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三章 帝后,小幽!
    “小幽?可笑,一个凡人也敢闯宫不成!还有你也是,知道这里什么情况吗?一个凡人,你轰走就是了。慌慌张张成何体统。”一个官员瞪眼道。

    此刻,两方为帝位争夺的剑拔弩张,你一个凡人来搅和什么劲?

    那官员一声大喝,自以为为上官分忧可,可此刻,花千红、商恨、宗老、夏若地等一些高官却尽皆神色一阵凝重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我马屁拍错了?

    “她说,仙帝是她丈夫,她要……!”那侍卫咽了咽口水担心道。

    先前叫嚷的官员心中一个咯噔,什么情况?仙帝的妻子,帝后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我们怎么不知道有帝后?还是一个凡人?

    可四周一众高官的沉默,却让那官员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幽?百年前已经死了才对!到底是谁,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冒充小幽!”花千红眼中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又一个想要乱我大荒朝堂的人吧?”三叔冷声道。

    此刻,大荒政局急乱,这时候有人想要浑水摸鱼?

    “带上来!”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那侍卫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商恨叫住那侍卫。

    “大帅?”那侍卫疑惑的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请上来吧!”商恨郑重道。

    带?请?一字之差,却天差地别,那侍卫顿时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依旧剑拔弩张,两方官员甚至都没在乎这什么小幽。

    知道小幽存在的人,都知道小幽已经死了,而不知道小幽存在的人,更没有在意。两方冷眼看着彼此。

    花千红、夏若地等人,却是缓缓看向很快被带来的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容貌并不突出,但一双眼睛还算秀气,一身粗布麻袍,看起来没有一丝绝世美女的模样。陌生的面孔,让大殿中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不是小幽?这哪是小幽啊,容貌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夏若地、花千红尽皆轻吁口气,冷眼看着那忽来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慢慢踏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是谁!”三叔陡然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冷,一起看向这陌生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神情有着一股悲伤,眼角还有着一股泪痕,本来是看着大殿中央的棺材的,三叔一声怒喝,才让她停了下来,扭头看向三叔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回来了!”女子看着三叔,眼中闪过一股凄然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疑惑的看向宗府三叔。

    这女子认识三叔?

    “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!”三叔冷眼看着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是小幽啊!”女子看着三叔悲痛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小幽?哼,小幽已经死了,凭你这拙劣的演技,也想装小幽,你还真是不知死活!”三叔脸上一冷。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,直冲女子而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女子被三叔气息压制的一口鲜血喷出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擦了擦嘴角鲜血,女子依旧难受道:“三叔,我现在模样变了,但,我真是小幽,你忘记了,当年我和夫君幽会,人皇不允,还是你偷偷给我们开了后门,更在你家的后花园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大胆,你……!”三叔还想教训女子,可说到一半,顿时脸色一变,周身气息也内敛了起来,一脸活见鬼的看向女子。

    当年,自己帮夏若天、小幽撮合,这事,只有自己知道啊,怎么,怎么……!

    “你,你,你,你是谁,你怎么知道的!”三叔眼皮一阵狂跳道。

    三叔语气变了,所有人都感觉三叔语气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别以为你知道一些隐秘,就敢在天剑城兴风作浪!”夏若地眼中一冷道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忘记了,当年若天和我在一起被你发现,若天可是给了你十个剑丸,让你帮着隐瞒人皇的,你忘记了?其中一个剑丸,还是违禁品!”女子看着夏若地悲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!”夏若地也是瞪眼惊叫道。

    此事,没人知道,没人知道才对啊。只有小幽和夏若天,没人知道了啊。眼前女子怎么……!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到底是谁!”夏若地瞪眼,有些惊慌道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劝你好好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你可知道,乱我大荒,可是死罪,诛九族的死罪!”花千红也冷眼看向女子。

