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四章 守株待兔
    天剑城外,一座小山村!

    刚刚在天剑城,引动大荒群臣恭拜的帝后小幽,站在王雄、夏若天面前。

    小幽眉心,陡然冒出一团蓝色能量,缓缓涌入夏若天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夏若天痛苦的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撕裂灵魂的感觉不好受吧,我说过,没必要弄的这么细,将一切告诉我这属下就行了,你非要撕裂自己的灵魂,撕裂部分进入小陶眉心,随时提点小陶?以小陶的演技,加上你时刻提点,的确毫无破绽,但,撕裂灵魂,可是要很长时间才能修补好的!”王雄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查出小幽是谁杀死的,我不在乎!”夏若天捂着痛苦的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‘小幽’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冥王将你介绍给我,说你潜伏在此多年了,演技超群,果然不错,小陶,从现在开始,你就暂时叫着小幽,继续演绎小幽,不要出错,我们会躲在暗处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皇上!”小幽恭敬一礼。

    小幽缓缓退出了房屋。

    王雄看了看夏若天,也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撕裂灵魂,可是让自己灵魂产生破绽的,很少有人这么干,但,为了小幽,夏若天什么都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等了两天,夏若天才恢复一些元气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王雄看向夏若天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呵呵,你这样,真的能将杀小幽的凶手引出来?”夏若天皱眉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喝着清茶,凝重道:“杀小幽的凶手,做的可谓是天衣无缝,甚至,连害死小幽的丹药,都嫁祸给了丹神子,说明此人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把柄,也就是说,杀小幽这件事,只有凶手一个人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但,今次,我们给这真相,再添一人!这可是秘密。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如今,多一个知道,是不是那凶手暴露的可能性越大?别人不知道凶手是谁,死者知道吧?”王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凶手会回来刺杀小陶?”夏若天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这段历史,谁最想掩盖?只有凶手!他不会让此事扩散的,只要他活着,他一定会来抹去这个隐患!”王雄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无论是花千红成为新帝,还是夏若地成为新帝,他们都会为小幽报仇的!”王雄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他们?”夏若天脸色一阵难看。

    夏若天灵魂撕裂,附在小陶眉心入天剑城,一方面是防止出纰漏,另一方面,却想看看,自己死后,朝堂会怎么样?

    可惜,回去看到的都是失望,近乎所有官员,都在争名夺利,都在心怀鬼胎,将自己的棺材放在那里,为了权力彼此冲突。

    可笑,可笑!可恨!

    夏若天对大荒之人为小幽报仇根本不抱希望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的强大毋庸置疑,按照你说的,花千红、夏若地,短时间都不可能斗败丹神子的,为了安抚、收拢民心,必须要为你这仙帝做点事,可你都死了,能做什么呢?唯一能做的,就是完成你的遗愿,为小幽报仇。这是必然的政治过程!所以,他们很快就会来询问小幽,很快会来帮你找凶手,凶手若不想暴露,必须立刻刺杀小幽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,哈哈哈,好一个政治过程!”夏若天脸色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的,自然会做到,尽全力帮你找凶手,至于结果如何,我不保证,我只能说,尽力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,王雄,多谢!”夏若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你已经帮我了,贺叔因为和你斗剑,最近都闭关了,想必他要有大突破了!”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贺剑之?贺剑之剑道天赋比我还高,可惜,我发现他好像有个性格上的缺陷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自卑,我知道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夏若天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一个缺陷,其实也挺好,能让他耐下心来钻研,虽然这是贺叔的一道枷锁,但,同样也是他的一个磨剑石,等有一天,他冲破这个枷锁,他将一飞冲天!”王雄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对他还真是上心!”夏若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贺叔,我不上心,谁上心?哈哈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次陪我来找杀小幽的凶手,你不担心凌霄城有人去偷袭?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要多亏大秦仙帝,嬴四海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如今,全天下都在追找命轮,抢夺命轮,各大势力之主,大部分没时间管我,虽然我也得到了一枚,但,迫于嬴四海神威,短时间,还不会有人敢打大秦的主意,短时间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!因为,他们不确定嬴四海态度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嬴四海屠神证道,好大的威风,在其他人彻底没有得到命轮希望的时候,才会来找你!”夏若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最近应该也努力炼化命轮吧,所以,我们这里,难得消停一会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却是微微一叹:“我当初,说传位给大姐、三弟,让他们收取民心,也不知道是对是错!”

