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章 拔剑
    大护法看在夏若天的面子,对十二护法之死不追究了?

    夏若天还想询问,可惜,大护法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王雄带着满腹疑惑,走到夏若天身旁:“人已经走了,我们先回去吧,最少已经确定了凶手就是剑神教大护法,来日方长!”

    此刻,夏若天看着大护法离去的背影,眼中却是溢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你没事吧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眼睛通红,咬牙切齿,悲痛欲绝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呃?谁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着大护法离去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股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大护法?不,应该说,大护法是你某个熟悉的人?”王雄惊奇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浑身一阵颤抖,似不愿意说,眼中闪过一股惊疑不定,过了好一会,夏若天才面露一股狰狞:“我要尽快恢复修为,我要尽快恢复!”

    “你这修为恢复,不是那么容易的,慢慢来吧!东秦皇庭全力支持你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王雄,贺剑之,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帮贺剑之全力磨砺剑法,等到了凌霄城,我要出去一趟,我能尽快恢复修为!”夏若天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一趟?你要去哪?你现在修为才到武宗境,想要恢复巅峰,不是一时半会的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扭头看了看王雄,沉默了一下,最终开口道:“本来,我是不想说的,因为,我本来就没打算走那条路,但,我现在必须要走,王雄,多谢照顾,我也和你直说了吧,我要去你凌霄城外,白子沙漠!地宫!”

    “白子沙漠那个地宫?鼠帅岛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要进去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鼠帅岛,我以前去过,里面可是危险重重,虽然大部分僵尸、蝙蝠都已经毁灭了,但,里面太多未知,肯定还有其它厉害的东西,你才武宗境,我记得,昔日剑神教一群仙人入地宫,也是狼狈而出的啊!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鼠帅醒了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雄瞳孔一缩道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我到了凌霄城,他来找过我,说他可以帮我恢复巅峰,甚至更强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鼠帅?他进入凌霄城,进入我凌霄城皇宫,如入无人之境?”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鼠帅?

    白子沙漠下,就是天帝墓葬,其中的鼠帅岛。王雄昔日进入过,可没见过什么鼠帅,听说,鼠帅岛的黑山更是被打碎了,鼠帅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如今,夏若天确定他是鼠帅,王雄并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夏若天的见识,不可能出错的。

    鼠帅,早就醒了?而且,入凌霄城皇宫,如入无人之境,这才是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那日,我与贺剑之斗剑之后,就回房休息了,休息到一半,我感觉到了什么,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站在面前,那人双手是一对老鼠爪子,在审视我,我还以为是你派人……,后来,那黑袍人说自己是鼠帅,说可以帮我尽快恢复巅峰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尽快?多快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最多一年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年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一年时间,看起来很长,但,要知道夏若天已经虚弱到凡人程度了啊,就好似王雄当初恢复前世记忆,空有前世的记忆,想恢复,谈何容易?这么多年了,王雄才到地仙!

    鼠帅说,一年就行?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也不信,不过,我猜想,以他实力,应该没必要骗我,他说,随时去白子沙漠下的地宫找他,然后,他就走了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鼠帅?”王雄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,贺剑之这边,我尽力,接下来回去期间,多斗剑几次吧!”夏若天眼露坚决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,没有拦着夏若天。毕竟,贺剑之在斗剑中成长了太多,如今已经冲击到了天仙境,剑道,天下少有的强者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没有多逗留,回到小幽的居所,交代了一番,并且让‘小幽’不再露面,王雄一行就回凌霄城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众人并没有大摇大摆的飞行,毕竟这是大荒仙庭,终究有强者能发现的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十日之后,大荒边境,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王雄一行在一个小院中暂时落脚,青衣卫送来了最新的情报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着《大荒日报》,眉头微皱,继而苦笑道:“王雄,还是你对商恨更了解,大荒尘埃落定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随着边境,一座座城池丢失,随着生丹联盟的不断出兵,一个个血淋淋的数字摆在了所有百姓面前,这一刻,谁还在乎那点税收减免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,夏若地的《大荒晚报》,来的有些迟了,整个大荒都已经是商恨的宣传了!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晚不晚的问题,政治理念错误,可是会致命的,再说了,夏若地这大荒晚报,学的只是皮毛而已,根本无法与大荒日报同日而语,你没看到吗?大荒日报的销量,是大荒晚报的百倍不止,而这大荒晚报的一些销售成绩,还是大荒官员必须要购买填补的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的巡回演讲,也效果不大!”夏若天皱眉的看着资料。