    “红姐,你记得我和若天,在古战场,为你的祝福吗?古战场,忘忧谷!是我帮你和商恨牵线的,你忘记了吗?”女子看着花千红,眼中闪过一股难受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是谁!”花千红顿时犹如炸毛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一个侍卫匆匆闯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若地王!”那侍卫递出两份信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三叔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此女子的背景!”那侍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查出来了?”众官员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无数大荒高层官员此刻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了,这女子,来的太邪门了,冒充小幽,居然让人心里生出了寒气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不用看了!”花千红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此女子出现的一刻,大总管就派人去打探了,打探出,此女子是天剑城外,一个小山村的普通女子,有着修为,只是气海境,她叫小陶!父母早亡,在村里一直勤勤恳恳,这些天没看到她了,却不想,她来了这里!”那侍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陶?谁指使你来的?你来冒充小幽的?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女子看了看众官员,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三叔、六叔、五哥、八妹、小李子大人、小螃蟹将军,小商子元帅,大姐、二弟…………,你们都觉得我是冒充的吗?”女子含着泪悲痛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,小幽百年前就死了,我亲眼所见!”花千红盯着女子,眼中闪过一丝不确定。

    因为女子喊出了很多官员的小名,这些名字,是小幽当年给他们起的,也只有夏若天、小幽知道,取闹用的,当时,诸位官员还挺高兴的,毕竟,太子妃起小名,加深了自己在太子心中的地位啊。

    花千红更是如此,牵线商恨,在当年不可想象的,连先皇都不知道,那时,所有人都以为花千红会嫁给夏若天,只有小幽敢牵线,只有小幽和夏若天知道真相,眼前女子怎么……!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小陶的,就在七天前,我在锄地种草药的时候,忽然感受到一股好难受,好悲伤,好痛苦,难受到我都昏厥过去了,当我醒来,我想起了一切,我是小幽,我在古战场,我在忘忧谷给夫君绣着手帕,我……!”女子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天前?仙帝殒落的日子,仙帝殒落的时候,你忽然大悲痛,难道觉醒了前世记忆?”三叔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小幽的转世?”夏若地也瞪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居然一直就在天剑城边上,你居然一直就在二弟身边?小幽?是你?”花千红也眼睛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无数官员早已静寂一片,一个个骇然的看着眼前女子。

    帝后,转世投胎了?眼前这是帝后?

    “我问你,当初我带着若天和你在后花园见面,我说了什么话!”三叔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的话,小幽铭记于心,三叔说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昔日仙帝提拔我的时候,你在旁边,你给我起名小螃蟹将军,为什么,是什么原因?”又一个官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螃蟹将军的由来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后花园中,小幽你给过我一个锦囊,里面是什么字!”花千红问道。

    “锦囊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哥给我的剑丸,违禁品,是从哪里取的!”夏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剑丸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幽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回答上来,毕竟,人的记忆有限,多少年了,谁还记得那么多?但,大家的问题中,大部分人的问题,都回答上来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大殿之中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才有一个官员含着泪:“小螃蟹将军,拜见帝后!”

    “拜见帝后!”

    “拜见帝后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中,一片恭拜。

    而花千红和一些对夏若天效忠的老臣却一个个红着眼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早点出现啊,为什么啊!”花千红哭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夏若天为什么会死?为了给小幽报仇!

    如今,小幽回来了,她回来了,要是早点出现,夏若天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死!

    多少官员悲痛欲绝,可又没办法,转世投胎,忘记前世记忆,能想起前世的,亿万分之一都没有,小幽因为对夏若天的爱,冲破了轮回,才回忆起来了,还有什么苛求呢?

    一众官员红着眼睛看着小幽。

    这一刻,谁还敢拦小幽?

    小幽也是悲痛欲绝的走到棺材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承认了小幽身份,但,依旧有人怀疑,盯着小幽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特别如今新帝选拔在即,所有官员都有着私心,内心里,并不希望出现什么变数。

    小幽含着泪走到棺材处,悲痛的看着棺材之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,小幽没能等到你,夫君,小幽来晚了,呜呜呜!”女子哭的无比伤心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只剩下小幽的哭声了一般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在花千红安慰下,小幽才好出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件衣服,夫君不喜欢,拿掉,夫君喜欢紫色,还有,差个玉带,夫君的玉带呢?那枚黄龙玉玉带!”小幽悲痛的挑拣棺材内的夏若天衣物。

