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九章 陪练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夏若天的灵魂,已经虚弱到了极致,摇摇颤颤,好似随时熄灭一般。

    王雄马上催动枉死城令,给夏若天灵魂灌入了一股阴气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……?”夏若天的灵魂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你灵魂归窍吧,先前我出剑斩你,就是为了保你眉心窍无碍,你灵魂归窍,我们才好救治!”王雄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待夏若天反应,就将夏若天灵魂灌入其眉心了。

    眉心空间,生机全无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但,王雄随之喂入了生生造化丹。

    灵魂入体,虽然身死,但,此刻属于半死人状态,生生造化丹,只要人没死,都可以救治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丹不愧是夺天地造化的仙丹,威力无穷,神妙通天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,四周虚空,无数水汽、无数灵气向着夏若天体内滋补而起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就看到,那干尸快速饱和起来,继而,身上的一个个伤口,肉眼可见的快速长出新肉,很快就又填补了空缺。

    眉心窍中,原本黑暗一片,随着生生之气的灌注,慢慢的出现了一股活力。

    “嗡!嗡!嗡!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已死之人,在王雄蓝离焰面前慢慢复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离焰先是惊奇不已,还有这样的操作?

    可随着夏若天肉身的慢慢恢复,蓝离焰也取出一些辅助生生造化丹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滋滋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夏若天肉身长出新肉速度之快,骇人听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夏若天的肉躯慢慢恢复了昔日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周身没什么大的气息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。那新肉滋长的声音终于停下了。夏若天依旧闭目,毫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没救活?”蓝离焰露出一丝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夏若天的双目忽然睁开了。

    睁开的瞬间,眼中闪过一丝茫然:“我这是转世投胎了吗?怎么我还没忘记过去?”

    “夏若天!”王雄皱眉的叫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缓缓转过头来,看到王雄的瞬间,顿时微微一怔:“王雄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记得一切,那就好!”王雄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丹,逆转生死,这还是王雄第一次这么用,王雄也不确定有没有效果,或者有什么副作用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一切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丹,天仙以下,只要没死,一切都能救活,想不到,天仙以上,也可以?虽然不知道夏若天如今情况,但,最少复活了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丹,果然厉害!

    “我,我没死?”夏若天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千钧一发,好在我的计划成功了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眉头微皱,回忆先前一切,继而,夏若天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:“费心了!”

    “对于复活,你好像不怎么开心?”蓝离焰茫然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凄然的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王雄却拉了拉蓝离焰,夏若天已存死志了,小幽死了,夏若天心也死了,昔日,臆想症,就说明了一切,活着就是在痛苦之中,只是不久前有着一份仇怨支撑着他罢了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此次救你,也只是顺手为之,不过,小幽的仇,你不打算报了?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王雄想要唤醒夏若天新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仇?哈哈哈,仇家是谁,我都不知道!原以为是丹神子,可,好像不是,我如何报仇?”夏若天露出一丝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我也没想到还另有其人,不过,想要找到凶手,并非难事!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夏若天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找到杀小幽的凶手!”王雄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怎么找?都已经过了百年,而且,百年前还没有你,没有丝毫线索,没有丝毫方向,你如何找?”夏若天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自己贵为大荒仙帝的时候,调动多少人去查,也最多查到丹神子罢了,自己掌握的可比王雄多,王雄如何找?

    “你若信我,我就能帮你找到,当然,前提是,凶手还活着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王雄,微微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夏若天不相信王雄能做到,但,此刻那股执念,却让夏若天闪过一股相信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为你做什么?”夏若天盯着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不相信王雄无缘无故救自己,而且,先前那个情况,危险无比,王雄稍有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,王雄冒险救自己,不可能没有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,当我贺叔陪练一段时间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陪练?”夏若天茫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却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剑之现在有了鹤祖传承,有了白先生的战斗经验传承,贺剑之已经有了最好的基础,他所需要的,就是对手。

    一个个不断出现的对手,在白先生战斗经验淡化之前,将这些经验,在战斗中磨砺成自己的东西,而不仅仅只是传承。

    贺剑之需要战斗,强大剑修带来的战斗。

    不久前,贺剑之战斗中不断提升修为,已经说明了一切,贺剑之有强大的剑道天赋,但,没有足够的对手磨练自己,却是明珠暗投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被称为剑皇,剑道自然恐怖无比,甚至用普通神剑的情况下,都能和白十九战斗无数时间,可见其剑道之强。

    “给贺剑之陪练?哈哈哈,你还真是为了手下的人,不惜一切代价啊,请剑道仙帝做他的陪练?”夏若天惊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的手下,他是我的亲人,我的贺叔!”王雄摇了摇头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王雄看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踏出一步,夏若天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闭目感应了一下自身,露出一丝苦笑:“我一身修为全没了,现在已经是凡人了!”

