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六章 夏司命
    人有三脉七窍!左、中、右三脉,中脉又叫本我之脉,天生贯通诸窍,但,也只是贯通,没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但,在修为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可以让中脉与天道相连。

    王雄本身就是地仙巅峰,就差一点点而已,夏若地的全部修为、命气的灌入王雄体内,顿时让王雄破茧成蝶。

    丹田内,血龙将无尽力量爆发在了中脉之中。虎魂也将无尽魂力爆发在了中脉之中,太极图得到命气滋润,也将全部力量爆发在中脉之中。束腰音环猛颤,威力直冲中脉。天眼将天道力量灌入中脉之中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中脉瞬间膨胀。

    糅合了全身力量,中脉骤然放出了一股金光,金光耀眼,中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中脉猛地一颤,膨胀中好似弹性回缩,瞬间将各窍力量全部返还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的返还,融合分离的过程,却让各窍力量猛地一阵淬炼。

    血龙缩小了百倍不止,但,此刻却更加的凝实了,虽然缩小了,力量却一点没小。

    太极图微微淬炼了一下,缩小了一圈,但,王雄操纵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束腰音环也与王雄更加亲近,虎魂也缩小、蜕变了一分,就连天眼中的皆一道种,王雄对其感悟也越发深刻了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王雄身后,若隐若现的出现一条青色天道虚影。却是金色的中脉与天道连接,不通过气运,王雄就能利用中脉调动一丝天道力量环绕,让自己平浮空中了。

    “天仙境第一重!”王雄长呼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终于突破到了天仙,地仙境,天仙境,一步之遥,天差万别。

    同样,在古战场中,小太阳上的王雄金乌分身,也瞬间感受到那股对自己修为的压制没了。

    “哇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金乌分身猖狂的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金乌分身也达到了天仙境,这一刻,就看到太阳上的火焰,犹如雪崩一般,直冲大日煞轮而去。

    先前地仙的时候,吸收太阳真火还是有些慢的,此刻,一瞬间增速了百倍,千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远远的,在古战场那行星之上,两界山口,叶赫连江等虎族也瞪大眼睛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王尊,那小太阳,中心怎么有个黑洞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似所有太阳光线都在对着中心黑洞塌陷?”

    “喵呜,四叔,王雄会不会出事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虎族担心的看向叶赫连江。

    叶赫连江的目力惊人,隔着很远的距离,都能看到王雄所在的画面。

    王雄出事?此刻好的不得了,那虚弱的身体,肉眼可见的都要快恢复了,身后的大日煞轮,更是快速填补,眼看着,要不了一会,就能恢复当初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要管太阳上面!”叶赫连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凌霄城外。

    王雄平浮空中,修为达到了天仙境。

    四方,无数前来打秋风的天仙们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王雄在地仙的时候,就能屠戮无数天仙了,死在他手中天仙最少有一百多个,如今天仙了,还要抢他东西?

    没看刚才什么仿十二都天神煞大阵,还有那超牛的夏若地,一样被宰了吗?

    无数天仙害怕王雄报复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王雄感受自身修为提升的同时,巨阙剑却是脱手而出,化为虎状。

    “吼,吼,大荒剑,爷爷来啦,哈哈哈哈哈!”巨阙兴奋的大吼,猛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若地化为了干尸,死了?但,却转眼复活之中,干瘪的尸体,双目陡然一开,想要恢复起来。

    但,巨阙已经到了,巨阙流着口水,猛地扑向掉落在地的大荒剑剑柄。

    可就在巨阙扑过去的瞬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阙比扑去速度快了数倍的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巨阙一声惨叫,跌落在了不远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却看到,大荒剑柄旁,忽然多出了一个黑袍人!

    “这大荒剑,不属于你!”黑袍人对着落地龇牙咧嘴的巨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巨阙郁闷的一声低吼。

    这哪冒出来的家伙?

    “大护法!”远处陡然传来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却是藏于林中的一众剑神教弟子,纷纷露出惊诧之色,继而全部围了过来,甚至,还有一个雷电环绕的真神也出现在了大护法身旁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一众护法?”

    “真神震刃?”

    “大护法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将剑神教的强人都惹来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围,无数要遁逃的天仙顿时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原以为,王雄已经主宰全场了,这时候只有逃跑的份,可转眼,又冒出了剑神教?

    这么多剑神教弟子?

    “嘶!”蛛皇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原先挑衅摩柯去对付王雄,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,结果这暗中还守着剑神教的强者们?到底谁是渔翁,谁是鹬蚌啊?

    蛛皇瞬间心中闪过一股寒意,同时为自己的修为气恼。

    因为蛛皇发现,以自己实力,现在根本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众天仙惊讶的看着那黑袍大护法。

    大护法缓缓捡起地上的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大荒剑上的气运金龙一声咆哮,似乎在挣扎一般。

    但,气运金龙仅仅挣扎了一下,忽然诡异的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的大荒剑!”一旁复活的夏若地露出一股怨毒。

    来时意气风发,可此刻,夏若地骤然发现多么可笑,王雄不仅再度将自己斩了,还突破到了天仙境。如今,又冒出一个剑神教,想抢我大荒剑?

