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二章 得民心者得天下
    大荒仙庭,天剑城!皇宫之中!

    商恨、花千红回来了,夏若地也回来了,而且一切好似都恢复受伤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大荒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之中,中央大殿,天剑殿摆放着一口棺材,里面摆放着夏若天的一些衣物。

    百官跪哭,来凭吊的人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来自大荒天下的各大官员,都前来为夏若天送行。

    花千红、夏若地的眼中都哭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花千红、夏若地站在大殿的两边,花千红身后是商恨,还有商恨的无数亲信官员,而夏若地身后,却是一众大荒宗府之人,还有着一些宗府的关系官员。

    此刻,气氛悲伤,百官凭吊,但,大殿中却诡异的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派。

    以花千红、商恨为首的一方官员,以夏若地为首的一方官员,两方官员虽没有大打出手,但,彼此看对方的眼光,却极度敌对。

    夏若天临死前交代,大荒仙庭的帝位传给花千红或夏若地,也就是说,两人都有资格成就仙帝,到底是谁最终成为大荒仙帝呢?

    此刻也是站队的时候,站对了,就是从龙之功,站错了,就可能万劫不复。谁也不会退让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不仅仅是夏若地、花千红之间的争斗了,而是百官荣升、毁灭的斗争。

    “红儿,三叔这里说句话!”忽然,一个宗老开口道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哭诉的声音顿时一止,所有人都看向那宗老。

    那宗老,是宗府之人,在大荒,宗府不参与国政,但,宗府的关系网却依旧巨大,毕竟,这是仙帝的亲族。

    “三叔你说!”花千红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仙帝殒落了,我们都很悲痛,但,我大荒仙庭还要继续下去,龙不可无首,仙帝殒落,可惜仙帝并没有子嗣,没有子嗣,那夏若地当之无愧继承大荒仙庭,希望你以后,能像辅佐仙帝一样,辅佐夏若地,毕竟,你们也是姐弟啊!”三叔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这是开始要争夺帝位了?

    宗府一方自然眼睛一亮,花千红一方却是各个瞪眼看向三叔。

    商恨却是陡然脸色一变: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仙帝在位时,就有明确,宗府不得干政,怎么?你们想要插手大荒政务不成?或者说,假若没有长公主与若地王,按照你的理论,大荒的帝位,还要选你不成?”商恨冷冷的看向三叔。

    商恨一开口,将矛盾顿时引入了朝堂与宗室之间了。

    朝堂、宗室,说起来本身就是两个矛盾的对立体。自然,无数官员瞪眼看向三叔。

    “哼,大荒继承,是仙帝的家事,家事,宗府自然可以过问!仙帝只有若地王这一个血脉亲属,舍他还有谁?”三叔顿时喝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拥护若地王登基!”

    “臣等拥护若地王登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宗室派系的人顿时高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花千红一方的人,个个瞪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商恨却是陡然悲痛的大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那我们就告诉天下人,仙帝尸骨未寒、棺未入土,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夺朝篡位了,让天下百姓看看,到底是谁,急不可耐,到底是谁,连仙帝的葬礼都不顾,去争夺帝位!”商恨大喝道。

    商恨一声大喝,大殿中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这时候宣告天下?这不是让夏若地坐蜡吗?

    夏若天虽然殒落,但,效忠他的人,可还有不少,无数坐守四方的城主,无数镇守边疆的大员,虽然听命商恨或者其他人,但,他们效忠的还是夏若天啊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在仙帝尸骨未寒的时候篡位,四方城主、将士,谁会承认?到时,只会成为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你!”三叔瞪眼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哼,仙帝临终前,有过交代,本官就不明白,是仙帝的遗言重要,还是一群贪婪者的欲望重要,诸位,要不交给天下万官评判,如何?”商恨冷眼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对面一众宗室哆嗦了一下嘴唇,最终没有再反驳。

    “当然仙帝遗言重要,但,仙帝遗言也说了,若地王继承帝位!”三叔捏着拳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耳朵聋了?”商恨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骂我?”三叔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骂你还是轻的,全天下人都听到了的仙帝遗言,你居然曲解仙帝话语,你要不是聋了没听到,就是居心叵测,假传圣旨,为大荒忤逆罪臣!”商恨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!”三叔气极,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仙帝临终遗言,是花千红、夏若地,都有资格继承帝位。都有资格!你想假传圣旨,请你重编个靠谱的理由!”商恨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三叔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哥是这么说的!”夏若地顿时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明智,既如此,那就简单了,仙帝曾交代,谁能拔出大荒剑,谁就为仙帝,可对?”商恨看向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仙帝是这么说的,不过,要是都能拔出来呢?”夏若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仙帝如此安排,自然有如此安排的道理,肯定有人拔不出来!”商恨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拔!”夏若地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商恨眉头一挑,就想拒绝,但,花千红却是开口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花千红答应了?

    一旁商恨微微皱眉,这让自己为花千红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。但,花千红答应,商恨自然不好拆台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荒剑,如今化为万丈巨剑,就插在皇宫之中,就在众人不远处。

    拔剑?

