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九章 折断大荒剑
    平板响出钟鸣!

    恐怖的音波,不仅让远处的王雄受到了波及,来自四方的绝世强者们,此刻尽皆受到了影响,脑袋一阵轰鸣,哪怕三大仙帝、三大教主的投影,都是一阵颤动,差点崩碎一般。

    也就王雄拥有束腰音环,才能很快清醒过来,帮身边几人清醒的瞬间,就看到,远处战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却是岩浆海咆哮冲天,花千红一愣神之间,却是被无数火焰藤蔓洞穿了身体。

    花千红一剑刺入了丹神子体内,可惜,丹神子并没有死,大荒剑巨大的破坏力,哪怕将丹神子胸膛炸了一个大洞,都没用。

    花千红好似产生了某种幻觉,虽然身体洞穿了,但,脸上却出现了凄美的笑容。四周滚滚剑气海,已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败了?

    花千红败了?

    巨阙、贺剑之尽皆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王雄也惊讶于这画面,当初,夏若天败在丹神子手中,也是这个画面?

    “不!”商恨惊叫着就要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王雄顿时拦住商恨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!”商恨瞪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商恨,你去干什么?你去送死吗?”王雄瞪眼叫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已经败了,商恨此刻扑上去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,让我走!”商恨忽然变的无法理智了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,丹神子一根藤蔓刺入花千红体内,刚刚消失的剑气,再度出现,只是此刻,是丹神子体表爆发而出的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在复制花千红的剑道?”贺剑之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当初复制夏若天的一样?这,难怪没有立刻杀了花千红!”巨阙也惊愕道。

    此刻,四方绝世强者们缓缓清醒下来。

    清醒的瞬间,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因为,眼前已经风云变幻,胜负已定了。花千红、丹神子周围还有音波余威环绕,给花千红造成一股幻境一般,花千红痴痴傻傻之中,被提炼着剑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,你现在过去,就是送死,你说,你还有什么和丹神子斗的,如何能救花千红?有的话,我就让你过去!”王雄喝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商恨眼中闪过一股悔恨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,就不要冲动,这样,非但救不了花千红,还会将你的命搭进去!”王雄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走的,我不该走的,我…………!”商恨顿时后悔的大哭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不走,苏小小怎么办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商恨捂着脑袋,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不要走!”远处花千红迷迷糊糊中露出凄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红儿!”商恨浑身一颤,还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,大姐!”远处天空,陡然传来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却是夏若地的声音,夏若地的声音太过巨大,瞬间让远处迷迷糊糊中的花千红一激灵,花千红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大荒剑从丹神子体内拔出,丹神子身上的洞口转眼恢复了。

    花千红抓着大荒剑,好似浑身无力一般,双目空洞,木然的看向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,上次夏若天,让我吸取了一个教训,对付你们,不能再有保留,所以,此次的藤蔓,蕴含着毒素,一种你没见过的毒素,你现在浑身无力了吧!”丹神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不断提炼复制着花千红的剑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先是面露狰狞,但,感觉到浑身无力之后,却面色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剑道?你居然修炼出了剑道领域?好,好,好!”丹神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丹神子,好似成了全场的中心,四方各大势力之主,明明看出丹神子此刻也无法多动弹,却没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姐,姐!”远处哭喊声依旧。

    却是夏若地要哭着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要过去,你救不了仙帝的!不要!”一众宗府老人拖拽着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不,她是我姐,让我过去,让我过去,姐,你们滚开!”夏若天吼叫着向前扑着。

    但,一众宗府老人却强行拖着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无数大荒将士也露出惊恐要扑上去。

    但,蓝田玉、蛛皇带着一众生丹脉主却是瞬间挡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,花千红眼中闪过一丝凄凉,却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大荒?天下?皇图霸业?

    没了你,我要这些干什么?我要这些干什么?

    花千红眼角溢出一丝泪水。

    “红儿!”远处,商恨也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商恨根本不顾其他,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让开!”商恨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商恨!你去了没用,你稍等一下,我帮你!”王雄叫道。

    帮自己?商恨不相信,这一刻,丹神子几乎超神了,谁是他对手?王雄?

    商恨虽然以前挺欣赏王雄的,但,根本不相信王雄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等下去?等到红儿死吗?这一刻,红儿弥留之际,我宁愿陪着红儿!

