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六章 先礼后兵
    “周共工,哼,一个封禅大典,有什么了不起的?是你们请朕来的,如今,居然要赶朕离开,你等着,朕即刻出兵,灭你大秦!”一声大吼响彻整个神都海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与周共工一战,最终没有战斗到最后,也或许大周仙帝吃了大亏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大周仙帝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白云冲天,载着大周仙庭的所有将士,大周仙帝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大秦人皇都没有出面,八王海岛,也没有人出面,全由周共工处理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没大没小!你爹不教你规矩,老子来教,哼!”周共工气愤的一声怒喝,站在空中,目送大周仙帝离去。

    神都海四周海岸之上,也有一些零散势力强者前来观望,对周共工的驱赶宾客,也是指指点点。但,这些强者也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人都感觉到,这次封禅大典的不寻常,神都海的九座海岛恐怕是关键,但,没有资格上岛,无数人也露出郁闷之色。

    “白狂地洲南方,愿归顺大秦,归顺本王者,准许上南岛!”周共工看着远处一众围观势力之主,一声朗喝。

    “什么?开什么玩笑,周共工他疯了,还想我们归顺?”

    “可笑至极,封禅大典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呢,我们归顺?做梦吧!”

    “小小人国,还是藩王,也想招揽我们?我们好歹还是人皇、圣主呢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屑者鄙夷不断,但,同样也有人露出沉思。

    “天下要大变了,大秦人国,虽说是人国,但,封禅大典过后,必为仙庭啊!而大秦九君,周共工也将水涨船高,位同仙帝啊,依傍如此大势力,也未必是坏事?”

    “我圣地,本来就在大周仙庭、南方国夹缝中生存,那大周仙庭是厉害,但,比起大秦好像不算什么,最少,周共工也不输大周仙帝的,或许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有一些人心动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封禅大典还未开始,一些势力之主,还在思量之中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周共工退走大周仙帝之际,王雄一行的大船也登陆了东岛岸边。

    “恭迎东方王!”岛上一些官员、守卫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龙辇之上,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开道,东方行宫!”一旁张濡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众守卫开道,王雄的队伍缓缓走向东方行宫。

    天狼团,仙气缭绕,自然引动无数百姓观望,虽然几年了,王雄的名字并没有从东岛百姓心中淡去,这几年,又都是王雄的传说。

    龙辇很快抵达东岛的东方行宫。

    东方行宫坐落在一座巨大的高山之巅,那高山被削平了,上面宫殿不少。

    到了东方行宫,天狼团就接管了一切防御,张濡犹如大总管一般,对行宫一切快速安排了下去,各人都有了各自的宫殿。

    一番入主之后。王雄在一间大殿内,找到人皇留下的一枚黄色大印。

    “启禀东方王,此东岛印,就是东岛岛主印,人皇留下,让东方王好生使用!”一个官员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东岛印?”王雄接过,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黄色大印之上,只有一个字‘东’!

    但,摸着这黄色大印,王雄忽然有种诡异的感觉,好似一瞬间掌握了整个东岛一般,甚至,随着王雄心念,东岛之上,风雨云气,居然都能操控一般。

    “神都海?果然是个法宝,这东岛也是一个巨大的法宝,这枚东岛印,是控制东岛的枢纽?”王雄眯眼惊奇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王雄通过手中的东岛印,甚至能感受到凌霄城上空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在凌霄城,镇压东方国气运的东方王印,忽然猛地一颤,似随着王雄的感应,隔了亿万里,都产生共鸣一般。

    “东岛印和东方王印,产生了共鸣?只要我心念感应,就能与东方王印同步,岂不是,通过此印,我也能调动东方国气运,甚至,调动东方国国势?虽然调动来的国势,会因为传递过程产生流失,但,我站在这里,就能调动东方国一国之势了?这东岛印到底什么宝物?”王雄惊愕道。

    不管王雄如何惊奇,王雄此刻都有了一个滔天依仗,就是此东岛印,可以调动国势,站在此地,如站在凌霄城。这东岛,就是自己的主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王雄满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王雄满意,匆匆而来的余烬、张濡脸色却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已经打探清楚了,大荒仙庭、生丹联盟、真神弟子,都有来人了,但,对于大王的抵达,谁也没有递来拜帖!”张濡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都来了些什么人?”王雄此刻,却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,来了商恨、花千红、夏若地。生丹联盟,来了教主夫人、十大脉主、一众联盟势力之主。真神那边,来了一群真神的弟子!”张濡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、丹神子、巫元尊,三人一个没来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还没到,听打探的人说,他们三个都会来,只是还没到而已!”张濡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本岛主没来时也就罢了,如今,本岛主已经到了半天了吧?还没有人递拜帖,觉得本岛主不足为虑?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张濡、余烬尽皆露出苦涩。