    “你的大荒剑?可笑!”大护法冷冷的一脚踏在夏若地身上。

    “垮擦!”

    大护法脚力惊人,一脚将夏若地胸膛踩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夏若地痛苦的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远处大荒官员顿时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仙帝,又要殒落了?

    本来花千红死了,好多官员都绝望了,结果,夏若地的崛起,虽然让人不舒服,但,大荒还在,还在啊!

    被王雄一剑斩了,众官员再度绝望。

    可转眼,夏若地复活了?

    众官员可不知道长生不死族,只是心中稍安,结果,又冒出一个大护法,一脚踩塌了夏若地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救我,救我,咳咳咳!”夏若地对着远处大荒官员求救之中。

    “放开仙帝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大荒官员顿时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君辱臣死,很多大荒官员还是有着气节的,即便知道不敌,也要救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哼!”众剑神教护法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特别是震刃真神,猛地一挥手,一股雷暴就要炸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他们!”大护法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剑神教弟子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震刃收手,雷暴变小,仅仅将扑来的天仙们瞬间炸飞而已。

    “放开仙帝!”众大荒官员焦急的要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大护法,大护法,大荒剑可以给你,你放开我,咳咳,放开我!”夏若地露出恐惧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发现,这大护法好似有着专门针对自己的手段,一脚踩垮自己胸膛,自己居然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“大荒剑?本来就是我的!”大护法高傲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夏若地眼中一怒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大荒以后封剑神教为国教,咳咳咳!”夏若地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国教?可笑!你以为我稀罕?”大护法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稀罕?”夏若地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,本来就是我的!我为何要稀罕?”大护法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…!”夏若地气愤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这大护法太不要脸了,霸占大荒剑也就算了,还想霸占大荒仙庭?

    “我只是没想到啊,你,居然是个长生不死族,哈哈哈哈,我一直找寻的剑灵族,原来就是你,居然是你……!”大护法语气中透着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夏若地一激灵,虽然不知道大护法为什么要找自己,但,却知道这大护法不会给自己好过的。

    他要抢夺大荒剑,他更要抢夺自己的大荒仙庭。

    “哼,剑神教大护法?你现在知道我身份了,想要夺取我一切?哈哈哈,做梦,你做梦,大荒子民听好了,剑神教大护法,曾设谋诛杀仙帝夏若天,如今,朕也被剑神教大护法所制,他要奴役大荒仙庭,大荒天下子民,不要屈服,不要做亡国奴,不要被剑神教恶魔屠城夺魂!”夏若地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荒剑一颤,似乎要将仙帝的话传向所有子民一般。

    但,大护法猛地一掐动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大荒剑一静,滔天龙吟停了下来,声音再也没有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若地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到是不错的狠劲,可惜,你遇到的是我!”大护法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不,不,你居然卡住了气运金龙?哼,想要霸占大荒仙庭?休想,百姓听不到没关系,这里还有大荒官员,大荒的所有官员,你们听到了吗?永远不要屈服剑神教,等我回来,等我回来!”夏若地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远处无法靠近的大荒官员,顿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无数官员咬着牙,仇恨的看着剑神教一众护法。显然,尊仙帝之令,记住这滔天仇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剑神教大护法,有本事杀了我啊?现在,你再也得不到大荒仙庭了,没有我,你休想,哈哈哈哈,有能耐杀了我!”夏若地张狂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远处,大荒官员也怨毒的看向大护法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雄眯眼看着大护法,哪怕巨阙到一旁不断说着大护法坏话,挑拨自己动手,王雄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大护法看着夏若地张狂,冷笑道:“朕说,大荒仙庭是朕的,不是要从你手中夺取,而是,它本身就是朕的,包括这大荒剑,本身就是朕的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……!”夏若地睚眦俱裂的喝骂道。

    可喝骂到了一半,却看到大护法缓缓掀开了黑袍的帽子。

    大护法的帽子掀开了,掀开的一瞬间,夏若地好似卡壳了一般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不仅仅大护法,远处好多大荒官员也瞪大了眼睛,众大荒宗府子弟,更是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人,人皇?”远处三叔惊讶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人皇?”无数大荒官员忽然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远处蛛皇更是惊叫道:“大荒老人皇?怎么可能,他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夏若天、夏若地的父亲?老人皇?”又一个官员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剑皇夏若天,剑圣花千红,他们的剑法,都是大荒老人皇教的,他,他,他没死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剑神教大护法帽子掀开的瞬间,剑神教的一众护法也全部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大,大,大护法,你是…………!”一个剑神教护法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朕,大荒之主,夏司命!”大护法淡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