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一章 妖女蓝田玉
    东方行宫广场!

    苏小小笑中带泪的看着商恨,而商恨却不敢看苏小小,一旁花千红咬着嘴唇,紧紧的抱着商恨的臂弯。

    蓝离焰看到苏小小的难受,轻轻握住苏小小的手。

    王雄身旁的贺剑之,看向夏若天,眼中闪过一股复杂的怨怒,毕竟,白先生就是死在夏若天手中的。

    此刻,在无数人惊呼声中,生丹行宫的蓝田玉缓缓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蓝田玉飞过来,蛛皇等人神色一阵复杂,临行前,丹神子曾有过交代,此行一切听从蓝田玉安排,终究跟着一起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生丹联盟的一群仙人,落在了王雄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呢?”夏若天脸色一冷喝道。

    来东岛之前,夏若天已经去过一次生丹圣山了,可惜,丹神子并不在生丹圣山,夏若天这才来东岛找寻的。

    可,眼前怎么没有丹神子?

    夏若天要找丹神子报仇。

    可生丹联盟其他人却误会了,以为夏若天要逼着教主拜会王雄的。一个个顿时瞪目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蓝田玉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夏若天,也还不清楚夏若天为何帮着王雄,甚至帮到了这程度,想要强迫夫君来拜王雄?

    “教主有事,封禅大典当日抵达,本夫人蓝田玉,代生丹联盟,见过东方王!”蓝田玉对着王雄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蓝田玉一礼,也告诉了夏若天,丹神子不在。但,不久后也会前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夏若天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蓝田玉一礼,生丹联盟的其他人也只能郁闷的一礼,但,谁也没有说话。显然都在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看的神都海四方的各大势力之主,纷纷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这是要上天啊!”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、生丹联盟,都去拜会了?真神弟子没去,被王雄屠了个精光?”

    “邪了门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人眼中充满了不理解。

    但,此刻,诡异的一幕,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了所有人眼前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眼前一群生丹联盟使者,神色一阵复杂。

    或者说,王雄对生丹脉主,还有着一股仇恨,父仇不共戴天,这群人就算不是罪魁祸首,那也是帮凶。

    不过,王雄还是终究忍了下来,生丹联盟,终究是大秦人皇邀请来的,他们礼数到位。自己自然不能抹了人皇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生丹使团,请记好,这里是大秦地界,希望你们,不要触犯大秦律法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蓝田玉却是笑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感受到夏若天那股杀气消失了,或者说是内敛了,此刻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蓝田玉来拜会,也算是低头了。此刻盯着王雄,神色也是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蓝田玉的目光从王雄身上转开,忽然看向一旁的蓝离焰:“这位姑娘,昨天我看着就眼熟啊!”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!”蓝离焰也压着心中的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,这位姑娘,应该也是我蓝家之人!”蓝田玉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那笑容之中,好似藏着魔鬼一般,看的蓝离焰心中一阵惊慌。

    “蓝田玉,你想干什么?你想侮辱我的上宾吗?”王雄冷冷的看向蓝田玉。

    蓝田玉却是微微一笑:“东方王,你不用生气,我蓝田玉可从来不会瞎冤枉人,我说她姓蓝,她就姓蓝!”

    “蓝?他不是老君山尹仙子吗?”蛛皇皱眉惊讶道。

    不止蛛皇,一众生丹脉主好似嗅到了什么气息,一个个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对不对,我的好侄女,蓝离焰!”蓝田玉眼中闪过一丝妖媚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众生丹脉主顿时惊叫的炸开了。

    蓝离焰,不是被剑神教的人吃了吗?这是蓝离焰?

    蓝离焰还活着?她还活着?

    生丹圣女,蓝离焰?那枚金极道花丹,吃了能道种开花,渡过第二次天劫,就好似教主那般,教主那般?

    众生丹脉主眼中顿时露出一股狂热,特别蛛皇,更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蓝离焰盯着蓝田玉,顿时鼻头一酸,眼中闪过一股委屈的恨色。

    小时候,对自己最好的姑姑,如今,却要害死自己吗?自己的身份一曝光,将会有无穷无尽的追杀,多少人想要吃了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王雄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惊愕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蓝田玉,你一再诬蔑我的上宾,是想孤将你请出东岛吗?”王雄瞪眼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咯,好,那我不说了,行吧?东方王,今天就到这里,我们封禅大典再聊!”蓝田玉却是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你怎么看出来的?她是蓝离焰?她没死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蓝离焰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的丹香,怎么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生丹仙人顿时跟着蓝田玉向着生丹行宫而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不断追问教主夫人,因为,蓝离焰还活着的消息,太过震撼了。无数已经沉寂的心,顿时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消息要是传出去,整个天下都会沸腾的啊。

    为了金极道花丹,不知多少天仙会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蓝离焰的处境,瞬间危机到了极致,而王雄想要保护蓝离焰,必须与全天下的天仙为敌。

    王雄冷眼看着蓝田玉离去,实在无法理解,这蓝田玉到底出于什么心态,将她的侄女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妖女啊!”王雄眉头皱成了川字。

    蓝离焰却是眼睛微红,无比委屈、怨念的看着蓝田玉开心的离去。

    害死我,对你有好处吗?

