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三章 摩柯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蛛皇带着一群生丹天仙抵达了凌霄城外。

    蛛皇不是第一个抵达的,在蛛皇之前,就有天仙到了,可,这一次,却不像上次,一窝蜂的冲向凌霄城。

    大部分天仙,都停在了凌霄城外面,远远的外面,停在空中,好一阵迟疑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雄御玺镇杀的巨坑还在,一些巨坑已经积满了雨水,一些巨坑还干涸,昔日天仙的血迹,还干涸其中。

    那是八十六个天仙啊,包括顶级天仙。

    这凌霄城,这段时间就好似噩梦一样,让无数强者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此刻,若不是蓝离焰的吸引力太大,一众天仙也不会来此,可此刻,事到临头,所有人都迟疑了,又或者,在等第一个出头鸟。

    “王道友,你不是要抓蓝离焰吗?你先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不,张道友,你先!”

    “还是马道友先来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天仙,好一番谦让,和上次来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蛛皇看着远处,也咽了咽口水,蛛皇也是无比警觉,这份警觉,让蛛皇几次死里逃生。如今,就算一众脉主蠢蠢欲动,蛛皇都没有再靠前。

    “最好有个人,将蓝离焰抓出来,我们再抢夺!”一个天仙皱眉道。

    是啊,谁都担心凌霄城,谁都不想当这出头鸟,可谁第一个出手呢?

    蛛皇眼中一阵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凌霄城外,越聚越多的高手,可都在等,等那第一个出手之人。

    王雄昔日,立威天下,的确做到了巨大的效果,这一刻的群仙踌躇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或许蓝离焰,不在凌霄城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雄那么警觉的人,这次出去,肯定带走了蓝离焰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强者为自己的胆小找着遮羞布。

    可遮羞了一会,所有人的话,都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却看到,远处的离阳宫中,蓝离焰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,外面有天仙不怀好意,你还是先避一避吧!”一个炼丹女弟子顿时担心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皱眉看了看外面,露出一丝担心之色,外面,天仙再度聚集而来。

    这转眼,已经有三十多个天仙了啊,一个个看着自己又是眼红又是畏惧的。

    蓝离焰正皱眉之际,王忠全快速走来,低声对蓝离焰说了什么,蓝离焰一愣,点了点头,缓缓走出离阳宫,向着长青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外界,一众天仙顿时看的一阵哑然。

    “这蓝离焰不怕我们?”一个天仙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要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群仙心中的火热再度点燃。

    “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走!”蛛皇眼睛一瞪,瞬间向着凌霄城扑去。

    蛛皇做了出头鸟,可此刻,无数天仙又担心蓝离焰被蛛皇吃了。顿时焦躁中,有一半人不顾一切要飞过去抢夺。

    可就在所有天仙要动手之际,那飞向凌霄城的蛛皇,咻的一声,又飞回来了。

    飞回来了?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所有人顺着蛛皇惊骇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却看到蓝离焰走到了长青殿,而长青殿中,缓缓走出了一个白龙袍的身影,白龙袍的男子不是旁人,正是王雄,缓缓踏出了长青殿。

    除了王雄,无数朝臣也跟着王雄走到了长青殿广场。

    “王雄?”蛛皇惊叫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也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先前担心凌霄城有危险,更多的是担心昔日的迷踪阵,凌霄城最大的危险,还是王雄啊。

    “王雄不是重伤待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丹神子不是用藤蔓洞穿他身体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中丹神子的毒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仙人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眼前的王雄,哪里有受伤的迹象?气色如此完好。

    蓝离焰缓缓走到了王雄身旁,王雄却是冷冷的看着外界的一众天仙。

    “朕不久前的话,好像都忘了,各位不告而来朕的凌霄城,却是不知,是何目的?”王雄冷冷的看着外界天空的一众天仙。

    天仙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,三十个,五十个,八十个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天仙抵达,可天仙们抵达后,却全部停下了脚步,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远处王雄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他,他王雄,已经油尽灯枯了,他是装的!”蛛皇陡然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哦?蛛皇?”王雄双眼一眯的看向远处蛛皇。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哈,王雄,我想起来了,为了对付商恨大军,我可是研究过商恨的各种战役,其中有着一个叫着空城计!一夫当关,吓退百万大军!你现在也想学商恨唱一出空城计吧?你已经油尽灯枯了,又中毒待死,强装着没事人一样,你想骗谁呢?”蛛皇冷声大喝道。

    空城计?

    无数天仙顿时神色一动,顿时心中再度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,生丹圣山的大爆炸,所有人可是看得清楚的啊,那王雄本来就被丹神子重伤的要死了,又超负荷发了那么大一招,怎么可能没事?

