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五章 斩夏若地,天仙
    “王雄,你可记得朕昔日说过的话?”夏若地露出一丝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的话太多,朕记不住!”王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朕说过,昔日之辱,朕会百倍偿还的,所以,朕说到做到,今次,就是来与你算一算昔日之账!”夏若地踏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一步踏出,大地上顿时冲出无数剑形地刺,让夏若地踏在其上,犹如剑海君王一般。

    手中的大荒剑剑柄,冒出一个剑刃形状的罡气,气运环绕,剑气纵横。

    “诓骗了花千红,盗了大荒剑,吞了剑刃,就以为自己无敌天下了?小人得志,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!”王雄手托御玺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下场?哈哈哈,该想想你自己吧,朕如今,剑道无敌天下,又如何?生丹圣域已经废了,今日,灭你东秦,这白狂地洲的东方,就全是我大荒的版图了,你的那什么国势之力?呵呵,朕会好好研究的,待我斩杀于你,炼化你的魂魄,朕就能称霸白狂地洲!”夏若地露出一股张狂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滚滚剑气顿时爆发而出,大荒仙庭的一众官员也被这股剑气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同时,一众官员纷纷露出惊喜之色,因为夏若地此刻的剑气风暴,居然与花千红的不逞多让?

    不逞多让?岂不是我大荒,并没有衰落?

    灭东秦,独霸东方,虽然有些不仁义,但,国与国之间,只有利益,何来仁义?

    “仙帝,斩了他!”一众宗府强者兴奋的叫着。

    夏若地踏步,在亿万剑气丛中走向王雄。

    一剑东来,毁天灭地!

    夏若地猛地一剑斩出,拔剑术下,光芒刺亮天地,夏若地要一剑,将整个凌霄城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王雄眼中一瞪。

    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御玺轰然从天而降,瞬间携带东秦皇庭的国势之力,以一股无敌之势,瞬间到了夏若地头顶,迎向了夏若地的拔剑术。

    “破~~~~~~~~~~~!”夏若地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,整个凌霄城外大地,都是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巨大的震动下,亿万剑气骤然崩散,万里晴空。

    所有人张大嘴巴看着凌霄城外。

    结束了?

    剑气全没了?

    御玺如巨山压下。

    夏若地也被砸死了?

    这王雄,是妖孽吗?这什么国势之力,如此恐怖?

    无数天仙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,这夏若地怎么跟摩柯一样,刚才看他们蛮厉害的,一板砖就拍死了?

    “仙帝!”无数大荒官员惊叫道。

    宗府宗老们更是露出惊恐之色,仙帝死了?这要死了?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夏若地被拍死之际,御玺陡然一阵颤动,发出一阵轰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长青殿口的王雄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啊,夏若地没死,他挡下了!”

    “夏若地还活着,大荒剑,是大荒剑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围无数天仙露出惊讶之色。大荒仙庭的官员,也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夏若地没死?挡住了,他挡住了大荒国势之力?

    就看到,夏若地双脚有些打颤,手中大荒剑顶住了御玺,似抵挡的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大荒剑的剑罡已经消散,只有一个剑柄顶住。夏若地衣服都炸裂无数了,显然无比吃力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夏若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众大荒官员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朕没事,王雄他完蛋了,这御玺,这国势之力,在衰弱,在一点点变少?哈哈哈哈哈!”夏若地顶的艰难,但脸上却露出张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国势之力是在衰弱,百姓借力是固定的,随着国势之力的使用,这份力量,没有后继补充,使用一点,衰弱一点。

    夏若地勉强无比的挡住了王雄的国势,但,从御玺的镇压下,感应到了镇压之力慢慢衰退。

    虽然无比危险,但,胜利的天平在向着自己倾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夏若地无比张狂、挑衅的大笑之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雄一挥手,御玺骤然变小,飞入王雄手中。

    “吐!”夏若地狰狞的吐出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吧?哈哈哈,王雄,国势之力,终究是外物,现在看来,也不怎么样,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了!”夏若地冷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抓着御玺,冷冷的看向夏若地:“你真以为,朕拿你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?哼,的确,我这大荒剑只有剑柄,威力小了不少,可,那又如何?你的御玺奈何不了朕的,没错,我知道你还有手段,那什么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剑!但,你已经被丹神子重创了。装着没事人一样,你骗谁呢?有本事,你引国势之力入体啊,你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,而且还中了丹神子的毒,引国势之力入体,立刻撑爆了吧!”夏若地大笑道。

    外界,无数天仙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对啊,王雄如今,虚不受补的,引国势入体,那是找死啊。

    可若不能引国势入体,王雄就彻底败了。

    夏若地还要讥笑,却看到王雄手中一颤。继而周身瞬间爆发出一股滔天气息,一股气浪席卷四方,就连东秦的一些官员也被王雄周身爆发的气息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引国势入体!