    “滚开!”商恨探手举出一柄长剑指着王雄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青衣卫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贺剑之、巨阙也脸色一变,这商恨不知好歹啊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一叹,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见王雄让开了路,商恨毫不迟疑,瞬间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冲过王雄身边的时候,就看到王雄瞬间出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掌,轰然击在商恨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商恨一颤,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青衣卫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贺叔、巨阙,我们走,待会恐怕还有一场恶战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不解道。

    但,贺剑之还是驮着商恨,巨阙还是载着王雄快速低空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“滚开,我要救我姐,大荒不能没了仙帝,姐!”远处夏若地不断吼叫着。

    声音传到了花千红之地。

    花千红心灰若死,哪里还在乎江山了?

    “大荒子民,抱歉,朕无力再肩大荒了,即刻起,大荒仙庭,传位夏若地!”花千红心灰若死道。

    远处,夏若地陡然眼睛一亮,一群宗府之人也瞬间停下了尬演,一个个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,传位?你以为还是当初夏若天的时候?哼,你身中我之剧毒,马上就要死了,还想传位?可笑,你连剑都拿不动了吧?这大荒剑,是本尊的……,呃!”丹神子说到一半,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就看到大荒剑陡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,继而一声龙吟响起,花千红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大荒。

    无数大荒百姓顿时一激灵,心中莫名的一股悲伤。

    “仙帝?”无数百姓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丹神子脸色一变,顿时要去抢夺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荒剑冒出亿万剑气,瞬间冲天而上,直冲远处的夏若地而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下!”丹神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此刻,丹神子提炼花千红剑道,根本走不开,四方,无数强者尽皆露出大喜之色,就连生丹脉主们,也激动的扑向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荒剑威力巨大,一路所过,居然将所有扑上来的强者全部挣开,包括大周仙帝的投影。

    “这大荒剑?好大的剑力!”大周仙帝投影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荒剑瞬间,落在了夏若地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,将大荒剑交出来!”一众强者顿时扑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,哈哈哈哈!”夏若地大笑之中。

    传位,这不需要气运认可了,因为,随着传位,气运已经认可了。

    一众大荒宗府官员,狂喜不已,一众大荒将士却是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夏若地,继承了大荒仙帝之位?

    夏若地想走,但,终究修为受限,速度哪里快的过一众仙帝、教主的投影,转眼被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大荒剑交出来!”大周仙帝投影冷冷的看着夏若地。

    四周一众强者围了过来。夏若地却是露出一丝邪笑。

    却看到,夏若地一手抓着剑柄,一手抓着剑刃。

    “分!”夏若地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却看到,大荒剑一分两半,断了。

    所有气运全部聚集在了剑柄部位,一个剑柄,依旧冒出亿万剑气。

    而那剑刃,好似在慢慢变形一般,被抓在了夏若地另一只手中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大荒剑断了?”

    “被夏若地折断了?这不是白狂地洲第一神剑吗?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数强者露出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而远处,王雄、巨阙、贺剑之离去之际,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大荒剑的剑刃?我想起来了,昔日在古战场,已经被白先生斩碎了,出现无数了,裂纹了,这些日子我还奇怪,那裂纹怎么没有了,怎么恢复了,难道,难道那剑刃是个长生不死族?”王雄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剑刃,长生不死族?”贺剑之也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说过,大荒剑是两个部分,剑柄部分是传说中‘诛仙剑’的碎片,诛仙剑的碎片,镇压着一个长生不死族,而这长生不死族被诛仙剑碎片镇压成了剑刃形状,大荒剑,就是诛仙剑碎片在镇压一个长生不死族?”王雄眯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那夏若地在干什么?”巨阙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,也是一个长生不死族,他难道要救那剑刃?”王雄惊奇道。

    救?不,王雄瞪眼看到,那远处,夏若地缓缓将大荒剑的剑刃放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将剑刃吃了?

    吃了?

    远处丹神子瞪眼惊愕,生丹仙人尽皆瞪眼,大荒官员,也谁也看不懂了。六大强者的投影也茫然的看着夏若地。

    吃剑?他为什么要吃剑?

    于此同时,在所有人的正上方,白狂地洲的龙池结界之外,叶赫连江抱着小老虎赤赤,刚刚将王雄的金乌分身送到,金乌分身毫不犹豫向着下方坠落而去。

    叶赫连江用法术形成光幕,让自己和赤赤都看到下面的画面,也看到了夏若地吃剑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族,同宗互吞,合攀高峰?”叶赫连江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赤赤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剑柄镇压的长生不死族,应该是那小子的祖先,他祖先最虚弱的时候,被他吞了,他能继承他祖先的一切,包括力量!那小子,那长生不死族,马上要变强了!”叶赫连江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这白狂地洲,也被异界渗透了!”叶赫连江冷着脸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