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章 大义灭亲
    “封禅大典?”王雄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封禅大典?王雄记忆中有着这种传说,那是晋级天庭才会有的啊,如今,大秦人皇晋级仙庭,还没到那个程度吧?

    “放心,要不了多久,人皇会通知你的,你可是大秦九君之一!”周共工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爹,王哥一直说,那大周仙帝,要杀孩儿,是这回事吗?”周池忽然插口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陡然眉头一挑,有些意外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,我能感觉的出来,大周仙帝的态度,太过……!”王雄微微皱眉,肯定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喝了口茶,沉默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:“不错!他是要杀池儿,而且还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“我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他去古战场一次,改变了池儿,让他对死亡不再畏惧,我不知道你怎么做的,但,这触动了姬曹的利益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爹,我心性如何,关他什么事!怎么触动他的利益了?难道,真如王哥说的,他想要我命?”周池惊讶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可是大周仙帝!”周池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屁大周仙帝!”周共工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周仙庭,本来该是我的,哼!”周共工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大周仙庭应该是爹的?怎么……!”周池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王雄也露出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周共工心情一阵起伏,脸色无比难看,过了好一会,才露出一丝惨笑,继而看向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儿子,告诉你也是迟早的事。你是我女婿,你知道也没什么!”周共工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南方王,你弄错了,我不是你女婿!”王雄顿时脸色一肃。

    “随便随便,别打岔!”周共工对王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一切,都要从我父亲说起,我父亲来自凤凰山,姬家家主!凤凰山,你们知道?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凤凰山,我在古战场遇到过!”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王雄点了点头:“凤凰山,八脉家族,姬家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知道这么多?”周共工惊讶道。

    王雄点了点头,因为,前世的帝君,就是来自这八脉家族之一。王雄自然知道,只是此刻,王雄并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“家父曾经与异族有过一战,留下暗伤,殒落在即,姬家需要新的家主继承,大周仙庭,也将由新的家主继承!”周共工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要传位给……!”周池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,有两个人有资格,一个是我,还有一个是我兄长祝融!姬祝融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祝融?”

    “祝融在族里声威更大,但,我父亲更喜欢我这个小儿子,哈哈,两个继承人,谁才能继承父亲开辟的这大周仙庭?”周共工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决定权,应该还在你父亲吧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父亲重创,但,威望犹在,没人可以忤逆他。但,我姬姓一族,继承家主之位,必须要有无畏之心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无畏之心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无所畏惧,无所畏惧才能所向匹敌,这是我祖上传上下来的,我祖上的始祖定下来的规矩,因为,始祖的传承,会随着血脉传下,会在后代中挑选一个无畏之心的子嗣,传承其万古神力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始祖已经殒落了吧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始祖虽然殒落了,但,其威能不变,其传承的截止时间,也就是接下来这个量劫之前,量劫在即,传承会随着血脉出现!”周共工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始祖传承者,必须为家主?”王雄神色微动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其它宗族的血脉都稀薄了,只有我父亲这一脉最纯正,传承也只会出现在祝融和我这一脉身上,也就是说,得到传承的,只能是祝融、我,或者我们的儿孙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要有无畏之心?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有!”周共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当年,我和祝融,都有无畏之心,无所畏惧,所向匹敌。父亲青睐我,我一定会继承大周仙庭,继承家主之位的,哈,哈哈,哈哈哈!”周共工露出一副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变故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在决断家主之位前,一次我出去执行任务,祝融那个禽兽,对我的女人,也就是天音的母亲…………!”周共工将手中的茶杯也捏碎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母亲?不是我母亲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大概猜到了什么,祝融玷污了周共工的女人?

    “我回来的时候,已经一个月了,祝融要强行纳她为妃,她自杀了!”周共工眼中闪过一股愤怒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那天我怕了,我好害怕失去她,哈哈哈哈,我大闹了皇宫,和祝融反目成仇,救出了她,可,她整个人都疯了,我当时好害怕,什么狗屁无畏之心,老子就是害怕,就是害怕失去她!”周共工露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周池不敢说话,王雄在旁也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祝融没有娶她,但,他成就了家主之位,他成了新的大周仙帝!”周共工整个人都在颤抖之中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她生下了天音,哈哈哈,她生下了天音!”周共工眼中变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周天音,应该是祝融的女儿?而你……!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天音就是我女儿,谁也别想夺走!”周共工眼中一冷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沉默,王雄明白,周共工是得了魔怔,不肯承认天音是别人女儿。虽然不是亲父女,但,这父女之情,比亲父女还深。

    王雄能感受到周共工那份痛苦。

    “天音娘临死前,她疯疯癫癫的情况下清醒了,她给我交代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,一定要再娶,她逼我发誓,若是不能再娶妻生子,让她自己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!”周共工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王雄看出来了,周共工爱那女人爱的癫狂,那女人同样也爱周共工爱的癫狂。