    “效果?能有什么效果,花千红的巡回演讲,是为了配合大荒日报,相辅相成,政治理念正确,强势君主出现,百姓拥戴,可夏若地干什么?他这不是弄的自相矛盾吗?实力不行,还想去宣传强权?这一役,商恨赢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眼皮一阵狂跳,最终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你当初将帝位传给花千红或夏若地,虽然偏向夏若地,但,你也对花千红有着一股期待吧,你这一叹是什么意思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,已经不偏向三弟了,我只是担心这个商恨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怎么了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这商恨,野心不小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?野心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野心,滔天野心,你看他只是一朝臣子,但,他不服任何人,你看着吧,他若不是被什么事情羁绊了,早就离开大荒了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剑道天赋冲天,但,在人性之中,可不如商恨纯熟,花千红继承了帝位,呵,操纵大荒的,到时肯定是商恨!”夏若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操纵大荒?商恨?或许吧!”王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荒的事了了,大姐必将继承帝位了,我们也早点回去吧!”夏若天微微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行人不再逗留,出了大荒,直奔凌霄城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看到大荒前线与生丹联盟的战斗越发惨烈,无数大荒城池沦陷,百姓遭殃,夏若天虽然心有不忍,但,此刻还是咬着牙,扭头装着没看到。

    大荒已经交出去了,自有花千红来处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大荒仙庭,天剑城!

    商恨、花千红、夏若地等无数官员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么急匆匆的叫我们回来干什么?”夏若地无比烦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,稍安勿躁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?哼,商恨,我还没找你呢,你为了大姐的竞选,你居然置万民于不顾?前线城池连连丢失,你不管不问。你知道,这短短时间,我们丢失了多少城池吗?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前线城池陆续丢失,生丹联盟大军,发疯般攻取,商恨一直忙着竞选一事,一时没有去处理前线。

    如今,夏若地一系的人,尽皆恼恨无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的出来,花千红的一切,都是商恨策划的,众人恼恨自己没有商恨这般智囊,同样也气愤商恨为了竞选,居然用前线不断出现的血淋淋事实刺激、恐吓百姓。

    “本帅就是为了救百姓!”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三叔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、若地王争夺帝位,仙帝之位一日未定,我大荒内部就一盘散沙,前线将士战斗也不可能万众一心,竞选时间越长,我大荒的损失越大,所以,我才要最短的时间分出胜负!今日,就是长公主拔剑之日,长公主拔剑,成就仙帝之际,就是我前往前线领兵之时,这些日子的损失,我会尽快全部夺回来!”商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夏若地瞪眼看着商恨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动手吧,拔剑,定天下!”商恨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长公主拔剑!”商恨身后无数官员顿时恭敬的拜道。

    前两天,夏若地拔过,根本拔不动,此刻自然郁闷无比,商恨这段时间的操作,天下百姓,大多已经心向花千红了。此刻,夏若地就是阻拦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花千红看了看四周官员,眼中闪过一股傲色。

    “诸位宗老,同僚们,本宫开始了!”花千红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踏步,花千红冲天而上,瞬间到了大荒剑剑柄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,花千红并没有施展掌罡,而是肉身靠近,用一只纤纤玉手,去抓着剑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荒剑上,滚滚气运翻腾不止,一条巨大的气运金龙在大荒剑上浮出,滚滚力量涌出滔天风暴。

    此刻,天剑城内无数官员,无数百姓都抬头望天,看着那气运金龙咆哮的到了花千红面前。

    气运金龙这次没有挣开花千红,甚至,无比亲昵的蹭了蹭花千红。

    下方,夏若地一系官员,顿时好多瘫软在地,气运金龙,认可花千红了?

    “起!”花千红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万丈大荒剑,在一声巨响之中,被花千红缓缓拔起。大荒剑出,万剑齐鸣。

    不止天剑城的万剑齐鸣,整个大荒仙庭,所有城池的剑都感受到一股浩瀚君威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整个大荒天下的剑都颤鸣而起,膜拜剑之君王了。

    帝临天下,万剑臣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