    “此岛如今本王掌管,本王为此岛主人,客人来了,不拜会主人,就强行安住主人的家里?是何道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带兵前往,将他们赶出去!”余烬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无礼,我们可不能失了礼数,张濡,传令,除东岛原住民,外来者需例行登记,前来本王行宫拜会,一天后,不来者,以犯境处理,全部驱逐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濡应声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大荒行宫!

    “可笑,一天后,让我们去拜会?还要登记?他王雄做梦吧!”夏若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驱逐?他想学周共工,也需要那个能耐啊!”花千红也皱眉道。

    显然,那里有着苏小小,花千红是不可能去拜见的。

    商恨却是皱眉:“王雄已经给出一天时间了,恐怕……!”

    “恐怕什么?难不成你真的要去?我们可是受的大秦人皇请柬,关他王雄什么事?我不答应!”夏若地冷声道。

    商恨根本不理会夏若地,而是看向花千红:“夫人,我们终究是客!”

    花千红却是眼睛瞬间红了起来。若是平时,花千红凡是都依着商恨,可那里有苏小小,夫君要是去了,见到苏小小怎么办?

    花千红心里一万个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大姐都不同意,你还真是……!”夏若地在一旁奚落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花千红对着夏若地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夏若地面色一僵,郁闷的看着花千红那恶狠狠的泪目。我在帮你说话啊!

    花千红也是恼恨,自己和夫君讲话,你多什么嘴?你跟我意见一致有个屁用,这不是让我夫君难堪吗?

    花千红冷眼看向夏若地,夏若地一阵郁闷,一甩袖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商恨看着花千红那难受的眼泪,也猜到了缘由,轻轻帮花千红擦了擦泪水:“红儿,你不要伤心好吗?不去了,为夫不去了,明天,我们就离开东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离开,不可能!”已经走出大殿的夏若地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花千红恼恨的对殿外的夏若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夏若地郁闷的再甩袖子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夫君!”花千红靠在了商恨怀里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生丹联盟行宫。

    蓝田玉坐在主位,两侧坐着蛛皇等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那王雄好大的口气,教主夫人!他还想我们去拜会?可笑!”蛛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蛛皇面壁思过一段时间,自然对王雄早生怨念。

    蓝田玉喝着清茶,似在沉思。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,这还用想吗?说起来,这也不是秘密,那王雄与我生丹圣域的恩怨,你也清楚,去拜会他?那让教主如何自处?教主还没来,教主来也不可能答应的!”又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大殿中都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谁都看出大秦人皇此次在布局,虽然一切看起来简单,但,都好似有着预示一般,众人早就视王雄为敌人,怎么可能去拜会?

    “大荒、真神行宫,如何?”蓝田玉喝了口茶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动静!”蛛皇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动静?那好,就等等!我看他王雄,到底有多大能耐!”蓝田玉将茶杯放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茶杯落桌,此事就定了。蓝田玉虽然只是教主夫人,但,在一群强者之中,威信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第二天,正午!

    东岛之上,无数百姓翘首以盼,甚至,整个神都都有着无数目光看来。因为,昨天的东方王发话了。可,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大荒使者、生丹使者、真神使者,谁也没有理会,谁也没有去拜会王雄,王雄说等一天,如今到了?王雄该如何处之?

    无数人看向东方行宫,包括大荒、生丹、真神三大势力,都有着一份份嘲讽涌来。

    东方行宫之中,一间大殿之内,却是一片寂静,气愤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余烬、张濡、贺剑之,尽皆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大王,他们没来登记!”张濡苦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端了个茶碗,喝了口道:“没关系,先礼后兵,话已经送到,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处境,那就教教他们!”

    “教他们?”余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余烬,你带天狼团过去,一个一个请出东岛!”王雄喝了口茶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不走呢?”余烬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告而入,犯境者杀!”王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杀?”张濡张口愕然。

    那可是真神、丹神子、夏若天的人……,这些人,全杀了?是不是太极端了?

    “是!”余烬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雄儿,我去协助余烬?”贺剑之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劳贺叔了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