    “她生下了天音,在我不注意的时候,自杀了,哈哈哈,自杀了,哈哈哈哈!”周共工眼睛已经湿润。

    “爹,那我和姐姐……!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难怪爹以前对自己一点不疼爱,反而姐姐,百般娇惯。原来,自己和姐姐是异父异母的姐弟啊?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一切都是祝融的阴谋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脸色阴沉:“或许吧,祝融的阴谋?哈哈,用我的恐惧,成就了他仙帝之位,我还记得,父亲临死前看我的目光,是那么的惋惜,那么的心痛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池、王雄微微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让父亲失望了,我也很懊悔,但,我忍不住,我当时忍不住,哈哈哈,在未定家主之前,那些宗老,对我百般讨好,可是确定家主之后,却是翻脸不认了?哈哈,可笑,可笑,他们算什么东西,我会在乎他们?姬族宗老?我在乎的只是父亲的遗憾,父亲创立了大周仙庭,父亲定的国号‘周’。那我不要姬姓又如何?我就改为周!从此,我不叫姬共工,我叫周共工!”周共工脸色阴沉道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来了白狂地洲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的仇还没报,总有一天,我会杀回去的,祝融,祝融……!”周共工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今大周仙帝是姬曹!他是祝融的儿子吧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周仙帝?姬曹?他算什么东西。大周仙庭在白狂地洲之外,最少控制一块大地洲,岂是这白狂地洲中的一个小国?”周共工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大周仙庭的总部,在白狂地洲之外。而我们这白狂地洲里,姬曹这个大周仙庭,只是一个小分支?外面祝融,还掌握着一个诺大的仙庭?”王雄盯着周共工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周共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深吸口气,难怪这大周仙庭,看起来底蕴一般的,原来,这根本不是大周仙庭,而是大周仙庭的一个藩地,姬曹只是大周仙庭的一个藩王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太难过,若这一切都是祝融的阴谋,那说明祝融当初畏惧你,说明,他的无畏之心已经有了破绽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哈哈哈,祝融?老子会回去收拾他的!老子散去一身修为,重头再来,就是为了重拾无畏之心,等待先祖的传承,哼,我儿子也有无畏之心了,如今,我们得到先祖传承的机率更大了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始祖传承只有一份,会被祝融、姬曹、爹和我四人中一个得到,姬曹那么急着杀我,是为了消灭这份属于我的机率?”周池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父子得到了,他们就没了。姬家家主?哼,算得了什么,比起始祖传承,屁都不是!”周共工瞪眼道。

    周池也是恨得牙痒痒的。这姬曹,不在他自己身上下功夫,来追杀我,还真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王雄听了这么个故事,也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此去古战场,有没有遇到天音?”周共工语气一转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姐没去,爹,你让我给姐传的话,传不了了!”周池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周共工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“南方王,时候不早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王雄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我还有一些天音的事情要告诉你!”周共工顿时不满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告辞,南方王!”王雄顿时起身,踏步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出了大殿,王雄与贺剑之汇合,继而,王雄、贺剑之、巨阙、巳心冲天而上,向着凌霄城飞去。

    王雄归心似箭,可不想听周共工说什么周天音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的事情了,何必再多惹烦恼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哼!”周共工看到王雄离去,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“爹,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,和我姐有关!”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音?天音怎么了?是不是在凤凰山受欺负了?”周共工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,我只是听说,我姐生了个宝宝!”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给你生了个外孙!”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“外孙?天音给我生了个外孙?啊,小兔崽子,你没骗我?”周共工眼睛一瞪,有些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好像叫周念念!”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念念,不是姬念念?哈哈哈哈,和老子一个姓,是我外孙,没错,是我外孙,祝融,他没跟你姓,哈哈哈哈!”周共工顿时欢喜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欢喜了一会,周共工身体一僵:“不对啊,姓周?我外孙的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听一个凤神卫说,按照推算,我姐应该是在白狂地洲怀的孕,谁也不知道小孩父亲是谁!”周池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了,哈哈哈哈,是王雄的,小崽子,你跑不掉的,儿子都有了,你还想甩了我女儿?哈哈哈哈!”周共工顿时兴奋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的,但,不确定啊,所以才来找爹分析一下,爹,你说这事要告诉王雄吗?”周池也笑道。

    兴奋中的周共工顿时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告诉王雄?小兔崽子,你早不告诉他吗?你早不告诉他吗?我的皮鞭呢,老子抽死你,抽死你!”周共工顿时暴跳如雷,一脚踹倒周池,上了家法。

    “爹,你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抽死你个小崽子!刚才怎么不说,你刚才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是怕猜错了,到时反而让王哥厌弃我姐!”

    “狗屁,你是猪脑子啊,除了王雄,你姐还能对谁上心?不是王雄,还能是谁?看我不抽死你!”

    “爹,爹,啊,别打了,现在告诉王哥也可以啊,爹!”

    “狗屁,现在告诉王雄,那小子贼的很,他会相信?他肯定以为是我和你串通,故意诓骗他的,反而让他误解你姐了,都怪你,本来多好的事情啊,多好的事情啊,被你弄得一团糟,看我抽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啊,爹,别打了,爹,啊~~~~~!”

    南方王宫,不远处的群臣脸色一阵僵硬,一个个纷纷扭过头去,不看这莫名的大义灭亲!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