    先前御玺中力量太多,王雄不敢引国势之力入体,如今,消耗了一大半,勉强可以了。

    王雄身体瞬间一阵肿胀。

    “巨阙!”王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在!”巨阙兴奋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巨阙瞬间变成巨阙剑,落在王雄手中,但,眼睛却盯着夏若地手中的大荒剑剑柄。

    巨阙想吃,无比想吃,如今来机会了,巨阙兴奋的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巨阙剑一片颤鸣。

    王雄脚下一踏,地上冒出一根藤蔓将王雄托起,猛地一甩,王雄飞天而起,落在远处,又一个藤蔓冲天落在王雄脚下。

    王雄踏着藤蔓,犹如踏空而行,转眼到了城外。

    “引国势入体,不可能,他不是都已经油尽灯枯了!”

    “王雄怎么引国势入体了?他不是被丹神子重创的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而且,王雄还中了丹神子的毒,怎么会,怎么会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天仙露出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王雄上次引国势入体的时候,可是斗败了夏若天,在神都引国势入体,同样斗战八方,斩真神投影,斗战丹神子啊。

    如今,又引国势入体?

    王雄体表的力量,已经不输于渡过第二次天劫的了。他不是油尽灯枯了吗?

    “假象,王雄,你想骗我?你手中的巨阙剑已经出卖了你,他都吓的浑身颤抖了!”夏若地吼叫道。

    巨阙剑吓的浑身颤抖?不,巨阙剑是兴奋的浑身颤抖,马上就能吃到那剑柄了,巨阙岂能不兴奋?

    巨阙也不知大家为什么说皇上被丹神子重创,又中毒了。若不是不敢泄露王雄的秘密,巨阙恨不得一口口水吐大家脸上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跟着皇上,皇上从来没有受伤,你们都在放屁!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~~~~~~~~~~~~!”王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以王雄为中心,瞬间,一股强大的剑意冲天,整个凌霄城四方,顿时万剑齐鸣。

    “我的剑,在膜拜王雄的剑意?不可能,他都油尽灯枯了!”一个天仙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王雄在虚张声势,他肯定还是唱空城计,他在虚张声势!”后方蛛皇兴奋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油尽灯枯?虚张声势?夏若地瞬间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拔剑术!”夏若地也是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两人的剑锋再次相撞了。

    如古战场一般,同样的招式,同样的人,只是威力彼此各自大出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紫光、白光刺亮天地,照的无数人忽然睁不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整个虚空都是猛地一阵动荡,四周大量山川垮塌而下,万里大地都是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地沟,直冲百里之外,大地都被这一剑斩破了。

    凌霄城无碍,剑形地沟是朝着凌霄城反方向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睁开眼的一瞬间,就看到王雄踏在地上,抓着巨阙剑,眼中闪过一股狰狞的凶狠。

    而夏若地,再度被一斩两半,手中大荒剑的剑柄都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刚要欢呼的蛛皇顿时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因为夏若地的两半尸体,就落在蛛皇不远处。

    一斩两半,滚滚鲜血瞬间涌向王雄。

    临死前,夏若地露出一股不甘,怨恨的看着一旁的蛛皇。

    “油尽灯枯?虚张声势?我信你个邪了!”夏若地怨毒的看着蛛皇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体表所有鲜血,瞬间被抽了干净,滚滚力量直冲王雄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夏若地的尸体,一旁的大荒剑剑柄,蛛皇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调头,蛛皇带着一众天仙遁逃而去。

    滚滚力量涌入王雄体内,这力量里了,不仅仅有夏若地的,还有夏若地吞噬三大仙帝、三大教主投影的力量,更有大荒剑剑刃,也就是夏若地祖先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仅仅仙元,更有无尽命气,直冲王雄体内,打的王雄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王雄体内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从王雄丹田传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以王雄为中心,一股滔天气浪瞬间席卷四方,王雄整个身体都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借助任何外力,就这样浮了起来?

    远处,长青殿口,无数官员顿时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王,成就天仙修为!”无数官员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天仙了?

    王雄终于天仙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