    夏若天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此刻也只是对王雄点了点头。带着一众臣子回大荒行宫了。

    苏小小几次想要喊商恨,终究还是忍住了。刚才苏小小浑身颤抖,需要蓝离焰安慰,此刻,苏小小知道,蓝离焰需要自己安慰,因为她此刻,全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一场战斗进入了尾声。

    东岛岛主,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让来使者拜会,而其他几座海岛,各大藩王处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或许受到东岛的刺激,各大藩王也不再妥协,一时间,几座海岛处发生了滔天战斗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神都海,无数人的目光,转向了其它海岛。

    王雄却带着蓝离焰回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王雄,我还是离开白狂地洲吧,我留下来,你会很危险!”蓝离焰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王雄拉住蓝离焰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怎么办?生丹天仙们,知道我活着,他们会疯了攻击你的,还有,金极道花丹的消息,肯定藏不了多久,到时,天下无数天仙杀上凌霄城,你怎么办?你怎么办?”蓝离焰红着眼睛哭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身份暴露了,想的不是自己安危,反而是王雄安危,这一刻,好似一点不记得自己危险一般。

    听着面前蓝离焰那股担心。

    王雄莫名的一股感动,一把将蓝离焰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!”王雄凶唳的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呜呜,你让我走!”蓝离焰挣扎之中。

    但,这次王雄没有松手,反而死死的抱住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,我命令你,不许走!谁也别想伤害你,天仙又如何?就算全天下的天仙来了,我也不会让他们伤你一根汗毛!”王雄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不,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!你不许走!”王雄语气慢慢温柔道。

    或许温柔的语气,让蓝离焰那股惊惧消失了,抽泣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紧紧抱着蓝离焰,蓝离焰也在王雄怀中,享受到了那股被保护的安全感,也不在挣扎。

    二人终于突破了牵手阶段,相拥而抱了。

    大殿门口,苏小小也轻轻为二人带起了殿门,留二人独处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大荒行宫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为什么对王雄行礼?他只是一个人国藩王,你可是仙帝啊,为什么!”夏若地焦急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若天眼中一瞪。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向夏若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夏若地到嘴边的话,瞬间卡住了。

    “朕的事,还轮不到你来插手!”夏若天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!”夏若地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想要管朕,等你成为大荒仙帝再说!”夏若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若地顿时一激灵,马上低头道:“臣不敢,臣放肆了!”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生丹行宫之中。

    蓝田玉带着一行生丹联盟仙人回来。

    众仙人还处在激动之中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那真的是蓝离焰?”一个天仙激动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冷冷的看了眼:“我已经说过三遍了,不想说第四遍!”

    “真的?是真的?那昔日偷走蓝离焰的,果然是王雄,王雄这个混蛋,哈哈哈!”一众天仙顿时兴奋的笑着。

    好似失而复得一般,所有人都无比亢奋。

    第二次天劫,那就是一道天崭,这天下天仙不少,但,又有几个能渡过第二次天劫的?渡过第二次天劫,和没渡过,那可是天壤之别啊。

    很多天仙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渡过第二次天劫,可如今,一枚金极道花丹的出现,让一切变得可能,只要学着丹神子,吃了蓝离焰,吃了她,就行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通知师兄,让他一起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要通知师叔,让他马上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天仙顿时焦急的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是一个联盟,但,各有竞争,况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团体。此次蓝离焰再现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众人快速离去,大殿之中,只剩下蓝田玉喝着茶,旁边站着蛛皇了。

    蛛皇也激动,但,此刻还算能克制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刚才为什么要去王雄那里拜会?”蛛皇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教主对此次封禅大典,非常重视!”蓝田玉淡淡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回答的很莫名其妙,可下一刻,蛛皇好似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教主没和我们一起来,真神也不提前来,难道知道有今天的一幕?”蛛皇惊愕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看了眼蛛皇,露出一丝轻笑:“还是你更聪明一点!”

    蛛皇张了张嘴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丹神子、真神为什么不来?是因为二人知道,想要参加封禅大典,必须要拜会王雄,他们不亲自来,派属下了,就是避免亲自拜会王雄。这样,在封禅大典之际前来,既避免了拜会王雄,又可以参加封禅大典?至于使团,只是为了占位置而已。

    “教主知道我们要拜会王雄?”蛛皇还是想要再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“视情况而定,王雄若是软柿子,这一步拜会就省了,王雄不依不饶,我们就勉为其难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了,当然,我这一拜,也不是那么容易接下的,蓝离焰的身份,也算给王雄一个教训!”蓝田玉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你是早就认出了蓝离焰?”蛛皇惊愕道。

    蓝田玉妖媚的眼眸,透着一股邪气,轻轻一笑,并没有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