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七章 血喂大荒剑
    花千红跑了六大势力!斗战三大仙帝、三大教主,刺瞎了六大强者的眼睛,扬长而去!

    周转六大势力之际,消息自然已经传的满天下了,一个个绝世强者,尽皆聚集于生丹圣山之外,等待花千红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生丹圣山内部,却是一片惶恐,正担心着花千红的到来,一股暴风卷起满天沙尘,暴风沙尘之中,站着一个红袍绝世女子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红色男人长袍的女子,踏在空中,满头白发,在空中飘散,女子面如死灰,眼如地狱出来的恶魔。直视不远处的生丹圣山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,花千红来了!”一个生丹脉主惊恐的叫道。

    一声呼喊,生丹圣山风声鹤唳,无数仙人都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盖因为花千红的战绩太恐怖了,上一次,若不是商恨拉着花千红,整个生丹圣山都要被屠了,那时,花千红还没有大荒剑。

    如今,花千红去各大绝世强者主场,犹入无人之境。刺瞎三大仙帝、三大教主。现在谁看了花千红都惊恐。

    一些胆小的脉主,甚至惊恐的逃出了生丹圣山,宁愿弃宗也不想待在这里,当然,大部分弟子却是到了丹神子之处。

    生丹圣山的弟子已经很少了,上次被商恨炸死了无数,如今这些,对大荒畏如蛇蝎。

    丹神子起身,冷冷的看着外界的花千红。

    一旁蓝田玉微微皱眉,也站起身来,走在丹神子身后。

    远处,花千红目光中充满了死寂,杀气攀升,似将虚空都冻结了一般。就是眼前的丹神子,害死了夫君?

    夫君?

    花千红想到商恨之际,杀气四射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夫君说,他是个骗子?骗了自己感情,让自己不要留恋他?

    花千红试过,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哪怕被骗,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商恨至死,都在为自己谋划诺大江山。为了自己的愿望,为了昔日那皇图霸业梦想,不断努力。

    昔日,花千红对皇图霸业的确极为追求,极为上心。

    可当知道商恨死的那一霎那,花千红忽然发现,皇图霸业?什么狗屁皇图霸业?

    一统江山,千秋万载,号令天下,唯我独尊?

    就我一个人?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要留我一个人?得到了全天下,却失去了你,我要这天下,又有何用?我要这天下干什么?我只要你!只要你!”花千红眼中流淌出了两行血泪。

    这一刻,花千红回忆过往种种,发现,昔日的苏小小都不算什么,只要夫君在,其它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可如今,夫君死了,被眼前之人害死了!

    就是他,丹神子,害死了自己夫君,害了夫君!

    花千红流着血泪,五内俱焚,面露凄然,口中发着大笑:“哈,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诡异的画面,看的生丹脉主们越发的惊悚。

    强大的女人不可怕,强大的疯女人才可怕,因为,她可以不顾一切,她做事根本无法预判。不,可以预判一点,她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教主!”蛛皇等人一阵惊悚。

    丹神子眯眼看着外界的花千红。

    花千红在回忆商恨,回忆着甜蜜,回忆着痛苦,此刻周身剑意也在攀升。手中的大荒剑,更是绽放耀眼的光芒。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四周,来观战的强者们,远远看着,也是倒吸口寒气,从花千红那攀升的剑意,所有强者都感受到了莫大压力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浓烈的气氛。

    所有人望去,却看到,大荒的若地王,带着一群大荒将士,正站在不远处担心的看着花千红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一众大荒将士、官员,顿时露出焦急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众将士、官员,眼中还蕴着泪水,一个个全身扎着黑白之色的带子,无比沉痛的哀悼商恨之中。

    看着这群穿戴黑白的大荒官员,花千红的悲痛再度涌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夏若地的时候,花千红眉头挑了一下,露出一丝惊讶,因为夏若地居然也披麻戴孝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夏若地和商恨,以前并不对付。甚至,夏若地还想过杀商恨。

    此刻,夏若地面色苍白,似极为虚弱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姐,弟弟以前做了很多错事,甚至想过杀姐夫,但,那时我也是因为激愤,他商恨为何能娶到大姐,如今,我才幡然醒悟了!只有姐夫,才能配得上大姐!”夏若地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冷冷的看着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,但,终究,你是我姐,爹死了,大哥死了,如今,你就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!大姐,你一定要赢,一定要为姐夫报仇啊!”夏若地眼中闪过一股乞求一般。