    所有官员都盯着夏若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夏若地不再迟疑,顿时冲天而上。

    飞上高空,夏若地眼中闪过一股兴奋,兴奋之中,夏若地探手中去抓大荒剑的剑柄,一个巨大的掌罡落在剑柄之上。

    “起!”夏若地兴奋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在大荒剑上响起,继而肉眼看见的,大荒剑上一条泛着紫色的巨龙,浮出剑体猛地一撞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!”

    万丈紫光之下,夏若地瞬间被这紫色巨龙撞击的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无数宗府之人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怎么拔不出大荒剑?”夏若地惊怒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再度扑向大荒剑,去拔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昂!”“轰!”

    紫龙再现,瞬间,夏若地被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气运?我大荒仙庭的气运承载体是大荒剑,气运在抵触若地王?”有官员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没有资格,那仙帝,就是长公主!”商恨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长公主!”

    “恭喜长公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支持长公主的官员,顿时狂喜不已,因为,夏若地第三次去拔剑了,依旧被巨大的力量挣脱了。

    支持花千红的人乐开了花,而支持夏若地的人却脸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商恨一鼓动,顿时好似要将事情落实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气运抵触我?哼,大姐,你来!”夏若地气哼哼的落地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既然没有资格,就不要再勉强了,现在,以仙帝的葬礼为重,待仙帝葬礼过后,由长公主继承帝位!”商恨顿时喝道。

    商恨要将此事落实,并不打算让花千红拔剑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大姐要是登基,必须要拔起大荒剑,我不信,我不信我拔不出来,大姐却能拔出来!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不必了,你都已经没资格了!”商恨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这是我哥的遗嘱!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两人冷视彼此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花千红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虽然恼恨夏若地总是和夫君作对,但,终究是自己义弟,花千红也不想弄的太难看。

    商恨想要阻止,但,已经迟了,花千红已经飞上了天,探手拔向大荒剑。

    剑圣花千红的剑道,有目共睹,所有人都对花千红没有担心,以她剑道,还拔不出一柄剑?只以为夏若地在垂死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手抓在剑柄之上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如刚才一般,大荒剑上气运金龙一声咆哮,继而紫光照亮天地,花千红的手,被大荒剑挣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无数官员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你也拔不动!”夏若地大笑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一派系的官员也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!”花千红一声冷哼再度去拔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无尽剑气似乎要包裹整个大荒剑一般,花千红的恐怖剑道,让整个天剑城的所有剑都颤鸣而起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紫光照亮天地,花千红的剑气被大荒剑崩碎了,继而花千红的手再度被挣开。

    “拔不动?”商恨一阵恼恨。

    刚才,就应该拦着花千红。

    花千红眯眼看着大荒剑,最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也拔不起来吧!”夏若地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若天尸骨未寒,你还笑得出来?”花千红冷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脸色一肃,忍着此刻的狂喜。

    而先前的三叔也站出来了:“仙帝原来有着考究,仙帝临死前,抹去了大荒剑上带有仙帝的印记,因此气运金龙也属于无主金龙,除非气运金龙认可谁,谁才能不受气运金龙影响,拔出大荒剑!”

    “大荒剑上的气运金龙认可?如何认可?”有官员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气运来自百姓,百姓认可,气运金龙就会认可!”一旁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百姓认可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,让大荒百姓来评判,百姓感念的气运,感念的谁越多,谁就越能得到气运金龙认可,就能拔起大荒剑!”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仙帝的意思,长公主、若地王,谁能得民心,谁就是新帝?”很多官员瞬间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商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得民心,让百姓认可?一众官员皱了皱眉头,最终没人反驳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是收拢民心了,长公主,你要记清楚,若地王,才是仙帝的血脉继承人!”三叔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得民心者得天下,仙帝的遗嘱,也希望宗府不要忘记了!这是仙帝遗命!”商恨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我们接下来,就走着瞧,看谁能更得民心!”三叔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走着瞧!”商恨瞪眼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派系官员、夏若地派系官员,两方官员再度剑拔弩张,虽然恢复到给夏若天的丧礼之中,但,彼此仇视,谁也不让。

    却在两方眼中都崩出火来的时候,忽然一个侍从跌跌爬爬的跑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报、报、报、报报!”那侍卫,面露焦躁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仙帝葬礼,慌慌张张干什么?”三叔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,启禀长公主、若地王,诸位大人,皇宫门外,来了一个人,一个女子!”那侍卫有些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女子?看你吓成这样,难道是哪个教主、仙帝?实力让你们招架不住?”三叔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她只是凡人,一个凡人!”侍卫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凡人?凡人把你吓成这样?”三叔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凡人?女子?什么人?”商恨也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她自称‘小幽’,要见,要见仙帝!”那侍卫咽了咽口水,面露苦色道。

    “小幽?”大殿中,很多官员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而花千红、夏若地、三叔等一众大荒核心人员,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幽?是那个小幽吗?她不是死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