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一章 小幽死因
    “我是说,小幽是被人害死的,然后害他的人,伪造出小幽自杀的场景。有人故意设计你,然后杀死了小幽!”王雄一字一句无比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王雄感觉自己被掀飞了,无数剑气从四面八方而来,停在自己面前,好似随时斩下一般。

    夏若天站在万剑之中,居高临下,面露狰狞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小幽都已经死了,你还想编排她?”夏若天恶狠狠的说着。

    但,王雄并没有畏惧,而是脸色一沉道:“大荒仙帝,收了你的剑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编排小幽!”夏若天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没有斩下,说明你愿意相信我说的,既然愿意相信,那,收起你的剑,我不是你的臣子,没义务为你分忧,只是看你如此伤心欲绝,让我想到过去,呵,想要知道真相,先冷静下来!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死死的盯着王雄,眼中阴晴不定,可过了好一会,夏若天心中的好奇,或者对小幽的挚爱战胜了自己的骄傲,缓缓的,夏若天放下了剑气,四周剑气瞬间消失,王雄也轻呼口气,全身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知道什么,你说吧,若是让我知道,你是故意编排小幽,我……!”夏若天面露狰狞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冷静了!你说!”夏若天压下心中的一切躁动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这个手帕吗?你丢在小幽谷的!”王雄取出一块手帕。

    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缩,瞬间一把接过。

    “小幽临死前,最后给我绣的一块手帕?”夏若天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自己见小幽最后一面,小幽就是在刺绣,当时还戳到了手指,自己早该想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早该想到的!

    这块手帕,陪了夏若天百年时间,夏若天都珍藏身上,用来擦剑,每次抓在手中,都好似握着小幽一般,不久前,夏若天以为自己忘记了小幽,将手帕故意丢了。

    可此刻,看到手帕,却多么的怀念。

    两行泪水再度滑落。

    “这手帕怎么在你手中!”夏若天扭头,冷冷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我劝你最好先冷静一下,你还没冷静下来,待会,我若说了什么刺激你的话,你再无法克制自己,反而让真相蒙蔽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王雄看了一会,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耐心等候,夏若天静了一炷香时间,才神色平和的看向王雄:“东方王,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日,我离开了,大周仙帝离开了,你也离开小幽谷了,但,我有朋友待在小幽谷附近,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的人?进入小幽谷?”夏若天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幽谷里,什么也没有,只有小幽的墓穴,那人进去干什么?”夏若天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掘坟,挖棺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若天陡然瞳孔一缩,瞪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挖棺?掘坟?那小幽谷,只有小幽一个人的坟墓,只有她一个人的棺材,好大的胆子,好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是谁?”夏若天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深吸口气,强压下心中的恼火,不管是谁,夏若天发誓,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“掘坟、挖棺,那人更是敲开棺材,意图毁尸灭迹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夏若天整个人都森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身寒气四射,毁尸灭迹?这是要让小幽死都不得安生?夏若天再多的冷静,也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,毁尸灭迹,不过,好在被我朋友阻止了,我朋友将那人抓住了,如今带到了凌霄城,就在凌霄城天牢之中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看王雄,忽然间抱拳,对王雄郑重一礼: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谢我,我还没说完!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见小幽的棺材被挖出,并且有人意图毁尸灭迹,猜想,就算抓住了这一个人,接下来还有其他人,因此,为了避免小幽尸身被毁,就连同棺材一同带到了凌霄城,如今,正在我凌霄城中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们有心了!”夏若天这次却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没经过主人同意,将其妻子尸棺带走,的确失礼了,但,也是预防有人毁尸灭迹。夏若天还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棺材、尸体,都带到了凌霄城,我凌霄城一位朋友检查了一番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检查?”夏若天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小幽的尸体,你们为什么要检查?夏若天还是极为抵触别人碰小幽尸体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那朋友是女性,并没有玷污尸体,其次,检查的结果,或许你有兴趣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小幽的真实死因,是中毒而亡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小幽是割腕自杀,怎么可能是中毒而亡?”夏若天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王雄不会故意利用小幽尸体,想要栽赃陷害谁吧?

    “所以,我希望你能先冷静,尸体就在凌霄城,待会,你自己去看,是真是假,你自己评判如何?首先,你要冷静下来!”王雄郑重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死死盯着王雄看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顿时,无数藤蔓退入地底,结界消失了。

    外界,无数人正翘首以盼,等待结果。原以为,王雄、夏若天在结界里打死打活的,此刻肯定有人重伤待死了。

    可,结界散去,两人完好无缺?

