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二章 拓印
    离刃、坎刃,站在遥远处,目送夏若天离开了凌霄城!

    两大真神久久没法平静,不知道是震撼于王雄的剑道,还是为夏若天的诡异行动好奇,两大真神沉默了好一会,才相互看了看彼此!

    “回去?”离刃沉声道。

    坎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在一个大殿中找到了剑神教大护法。

    大护法依旧遮在黑袍之中,看不清面容。大护法正在自斟自饮的喝着美酒,好似猜到两大真神要来一般,给两大真神倒上了美酒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!你知道我们要来?”离刃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大护法淡淡道。

    两大真神疑惑中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说说,你们此去发生了什么?”大护法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不知道凌霄城发生了什么,却知道我们要来找你询问?”坎刃惊讶道。

    大护法端着酒,看着坎刃。

    坎刃只能一五一十的将凌霄城发生的一切对大护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大护法到嘴边的酒水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哦?夏若天也去了?剑道不如王雄?不可能!”大护法手中酒杯顿时落在石桌之上,语气虽然有着疑惑,但,更多出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两大真神一阵愕然。大护法怎么了?我们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啊!

    “大护法,我是说,十三、十四、十五,三位护法,全部殒落了,他们的门徒弟子,全死了!”坎刃再度强调道。这才是两大真神愤怒的重点。

    “哦!”大护法好似不以为意,继续喝着美酒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,就算大秦人皇亲至,又如何?王雄杀了我们多少护法了!”坎刃有些激动道。

    离刃也盯着大护法,一脸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多一个真神重要,还是少三个最弱的护法重要?”大护法看向两大真神。

    “呃?”两大真神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你说,你是说,多一个真神?我剑神教添第三位真神?”离刃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哪个更重要?”大护法举杯喝了一口,淡然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大真神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你让其他护法不准前往,只让老十三他们前往,不会是,不会是故意让他们送死的吧?”坎刃面部一阵抽动,有些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你故意让他们三个去送死的?你料到王雄能杀死他们?”离刃也是瞪大眼睛看向大护法。

    大护法没有说话,继续喝着美酒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两大真神心中一阵发寒,是真的!三大护法死在王雄手中,在大护法的预料之中。是大护法故意派他们去送死的!

    “为什么,大护法!”坎刃带着一丝惊悚道。

    大护法抬起头,帽檐之中有着一股黑气,遮住其脸,但,一双眼神却是凌厉无比的盯着坎刃真神。

    “谁都有资格责问本护法,你们两个没有资格!”大护法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大真神脸色一变,但,此刻尽皆一阵沉默。大护法先前已经说得清楚了,为了谋划第三个真神之位。

    可,两大真神实在搞不懂,谋划第三个真神之位,和让三大护法去王雄那送死,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谋划第三位真神,不知,我们能做什么!”离刃最先妥协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需要做什么,你们刚才也说了,已经收到大秦人皇的请柬了,既然如此,准时赴约即可!”大护法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的意思,我剑神教第三位真神,会在大秦的封禅大典诞生,您这次让三大护法去送死,是为了封禅大典做铺垫?”离刃盯着大护法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该知道的,暂时不用知道!到时,自见分晓!”大护法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大真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和大护法交谈了一会,两大真神的内心都是沉甸甸的,喝酒也是没有味道,聊了一会,二人终究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两大真神离开,独留大护法静静的坐在石桌旁,指头轻轻敲击石桌。

    “王雄的剑法?他是抽取了国势之力?那也不该如此大的威力啊,居然能斗败夏若天?不应该,不应该!”大护法沉声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轻轻一挥手,顿时,黑暗中跳出两个黑影,落在大护法面前。

    “彻查王雄的剑法,盯住夏若天一举一动!”大护法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黑影应声道。

    两个黑影身形一晃,再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夏若天从凌霄城回来,就立刻回了自己的天剑城。

    天剑城虽远,但,对于夏若天这般修为的人来说,并不算什么,几个时辰就到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没有选择立刻相信王雄。但,最少此刻臆想症好了很多,有了为妻报仇的念头做填补,也不再总是看到幻影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刚刚抵达朝都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秦人皇派人送来请柬,九月初九,封禅大典,邀请你去!”夏若地顿时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眼,就没有理会了,踏步跨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夏若天连弟弟的呼喊都没有时间理会了,夏若天要彻查清楚,到底是谁,是不是有人害死了小幽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大殿们轰然关上。