    蛛皇一声高呼,所有人再度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朕说过,犯我东秦者,虽远必诛,诸位要是不信,可以上前试试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积威犹在,所有仙人都是一颤,一起看向蛛皇。

    “蛛皇,你要做这带头之人?”王雄冷冷的看向远处蛛皇。

    蛛皇面色一僵,脚下动了动,却没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看来,蛛皇,你是不敢踏前一步了!还有谁?”王雄大笑中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一声还有谁,整个凌霄城都是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所有百姓无不崇拜的看向王雄,这一刻,王雄气场全开,虽然没有放出任何威势,但,就那气场,却让一百多天仙不敢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好多天仙想要上前,都全部止住脚了,眼中闪过一股股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果然,都是垃圾!”王雄一声嘲讽道。

    王雄不怕他们来,来了更好,杀了也好给自己提供仙元,助自己突破,可此刻,王雄又不想放过立威的机会。

    为什么将蓝离焰叫来身边?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,谁敢动蓝离焰,就是与自己为敌。

    可眼前,一群天仙,却怎么也不敢第一个冲上来。

    都是垃圾?

    一百天仙都是恼恨不已。有些天仙恼恨的要冲上来,但,被身旁的亲友拉住了。

    王雄露出一丝满意。却在此刻,不远处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可笑,可笑,王雄说的一点没错,都是垃圾!果然都是垃圾!”一个嘲讽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蛛皇等群仙一声恼怒。

    这里是王雄主场,我们踌躇,那是应该的,谁不知死活,敢在背后说我们?

    却看到,不远处林中,缓缓走出一个手执白纸扇的男子。男子后面,跟着十二个天仙,各个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摩柯?”一个生丹脉主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摩柯,真神巫元尊的八弟子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出白狂地洲了吗?他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笑面阴魔,摩柯?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天仙认出了此人,好多人都是头皮一阵发麻,想必百年前这摩柯的凶名也极为显赫。

    “摩柯,教主邀请真神援助的时候,真神怎么没去我生丹圣山?”蛛皇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去了,不仅仅师尊去了!我当时也在场!”摩柯摇了摇折扇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蛛皇一愣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自己能解决,我们为什么要出手?师尊见事情完美解决,也回去了!”天摩柯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蛛皇一阵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你生丹圣山最危险?哼!当时的生丹圣山外,可是藏龙卧虎,我可告诉你们,真神就最少去了三个,除了那围着夏若地的六大绝世强者投影,还有别的仙帝、教主藏于暗处,甚至剑神教更是高手云集,若不是丹神子最终力挽狂澜,那群人,可都跳出来了,师尊可是帮丹神子看住了其他人!别不识好歹,哼!”摩柯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啊?剑神教?还有别的仙帝、教主?”蛛皇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好了,生丹圣山的事情结束了,现在,是这王雄了!你们还真是垃圾啊,这么多人,就被王雄吓怕了?他都油尽灯枯了,他可是中了丹神子的毒。你们还怕他?哈哈哈哈!”天摩柯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请摩柯出手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摩柯。

    “本尊的确要出手的,丹神子?呵,他吞了一枚金极道花丹,居然成长那么多?这丹药,看来真的神奇,本尊要是吞了,就不输他丹神子了!”摩柯双眼绽放出一股精光。

    “摩柯,还请语气尊重点教主!”一个生丹脉主冷声道。

    摩柯露出一丝冷笑:“尊重?当年丹神子还不如我,我对他已经够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生丹脉主瞪眼道。

    但,蛛皇却是一挥手,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请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摩柯扭头,一起看向长青殿口的王雄。

    “王雄?”摩柯冷冷的看向远处王雄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给巫元尊之子,巫元尊九弟子报仇的?”王雄冷冷的看着远处摩柯。

    “他们?哈哈,算是吧!不过,我对你身后的蓝离焰,更有兴趣!”摩柯邪笑道。

    “朕猜想,巫元尊不知道你来吧?”王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摩柯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朕之东秦,就算巫元尊,也不敢轻易来犯,你?一个其弟子,也想来送死?还嫌巫元尊弟子死的不够多?要一个个排着来送死?”王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排着来送死?没错,师尊是不知道我来这里了,不过,王雄,你未免也太自负了,别人不知道丹神子那毒,我可知道!就算教主、仙帝,都解不了,何况你?”摩柯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知道的还挺多的!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毒蛇藤蔓的秘密,还是第一次暴露,这摩柯居然事先就知道了?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不用装的没事人一样了,该躺下,就躺下吧,说话越多,死的越快,我都好奇,你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!”摩柯带着一群天仙,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“朕也奇怪,为什么总有人想来送死!”王雄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取出了御玺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远处摩柯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“东秦的子民,朕王雄,想要再借诸位之力,镇杀来犯宵小,请东秦子民,诚心祈祷,恭祝东秦皇庭,万载昌盛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王雄托着御玺一声高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