    “你想传位给夏若地?”王雄神色一凝的盯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微微叹息:“他毕竟是我亲弟弟,家父临死前将大荒传给我,我不可以辜负家父!”

    “呵,假若,这夏若地不是你亲弟弟呢?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若天瞳孔一缩,惊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本来,这事我不想对你说的,说多了,反而觉得我在挑拨你的家事,但,我想了想,还是告诉你吧,你还记得古战场,统筹万仙阵的紫袍人?”王雄微微一叹道。

    “紫袍人?不是被你杀了吗?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紫袍人就是你的好弟弟,夏若地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为什么要杀我?还有,你都已经杀了紫袍人了,怎么可能是若地?”夏若天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如此,夏若地不是我们这世界的人,应该来自异界,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,异界,长生不死族,人人如龙,长生不死,只可镇压,杀之不死,哪怕粉身碎骨、形神俱灭,没多久,还能复活!”王雄微微一叹道。

    “异界?长生不死族?嗯,我好想听过一次,那次是我爹和一个客人交谈,我路过听到的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知道?”王雄眼中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知道,就省的自己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以前一直以为爹和那客人开的玩笑,世上哪有杀不死的人?但,现在想想,若真如你所说,恐怕……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玩笑!我亲眼见过两个,一个是你弟弟,还有一个叫着牛魔王!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和那客人说,有异族,已经混入白狂地洲了,具体,那客人还在找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哦?有异族混进来了?那客人也不简单,百年前,就知道了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那客人我也不认识,不过,听我爹介绍,他叫李神仙!”夏若天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李神仙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不就是自己觉醒前世记忆时,从神墓山下放出来的那个李神仙?还有,昔日李神仙入凌霄城,想要收自己为弟子的,被自己拒绝了,甚至还彼此打了个赌?

    “就那一次,后来就没见过李神仙了,不过,你说我弟弟是异族,长生不死?不可能吧!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或许不信,但我没必要骗你!接下来自己小心点即可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说多了,别人也不信,再说,只会图惹厌烦。

    “嗯!”夏若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若天一时无法接受自己的弟弟并不是血缘亲弟弟,但自己如今已经成凡人,王雄好似有没必要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、花千红,得民心者得大荒。我若猜的不错,你也是有私心的,故意让夏若地得民心?”王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哦?”夏若天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商恨虽然贵为大荒天下兵马大元帅,但,你这个帝王为了平衡,却不断削弱他的权力,他管理军队是多,但,管理政务官员,却很少。各城池的官员,商恨大多无法插手吧,而这些官员,千丝万缕,与大荒宗府联系密切,而宗府肯定支持夏若地,虽然让你的姐弟竞争,但,一开始,花千红就输在了起跑线上?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知道的还挺多!”夏若天端起一旁的茶杯,坐下喝了一口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知道的挺多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,商恨掌兵了,你要平衡官员,必须要这么做,商恨也知道,一直没有反驳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官方的宣传渠道,全部在三弟手中,他可以最近距离的与百姓对话,若是这样都无法得民心,我也无话可说!”夏若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花千红胜算更大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商恨!”

    “商恨?”夏若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研究过商恨的手段,奇兵不断,打仗更是神出鬼没,兵道难有匹敌。打仗,有的时候是拼武力,但,更多时候拼的是人心,商恨战场无敌,商场更是被称为财神爷,你认为,对于这种宣传的事情,商恨没有手段?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通达百姓的渠道,百姓只相信官府之言!”夏若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拭目以待,刚好,你大荒之中,也有我青衣卫驻扎,他们会每日送来最新消息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”夏若天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