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我好像没办法忘记你了
    东方国,凌霄城,离阳宫!

    离阳宫中,架着无数口丹炉,东方国四方上贡而来的灵药全部送到这里,因为,这里有着蓝离焰坐镇,这里有着无数蓝离焰的弟子在学炼丹。

    灵药送到这里,虽然有少许炼丹失败,但,大多全部变成了神效无比的仙丹,王雄离开这一年,离阳宫上空霞光万千,早已成为凌霄城一大奇景。

    每道霞光冲天,都代表着一枚仙丹的问世,一枚枚仙丹诞生,不知羡慕嫉妒了多少修者,自然有大量不法之徒想来盗窃。

    但,此地早已重兵驻扎,甚至,就连东方国三大天仙,都轮流来坐镇保护,哪有被别人抢去的道理?

    玄虚、玄冰、玄炎,三大天仙,早就被离阳宫的霞光惊呆了。

    当初,被王雄强行收服,三大天仙虽然被封了高官,但,心里难免有些情绪,不是因为不服王雄,而是觉得这东方国底蕴太弱了。自己留下,到底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直到离阳宫霞光井喷,三大天仙再也没有丝毫情绪。

    这离阳宫,是又一个生丹圣域啊,如此夸张?这还没有底蕴吗?

    三大天仙为了来坐镇离阳宫,更是差点打起来,毕竟,每天在这里闻着仙丹出炉的丹香,哪怕吃不到,这修炼起来,都比其它地方要快出无数。

    东方国的官员、将士,因此对东方国更加的忠诚了。

    凡人官员,那些根骨差、修行慢的官员,最需要的就是延寿、增进修为的仙丹。现在,东方国仙丹源源不断,哪个不是全身都是拼劲,希望立大功,得赏赐。

    蓝离焰炼高级仙丹,指挥那些弟子炼普通仙丹,自己也留一点点,大部分都给了吕杨、张濡、南宫浪朝中分派去了。

    王雄不在的一年多时间,东方国一直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因为有大秦人皇的保证,这一年多,也没有宵小来骚扰凌霄城。

    离阳宫,蓝离焰看着天上气运,眼中闪过一股惊慌的担忧。

    一旁却是鬼修苏小小。

    “尹姑娘,你还在担心王先生?”苏小小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蓝离焰一直用着尹仙子的名头,就连苏小小也交代了,要称呼她为尹姑娘。

    蓝离焰咬了咬嘴唇,心中依旧恐慌:“他,他杀了真神之子,真神啊!”

    这一年的担忧不算什么,可怕的是前段时间,那天地响起真神之子的惨叫声,王雄杀神子了,这可如何善了?

    在蓝离焰眼里,真神就是天啊,王雄这是将天捅破了啊!蓝离焰能不担心吗?

    “吕先生他们说过,只要东方国气运还在,说明王先生还活着,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!”苏小小劝道。

    “可,前段时间,气运流失了一些!”蓝离焰看着天上滚滚云朵,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王先生在使用天道之力啊,这更能说明王先生无碍啊!”苏小小笑道。

    但,蓝离焰一天不看到王雄,一天更加担心。

    “噗呲,尹,你觉得,你现在还放得下王雄吗?当初谁信誓旦旦的跟我说,他已经有未婚妻了,我会离开他的,与其到时痛苦,不如早斩情丝。哈哈,我看你已经情根深种了,你离不开他了!”苏小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只是担心他!”蓝离焰脸色一变,顿时有些气鼓鼓道。

    “别骗自己了,你现在的感受,我当年感受过,我也等待过,我懂得度日如年的感受,你才等了一年多,而我,却等了百年多!呵呵,百年多!”苏小小苦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苏小小的话,蓝离焰微微一叹,看了看苏小小,一阵怜悯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,蓝离焰都好难熬,苏小小那百年,怎么过的啊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我看的出来,他对你有情意,但,他这人是闷葫芦,最少在感情方面,比较迟钝,你再一拒绝,他就手足无措了,但,你我都清楚,他心里有你的,同样,我也看得出来,你心里有他的,你还矫情什么呢?”苏小小看着蓝离焰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矫情,我只是……!”蓝离焰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只是那苏青环?王雄对苏青环,只是报恩性的承诺,他不懂感情,你还纠结什么,你还矫情什么?等王雄不幸殒落,你再在他墓碑前倾诉你的爱意吗?”苏小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不会有事的!”蓝离焰脸色一变,惊吓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不会,但,我也只是一个比喻,我只是要告诉你,不要像我一样,当失去的时候,再后悔莫及。有的时候,两个人的缘分并不是永恒不变的,当缘分来的时候,你抓住了,这份缘分才是你的。当缘分来的时候,你不去抓,往外推,本该属于你的缘分,也会变成别人的!”苏小小劝说中,自己神情也低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小小,对不起,让你难过了!”蓝离焰却是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失去了王雄,你也会如我这般的!”苏小小苦涩道。

    或许心情无比的差,苏小小一个人走回大殿,去安抚自己情绪了。

    蓝离焰怔怔的站在大殿口,想着苏小小描述的未来,整个人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坏家伙!”蓝离焰想着王雄,心情无比惊慌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大荒仙庭,天剑城!

