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章 蓝田玉的目的
    生丹圣山!

    丹神子归来,看着生丹圣山之上,无数大阵早已崩碎,生丹圣山四周山峰,更是出现大范围的毁灭。

    一道道剑痕地沟,纵横生丹圣山四方。无数宫殿毁坏。无数生丹弟子悲痛咆哮。

    “教主,你可算回来了!”一个生丹脉主顿时悲痛的飞到丹神子面前。

    丹神子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,花千红那个变态,在我生丹圣山屠戮,我生丹圣域大量弟子死于她剑下了,她的剑,太强了,我守山大阵,也就抵挡了没多长时间,教主,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那生丹脉主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脉主死了几个?”丹神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六个,其它都受伤了,大部分脉主不在,还有在闭关,有六峰脉主被杀了!主要是破我守山大阵用了时间长一点,等花千红真正出手屠戮的时候,没多久,教主你就回来了!”那脉主悲痛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本来,丹神子想要找个地方,好好炼化命轮的,可忽然感到生丹圣山的气运变化,有人在破守山大阵,丹神子知道不好,只能快速归来。

    回来的还算及时,最少花千红破阵花了一段时间,并没有杀太多人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走的倒是干脆,哼!”丹神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商恨,商恨拉她走的,不然,我们要死的人还更多!可能商恨知道教主你要回来了,所以才拉着花千红走的!”那脉主说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站在空中,看着生丹圣山四周的破坏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丹仙城百姓早已吓傻了,先前花千红的出现,太过恐怖了,浩剑千里,所向无敌。若不是教主回来,生丹圣山,居然没有一个天仙是花千红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不,是所有天仙,都不是花千红对手,这花千红,太疯狂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守山大阵,就算夏若天,没有大荒剑,也不可能破开的,这花千红居然短短时间就斩破了守山大阵?剑圣?剑圣比剑皇要厉害,要厉害的多啊!”丹神子眯眼震撼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,那花千红还是天仙吗?怎会如此厉害?”那脉主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她是天仙的?哼,花千红,看来早就渡过第二次天劫了,只是为了不抢夏若天的风头,一直装作天仙罢了,花千红?花千红?”丹神子眼中闪过一股凝重。

    死了一个夏若天,这居然还有一个花千红?

    这大荒的气数,还真是雄厚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丹神子落在了主峰之地。

    “教主,生生造化殿,被花千红那个女疯子斩了,我们拦不住!”一众脉主过来,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吧!”丹神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顿时,生丹圣山无数工匠快速动了起来。丹神子再度给生丹圣山布阵了起来。

    仙人造宫殿,可不是难事,很快,生生造化殿就重新树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众仙人在悲痛中重造生丹圣山。

    丹神子重新布置了守山大阵,就站在凉亭之中,目视东方,脸上闪过一股阴沉。

    这次,夏若天因自己而死,丹神子明白,大荒仙庭肯定不会善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,夏若天是大荒的灵魂人物,夏若天一死,大荒就散了,到时,生丹联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大荒。

    可丹神子没想到,那花千红剑道更凶猛。

    丹神子确定,假以时日,花千红必定成为大荒新的灵魂人物,接下来,将是大荒的报仇,一股不死不休的国仇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!丹神子已经提前感受到,大荒的报复海啸,即将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却在此刻,蓝田玉带着剩下的脉主,从神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蓝田玉走到丹神子身后,看着四周的废墟,露出一股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丹神子没有调头看蓝田玉,而是深吸口气责怪道:“谁让你将蓝离焰的身份,暴露出去的!”

    蓝田玉脸色一变:“夫君,怎么?我是那天看到蓝离焰,才知道她身份的,当时,只是想给王雄添堵罢了!夫君怎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丹神子皱眉,扭头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夫君早就知道蓝离焰的身份?一直故意不说,不让一众脉主知道,是有所图谋的?”蓝田玉惊讶道。

    丹神子盯着蓝田玉,目光之中有着质疑,有着疑惑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丹神子才目光转移,扭过头去:“没错,我早就知道了,只是一直没说罢了,那蓝离焰,让她养在王雄身边,等到‘金极道花丹’丹成的那一日,我自会取来,我自有用,可惜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夫君恕罪,我,我,我不知道夫君还需要这枚金极道花丹,我不知道!我坏了夫君的好事,如此一来,夫君为了服众,为了收拢生丹联盟所有天仙的人心,就不好取那蓝离焰了,我真该死,要不然,蓝离焰还是夫君使用的,如此一来,夫君用不了了,我真该死!我……!”蓝田玉陷入了自责之中。

    丹神子眉头深锁了一会,最终微微一叹道:“算了,你事先又不知道!不怪你!”

