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五章 满江红
    天剑城外,一个山谷之中!

    蓝离焰缓缓走到王雄所在的一个小院。

    小院之中,此刻正站着一个青衣卫,在向王雄禀报着什么,而蓝离焰的到来,那青衣卫瞬间停下了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王雄笑看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修为又有突破,巩固了一下,现在好了!”蓝离焰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此次,王雄来帮夏若天找寻杀妻之仇,自然连蓝离焰也带来了,虽然有着嬴四海余威,一般强者现在不会对凌霄城出手,但,王雄可不敢笃定。

    大势力之主不出手,但,那些小势力之主,特别天仙们,或许会挺而冒险,因为蓝离焰的身份太诱人了。

    自从蓝离焰身份暴露,王雄就决定,到哪里,都把她带着。

    “突破?那再好不过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、贺叔呢?”蓝离焰坐在王雄旁边好奇道。

    王雄给蓝离焰到了一杯清茶,蓝离焰看向王雄眼中尽是爱意。

    “贺叔还在闭关,剑道突破,说不定突破的比我还快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给贺剑之做陪练,却是贺剑之剑道成长的最强大阶石。

    “又闭关了?贺叔难道要冲击天仙了?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吧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呢?”

    “他,呵,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段时间,大荒官员陆续去小幽住所拜见帝后,要不是花千红、夏若地约束,还会有络绎不绝的人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有过来攀关系的,同样,也有过来确认是否是真小幽的,当然,也可能是当年凶手派来探探口风的!”王雄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凶手快出现了?”蓝离焰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快了,应该要不了多久,前些天,让小幽去天剑城转一圈,为的,就是让‘小幽’的身份公告天下,为的就是让那凶手知道小幽回来了,一切看来都挺顺利的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?昨天花千红、商恨前来慰问,今天,夏若地带着一群宗府老人过来慰问,夏若天前去躲在暗处应付一切,以防出意外,小幽一直拒绝大荒官员,想必,过了明天,就稍微清静一些了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清静一些了?他们不来打扰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来了吧,帝后身份,他们暂时用不到,现在,他们忙的最多的,就是收拢民心,两大派系,可斗的不可开交啊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一系,夏若地一系?”蓝离焰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不错!夏若地一系,掌管官府言路,各大城池,都张榜了,鼓吹夏若地的政绩,鼓吹夏若地是仙帝的血亲,劝百姓写万民书,支持夏若地登基,打的是感情牌,打的是百姓对夏若天的感情牌!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那花千红一系不是惨了?官府言路被堵,如何让百姓拥戴?就算军方对花千红无比拥戴,但,军队在百姓中的比例还是太少了啊!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言路被堵了?呵呵,你是不了解这商恨啊,这商恨,原来早就有所准备了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递出一叠纸给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娘娘,这是商恨发行的报纸!”一旁青衣卫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娘娘!不许乱说!”蓝离焰顿时脸上一红,斥喝道。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,没关系的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蓝离焰顿时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先不叫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蓝仙子!”青衣卫马上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,这是报纸?”蓝离焰马上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是,这是商恨发行的《大荒日报》,报纸中,内容极为丰富,有大荒的无数见闻,这是天剑城发行的大荒日报,还有天剑城每日发生的大小事务,而其他城池的大荒日报,还夹杂其他城池的风闻趣事!”青衣卫恭敬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?这个大荒日报,是发给百姓的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卖给百姓的!一两银子一份!”青衣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卖?一两银子?这玩意,有人买?”

    “有,而且已经卖疯了!据不完全统计,天剑城一天卖出了一千万份!”

