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九章 臆想症
    “阁下今日独自前来,不知何事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找你斗战剑法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和王雄的对话中,语气深沉,可下一刻,夏若天看向一旁一块大石之上,却露出柔和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王雄!”夏若天温柔的对着那块大石笑道。

    远处,王雄正惊异于夏若天来挑战,可下一刻,看到夏若天对着一块大石头说话,那语气,好不温柔?

    王雄古怪的看向那块大石头,但,那大石头空空如也,根本不算什么啊,不,应该说是刚刚因为真神到来,强大的气势,从山体中崩下的一块普通石头啊。

    那石头怎么了?夏若天怎么看待那石头如此表情?

    石头上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啊!

    别人看不到大石头上有东西,可夏若天却是能看到。

    夏若天痴痴的目光中,看到一名绝美女子,正巧笑兮兮的看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那女子极为美丽,一双大大的眼睛,好似会说话一般,手中抓着一个手帕的刺绣作品,正一针一线的刺绣之中。

    偶尔抬起头来看向夏若天,眼中尽是柔情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着那女子,也是神色温柔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可要小心!”女子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这世上,除了我爹,还有谁剑道能有我厉害?小幽,你不相信我?”夏若天温柔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夫君!”小幽温柔的一笑。

    夏若天也是心中顿时甜滋滋的一片,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,第一剑修的夫人!我会不断攀上高峰,哪怕为了你,我也会做到,小幽,你记住了,我挑战的每一个对手,都是为了你更多一份荣耀,我要全世界的女人都羡慕你,我要让你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!”夏若天温柔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幽幸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呦,嘶!”小幽忽然皱眉,却是刺绣的针戳到了自己的指头。

    “小幽!”夏若天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夫君,你不用管我!”小幽再度恢复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!”夏若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温柔的看了看大石头上的妻子小幽,夏若天这才转头,抬头看向王雄,脸上的温柔已经不复存在,此刻有的,只是一股滔天战意。

    以夏若天为中心,一股剑意冲天,滚滚剑气环绕上空,撕碎了满天云朵。一股斗战之意,直冲远处王雄而去。

    四方,无数人都茫然的看着夏若天,同时也看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那大石头有什么?为什么我们什么也看不到?

    王雄也看不到,但,王雄忽然间一激灵,大概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年,自己也有过这种经历。

    当年,帝君殒落,自己为帝君报仇的时候,思念成疾,形成了魔障,臆想着帝君还活着,臆想着帝君还站在面前,当年,自己就是当着‘帝君’的面,为‘帝君’杀光了仇家。

    眼前,夏若天也得了臆想症?

    夏若天看到的,只是脑海中的回忆,他最思念、最放不下的那段回忆?

    小幽?那个夏若天已经死去了的妻子?夏若天爱她如此深刻?

    “王雄!出剑!”夏若天再度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一声大喝,一股强大的剑气直冲凌霄城结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凌霄城结界轰然一声巨响,瞬间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无数百姓顿时一片惊呼,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你为何选孤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得了臆想症?你得臆想症就得臆想症吧,你来我这里闹什么事啊。王雄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王雄:“朕斗战四方,你是唯一一个,在剑道与朕战成平手之人!朕答应了一个人,要成为第一剑修,那必须要斗败你!”

    因为一个对小幽的承诺,夏若天才来的?

    王雄一阵郁闷,而其他人不懂啊,只听夏若天说,王雄和夏若天斗剑,斗了个平手?

    东方国官员看向王雄目光,顿时不一样了,特别玄虚三天仙,三天仙一脸活见鬼的样子。大王剑道,如此凶猛?

    在三大天仙眼里,那夏若天,基本等同白狂地洲天下第一剑仙了,恐怖的剑道,刚才只是一股剑气,就破了凌霄城大阵,这是何等霸道的剑道?

    可夏若天几个意思?大王能和他斗个平手?平手?

    遥远处,离刃、坎刃两大真神也瞬间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吧?”坎刃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若换个人,肯定是个笑话,可,那是夏若天啊,他怎么……!”离刃也茫然道。

    刚才,两大真神还高高在上,趾高气扬的。特别坎刃,坎刃可是看在大护法面子,才放王雄一马的。

    在坎刃眼里,王雄除了调动天道威力强一些,其它?根本就是笑话,至于调动天道,整个白狂地洲,怎么可能有人厉害过真神?

    可,夏若天说王雄剑道和他平手?

    夏若天?

    两大真神虽然自信胜过夏若天,但,那夏若天若是疯起来,应该也能威胁到自己啊。王雄和他平手?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妈的,不可能的!”坎刃顿时郁闷道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,那刚才王雄的大放阙词,就不是夸大其词,而是他真的能与自己一战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那王雄怎么可能做到?

    两大真神郁闷的盯着远方。

    远方,王雄也郁闷不已,但,王雄更明白,得了这臆想症,别想更改他的思想。因为,他已经偏激成狂了。或者说,他已经入魔了。这样的人,宁可死,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一丝理念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夏若天说的不是真的,王雄只是花架子,马上肯定求饶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想要挑战孤,孤就成全你!孤答应你的挑战了!”王雄朗喝道。

    王雄一声朗喝,四方所有人都神色一肃,不自觉的看向王雄的目光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王雄,若不是疯子,就有恐怖的剑道实力。难道他真的能斗战夏若天?无数人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雄儿,要不我来……!”贺剑之皱眉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,贺叔,交给我!”王雄摇了摇头,拒绝了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请!”夏若天翻手取出一柄血剑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虽然古战场中,血剑被白先生斩碎,但,夏若天不知何时又祭炼了一柄。

    “你的挑战,孤答应了,但,规矩,必须按照孤的来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若天冷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巨阙!”王雄一声轻喝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!”巨阙再度露出哭丧的脸。

    两大真神凶猛,这夏若天也一样凶猛啊,别的臣子不知道,我可是听大王你说过,特么的,东林战王,那渡过第二次天劫之人,一剑就斩了,不会让我去送死吧?