    “谢夫君,只是,唉,夫君要是早告诉我,我就不会暴露蓝离焰身份了,我……!”蓝田玉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,到此为止吧,你忙你的吧,我静一静!”丹神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蓝田玉微微一叹,扭头离去。

    待蓝田玉离开丹神子,回到自己的居所的时候,蓝田玉才轻呼口气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剑神教,一个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无数剑神教弟子戒备森严的守在一个大殿之外。

    有着几个剑神教护法站在大殿外讨论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还真是算谋无双啊!”一个护法震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久前,几位护法死在王雄手中,大护法不闻不问,又给大秦诸王送去了一份份大礼,我都以为剑神教是大秦的分支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要不是大护法亲手安排的,当时我们谁不造反?就连离刃、坎刃两大真神也要不服大护法了。可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原来,一切都是大护法的算谋,大护法为了这第三个真神之位,五护法好运气!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你没看到,五护法对大护法最毕恭毕敬,不久前,我们流露出对大护法不满的时候,你看五护法震刃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震刃依旧鞍前马后,不断听从大护法安排,结果,大护法帮他谋了一个真神之位!”

    “我真蠢,我当初为什么要流露不满啊,十三护法和我关系也就一般,我为他怒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谁不是呢?五护法震刃,成了最大的赢家!”

    “我剑神教,有了第三个真神了!”

    “白狂地洲,一共只有五大真神,三个是我剑神教的了,另外两个,也跑不掉了,大护法算谋无双,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护法更得到一枚命轮!如今正在炼化之中!”

    “以后一定要多听听大护法的话,说不定,第四个真神,大护法就会想着我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护法此刻,悔不当初,要是如震刃一般讨好大护法,现在说不定自己就是真神了。魂修不成神,一切皆成空!

    当大护法为离刃谋取第一个真神位的时候,诸位护法还笑话大护法蠢。

    当大护法为坎刃谋取第二个真神位的时候,诸位护法只以为侥幸。

    当大护法为震刃谋取第三个真神位的时候,没人觉得是侥幸了,众护法明白,只要获得大护法青睐,自己就能成为真神。

    从神都回来,诸位护法都自觉的来大护法这里报道。

    知道大护法闭关了,一众护法纷纷前来为大护法守卫殿门口,讨好大护法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,大护法闭关,不许打扰!”一众护法顿时瞪眼看向那黑袍人。

    但那黑袍人并没有停口,而是再度禀报道:“启禀大护法,丹神子、夏若天一战,夏若天战败,被丹神子虐杀复制其剑道天赋,夏若天将死,王雄出手,斩夏若天,免夏若天临死酷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大殿之中陡然传来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冲出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外一众护法顿时脸色一变,这一刻,所有人都有种面对真神的感觉,这大护法,好恐怖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尸体,已经粉身碎骨,消失一空了,临死前,抛出大荒剑,大荒剑飞回天剑城,夏若天有言,传位给花千红或夏若地,谁拔起大荒剑,谁就是新的大荒仙帝!”那黑衣人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死了?丹神子?王雄?你们坏我好事!”大殿之中,传来一股森寒的杀气。

    大护法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大护法早早得到了一枚命轮,当时以防有变,毫不犹豫的离开了,谁想到,自己离开之后,发生了这么多事?

    夏若天死了?

    大殿之中,大护法的怒气久久没有散去,殿外,所有都感到一股恐怖的压制,惊疑不定的看着大护法所在的大殿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神都,东方行宫。

    王雄坐在龙椅之上,面前站着张濡,张濡身后,站着十二个东方的小势力之主。

    “拜见皇上!”十二个小势力之主无比恭敬道。

    王雄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张濡却面露得色,但,却自谦道:“皇上恕罪,此次神都海边,东方的各势力,臣只说服一半。还有一半,太过顽固了!”

    说服一半的势力之主?这也够夸张了啊!这十二个势力之主,都是人国、圣地级别的,有强有弱,但,刚才的称呼已经说明一切,他们愿意臣服东秦皇庭。兵不血刃,拿下了如此大的疆土?

    这比余烬他们以武力开疆辟土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“爱卿辛苦了!”王雄起身,对着张濡一礼。

    张濡马上躲开,不敢受礼。

    王雄马上上前,对着十二个小势力之主微微一礼:“多谢诸位信朕东秦,诸位放心,诸位效忠东秦皇庭一日,朕就不会让诸位失望!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十二势力之主应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