    “一天,一千万份?这么多?这上面有什么?风闻趣事?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报纸上,不仅仅有风闻趣事,还有着各层级强者的修炼体悟,甚至,还有花千红写的一篇剑道入门!”青衣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修行秘籍?果然,如此说来,还不算贵!”花千红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何止不算贵啊,他商恨发行报纸,根本没有成本!”王雄顿时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成本?不可能吧,雕版制作,纸张印刷,还有各自风闻趣事要人收集吧,修行体悟要让撰写吧,这都是人工成本啊!整个大荒天下,应该要不少钱吧!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的这份报纸,已经是第八期了,你看,上面还有各城池的酒楼、商品广告,报纸卖的这么疯,广告费就全赚回来了,他商恨,可是号称财神爷,会做亏本的买卖?”王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这商恨,还真是点石成金啊,而且,这报纸一出,给花千红广开言路,修炼心得,让百姓感激花千红,报纸内容,更能引导百姓?”蓝离焰双眼一眯,顿时看出了其中玄妙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?”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都没想到,商恨如此手段,居然生生的开拓了一条言路,为花千红收拢人心,甚至,这条言路,比夏若地的言路还要厉害!”蓝离焰震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看这面报纸!”王雄指着其中一面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、生丹联盟的恩怨?”蓝离焰疑惑的看向这一个版面。

    这一版面,着重写了大荒与生丹的仇恨,并且详细记录,大荒子民,有多少人死在了生丹联盟的手中。每年被生丹联盟杀死多少人。更写出,丹神子杀死夏若天的经过!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的言路,鼓吹的是稳定大荒,只要夏若地登基,必给大荒子民减税,收拢民心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免税,让百姓得到实惠,虽然对大荒仙庭户部造成了影响,但,简单粗暴,让百姓感激、拥戴夏若地!”蓝离焰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看花千红就不谈免税,商恨很聪明,他谈的是危机。大荒危机!一个个血淋淋的数据,让百姓看的心惊肉跳!生丹联盟,入侵脚步,会直逼而来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让百姓知道,免税没什么用,到时你家里都被别人抢光了,你免税何用?做亡国奴了,到时还免税?”蓝离焰倒吸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,花千红实力,公认的强大,商恨的意思,大荒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君主,而不是一个弱君主,强大的君主,比如花千红,才能保护大荒仙庭,而孱弱的君主,比如夏若地,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城池被夺取,眼睁睁看着大荒子民沦为亡国奴,眼睁睁看着百姓拥有的一切,被生丹军洗劫,毕竟,生丹联盟的大军,来自无数小势力,不可能人人觉悟高的,破城之后,洗劫是常有的事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免税重要,还是保命重要?一目了然,这商恨,还真是好手段!”蓝离焰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这商恨,一边报纸不断引导舆论,另一边,花千红在商恨安排下,去大荒一座座城池演讲,就算不演讲,也去展现其无上剑道!”王雄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,堂堂剑圣,去各大城池巡回表演?这,这…………!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接受吧?强者有强者的尊严,强大的剑道不是用来炫耀的,可商恨就这么做了,花千红如今,所到之处,百姓为之狂呼。你知道吗?无数城池百姓,疯狂崇拜花千红,甚至,还在鼓动亲朋好友支持花千红称帝!”王雄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吗?”

    “夸张?不,就好像凡人见到真神降临一样,花千红的剑道就是如此,只要一展现,那冲击灵魂的强大,斩天斩地的浩威,让百姓疯狂很正常!这是对强者的崇拜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花千红一系要赢了?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一系,肯定赢!这商恨手段超群,更才气冲天,你看,为了让百姓产生对生丹联盟的抵触,为了百姓勿忘国耻,为了百姓激起血性,写的这首《满江红》,好不壮阔!”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《满江红》?”蓝离焰好奇的接过报纸。

    “怒发冲冠,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抬头望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

    仙帝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!驾长车,踏破生丹山缺。壮志饥餐丹神肉,笑谈渴饮联盟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”王雄无比欣赏的念叨。

    “看了此诗,我一个大荒的外人都热血沸腾了!大荒子民看到恐怕更加夸张吧?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篇诗词,可抵得上百万大军。大荒百姓必须要一个强势君主诞生,这君主,就是最强大的花千红,大荒仙庭,天下第一!报仇,报仇,报仇!呵,在商恨的舆论之下,夏若地那些宣传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,这商恨,好手段,好大的人才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期待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