    “刚才,他们俩在里面说什么了?夏若天脸上还有泪痕?王雄欺负夏若天了?也不至于哭啊?”坎刃完全无法理解远处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,两人关系好像还融洽了?之前不是你死我活吗?”离刃也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眼前两人,正友好交谈之中,并且,王雄还邀请夏若天去凌霄城做客,夏若天欣然同意了?

    邪了门了?

    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四方势力之主,无法理解这一幕。

    东方国百官也是茫然无比。

    只有王雄手中的巨阙知道真相,王雄将巨阙一丢,巨阙变成了虎形。但,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八卦,而是抱着头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,我的头,好疼啊!”巨阙痛苦的捂着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喊了,记住,刚才,你听见的,不许对任何人说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说啥?我头都疼死了,什么都没听到!”巨阙茫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扭头,不理会巨阙,带着夏若天到了皇宫,直奔离阳宫而去。

    离阳宫口,蓝离焰等待之中,看到王雄过来,顿时长嘘口气。

    “检查的如何了?”王雄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外面打架的时候,我又检查了一遍,没错,还是那个结论!”蓝离焰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皱眉的看向蓝离焰,最终什么也没说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进去看看!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、蓝离焰、夏若天,神神秘秘的进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门轰然关合,外界无数人好奇无比,可惜,大殿有着禁制阵法,外人根本无法窥探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摆放着一口棺材。夏若天一眼认出,正是小幽的尸棺,因为,这棺材,还是当年自己亲手凿的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尸棺摆放在外人眼前观看,夏若天压着心中火气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棺材盖打开了,内部,正躺着一具尸体,百年了,尸体并没有腐烂,其衣服材质特殊,完好无缺,尸体肉身,此刻却玉化了,好似慢慢变成消瘦的白玉一般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小幽?”

    虽然尸身容貌玉化而有些变化,但,夏若天还是一眼认出了小幽来。

    看到小幽尸身,夏若天悲从心来,眼中再度湿润。

    王雄、蓝离焰等待夏若天情绪好一番爆发之后,终于平静下来,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王雄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点了点头:“大荒仙帝,根据我的检查,小幽的死,应该是死在‘白玉化神丹’下!这是一种仙丹,但,非仙人无法消受,凡人吃了此丹,会在含笑中气绝身亡,此丹无色无味,凡人吃下,更检查不出,但,多年之后,其尸身,会慢慢消化此仙丹,尸身慢慢玉化,变的白玉一般,千年不腐!”

    蓝离焰解说之际,夏若天看着小幽的尸体,眼前描述的一模一样。而且小幽若不是中毒羽化,应该早就腐朽了,百年了,还保持原貌,应该不是王雄所为。

    “白玉化神丹?你怎么知道这种丹?这是什么丹?”夏若天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白玉化神丹,这天下并不出名,因为出现的机率很小,而这枚丹药,大荒仙帝可以去打探出处!”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这是生丹教主,丹神子自己创造出来的丹药,但,用的很少!不过,你应该能打探出来!”蓝离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丹神子?”夏若天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蓝离焰还想再解释。

    王雄却打断道:“夏若天,这是我们查出来的结果,具体如何,还需你自己仔细探查。”

    蓝离焰见王雄打断,也只能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王雄知道,此事非同小可,你说多了,别人反而会怀疑你!况且,夏若天知道自己与丹神子有仇,到时再以为自己故意栽赃陷害,就得不偿失了,给他一个线索,以他仙帝的能耐,应该能查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“嗯!我一定会查清楚的!”夏若天语气森寒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那个挖坟、掘棺的人,你也一并带走吧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个人也是丹神子的人?”夏若天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夏若天已经猜到王雄的顾忌,但,此刻为了真相,夏若天可不会有丝毫偏见。

    “不错,根据我们审问,是丹神子派去的,当然,具体如何,你再自己审问一番!我也不多说了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翻手,夏若天小心收好了棺材。

    一行人,缓缓走出离阳宫。

    离阳宫外,王雄安排下,一个被五花大绑、头戴遮面头套的囚犯,送到了夏若天手中。

    远处,两大真神、四方势力的探子还在远远盯着,不知王雄和夏若天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看到,夏若天忽然对着王雄行了一个大礼,继而带着那不知名的囚犯,瞬间冲天而上,向着东方飞走了。

    对王雄行礼?

    无数人面面相觑,露出见鬼了的表情。这两人,杀着杀着,还杀出友情来了?邪了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