊。

    夏司命仙帝?这排场,将白狂地洲大部分仙帝都比下去了,这一刻,谁还敢说大荒仙庭完蛋了?

    无数天仙震撼之余,王雄也回到了长青殿口。

    “在此的,不在此的,所有天下人听好了!”王雄陡然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王雄一声断喝,声传凌霄城四方,所有人都扭过头来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众天仙这才想起来,眼前王雄,也是变态,如今更是天仙了。这是个绝世妖孽啊。

    夏若天、花千红相继死在了丹神子手中,可这王雄与丹神子斗战了两次,都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天仙?去他妈的天仙,人家地仙的时候,就屠了无数天仙了,何况现在?

    上一次立威,让无数天仙对凌霄城畏惧,但还不至于惊恐,这次不一样了,谁还敢来凌霄城放肆?

    王雄一声,喊住了所有天仙,蛛皇等天仙也疑惑的盯着王雄。

    “这位,蓝离焰,所有人看好了!”王雄指着一旁的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露出一丝愕然,刚才,蓝离焰准备躲避群仙的,被王雄安排王忠全叫来,蓝离焰还不知道王雄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她,蓝离焰,将是朕王雄的妻子,将是东秦皇庭的皇后,从此刻开始,谁再敢打朕未婚妻的主意,东秦皇庭,与你不死不休!”王雄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气运金龙也是一声咆哮,声传天下。

    无数百姓露出惊愕之色,继而纷纷恭喜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凌霄城外的天仙们,却是个个张大嘴巴,看向蓝离焰的时候,也心中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吃蓝离焰,或许可以度过第二次天劫,可刚才夏若地的实力,就是度过第二次天劫的威力啊,照样被王雄斩杀?

    未婚妻?未婚妻?

    无数天仙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蓝离焰却忽然呼吸急促了起来,脸上顿时羞的通红!有些娇嗔的看了眼王雄,但,更多的是自豪。

    和王雄谈地下恋情是一回事,被王雄当众,当着全天下表白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王雄不但表白了,当着全天下给了自己名分,虽然是未婚妻,但,大婚是迟早的事情。蓝离焰顿时心中犹如灌了蜜一样甜滋滋的,配合着羞红的脸庞,看王雄的时候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醉醺醺的迷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