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五章 来自地球
    凌霄城!花园中一个凉亭!

    王雄、商恨坐在亭中,品着茶,看着外面落雨打在花草池塘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小小在这里,多谢你照顾了,商恨不胜感激,王先生有什么需要在下做的,尽请吩咐!”商恨看着王雄真诚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已经给过我大礼了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礼,不足我感激的万一,我原以为小小已经不在了,呵,老天还真是眷顾我啊,我还能看到小小,一切就足够了!”商恨眼中闪过一股感叹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王雄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白狂地洲,我不想待了,过段时间,我会离开白狂地洲,天下之大,自有我立足之地!”商恨眼中闪过一股坚定。

    刚才,商恨让王雄提要求的时候,王雄虽然心中很想,但终究没有提让商恨留在大荒为臣,因为王雄看的出来商恨眼中的骄傲,那种骄傲,好似世间一切,都不过如此。没有人可以让自己臣服一般。

    与其勉强留商恨,到时弄的不欢而散,还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“上次生丹圣山,你弄的好大动静,那什么‘踢恩踢?’”王雄微微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种烈性的炸,药,我前世家乡的东西,我是摸索了很久才提炼出来的,可惜,以前高中的知识,大多忘记,我家乡还有一种更厉害的‘原子,弹’,可惜,我不会!”商恨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更厉害的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王先生要是喜欢,我将那炸、药的配方给王先生一份,只是,这需要量大才行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这是你的秘密,还是你保留吧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算什么的!”商恨还想送上配方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摇了摇头,这一刻,并不想占这个便宜。

    “好吧,王先生不需要,那暂且不提了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前世?你记得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商恨最终坦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也不知怎么,我就穿越转生到这里了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彩票、理财产品,是你自己想出来的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和炸、药一样,都是我前世的东西,顺手而来罢了,见笑了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阁下的一切手段,都是你前世带来的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前世,算是让我见识比一般人多吧,领兵手段,商业手段,其实我前世都可以学!有学校,不,在这里叫着学府,学府专门教导,任何你想学的东西,交了学费,都有地方学。”商恨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地方?”王雄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,我已经找不到我前世所在了,否则,一定介绍王先生过去,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!”商恨怀念道。

    “被你一说,我的确好奇了,若真有这样的学府,我到是想去看看,也带着一些官员过去学习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要是我找到回去的路,我给王先生介绍,到时,再帮你们报几个培训班,金融手段、商业知识、宏观经济、微观经济、会计之类的,都可以培养一批人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前世,有什么名字吗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叫着地球!”商恨怀念道。

    “地球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前世那地方,没有天道,没有仙法,就和古战场那星球一样的地方,人们寿命有限,无法修炼,在‘道’上无法得到追求,就专攻‘术’,有着各类学术,虽然威力不大,但,神奇之处,不比我们这里差!”商恨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无线电网络,每个人都有一个手机,大概只有巴掌大小,可以通过手机联系上全球几十亿人的任何人,每个人都有专有号码,同样,全世界的事情,都可以通过手机查看,网络世界,无处不在,坐在家里,可知天下之事!”商恨怀念道。

    “手机?”王雄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了,我对无线电技术不懂!”商恨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雄心中的好奇犹如猫挠一般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有的时候,我也挺奇怪的,大秦?有着几个人,和我前世地球神话人物,居然重名了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神话故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比如北皇,姜尚!在我地球,有个神话人物叫着姜子牙,一张封神榜封尽三教神仙,姜子牙也叫姜尚!然后是南皇,共工,我地球神话也有一个怒撞不周山的水神共工。不死皇尸佼,这在地球古代春秋时期,可是一个大学问家,叫尸子。还有苏定方更奇怪,我上次收集到信息,他居然有定海神针?包括你,东皇!哈哈,也许是重名吧!”商恨摇了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重名?”王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虽然商恨说的奇怪,但,王雄心里却默默记住了,或许那什么地球,和自己所在大秦,还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那地球有什么其他坐标,方便找到呢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也在找,找不到,以后再慢慢说吧!”商恨摇了摇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二人喝着茶,看着亭外雨水,沉默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和苏小小算是朋友,但,还是想要问一下,那花千红,你就舍得放手了?”王雄问道。