    殿外的夏若地顿时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,等我得到了大荒剑,一切都是我说了算!”夏若地眼露冰寒。

    继而,夏若地贪婪的看了眼巨大的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你是属于我的!”夏若地恨声道。

    一甩袖子,夏若地走了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夏若天将那囚犯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,我都已经说了,你们还抓着我干什么,不关我事啊!我只是受教主之令办事而已!”那囚犯惊恐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探手掀了其帽子。

    那囚犯一抬头,陡然瞳孔一缩:“大,大,大荒仙帝!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仙帝饶命,仙帝饶命,我是受教主指使的,我是受教主指使的!”那囚犯拼命磕头。

    “朕若记得不错,百年前,你跟着丹神子、蓝田玉他们身后的!”夏若天眯眼道。

    百年前,丹神子进入过古战场,夏若天记忆深刻,当时有过一个照面,先前王雄提到丹神子,夏若天就将百年前见过丹神子的前前后后仔细回忆了一遍,包括这囚犯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丹神子?

    “说,是谁杀了小幽,是你吗?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小的不知道,仙帝饶命,小的不知道,我也是一年前,收到教主的信函,教主让我去小幽谷,毁了,毁了……!”囚犯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毁了小幽的尸身,眼前就是小幽的丈夫,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。

    “信函呢?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烧了,教主信函里交代,一定要烧了那封信!我,我…………!”囚犯惊恐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面如寒霜:“我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饶命,饶命!仙帝!”囚犯不断求饶。

    但,夏若天岂会就这么饶了他?妻子的死因,岂是那么儿戏的?若先前对王雄的话只有三分相信,如今看到丹神子的手下,已经信了五分了。

    难道小幽真的被人害死的?

    夏若天一番翻找,终于找到了当年小幽留下的遗书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夫君,你修的是无情剑道,小幽知道你有牵绊,才无法专心,夫君,小幽知道你的志向,你要成为天下第一剑修,小幽也多么希望夫君能够成功,但,我的存在,却是夫君最大的羁绊,小幽无能,愿以死,换夫君无上境界,夫君,小幽去了,忘了我!忘了我!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遗书内容,太过让夏若天难受,以至于夏若天多少年都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这封信,字迹是小幽的没错,自己不可能不认识,若小幽是被人害死的,这封信算什么?除了小幽,谁还能写出这字迹?

    “不对!”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缩,头皮一阵发炸。

    因为夏若天看到,虽然字迹是小幽的,但,其中一些重复的字,比如‘夫君’二字,一共六个‘夫君’,六个夫君,一模一样,字迹一模一样,笔画粗细都一模一样,甚至两个字之间的距离,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字迹虽然各有特点,但,不可能做到每个字的每一笔,都是一模一样的,唯一的解释,只有一个,这六个‘夫君’,是拓印出来的。就是有人故意找了小幽写过的文书,在其中抠出这两个字,然后,将其复印在这血书之上。

    一模一样的字迹。一模一样的拓印!

    这封遗书,不是小幽写的,是有人刻意伪造的。伪造的遗书。自己这一百年都被骗了,小幽是被人害死的。不是自杀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哈哈哈,好,好,好,好大的胆子!”夏若天眼中闪过一股凶唳的泪水。

    夏若天整个人都在颤抖,同样,一股滔天杀气,将这个大殿都冻结出了无数雪霜。

    夏若天扭头,寒着脸看来。那囚犯都要被夏若天吓死了。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丹神子杀了我妻子小幽?”夏若天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关我事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生丹圣域,生生造化丹中。

    丹神子、真神巫元尊坐在一起,彼此交换着彼此的请柬。

    “九月初九?封禅大典?”巫元尊语气中透着一丝森寒。

    “也邀请了我,呵,五大真神都邀请到位了,这大秦人皇,要搞事啊!”丹神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巫元尊握着请柬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大秦人国,供奉的真神,可是你巫元尊,如今,封禅大典,五大真神都请了,呵……!”丹神子淡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说下去,但,语气不言而喻,似乎在告知巫元尊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去吗?”巫元尊盯着丹神子。

    “去,为什么不去?”丹神子淡淡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