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六章 无畏之心
    九护法一脉,全军覆没!

    远处各方势力探子哆嗦的不敢露头。王雄感受身上刚刚突破的修为之际,巨阙化为虎形,却快速扫荡了一方四周,特别刚刚九护法用的那柄神剑,哪怕被斩断了,巨阙也立刻将其吞吃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是九护法他们的储物戒指!你看看,还有没有神剑了!”巨阙递来一些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王雄深吸口气:“大周仙帝去追周池了,走,巨阙,追过去!”

    王雄跳上巨阙后背,巨阙翅膀一展,顿时冲天而上,向着北方急速射去。

    储物戒指之中,王雄又找到了一柄神剑,毫不犹豫丢给了巨阙,巨阙有了吃的,飞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两人转眼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也就在两人消失之际,四周一些势力的探子才敢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这王大魔头,太恐怖了,那可是九护法一脉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是死定了,杀了真神巫元尊的儿子,如今,又杀了剑神教护法,这是得罪三个真神了啊。而且是往死里得罪?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不过,这样的王雄,我们还是少惹为妙,太凶残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得马上禀报圣主,将王雄列为不可招惹的名单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方势力探子纷纷退去,各个额头冒着冷汗,追踪王雄?甚至没人敢明目张胆追踪了。

    连剑神教护法都说杀就杀,自己一群人去不是送死?

    王雄的凶名,至此在白狂地洲开始慢慢传开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贺剑之带着周池、巳心飞上云层,穿云破雾,很快就飞出了大周仙庭地界,进入了大秦地界了。

    可,三人太小看大周仙帝的决心了,大周的探子,甚至已经进入了大秦边界,贺剑之就算穿云破雾,也有云雾不接的地方,瞬间被探子发现。

    探子发现,一个激灵,惊喜中快速释放信号烟花。

    信号冲天,给远处发现信号的其它大周将士看到,那大周将士再度释放烟花,犹如烽火一般,层层传递,传递给大周仙帝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们暴露了!”巳心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加快速度,我们加快速度!”贺剑之脸色一变,展翅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贺先生,我知道你速度快,应该能赶上普通天仙了,可,大周仙帝的速度恐怕更快吧!”巳心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周池指着远处,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却看到,远处天空,也有着四只仙鹤,仙鹤上各有两人,在向着四个方向飞去,那仙鹤上两人的穿着,和周池、巳心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雄儿的安排?”贺剑之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

    又是四组烟花冲天,代表四个探子也发现了那四只仙鹤。

    如烽火一般,快速传向大周仙帝方向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贺剑之毫不迟疑,再度穿云破雾快速飞行了起来。

    巳心、周池也知道此刻的严重性,二人不再说话,而是心情沉重的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哥,你等着,我很快叫我爹来!”周池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果然,在五方仙鹤飞远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,大周仙帝带着一众将士飞来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谁放的信号!”大周仙帝瞪眼叫道。

    “仙帝,是属下!我看到贺剑之、巳心、周池,向着右边方向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仙帝,属下也放了信号,属下看到他们去了左边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,但他们去了北方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个最初放信号的人,指了五个方向,让大周仙帝脸色阴沉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仙帝,不管哪个是真的,周池、贺剑之他们,多数飞向南方王城了!可,万一不是……”大周丞相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有贺剑之飞行,才能最快逃出去,这五个方向,一定有一个是的!”

    “可,五个方向,我们如何追?分头追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将士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王雄的混淆视听奏效了,此刻,大周仙帝却不知如何去找。

    “仙帝,要不算了,我们还是拿下王雄吧!”大周丞相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大周仙帝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那贺剑之、巳心、周池,最多算是王雄的追随者,只要王雄一死,他们成不了气候的!”大周丞相劝道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冷着脸看向大周丞相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臣说错了?”大周丞相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朕在古战场犯了一个错误,就是看错周池这个人了,他以前窝囊无能,我可以纵容他的存在,但,现在不行了,他莫名的有了风骨,有了那种大无畏的气质,这种无畏之心,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!”大周仙帝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无畏之心?可,无畏之心也不止他一个人啊,周池那么弱小,仙帝不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今天我就是与大秦为敌,也要将周池斩杀!”大周仙帝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,可那周池是你的堂弟啊!我们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五个方向就五个方向,给我追,一定要追到周池!”大周仙帝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将士应声道。

    众将士虽然追随大周仙帝,但,谁也不明白,大周仙帝这是怎么了?为何单单对周池那么上心?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大秦南方王宫。

    周共工坐在书桌前,指头敲击书桌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面前站着一个魁梧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相柳,池儿要回来了?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臣急速回来禀报,按照贺剑之速度,最多不过片刻,就能抵达王宫!而大周仙帝,居然带着无数属下,追杀而来!”那魁梧臣子相柳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,看来,我儿此次古战场之行,找到了那股无畏的心性了?”周共工却是眼睛微亮。