    商恨脸上顿时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想说,不用说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其实说了,我或许舒服一点,我这百年,其实都在等一个人!”商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夏若天的父亲,大荒老人皇,可惜,可惜…………!”商恨露出一丝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商恨将自己和大荒老人皇的恩怨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老人皇没死?”王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以前一直坚信他没死,但现在,我却在不断告诉自己,他已经死了,只是尸体没了罢了!”商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大的恩怨,你就放下了?”王雄问道。

    商恨微微苦笑,最终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担心花千红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她的信中已经写清楚了,我只是一个骗子而已,红儿她有自己的皇图霸业,我给她江山就足够了,我陪她百年了,小小等了我百年。小小这里离不开我,红儿那里,应该可以,她有远大抱负,她有皇图霸业陪着!”商恨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王雄看的出来,商恨眼里有着浓浓不舍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!”王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或许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或许花千红心里,你比皇图霸业更重要呢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商恨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这也是商恨不愿意面对的。沉默了好一会,商恨才微微一叹:“我已经死了,我是个骗子,她有着江山,应该很快会忘记我的!”

    商恨不断安慰自己,但,王雄看的出来,商恨心里此刻的忐忑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经历,王雄也有过,挚爱的人死了,整个世界都灰暗了,不仅自己,当初夏若天恐怕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会,摇了摇头:“我猜想,恐怕不会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了?就是这么简单!”商恨烦躁道。

    “报!”陡然一个侍卫从不远处闯入花园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雄疑惑的看向那侍卫。

    一般,非军国大事,侍卫不可能打扰自己私人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大荒急报!”那侍卫恭敬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那侍卫风尘仆仆,好似刚从遥远处赶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回避一下!”商恨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既然已经与大荒斩去了关系,听听也无妨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王雄看向那侍卫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,大荒急报,大荒仙帝花千红,执掌大荒剑,一一挑战六大势力,三大仙帝、三大教主,来报说,六大势力挑战过后,会杀上生丹圣山,与丹神子一决生死!”那侍卫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商恨陡然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王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剑城来报,花千红听闻商恨身死,心力交瘁,口吐鲜血,晕死过去,期间,任何人无法近身,凡近身者,一切被其周身剑气刺伤。花千红苏醒之后,一夜之间,头发全白!”侍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夜之间,头发全白了?”商恨浑身都颤抖而起。

    好似当初,夏若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是,花千红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商恨府邸,谁也不许靠近,有亲臣小辛前往查探,似看到花千红双目流着血泪。”侍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血泪?怎么会,血泪?”商恨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数日之后,花千红穿着商恨的衣袍,踏步走出商恨府邸,拿了大荒剑,说要去给商恨报仇,先从六大势力开始,六大势力之主,就是被商恨邀请去生丹圣山的三个教主、三个仙帝,花千红说,他们看着商恨死,见死不救,花千红就要去摘了他们的眼睛。给商恨报仇。一个一个去,等报完这六大势力之主的仇,就杀上生丹圣山,杀丹神子,给商恨陪葬!”那侍卫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傻丫头,你疯了,我不是说了吗?不要帮我报仇,不要帮我报仇,我只是一个骗子,骗子啊!”商恨顿时哭的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“报!”陡然,又一个侍卫冲入花园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大周仙庭来报,花千红手执大荒剑,杀上大周仙庭朝都,斗剑大周仙帝,刺瞎大周仙帝双目!”

    “报,花千红手执大荒剑,刺瞎巴山教主双眼!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消息传来,似乎不断诉说花千红的一场场惊天大战。

    商恨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了:“不行,不行,那丹神子妖异不已,不能,不能让红儿去生丹圣山送死!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生丹圣山!”王雄顿时起身,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