    “娘娘恕罪,恕罪!”一众皇宫太监纷纷惊恐道。

    小幽点出的,都是一些夏若天的细节,这些细节,众服侍的太监们,各知道一部分,只是,都以为仙帝殒落了,所以,棺材内的遗物并没有摆的那么细致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,帝后挑出了毛病,而且还是真正的毛病,顿时众太监吓的匍匐在地,惊恐莫名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更加坐实了小幽的身份,就连一些怀疑的官员,都不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去,拿来给夫君换上!夫君肉躯没了,但,衣物还是那个衣物!”小幽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”一众太监快速的前去重新筹备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殿之中,所有人看向小幽的眼光又不一样了,甚至有些人目光都炙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幽,若天临死前,将大荒做了交代,你看,是否若地继承帝位?”三叔马上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!”夏若地顿时开口希冀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!”商恨瞪眼怒道。

    此刻,这是请帝后来主持?

    花千红也皱眉不已。大殿之中,两方官员顿时对小幽不断灌输着两个候选人的好。

    小幽听着所有人说,说完之后,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夫君还没有下葬,你们都急着抢夫君的位置?”小幽眼中闪过一股难受。

    “没!”花千红顿时一急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别误会!”夏若地也担心道。

    其它官员却谁也不敢多嘴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哈,夫君,你想过今天吗?你好傻,你好傻!”小幽悲痛的哭道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小幽才情绪平复下来,摇了摇头:“你们的事情,我不管,大荒的未来,我也不管。你们做你们的吧!我要走了!”

    不管?很多官员暗嘘口气,还担心这小幽前来搅局呢,不管最好。

    “走?去哪里?这皇宫才是你的家啊!”花千红担心道。

    小幽摇了摇头:“夫君在的时候,这里才是我家,夫君不在,这里就不是了!”

    “可,你要去哪?”花千红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地里的草药,还没种好,我要回去种草药!”小幽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幽要回天剑城外的小山村,继续隐居?

    “可,二弟的葬礼还没结束,你不要主持一下?”花千红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会在我的草屋旁边,给夫君重立一个衣冠冢,反正都是衣冠冢,都一样,哈哈,哈哈哈!”小幽哭的很凄厉。

    “小幽,你不要走,你不要回去吧!去那小山村,你能干什么?”花千红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等夫君!”小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等?”众人茫然的看向小幽。

    “我能转世投胎,夫君肯定也能,我要等他,他等了我百年,我等他百年又何妨?”小幽眼中闪过一丝凄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百年后,要是等不到呢?”花千红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继续等,直到等到他为止!”小幽难受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回去,这样我们也不放心啊!”夏若地皱眉道。

    小幽摇了摇头:“不要管我,不要管我,我和你们没关系,我只等夫君,跟你们没关系,没关系,呜呜呜,我只是来看看,看看夫君的棺材,再带走几件夫君的衣物就好了,你们不要管我,不要管我,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小幽此刻的内心好似封闭的,不管别人怎么说,小幽都不接受任何援助,只带走了几件夏若天的衣服。

    小幽走了,走的很悲凉,紧紧抱着夏若天衣服不放手,眼中泪水不断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,在花千红、夏若地的带领下,护送小幽出宫。

    小幽一再拒绝下,才没有侍卫跟随护送,小幽骑着一头毛驴在悲痛中缓缓离开着天剑城。

    一路上,无数侍卫为其开路,引得天剑城无数百姓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那骑毛驴的女子是谁啊?好像只是凡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长公主、若地王,满朝文武护送,这,皇家卫队开路,这太夸张了吧,这女的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惊奇,只等到城门外,所有百姓看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是文武百官,对着那凡人女子的离去,居然行了大礼。这要疯了?大荒百官全疯了不成?

    这一日,整个天剑城都是这陌生凡人女子的传说。

    虽然花千红、夏若地下了封口令,但,小幽身份还是不胫而走,举城哗然,百姓听到小幽和仙帝的故事,尽皆一片唏嘘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天剑城外,一座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王雄、夏若天看着远处骑毛驴的女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雄,呵呵,我多希望,她是真的!”夏若天眼中已经蕴满了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