    “凡人?”蓝离焰脸色一变,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向王雄:“若是我猜的不错,我的一身仙元,全部被你得去了吧?”

    王雄微微苦笑:“当时情非得已,只有如此,才能骗过丹神子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我的一身修为,让你修为提升不少吧?”夏若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帮我冲了个小关卡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关卡?只是一个小关卡?你还是地仙?”夏若天瞪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承你之便,如今地仙境第八重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的仙元,你难道只吸收了一点点?”夏若天瞪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地仙第七重的时候,我斩了一些天仙,斩了巫元尊的投影,其实已经到第七重巅峰了,差一点就能到第八重,刚好,借你的力量,到了第八重,而且直达第八重巅峰,差一点就到第九重了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只吸收了我一点仙元,可惜了!”夏若天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王雄并没有解释太多,王雄将夏若天的仙元几乎全吸收了,当然,除去夏若天先前斗战丹神子消耗的一部分。修为只突破一重,是因为自己修炼功法的缘故,王雄也没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一身修为散尽,那如何做贺剑之陪练?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将灵魂稳固一下,我可以陪他在意识海斗剑!一间静室即可让我们斗战无数回合了!”夏若天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夏若天虽然一身修为散去,但,剑道却没有丢失。自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!贺叔那边,就麻烦你了!”王雄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小幽的仇人呢?”夏若天盯着王雄。

    “放心,神都事了,等我回凌霄城处理一番事务,我就全力帮你找出凶手,要不了多久,肯定能找到真相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死死盯着王雄看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虽然已经一介凡人了,但,有着昔日的修行经验,只要有足够灵石,你应该可以尽快恢复吧?”王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恢复?现在恢复,还能怎么样呢?”夏若天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恢复了,才能报仇啊!”王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眼中一凝,点了点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交易,夏若天也明白,王雄在帮自己找回当年的斗志。

    与贺剑之的陪练,同样也是找回自己剑道的过程。

    夏若天暂时调养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雄带着蓝离焰出了大殿,大殿外,王雄找到了贺剑之。等了一天,王雄将贺剑之带到这个大殿。

    “雄儿,你叫我来干什么?”贺剑之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贺叔,我知道,贺叔你早就想出去游历,早就想出去找对手磨砺自己的剑道了,因为雄儿这边,所以,你一直放心不下!”王雄看着贺剑之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的出来,贺剑之渴望战斗,每次只要有战斗,他都愿意冲在最前面,剑道,就是如此,没有对手,如何攀升?可贺剑之为了自己带大的王雄,终究忍住了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雄儿,你不用这么说,你爹死了,我就是你的亲人了!”贺剑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亲人,那贺叔,你一定要受我此小礼!”王雄笑着带贺剑之来到夏若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?你没死?”贺剑之陡然瞳孔一缩,眼中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贺剑之因为王雄,才克制自己的,毕竟,白先生当初是死在夏若天的剑下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着贺剑之的怒火,眉头微皱。但,神色坦然。

    “贺叔,白先生不是死在夏若天手中,他是死在自己挚爱的剑道之下,虽死无憾,你若是想要为白先生报仇,只能从剑道上,为白先生报仇,剑道上超越夏若天,才是对白先生最好的祭奠!”王雄拦住贺剑之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眼中一阵变幻,最终还是认可了王雄的说法。

    白先生虽然没有收徒,但,贺剑之已经在心里认他为师了,想要为师尊报仇,应该用师尊觉得解气的方法。

    师尊如何解气?

    剑道,师尊一生除了一个女子和鹤祖之责,最大的执着就是剑道,作为师尊弟子,只有剑道超越这个对手,才是师尊最想要的吧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夏若天陪你练剑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意识海,斗剑!”夏若天也沉声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看着王雄一阵感动,这一刻也明白,那日王雄为什么拼死去杀(救)夏若天,原来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雄儿,你费心了!”贺剑之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,贺叔,接下来,看你的了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贺剑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若天、贺剑之面对面坐在两个蒲团之上,彼此看着彼此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两人好似进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,一个剑道意识空间,这个空间,只有两人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在这个空间之中,贺剑之、夏若天好似都恢复了巅峰时刻,一人一柄长剑,看着彼此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请!”贺剑之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请!”夏若天应声道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同时出剑,两大剑锋,卷起滔天剑气风暴轰然相撞而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意识海中,两大剑修凶猛斗剑之中。

    而外界,两人无比平静,相对而坐,看不出丝毫异常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一笑,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王雄为二人带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天狼团,择半,守护此殿,未经朕允许,擅闯大殿者,杀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天狼顿时应声守护在大殿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