    夏若天带着大荒剑归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荒剑陡然化为一柄万丈巨剑,再度插在了天剑城的皇宫之中,无数气运环绕。全城的长剑尽数颤鸣不已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若是王雄在此,一定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,大荒剑上的那些裂缝没了,诡异的消失了,不是被修补好了,而是,好似根本没有那一道裂纹一般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大荒仙帝回归,瞬间选择的闭关。天剑城无数守军却是无比兴奋。此次大荒、生丹圣域交战,虽然未分胜负,但仙帝不再,终究心里缺少点什么,如今仙帝回归,自然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一般。

    大荒仙庭,若地王府。

    此刻,一个身穿玄黄袍的男子,站在屋檐之下,眯眼看着远处浩大的大荒剑。

    若王雄在此,一定惊愕不已,这玄黄袍男子,不是旁人,却是大荒仙庭的若地王。

    若地王,化身紫袍人,在古战场设立万仙阵,绝杀夏若天,结果被王雄的天子之剑斩杀,本该死去了才对。

    可此刻,若地王活的好好的,眯眼看着大荒剑,又看了看夏若天前去闭关的大殿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王雄?哼,都怪你,坏我好事!要不然,现在我已经得到大荒剑了!”夏若地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商恨府上。

    花千红站在一个屋檐下,看着远处大荒剑,皱眉的看着夏若天闭关了。

    商恨缓缓走到旁边,看着花千红那如灼热的目光,露出一丝轻笑:“怎么?对没去古战场,还心有遗憾?”

    “夫君!”花千红看到商恨,顿时眼中一阵柔情,倒在商恨怀里。

    “没有,能守在夫君身边,我已经很满足了!”花千红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,对大荒剑还挺执着的,得大荒剑者得大荒仙庭。我记得,你当年可是野心不小!”商恨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君就不要取笑奴家了!”花千红不依道。

    “仙帝此次前往古战场,回来的时候,好像神色不善,你看出什么来了?他是否有所突破?”商恨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有所突破了,但……!”花千红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的剑道更强了,应该是在小幽谷待的时间够长,磨砺了他的心剑,他炼的是绝情之剑,可不知为何,好像差点什么……!”花千红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修炼的是绝情剑道,他的修炼不需要感情,斩断越多的感情越好。而斩断的过程,就是提高的过程,百年前,小幽死的恰到好处,甚至我都一度怀疑,小幽是若天自己杀的!”花千红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幽?就是仙帝百年前的未婚妻,和你们一起去古战场的?你觉得仙帝故意杀了自己的妻子,用来磨砺自己心境,练剑?”商恨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小幽一死,若天剑道一飞冲天。快要追上我了!”花千红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呃?你的意思……!”商恨惊讶道。

    剑圣花千红,剑皇夏若天,难道剑圣剑道更强。

    “没和他比过,不知道!”花千红马上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商恨明白,这是花千红为夏若天抬面子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她若是突破自我,斩情绝性之后,剑道将再有质的飞跃!甚至天下第一!”花千红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剑道天下第一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外面情况,我说的是白狂地洲,若是他此次成功了,剑道在白狂地洲将无人可敌,但,我观他如今,虽然剑道更强了。但,离质的飞跃,还差一些,一定是在古战场发生了什么意外,导致他的剑道不够完美。他还没彻底斩却与小幽之间的那份感情!”花千红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忘不掉小幽?”商恨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!”花千红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夏若天闭关大殿。

    如花千红猜的一般,夏若天回来之后,满脑子的都是小幽。

    昔日出小幽谷,夏若天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掉小幽了,可不知为何,此刻想小幽的心,变的无比强烈。

    坐在龙椅之上,面前好似看到一个绝世女子正在翩翩起舞一般。

    “若天,我的舞跳的美吗?咯咯咯咯咯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若天,你既然喜欢,我以后天天给你跳!”

    “若天,我们以后生男宝宝还是女宝宝?男宝宝跟你学剑,女宝宝跟我学跳舞好不好?咯咯咯咯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似幻境一般,出现在夏若天面前。

    夏若天双目已经湿润了:“小幽,我好像,没办法忘记你了!哈哈哈,我好像没办法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