    “臣不知!但,大周仙帝如此不顾一切前来,恐怕要恭喜大王,恭喜少主了!”相柳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,祝融不念兄弟情意,破我无畏之心,我才来此白狂地洲重头再来的,想不到,我儿也要有无畏之心了,哈,哈哈哈,祝融的儿子,姬曹开始急了?好,好,好,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!”周共工面露阴冷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少主即将回来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虽然种种迹象表明我儿找到无畏之心了,但,本王还是想要看看,那就再看看吧,按照先前交代的,本王在‘闭关’,你们照常!”周共工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相柳应声道。

    在二人交谈之际。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一声鹤鸣在前面的广场响起。

    “爹,爹,你在哪,爹!”周池无比焦急的声音在广场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周共工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身形一晃,周共工消失在了一抹水幕之中。

    相柳马上也出去迎接周池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周池也找到了这个上书房。

    “少主,大王闭关了,不要打扰大王!”相柳顿时叫道。

    “匡!”周池却是一把闯开上书房大门。

    “别拦我,我要见我爹,爹,十万火急,爹,你快出来啊!”周池无比焦急的闯入上书房。

    可一入上书房,却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上书房一个角落,周共工好似隐身了一般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的看着眼前儿子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老子的书房门,都敢闯了?”周共工笑看周池。

    在以前,周池虽然欺软怕硬,但,在周共工面前却怕的如一个鹌鹑,哪敢肆意闯门啊。如今这无畏之心,让其胆魄变的无比巨大了。

    随着周池来的,还有焦急的贺剑之与巳心,连同一众南方王宫的官员。

    “少主啊,都跟你说了,大王闭关了!”相柳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闭关了?在哪闭关?”周池盯着相柳道。

    “呃,大王没说!”相柳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相柳,你连本少主都敢隐瞒?我爹回来,定要治你个以下犯上之罪!”周池恐吓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周池,让一众南方王宫臣子露出惊愕之色,少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嚣张了的?

    “少主,我真的不知道啊!要不,你问问别人?”相柳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臣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少主,这里是大王的书房,你看,要不出去说!”

    “少主啊,就算你是大王的儿子,也不该如此对相柳大人说话的啊,他可是大王最信任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臣子顿时苦口婆心的劝着周池,上书房一片吵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个茶盏落地,惊的一众臣子顿时闭口,上书房顿时安静了下去,一个个臣子愕然的看向眼前摔茶盏的周池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以前看到那周池?

    周池面露阴冷的看着一群官员,这一刻,周池虽然修为最弱,但,自带一股少主气势,好似高高在上,俯瞰一众下属一般。

    “说够了吗?”周池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!”一众官员居然被周池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父王的上书房,是你们说进来,就能进来的?出去!”周池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一众官员瞪大眼睛看向周池。在周池那强大的气场之下,居然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什么时候,软弱的少主,变的如此霸道?

    众官员只能茫然中退出了上书房。就连相柳,在周池那凶唳的目光中,也退出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转眼,上书房只剩下周池、贺剑之、巳心三人了。

    “门关上!”周池对巳心叫道。

    巳心快速关上了房门。三人谁也没发现,不远处角落,周共工饶有兴趣的看着。

    这也好似第一次认识自己儿子一般,周共工也是惊喜不断。

    却看到,周池快速翻起了书桌,很快找到了一叠圣旨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以前胆小如鼠,如今,连圣旨都敢假传了?”周共工惊愕道。

    却看到,焦急中的周池,快速取出空白圣旨,模仿周共工笔迹开始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池,你这是假传圣旨啊,会不会……!”巳心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王哥危在旦夕,还有什么不可以的,有什么事,我担着,你们给我找找,我爹用来镇压南方国气运的王印,在不在这上书房!”周池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巳心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池,你写的这是……?”贺剑之看向圣旨。

    “父王不在,当我代为监国,以圣旨,先统领南方国的将士,我爹不在,那相柳、浮游两位还是挺厉害的,我要尽快救王哥,只能用圣旨命令他们了,巳心,找到了吗?”周池急切道。

    周池的无法无天,看在周共工眼里,此刻,看着儿子的转变,周共工不知道是喜还是怒。

    小兔崽子,连老子王印都敢染指?不得了了?

    可看到儿子那无畏气质,周共工却是欢喜的紧。

    “祝融,你等着,老子会重拾无畏之心的,老子的儿子,也有无畏之心了,必然会走在你们父子的前面,姬曹?你儿子,岂能和我儿子比?哈哈哈哈哈!”周共工忍着那股大笑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