    “化剑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大王,要不……!”巨阙顿时惊吓道。

    但,王雄那冷厉的目光,让巨阙不敢反驳,只能哭丧着变化成了巨阙剑,再度落入王雄的手中。

    王雄脚下一点,跳上高空。

    陡然,城中冒出一根藤蔓,藤蔓冲天,落在王雄脚掌之下,托着王雄向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“嘭!”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条条藤蔓冲天,王雄踏着一条条藤蔓的尖端,步步升藤,如履平地,转眼间,落在了凌霄城外。落在了夏若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规矩?什么规矩?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剑定输赢!并且,不许破坏孤的凌霄城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剑定输赢?”夏若天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至于破坏凌霄城,这对夏若天这种绝世剑修来说,控制一下力道就好,根本不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错,孤只出一剑,你若能挡下,就算你赢了,若你挡不下,则你输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朕不占你便宜,朕挡下了,朕再还你一剑,你若接下,还算平手,你我再斗!你若接不下,你死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若天发起挑战,王雄订立规矩,夏若天再补充修订,这谁也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可,远处两大真神实在无法相信,王雄的剑道能和夏若天比,这可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出剑吧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眯眼看向夏若天,知道此刻危机,夏若天得了臆想症,这一战,根本无法避免。王雄也不再想着任何折中的办法,斗?那就斗吧!

    以自身实力,王雄如今差夏若天一大截,自己和他斗根本就是找死!

    但,王雄还有东方国的国势之力。

    东方王印内,还有一半国势之力。一半国势力量,刚才瞬间灭了剑神教三脉弟子,如今相同的力量,继续镇压夏若天?

    不,根本镇压不了!王雄能看出这差距。

    但,王雄还有天子之剑。

    古战场中,王雄使用的国势之力,都是自己君王威势和体内能量,根本不是真的国势,如今,国势在手,王雄可以施展一次真的天子之剑了。

    国势之力浩大,周共工一再强调,不可轻易引入**,因为,很少有君王**能承受国势的,国家越大,百姓越多,国势越发凶猛,很多时候,国势入体的瞬间,就是君王爆炸而死之刻。

    此刻,王雄已经等不了那么多了,而且,这国势之力,只有一半,也是王雄决定尝试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入体!”王雄一声轻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东方王印之中,东方国一半的国势之力,轰然涌入王雄体内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雄肉躯,瞬间鼓胀而起,滚滚力量形成暴风,吹的周身衣袍猛地一阵强烈摆动。

    国势之力入体了。那恐怖的力量,瞬间让王雄眼睛都要涨裂了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王雄痛苦的一声大吼,以王雄脚下为中心,一股强大的气势波,形成一股暴风席卷四方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场直冲四方,整个凌霄城都在王雄气势下微微颤动,犹如刚才真神释放威势一般,浩大无穷。

    远处,两大真神瞪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这气息,王雄力量,一瞬间飚射,天仙巅峰?”坎刃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止!”离刃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,在王雄体内肆虐,王雄感觉全身都在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“昂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丹田内,血龙也承受不了这股国势之力一般,痛苦的一声大叫,就看到,王雄体表,冒出一片片血色龙鳞的光影。

    这就是国势之力的恐怖,王雄感觉自己要炸了。

    还好只有一半国势之力,若全部引入体内,自己现在已经爆了。

    肉身有些跟不上,所以才造成如今体表冒出一股股龙鳞光影的,也多亏先前屠戮剑神教弟子,让修为又升了一重。

    就差一点,就差一点,王雄就要爆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这个临界点,让王雄不敢有一丝时间多做停留。必须快,必须将这股国势之力释放出了。

    虽然全身撕裂的痛苦无比,但,如此力量,前世王雄也拥有过,也不算无法驾驭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看好了,孤这一剑,叫着……!”王雄缓缓举起巨阙剑。

    夏若天眼中一凝,同样无比戒备。

    这一次,王雄比古战场释放的气息大出百倍不止了。

    随着王雄缓缓举起巨阙剑,整个凌霄城,所有的剑,都颤鸣不已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万剑齐鸣,臣服王雄的剑势一般。以王雄为中心,一股剑气风暴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再开守城大阵!”吕杨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虽然夏若天刚刚破了凌霄城大阵,但,凌霄城大阵还有,瞬间再度开启了。一个巨大的结界出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雄剑势散发的剑气浪轰然撞到结界,陡然间,整个结界一阵摇晃,好似随时破碎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一国之力,似亿万百姓同时出手一般,带着国之大势随着王雄一剑举起。

    “八荒**唯我独尊!”王雄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剑出,似虚空都在随着这一剑塌陷,恐怖无敌的一剑直冲夏若天斩去。

    虚空都好似塌陷了,恐怖的一剑,让遥远处两大真神都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王雄他怎么,他怎么真的能斩出……!”坎刃惊叫道。

    离刃也是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身在神都,大秦人皇本体还坐在龙椅之上,听着百官奏报之中。

    忽然,大秦人皇身形一顿,扭头看向凌霄城方向。

    虽然坐在大殿中的龙椅之上,但,不知为何,那一双目光好似能穿透无限距离,好似能看到王雄所在方向。

    “哦?中古时代,亚圣庄子,耗尽心力创立的天子之剑?”大秦人皇惊奇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