    花千红五内俱焚的心中闪过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大姐还在生我的气,但,姐夫已经走了,我想解释也没机会了,只能期待大姐能赢,另外,给大姐送上我最后的努力!”夏若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夏若地取出一个小玉桶,玉桶之中,有着一桶鲜血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血,也许大姐还不知道,这大荒剑,虽然有气运阻拦我拔取,但,大荒剑的开封,需要我爹、我哥,或者我的血才能彻底放出其威力!”夏若地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是我的抽取的鲜血,你将鲜血抹在大荒剑上,大荒剑威力将会更大,大姐,做弟弟的无能,修行不行,只能想些小人行径,我已经非常后悔以前对姐夫做的事了,此次,咳咳,这是我的血,也不知道有没有用,但,请让我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吧,大姐!”夏若地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说着,夏若地将玉桶投给花千红。

    四周无数人都露出不信之色,花千红接过夏若地的血桶。

    “将我的血,浇在剑刃之上即可!”夏若地期盼的看向花千红。

    花千红死死盯着夏若地,夏若地那期盼的眼神,终究让花千红死寂的心微微松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,花千红没有说话,只是做了。

    若夏若地还玩花样,那这份姐弟的关系,到此结束吧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夏若地在博同情吗?花千红已经得大荒剑承认了,还要他血,这血有什么用?我在大荒仙庭这么久,怎么不知道?”有人眼中鄙夷。

    就连夏若地身旁的三叔都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要你来博取花千红好感,你玩什么鲜血啊,鲜血给大荒剑开封,你开什么玩笑,我怎么不知道?我宗府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可,诡异的事情,就是让人惊异。

    夏若地鲜血浇筑在了大荒剑剑刃的一瞬间,大荒剑好似活了一般,居然‘咕隆、咕隆’的喝起了血。

    转眼,一桶血就被大荒剑喝光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四周无数强者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就连花千红也惊讶于这大荒剑的秘密,就看到,大荒剑喝完血之后,陡然间一颤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虚空之中,陡然冒出亿万剑气,这股剑气,似有绞杀天地一切之威,剑气一出,顿时无数强者吓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花千红一挥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亿万剑气形成剑气风暴,似要将上天都捅个窟窿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开封了?”

    “大荒剑变的如此猛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多少人露出惊叫之色,就连丹神子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三叔更是张口愕然:“怎么会这样?我怎么不知道?大荒剑还吸血?”

    花千红也微微惊讶,扭头看向夏若地。

    却看到夏若地脸色苍白,一个踉跄的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三叔等宗府的人顿时上前。

    “啊,若地王体内,已经快没有血了?”一个宗府子弟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,将体内鲜血,全部给仙帝了?”三叔也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,你血抽干了?你这样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惊叫不已。

    花千红也神色复杂的看向若地王。全身之血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花千红盯着夏若地死死问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我这世上,唯一的亲人了,唯一的了,你一定要赢,一定要没事,弟弟以前胡闹,弟弟以前总是惹你生气,那是因为有你和二哥,你们一直宠着我,你要是也走了,就再没人护着我了。姐,你一定要赢!”夏若地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深深的看了眼夏若地,心中的某根弦被狠狠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花千红没有答应夏若地,也不再看夏若地,而是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!”花千红面露恨声,浑身有些激颤的看向远处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!”丹神子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将我夫君放了,我将你生丹所有城池还给你,都没关系,可你,为什么要害死我夫君?”花千红周身剑意冲天。

    四周,无数强者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丹神子一挥手,似乎要生丹弟子都后退一般。

    蛛皇等人毫不迟疑,瞬间遁逃。蓝田玉也深深看了眼花千红,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也快速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商恨是自杀的!”丹神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当初,丹神子也只是为了擒拿商恨,没想弄死他,可谁想到,商恨引爆了一切呢?

    “那也是你逼死我夫君的,我夫君,该有多绝望,才会自杀?哈哈哈哈,丹神子,丹神子,今日,我就要为我夫君报仇,报仇!”

    花千红哭着,一剑在狰狞中斩了过来。

    剑锋如海,铺天盖地,直冲生丹圣山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守山大阵根本抵挡不住,瞬间,爆炸而开,剑海呼啸,毫不停滞,直冲丹神子而去。一路所过,大地尽皆爆炸而起。天翻地覆,天地重归混沌,恐怖的爆炸,比商恨的炸、药还要凶猛无数一般。

    外围强者,一退再退,尽皆惊骇花千红那滔天凶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